奇書網 > 網游競技 > 網游之盜版神話 > 第三百七十二章 一夜溫暖
    【今日第一更】

    斧頭幫的老大,74級騎士“放開那個女孩”此時已經是場地中最高的指揮者,大概是收到了許飛的短信,他振臂一呼:“兄弟們!他們的技能一天只能使用一次,現在是反擊的時候了,攻破城門,搶回原本屬于我們的駐地,榮耀與富貴要靠我們自己去爭取!現在,跟著我向里面發起進攻,后面的敵人不用管,弓箭手和法師注意梯次攻擊,一定要把堵在城門口的劍與玫瑰的笨蛋們全部轟回老家!”

    雖然有點晚,他的話還是起到一些小小的作用,可惜的是許琳在城門口很壞的放了幾把火,燒得堵在最前面的風流天下玩家焦頭爛額,幾個戰士玩家更是當即被秒殺回城,而這幾把火則變成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鴻溝,直接導致風流天下后續的力量根本就上不去,只能靠一些法師發射的魔法光球,可惜,光靠那些根本就秒不掉對面擁有大量牧師加血的騎士陣線。

    沒過幾分鐘,風流天下三行會的聯盟終于支撐不住前后夾擊的壓力,整個陣線在瞬間完全崩潰,前方的騎士和戰士完全忘了舉盾和防御,后方的弓箭手和法師也被擠得出了內部防線,在外圍的他們毫無疑問很快就成了刀俎上的魚肉。

    人群中,慕容姍姍很有成就感的站在那里欣賞自己剛才的杰作,僅僅是一擊就能把風流天下三個行會的信心一舉擊潰,確實也值得她驕傲好久了。

    我低頭瞥了眼地上的裝備,猛然發現居然還有幾件散發著紫光,頓時大喜,飛快的跑了過去拾取,嚇得一個風流天下的牧師mm面無人色,趁著我撿裝備的時間,她見機的回城了,我也懶得殺她,不管怎么說,殺女人不是一件好事,做多了會ed的。

    一件紫裝的目前價格大概都在1000到10萬之間,我瞬間拿了四件,總價值差不多是一輛最次的qq了,頓時欣欣然。

    慕容姍姍實在看不過去,拉住我頭也不回的沖出混亂的人群,四處無人后,這才回頭說:“別玩了,現在已經3點多了,早點睡,我明天也早點去看你,這里交給欣雨和琳姐就是了。風流天下人心已散,肯定組織不起像樣的進攻,這個城池tot已經是唾手可得了。”

    我點點頭,說:“那我跟琳姐打個招呼,下線之后我就睡覺了,明天你多睡一會,不要那么早就過來,睡眠充足才會更漂亮!”

    慕容姍姍被我這么一夸,立刻有點不好意思了,說:“那好吧,我也去跟永不屈服打個招呼,讓他留下協助葉秋奪城成功之后再下線吧。”

    “嗯。”

    隨后,我接通了與許琳的通話,說:“琳姐,任務完成,我也該下線睡覺了。”

    許琳柔聲笑道:“嗯,今天多虧有你和姍姍的出色發揮才能讓咱們那么輕松的就拿下風流天下,早點休息吧,明天我有時間就去看你~~”

    “嗯,知道了。”

    說完,我給欣雨發了條短信,言語很肉麻:“欣雨寶貝,我帶雪涵睡覺去了,你也早點休息,晚安~”

    欣雨急了,很快就回了條信息:“不許動雪涵,實在忍不住也要溫柔點,雪涵很有可能是第一次……”

    我當即無語,欣雨的思想太不純潔了,于是我回了一句:“不用擔心,我一年來的第一次,一定留給你~~”

    那么**的話要說發給慕容姍姍,可能會換來第二天的一頓暴揍,要是發給李清的話,十有**她第二天就急著要獻身,而發給欣雨的話,她很快的,回了一個甜甜的笑臉符。

    我微微一笑,下線!

    取下頭盔,映入眼簾的便是陸雪涵熟睡的臉蛋,室內沒有燈光,不過,窗簾拉開了一半,皎潔的月光如水般的傾瀉在她的臉上,這使得陸雪涵原本就雪膩無暇的臉蛋頓時籠罩上一層乳白色的光幕,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眼睛花了。

    輕聲的把頭盔放在柜子上,我身上仍然跟陸雪涵蓋著同一條被子,熟睡的她正用一條柔嫩的胳膊抱住我的腰部,整個人都貼在我身上,似乎,已經把我當成抱枕了,嘴角邊還帶著貪心的笑容。這時,我突然有點嫉妒慕容姍姍,跟陸雪涵一起睡,當她的抱枕,實在是太幸福了,反之一想,其實也該嫉妒陸雪涵,抱著慕容姍姍入睡,那可是很多人做夢都想的事情。

    我小心翼翼的把陸雪涵的手臂抬了一下,然后自己往下睡好,但是這個動作還是大了一些,陸雪涵睜開了眼睛,一臉茫然的看著我,而此時,我已經睡好,兩個人顯得親密無間,跟上床的小夫妻沒有什么兩樣。

    很快,陸雪涵俏麗的臉蛋變得一片通紅,她看著我,小聲說:“林凡,我們怎么會……”

    我想起欣雨的話,于是說:“沒什么,我剛剛在游戲里下線,雪涵你難道沒有發現自己衣服都沒有脫嗎?”

    陸雪涵低頭看了眼自己,發現仍然穿著上班用的那件純白色襯衫,于是有些局促的說:“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會睡著了,我還是去床邊睡吧……”

    我連忙伸手按住她,笑著說:“沒關系,就在這里睡吧,我身上有傷,難道你還擔心我會吃了你不成?”

    陸雪涵的臉更紅了,她微微點頭,拉著被子,似乎想蒙住自己的臉蛋。

    她在宿舍一定是洗完澡才過來的,身上香香的。

    我心里激蕩漣漪,努力的壓制住自己親吻她的沖動,因為我知道,一旦兩個人那么親密的接觸后,肯定就停不住了,不徹底消火是不可能的,而我此時卻又萬萬不能這樣做,一旦和陸雪涵親密之后,也就意味我將失去欣雨和慕容姍姍,至少,慕容姍姍不會原諒我。

    但是看著陸雪涵嬌羞的模樣,我又忍不住取笑道:“雪涵,別蒙著被子睡,你看看,被子都快起火了!”

    陸雪涵傻傻的樣子,茫然問:“為什么會起火?”

    “因為你的臉太燙了,不如去護士站那里要個生雞蛋來,在雪涵臉上靠一會,就有個八成熟了……”

    陸雪涵終于知道我在調笑她,不由得低下頭,把被子抱的更緊了。

    過了幾分鐘,陸雪涵恢復了幾分正常的神態,側著臉問我:“林凡,行會戰的事情怎么樣了?有沒有把許飛的行會駐地打下來?”

    我馬上說:“有我出馬當然順利拿下了。順帶還把風流天下的在場玩家都刷了一遍,他們的等級都掉了一級,估計不出幾天,許飛肯定要有大動作了,要不去其他主城拉人來壓制劍與玫瑰和失樂園,要不就解散行會另謀出路,前面一個的可能性很小,畢竟,全中國區的行會中,咱們行會和劍與玫瑰都是首屈一指的!”

    陸雪涵微微一笑,說:“那,這件事算是完美完成了吧?”

    “嗯。”我點點頭,又問:“怎么了,雪涵你有事嗎?”

    陸雪涵說:“你記不記得,承諾過要帶姍姍跨國生命之城去日本的疾風之城觀光,我想,明天姍姍過來的時候,肯定會說……”

    我微微驚訝,笑道:“雪涵,你是不是不舍得我離開?”

    讓人意外的,陸雪涵居然輕輕點頭,小聲說:“我不想你離開,無論現實還是游戲……”

    我無言以對,只好伸手抱住陸雪涵,感受到她的身體微微發抖,我喃喃的說:“我們從一無所有到現在的情況,從來沒有分開過,這個世界太無情,我們要面對的東西太多太多,但是,我們從來沒有放棄過,這條路,我們也會一起走下去,不是嗎?”

    陸雪涵抬頭看著我,美麗的眸子里有些東西在閃動,突然之間,她笑了,但卻流出了淚水。

    我沒有再說什么,這些天來,陸雪涵不但心掛我的傷勢,而且還帶著愧疚,不管怎么說,我的傷是她哥哥造成的,不但如此,她更要承受失去僅有的親人的痛苦,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撐過來的,但是卻了解,哭泣對于陸雪涵來說是最好的發泄方式,或許,哭過之后,一切雨過天晴,她也能再次面對這個世界。

    陸雪涵靠在我懷里一直輕聲抽泣著,很快的,我胸口的衣服已經全濕了,但也管不了那么多,只能把她抱的更緊些。

    沒過多久,陸雪涵停止了哭泣,我靜靜聽了一下卻發現她已經發出均勻的呼吸聲,又一次在我懷里哭著睡了……

    好在,她靠著的地方距離我的傷口比較遠,而且,我傷勢也恢復得差不多了,就算躺在那里倒也不會有什么大事情。

    稍微移動了少許,雙手抱住陸雪涵,而也把一條手臂放在我的胸口上,睡得很香的樣子,眼角殘留淚痕,嘴角掛著淺笑。

    ……

    清晨,睜眼便看到了一雙明澈的眼睛,陸雪涵正笑吟吟的看我。

    她依然偎依在我懷里,我忍不住笑道:“雪涵早就醒了?”

    “是啊,已經8點多了,我餓醒了……”陸雪涵似乎有些委屈。

    “那怎么不起床去買早飯?”

    “你一直抱著我,讓我怎么起床?”

    我低頭一看,果然,自己雙手依然環過陸雪涵的腰肢,把她抱著貼在自己身上,tmd,看來自己夜里果然生理反應了。

    陸雪涵也向下一看,猛然發現自己的襯衫上兩個紐扣不知何時已經解開,露出了一片雪白的肌膚,飽滿的兩個小山峰看得人口干舌燥,而我另一只手臂,則剛好壓在她的胸脯上,一對飽滿雙峰頓時有些變形,但也更突出了她的偉大。

    陸雪涵騰的一下紅了臉,急忙蓋上被子,嬌羞的看了我一眼,我頓時也不好意思了,抽回兩手手臂,左手已經被她壓得失去了知覺,“啪”的一下撞到床沿上也感覺不到一絲疼痛。

    “林凡,今天欣雨和姍姍也要過來,要早點起床……”

    陸雪涵一邊說,一邊披上了外套,經過一夜在被子里的折騰,她的襯衫已經皺得不成樣子,就連領帶都歪了。

    我躺在床上,沒有動靜,只是說:“沒關系,昨天晚上欣雨和姍姍都很晚才睡,應該不會太早過來才對,而且,我還沒有睡夠,要不,我先睡會,雪涵你讓風神去買早餐吧。”

    陸雪涵搖頭說:“不要,我想自己去買……”

    “不行,許飛昨天晚上剛剛被我們迎頭痛擊,現在說不定又在搞什么陰謀,你留在這里陪我,讓風神派個保安過去!”

    見我態度堅決,陸雪涵輕聲一笑,點頭說:“那好吧~”

    我感覺到腦袋還是有些脹痛,凌晨4點才入睡,睡眠時間只有四個小時,身體剛剛復原,不累才怪,于是,又沉沉的睡了過去。

    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正午時分,陸雪涵正拿著一本時尚雜志坐在場邊品讀,很明顯,她接著我這邊的浴室又洗了一次澡,連頭發都還沒有干透。

    “欣雨和姍姍怎么還不帶中飯過來呀……”陸雪涵小聲嘀咕了一句。

    我不由得笑道:“雪涵又餓了?”

    發現我已經醒來,陸雪涵立刻紅了紅臉,說:“有點,林凡你更餓吧?要不,我打個電話給欣雨,催促她一下。”

    我剛要點頭,這時候,房間門已經打開了,欣雨和慕容姍姍都過來了,甚至連許琳和李清也跟在后面。

    欣雨把手里的飯菜包裝袋放到桌子上,許琳則直接走過來,笑著問道:“林凡,有沒有上論壇看新聞,絕對的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琳姐你會那么高興?不會是,清兒要出嫁了吧?”

    許琳的身后,李清一副含春的樣子,倒很有這種可能。

    許琳沒好氣的說:“清丫頭出嫁有什么好高興的,我要說的是,風流天下在今天凌晨6點城池失守的時候,正式宣布解散了,從此以后,銀月城再也沒有風流天下這個字眼,怎么樣,這算是個好消息吧?”

    我微微驚訝:“許飛就這樣被放倒了?他有沒有帶領原來的部下去轉投其他主城?”

    許琳搖頭:“我不是很清楚,不過,有的人透露,許飛好像是想帶著原班人馬去國外發展,重新建立一個風流天下!”

    “國外發展?”我嘿嘿一笑,說:“在國外的npc那里買東西,價格是國內的三倍!許飛不會真的那么有錢,要把rmb砸給老外嗎?這家伙是不是腦袋被驢踢了?”

    許琳輕笑:“誰也不知道,但是你可別忘了,讓許飛無奈出國發展,你我的因素都有。如果沒有咱們五次三番搶人家的駐地,許飛怎么可能會出國謀出路呢!據說,這片駐地丟掉之后,許飛被他老子在電話里一頓臭罵,說他是敗家子!”

    我問:“許飛既然已經出國了,那么咱們也不會再跟他有什么瓜葛,除非國戰開打,他要是加入其他國家陣營的話,就依舊是敵人。”

    “應該不會吧,難道他還連這點覺悟都沒有?”

    “他有覺悟?大概也只限于對洋妞的理解吧……”

    “……”

    欣雨這時已經把飯菜全部拿了出來,笑著說:“林凡下床吃飯,明天出院回公司,也可以過正常人的生活了。”

    我點點頭,有點解脫又有點失落,解脫的是不用再整體聞著藥味,失落的是再也沒有小美女晚上陪夜了,在公司里,要是提這種非份要求的話,估計會被拍死。

    一直沒有說話的慕容姍姍湊到我旁邊,小聲說:“林凡,這幾天我無聊死了,要不,你每天出院后,咱們就去生命之城吧,然后轉道日本,去看看那邊的櫻花是什么樣子的。”

    其實,日本那個國家的服務器,我只想去看看他們的女性玩家是否也如同漫畫里的那么漂亮,漂亮的話,抓幾個回銀月城做人肉買賣倒是個不錯的想法。

    見我只是笑沒有說話,慕容姍姍不禁有些生氣的說:“既然你不說話,那就表示答應了!”

    “我靠,哪有你這樣強奸民意的!”

    慕容姍姍不滿道:“你當初可是答應的,我防御滿2500就陪我一起去,昨天的攻城戰里,我剛好收獲了一個橙色的鎧甲靴子,現在防御已經貨真價實到2500了,你不會反悔了吧?”

    說完,她立刻叫了一聲李清,說:“李清,不講信用的男人該怎么辦?”

    李清馬上回答:“兩個方法,一是直接閹掉,二是在床上榨干他!”

    慕容姍姍明顯沒有料到李清會那么無敵,得到答案的她一下子就愣住了,我則見勢低聲道:“姍姍,我決定了,選第二條!”

    慕容姍姍俏臉通紅,咬牙切齒道:“美的你,姐姐這只有第一條可以選擇!”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