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愛你我就騷擾你 > 第六十節、偶遇
    方格跟著沈嫣離走進華立大廈,電梯前仍然排著長長的隊伍。今天身邊有病號,方格也不敢向前闖,耐心地站在隊伍的最后面。等到所有的人都上去后,又有一部電梯下來,方格和沈嫣離走過去。

    按了電梯的關閉鍵,電梯門快要關閉的時候,一聲悅耳的聲音傳來:“請等一下好嗎?”

    方格按著‘OPEN’盤,電梯合而復開。

    上來的是一個秀氣的女孩兒,二十出頭的樣子,酒紅色的長發整齊地披散在肩膀上,身上穿著一套香奈兒的套裝,手里卻挎著一個繡有卡通圖案的包包,進來之后對著方格連續說了幾聲謝謝謝謝。

    “不客氣。”方格活動了下面部肌肉,對著女孩兒牽扯出一個最有殺傷力的笑容。旁邊地沈嫣離白了他一眼,他這才收斂起來。

    “啊,怎么是你?”女孩兒突然指著方格尖叫道。

    “什么是我?”方格疑惑地問道。自己根本就和她不認識,她不會是有什么事想誣陷自己吧?早知道就不對她笑那么好看了。

    “你救過我。”女孩兒跑上前拉著方格的胳膊說道。

    “呵呵,有話好好說,不要拉拉扯扯的,大家都是文化人——我什么時候救過你?”方格微笑著問道,沈嫣離在旁邊虎視耿耿,他不敢和這個女孩兒表現的太親密。

    “你忘記了?在酒吧啊。那天我被小流氓調戲,是你英勇上前幫我——這位姐姐幫我把流氓都打跑了——”女孩兒松開方格的手臂笑呵呵地說道。

    “是你?”方格瞪大了眼睛,臉色有些不快地問道。他記得當時那個女孩兒穿著打扮極其另類,跟個小太妹似的,現在突然間以這幅清新乖巧的形象示人,他都差點認不出來。不過,方格可對她沒什么好感。

    旁邊的沈嫣離對她也沒有什么好臉色。這個白癡跑過去想學人家英雄救美,當時要不是自己及時趕到,他非被人家打成豬頭不可。所以沈嫣離心里對她連句感謝的話都沒有就逃脫的行為感到很氣憤。

    “是我啊。”女孩兒重重的點頭,生怕別人不相信她就是那個女孩兒似的。看了看方格和沈嫣離的臉色,她也預感到了什么,苦著臉說道:“你們不要生氣好不好?我向你們道歉,我本來是想去向你們道謝的,但有緊急的事件發生,我只能提前離開。本來我是想過一會兒再去找你們,可是我去了后你們都走了,我也沒辦法找到你們——”

    不管女孩兒說的是真是假,方格沈嫣離都不會太在意。第一次救她是因為人道主義,雙方以后也沒什么交際,她的人品如何他們也不用放在心上。

    “對了,我叫郭秀秀,能告訴我你們的名字嗎?”女孩兒甜甜的笑著,露出兩個迷人的小酒窩。

    看了眼沈嫣離的臉色,方格說道:“路見不平拔腿相助是我俠義中人應該做的,名字就不用留了吧。”

    說話的時候,電梯到了方格他們公司所處的樓層。他跟著沈嫣離下了電梯,沒想到郭秀秀也跟著下來了。

    “你有事嗎?”沈嫣離忍不住了,寒著臉問道。

    “我沒事啊。”郭秀秀奇怪地說道。

    “那你跟著我們干什么?”沈嫣離臉上微怒,估計要是她身體健康的時候,說不定想上前動粗了。

    “沒有啊。我要去九十度廣告公司。”郭秀秀笑著說道。沈嫣離當時和那些流氓打架時的場景她看到過,心里可是一直以她為偶像的。這次見到她難免非常高興。

    “你去我們公司干嘛?”沈嫣離狐疑地問。

    “你們公司?我是去找我表哥的。”郭秀秀微笑著回答,又露出那兩個可愛的小酒窩。方格不敢多看,他酒量不好,看久了會醉。

    要到上班打表時間了,也沒有問她表哥是誰,沈嫣離就率先跨進了公司的玻璃門,方格對著郭秀秀笑笑,也急著進去了。打表晚了就是遲到,那可是要扣錢的。

    公司同事都知道沈嫣離生病住院的事,有幾個平時關系還算不錯的還去醫院探望過。見到方格和沈嫣離一起進公司門,大家就笑著開兩人的玩笑,說沈嫣離和方格這小兩口是去度蜜月去了,還嚷嚷著找兩人要喜糖。

    莫雷老遠的就聽到公司同事說的話,心里有些不愉快,進門對著那群人喊道:“上班時間到了,還圍在這兒干什么?”

    大家看到經理來了,一哄而散。郭秀秀走到莫雷面前,喊道:“表哥。”

    “秀秀,你怎么來了?”莫雷詫異地看著郭秀秀,問道。

    “聽媽媽說你回來接管公司了,我一直沒看到你。去你家一趟,舅舅說你住在外面。我正好今天沒事,就過來看看你。”郭秀秀笑著說道。

    莫雷點點頭,指了指自己的辦公室,說道:“你先去我辦公室坐會兒,我先處理些公事。”

    “好。”郭秀秀向方格和沈嫣離微笑著揮手,然后進了莫雷的辦公室。

    莫雷向沈嫣離走過來,責怪地說道:“你怎么來了?身體都養好了?讓你在家多休息一段時間。最近公司很閑,沒什么事要做。”

    方格在旁邊暗罵,你都把我當牲口使了,還在說公司很閑?每天不是你跟個地主似的在后面催著,說這個方案如何如何的急那個方案明天一定要——方格暗自腹誹這個混球。現在在方格的眼里,新來的部門經理莫雷比他的前任顧百賢更加的可惡。

    “沒事。我已經好了。”沈嫣離淡淡地應道。

    “那就好。最近你那邊也沒什么工作,沒事上網玩玩游戲吧。”莫雷對著沈嫣離溫柔地笑。轉過身看向方格,說道:“愛默的案子今天能給我嗎?”

    “大概不行。明天才行。”方格想了想,說道。其實他已經做好了,只是不想那么快給他。不然,下一個案子很快又會交到他手上。

    “盡快趕一趕,如果晚上沒什么事的話,加加班也成。明天一定要做好。”莫雷嚴肅地說道。對著沈嫣離點點頭,向他的辦公室走去。

    “可憐生為男兒身啊——”方格對著沈嫣離苦笑。沈嫣離若有所思地看著方格。

    再一次坐到自己的辦公桌前,沈嫣離有種很親切的感覺。摸了摸桌子,上面一塵不染。打開電腦,登陸了QQ,點了方格的狐貍頭發了個信息過去:“我不在的時候,我的桌子是你擦的?”

    “當然。不然你以為還有誰?我幫你擦了十一天,咱們是自己人,我也不收你利息了。你幫我擦十一天得了。”方格很快就在QQ上回了沈嫣離的話。

    沈嫣離用手又摸了摸桌子,發信息告訴方格:我才發現你擦桌子挺干凈的。以后每天早上我的桌子就交給你了。”

    方格在QQ圖標里面選了個帶血的匕首發過去,很快,沈嫣離就丟過來一個炸#彈。

    這女人,果然不是一般的野蠻。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