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愛你我就騷擾你 > 第十七節、我是小氣包?
    第十七節、我是小氣包?

    方格忙著做他昨天沒有完成的工作,這是一種新口味的餅干推廣方案,在接手這件案子以前,他試吃過這種叫做“果樂”的餅干,口感非常好,有各種水果口味,清新爽口。和其它傳統的餅干相比,有一個最大的優勢是不容易上火。這是方格來到這家公司接手的最大一件案子,以前做的都是一些文案輔助工作。

    方格特意找了一些其它牌子餅干上市的推廣方案研究,感覺非常普通。他想做出些與眾不同的東西出來。本來昨天有些已經有了些思緒,卻被可恨的沈嫣離把思路給打斷。古人說“紅顏禍水”,真是太有道理了。你看看她那張臉,長的是相當的禍水啊。

    “方格,你過來。”沈嫣離在對面向方格揮身。

    方格痛苦的呻吟一聲,頭也不抬的回答“忙呢,我沒空。”

    “啪”一聲,一個筆筒砸過來,正中方格的腦袋。

    “過來。”沈嫣離再次命令,連名字都省略了。

    不在欺負中暴發,就在欺負中妥協。方格妥協了,苦著臉坐在椅子上滑了過去。“大姐,說吧,什么事?我的工作昨天就沒完成,今天再完不成就要扣獎金了。你行行好,就饒過小的吧。”方格委屈的都快哭了。

    “誰是你大姐?我看起來很老嗎?”沈嫣離生氣的說道。接著,她上下打量了一遍方格,突然笑了起來。“你看起來很像大叔呢。好幾十歲的樣子。小孩兒快上中學了吧?”

    “——”我發誓,我的戶口薄上寫的是“末婚”。

    “工作沒完成就不要去看電影。你快看,他是誰啊?好惡心哦。”沈嫣離指著電腦屏幕問道。

    方格這才注意她的電腦屏幕,桌面上有一個qq對話框,開著視頻,一個網名叫“四十男人一朵花“的禿頂男人在那邊憨厚地笑著,露出八顆烏黑發黃的牙齒,牙縫中間還滲留著幾條肉絲——方格看的一陣心疼。這年頭豬肉多貴啊。還不吞進肚子里,掛在大牙上顯擺啥。

    “你不認識他?”方格反問道。

    “不認識。”沈嫣離搖搖頭。

    “你都不認識我怎么可能認識?你不認識接人家的視頻干嘛?”方格快要崩潰了。這女人什么智商啊?指著一個人就問自己是誰。我是學新聞的,不是學算卦的。

    沈嫣離杏眼一瞪,指著方格訓道“我說過,我沒用過qq,你非要幫我申請。我怎么知道那是視頻請求?我還以為是誰要給我傳文件呢。”

    是的,沈嫣離的號碼是方格幫她申請的。方格為什么幫她申請?對校友特別照顧?心腸好?

    都不是。方格在幫沈嫣離安裝電腦的時候,有數個男人有意無意的跑過來打聽沈嫣離的qq號碼,工作時可以相互學習共同提高為公司的建設添磚加瓦。反正他們是這么說的。

    方格能理解他們的心情,但他是個有原則的人。不能隨便就把一個末婚女人的隱私——也就是qq號碼告訴別人。這樣有失俠義風范。方格很坦白的告訴他們說不知道。幾人異常憤怒,責罵方格不是好鳥,見到美女就想獨吞,完全忘記當年kfc結義時幾人的誓言——有漢堡包一起吃,有美女一起泡。方格想了又想,實在想不出來什么時候和他們一起吃過漢堡包。看來他們記錯結義對象了。

    幾人剛走,周明晃了過來。什么話也不說,直接摟著方格的肩膀走到辦公司的大落地窗前,指了指街對面的“一品軒”飯店。方格狂咽了幾下口水,動搖了——沈嫣離也不小了,是應該多接觸一下不同類型的男人了。這丫頭是個可憐的孩子啊,那么早就離開父母出來闖蕩,也沒個人為她張羅終身大事。她那脾氣不趁年輕時嫁了,年紀大了可就銷不出去啊。不管怎么說,我這個做兄長——厄,學長的要替她操心著不是。嗯,就把她介紹給周明吧。誰讓這小子借我五百塊錢一直不還呢。

    方格問沈嫣離的qq號碼,沈嫣離竟然說她不會用這個。方格愣了半天,看她認真的表情不像是開玩笑的后,開始極力地向沈嫣離推薦qq的各項用處,并以工作時方便傳文件為名來誘導,終于把她給拿下。

    方格施行的是“一條龍”服務,不僅抽出寶貴的時間幫沈嫣離申請了號碼,還詳細的向她講解了qq的各部位的功能。現在看來,美女的記性都不太好。視頻和傳送文件兩個版塊被她記混了。

    “是,是我幫你申請的。可我沒讓你亂加人啊。加人前要先看看年齡,超過三十五歲的就點拒絕請求(這一條主要是為了防范顧百賢那個老色狼)。”

    “我沒有加人啊。咦,對哦,他是怎么跑到我好友里面的?”

    “我不知道。”

    “你怎么會不知道?”

    “那號碼是你在用我怎么知道?”

    “你申請的你為什么不知道?——不許再辯解,反正是你的錯。”沈嫣離瞪著眼睛揮著拳頭說。

    “——”

    兩人氣呼呼的大眼瞪小眼,像斗氣的孩子似的互不相讓時,沈嫣離桌子上的電話響了。沈嫣離再次狠狠的瞪了方格一眼,這才轉過頭去接電話。“喂,你好——嗯,好的顧總。我這就過去。”沈嫣離放下電話,收拾了幾份文件就要走。

    “沈——嫣離。”方格遲疑著叫住她。

    “干嘛?”

    “是顧總讓你過去嗎?”方格小聲問道。

    “是啊。”

    “他——顧總這人有點——很——反正你小心就是了。”方格實在不知道如何措詞。說的太詳細,有挑拔的味道。他并不敢確定顧百賢叫沈嫣離去會對她下手。萬一顧百賢找她進去真的是為了工作呢?說的模糊些,又怕這笨蛋不理解。不說,他又擔心沈嫣離的安危——雖然總被她揍還經常吵架,可畢竟是同一個學校出來的。

    “顧總怎么了?他對我比對你好,你嫉妒是吧?”

    “好吧。算我剛才什么都沒說。”方格憤怒的轉過臉。這次真是狗——虎抓耗子多管閑事了。人家根本不領情。方格發誓。從今天起和這個野蠻女人劃清界線。不,是從一秒起。

    沈嫣離看著氣呼呼的方格,撲哧一聲笑了。“好了好了。是我錯了行嘛?真是個小氣包。放心吧,他的惡名我聽說過。要是他敢對我動手動腳的話——”沈嫣離揮了揮拳頭。“我打的連他老婆都認不出來他是誰。”沈嫣離咯咯咯地踩著高跟鞋走了。

    小氣包?我是小氣包?方格坐在椅子上瑟瑟發抖。

    窗外,驕陽正烈。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