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愛你我就騷擾你 > 第十六節、陪我看電影好嗎?
    第十六節、陪我看電影好嗎?

    南城影院是本地最大的電影院,裝修的富麗堂皇,影院環境和音響效果都是一流。當然,票價也是一流。

    本來梅心蕊拉著方格是來看“戒色”的,但當她看到影院門口的海報上寫第三劇場要放映韓國經典言情劇《我的野蠻女友》時,又改變了主意買了這部電影的票。可憐的梁朝偉,長那么帥依然遭受粉絲的背叛。

    方格躺在柔軟的沙發上,茫然地看著電影屏幕不斷切換的畫面,昏昏欲睡。工作已經夠累了,還被那個女人折騰,身體疲憊不已。唉,幫沈嫣離干活就相當于是加班沒有加班費。既累又委屈。

    “格哥哥。”旁邊的梅心蕊搖晃著方格的手臂喊道。

    “嗯。怎么了?”

    “你是不是困了?”

    “是啊。有點兒。”

    “可是你不能睡啊。”

    “為什么不能睡?”方格好奇地問。

    “你睡了就浪費了六十塊的門票。多可惜啊。”

    “——”一部電影你看了一遍又一遍就不可惜?

    “格哥哥。”

    “又怎么了?”

    “你吃雞翅嗎?”

    “不吃,我不餓。”

    “不行,你一定要吃。”梅心蕊用紙巾包著只雞翅遞到方格面前。

    方格被她逗樂了。“為什么我一定要吃啊?”

    “我正在減肥啊。你吃了我就不用吃了。”

    “減肥?你還用減肥?吹三級風都得在你身上綁沙袋了,還用的著減肥?再說減肥你還買那么多干嘛?”

    “人家看到這雞翅這么可愛——就想吃嘛。”

    “——”

    方格活了二十多年只被兩個女人打敗過。一個是沈嫣離,是被她強悍的武力給擊敗。另一個就是梅心蕊,是被她可愛的言行給打敗。

    褲子口袋里的手機震動,方格拿出來一看,是個陌生號碼。按了接聽鍵,彬彬有禮地問道“喂,你好,請問你找那位?”

    “我找方格。”電話那頭一個女聲溫柔地說道。

    “我就是方格。你是?”方格想了又想,還是覺得這聲音很陌生。會是誰呢?林木木?不可能。她根本沒有我在這邊的號碼。

    “我是沈嫣離。”聲音依然溫柔。

    “哦,原來是你啊——沈嫣離?怎么會是你?”方格霍一下坐直了身體,剛剛還迷迷糊糊的大腦在聽到她名字的那一刻突然清醒起來。沈嫣離這三個字對方格來講竟然能催眠——催走睡眠。原來看武俠小說形容某壞人時總會說他的名字可以止小兒夜啼之類的話,方格愣是不信。現在他相信了。世界上確實有這等強人啊。

    “為什么不能是我?”沈嫣離顯然對她制造的這樁意外得意不已,咯咯地笑起來。

    “你怎么會有我的手機號碼?”

    “在公司內部的員工通訊錄上查的啊。”

    “員工內部通訊錄?我怎么沒聽說過有這個東西?”方格疑惑地問道。按道理講,他比沈嫣離早幾個月進公司,就算有這種東西也是他知道而不是才來一天的沈嫣離。難道是老顧送的?鑒于顧百賢的不良人品,所有與女人有關的不公平不公開不良的事件方格都懷疑是他所為。

    “哦。我忘記告訴你。今天公司才發的,每個人都有一本。你不在,我就幫你代領了。”

    “那你為什么不給我?”

    “不能給你,這上面有我的電話號碼。”

    “可是那上面也有我的電話號碼啊。”

    “你的電話號碼我可以知道,我的電話號碼你不能知道。你是電話惡魔,喜歡打騷擾電話。”沈嫣離理直氣壯地解釋道。

    “——”方格氣的眼淚星子都冒出來了。滿肚子的火氣沒處發泄,從梅心蕊懷里抱的kfc全家桶里面抓起一只雞腿塞進嘴里狠狠地撕扯下來一塊肉。邊咀嚼邊在心里默念“這是沈嫣離——這是沈嫣離——”這招果然很有效果,方格的心情瞬間就好了許多。嗯,感謝《武林外傳》,感謝寧財神,感謝老刑。“說吧。找我什么事?”

    “嗯——我一個人在這邊無聊死了,陪我看電影好嗎?不許拒絕,要不然我很沒面子。”

    換作任何一個男人接到沈嫣離“陪我看電影”的電話邀請,一定會使勁掐一下大腿確定這不是做夢,然后大吼幾聲去洗臉刷牙刮胡子換衣服欣然赴約。如果時間充足的話,再給自己最好的朋友打個電話“喂,小明啊,晚上有什么節目沒?——沒有?哎呀,有機會咱們聚聚,今天兄弟有事不能陪你。真是對不起啊——為什么不行?也沒什么了。剛才沈嫣離給我打電話,約我一起看電影。哎,要是早知道你晚上沒事我就拒絕她了。咱們兄弟去酒吧喝酒——什么?哪個沈嫣離?就咱公司最漂亮的那個——”

    方格不是一般人。他是被沈嫣離拍過腦袋踹過屁股煽過耳光打過眼睛的人。他不會被沈嫣離的外表迷惑——也曾經迷戀過一陣子,可現在他幡然醒悟浪子回頭。所以,他想都沒想就拒絕了。當然,不能直接拒絕。那樣會讓沈嫣離沒面子。方格這樣做也并不是多么在乎她的面子問題,他是害怕第二天到公司沈嫣離用拳頭找回面子。

    “唉,真是不巧啊。我今天病了,頭好暈。可能是幫你搬電腦累的。回來飯都吃不下,洗洗就睡了。咱們下次再約吧,哈哈——要不你約約別人也行。”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你病的嚴重嗎?我去看你好嗎?”沈嫣離愧疚地說。

    奇怪,她今天怎么回事?吃錯藥了?還是被我的“牛馬精神”給感動了?“不用不用。我已經睡下了,不太方便。而且我住的地方太偏辟,你也找不到——如果你實在過意不去的話,明天買些水果提到公司給我好了。別買太多,我吃不完。”

    “嗯。好,你早點休息吧。再見。”

    “再見。”方格掛了電話證謙意的對著梅心蕊笑笑,自己和別的女人聊了半天有些冷落她了。

    “我忘記問你喜歡吃什么水果了。”有人輕拍方格的肩膀問道。

    “蘋果——啊——”方格張著嘴巴瞪著眼睛看著從他背后站起來的沈嫣離,小臉蒼白,白了又白。沒有一絲血色,像極了電影里面的僵尸。

    “哎呀,方格,你病的好重啊。你看臉色白的——真是可憐呢。來,把手給我,我幫你把把脈。我告訴你哦,我爸可是中醫,我是他最得意的弟子——哎,方格,你別躲啊,把手給我——”沈嫣離強迫性地扯過方格的右手,拇指扣在他手腕的經脈上,使勁,再使勁。

    方格的眼淚嘩嘩的流下來,為了不叫出聲,抓了一把爆米花塞進嘴里。

    梅心蕊看著這兩人的表情,覺得很奇怪。一個笑魘如花,像是見到了情人是的,開心的不得了。哥哥卻哭的跟個淚人似的,還不停的往嘴里塞爆米花。這女的總抓著哥哥的手讓她很不舒服,她瞪著這個討厭的竟然長那么漂亮的女人,生氣道“喂,你是誰啊?干嘛抓住哥哥的手?快放開。”

    “你是誰?”沈嫣離也瞪著梅心蕊問道。

    “我是他妹妹。”

    “我是他——我是他什么人憑什么告訴你啊?”

    “你不說就不許抓他。我不許別人欺負哥哥。”

    “我就要欺負。”

    “我不許。”

    “就要。”

    “不許。”——

    兩個女人“就要”“不許”你來我往地戰斗在一起,方格這個當事人竟然被諒在一邊。看著屏幕上男主角被全智賢煽耳光的戲,方格內心一陣悸動。都是苦命的男人啊——

    “我是他妹妹,我有權力不讓你碰他。”梅心蕊雙手叉著腰叫道。

    “那他還親過我呢,怎么算?”沈嫣離大聲反駁——

    當天在第三劇場看過《我的野蠻女友》的人回去都會向他朋友炫耀:嘿,哥們,今天我在電影院看了場中國版的野蠻女友,還兩個。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