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愛你我就騷擾你 > 第三十八節、無辜的紅色跑車
    沈嫣離不是個喜歡自艾自嘆的人,從來沒有對著鏡子念什么“紅顏禍水”“自古紅顏多命薄”之類的句子。如果說她對自己的樣貌豪不在意,那是虛偽。沒有人能夠完全無視自己和他人的美丑。特別是女人。她們天性對美好的事物有著偏執的愛好。

    自從經歷過顧百賢騷擾事件后,她開始對自己的臉反感起來。甚至腦海里突然會有一些奇怪的想法,比如學阿拉伯人蒙著頭巾上班,再比如——化一個怪異的煙薰妝。這是二十多年來素面朝天的她第一次有去學習化妝技巧的想法。

    顧百賢的事因為方格的仗義相助,又無比幸運地拿到了那份關鍵的手機視頻錄像,所以今天自己才能仍然坐在這兒。以后還會這么幸運嗎?

    無奈的是今天又在電梯里受到男人的搭訕,而這個男人很有可能就是自己的頂頭上司,新一任策劃部經理。雖然自己已經狠狠的教訓了他一下,但是沈嫣離感覺事情并不會就這么結束。難道歷史又要重演了嗎?

    也許對別的女人來說受到上司的騷擾是一件好事,是能讓自己麻雀變成金絲雀的機會。在她心里卻是一種負擔,一個麻煩。她性子剛烈,是個簡單、正直的女人,不會強顏歡笑,學不來其它女人那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表演技巧。對于她來說,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兩者之間黑白分明壁壘清楚,中間絕對沒有曖昧或其它之類的情愫存在。

    懷著復雜的心情,沈嫣離在會議室找了個偏僻的角落坐了下來,這里是那個男人的視線死角。這樣才讓她覺得安全一些。

    “大家靜一靜。”辦公室主任老李揮手制止了大家的議論聲,視線放在坐在他旁邊的男人身上,笑著介紹道“這位就是公司新上任的策劃部經理——莫總。以后將由他來全面領導我們部門的工作。大家掌聲歡迎。”

    莫總站起來說了幾句客套話后,眼睛盯著角落里的女孩兒,笑容曖昧。“大家作個自我介紹吧。我非常榮幸的想認識在座的每一位同仁。”

    沈嫣離悲哀的發現,自己終究是逃不過的。如果一個男人對你產生了興趣,那么他便有一百種方法知道你的一切。他們總能用自己擁有的權勢合理地達到目的。

    沈嫣離原來也渴望過快些下班,可從來沒有今天這么強烈。她就像只被狼惦記住的小白兔,坐在那兒如坐針氈。她討厭那個男人赤裸裸的眼神。

    離下班時間還有幾分鐘,便保存了設計稿件,關了電腦。下班的鈴聲剛剛響起,她提著包就沖了出去。不喜歡的人就少看一眼吧。

    雖然重新進了公司,但沈嫣離并沒有再搬回公司提供的宿舍。公司宿舍的條件雖然不錯,可和現在住的小別墅相比還是相差甚遠。唯一麻煩的是屋子里那個女人總是針對自己制度一些條條框框。哼,傻瓜才去遵守呢。

    站在車臺邊等車,沈嫣離覺得有些寂寥。現在方格在干什么呢?北京應該很冷了吧?那個白癡也不知道打個電話回來。雖然兩人在一起吵架的時候居多,但是少了他還真的少了一份熱鬧。

    這個城市,我只認識他一人啊。

    “滴滴——”一輛紅色跑車靠著馬路邊沿駛了過來,向路邊的行人按著喇叭。極富視覺沖擊力的顏色,優雅如紳士一樣的流線型車體,車頭上的花冠盾形徽章象征著這輛車的貴族血統——來自美國的超級豪華轎車凱迪拉克。

    “天啊,跑車——好漂亮——”

    “那是什么牌子?”

    “凱迪拉克。上百萬呢。車停在這兒干什么啊?”

    這輛車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沈嫣離也好奇的打量著。咦,奇怪,車竟然在自己身邊停了下來。

    自動車窗打開,從里面探出一個腦袋。“沈嫣離,去那兒?我送你。”

    沈嫣離哀嚎一聲,這家伙真是陰魂不散啊。冷淡地答道“不用麻煩你了,我坐公車就好。”

    “不麻煩。有時間嗎?我們一起吃晚飯如何?”

    “不用了。”沈嫣離看公車還得等一會才能到,提著包就往前走。準備走到前面路口打的回去。現在路邊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她身上,她討厭在人群中成為一個小丑的感覺——當然,更多的女人會把這當成一種浪漫。

    “沈嫣離,你為何總是拒人千里之外?怎么說我們也是同事。我只是想和你談談。”莫總開著車跟在后面大聲說道。

    “我們沒什么好談的。要是公事的話就回公司再說。”沈嫣離頭也不回的喊道。

    “我想和你單獨談談——”莫總開著車擋在沈嫣離的前面。

    “走開。”

    “半個鐘頭好嗎?我真的沒有惡意。”

    “你再不走開我不客氣了。”沈嫣離寒著臉說道。

    “你不答應我就不走開。”莫總無賴地說道。沈嫣離實在想不通,集團總部怎么會派個這么年輕的家伙來當經理。

    沈嫣離從車的一邊繞過去,他開著車再次跑到她的前面停下來。挑釁地看著沈嫣離。

    “最后說一次,走開。”沈嫣離拳頭捏的咯吱咯吱的響。顧百賢至少還是過段時間才暴露出自己的丑惡面目,這個混蛋比顧百賢還可惡幾百倍。第一天見面就騷擾她,簡直是挑戰她的耐性。

    “哈哈,你答應了?”莫總笑著說道,一點兒也沒有大禍臨頭的覺悟。要是方格看到沈嫣離這樣的表情,早就拔腿跑的遠遠的了。

    “砰!”沈嫣離拾起路邊的磚塊狠狠的向車頭砸去。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