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愛你我就騷擾你 > 第六十四節、你果然是沈嫣離
    南方的冬天也很寒冷,但和北方的區別在于,北方的寒冷是由外而內,如果多穿些衣服的話,那種冷是可以抗御的。而南方的冷則是由內致外,那股冷氣仿佛是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一般,既使穿再厚的衣服,還是感覺身體涼嗖嗖的。

    在廣州,如果沒有人提醒你,你根本不知道冬天已經來臨。而當方格意識到原來冬天已經過去很久的時候,已經是接近年關的時候了。快要過年了。

    將公司的事處理完畢,發了薪水和紅包,公司也正式放假了。之前公司曾組織了一次部門舉餐,沈嫣離以自己身體不舒服請假了,自從上次莫雷以豪宅相送被她拒絕后,沈嫣離就潛意識里逃避著他。方格以沈嫣離身體不舒服他要留在家里照顧的理由請假——末批!

    “沈嫣離,你明天就走嗎?”方格躺在沈嫣離的床上,抱著她那只大狗熊聞著被子上她身體的余香問道。

    “是啊。你不回去嗎?難道要在廣州過年?”沈嫣離正忙著把昨天瘋狂大采購的物品往包里塞,嘴里還念念有詞,這是奶奶的,這是爺爺的,這是媽媽的,咦,給嫣然買的裙子放哪了——

    “我還沒確定下來。”方格笑著說道。小蕊倒是挽留他在廣州過年,可是舅舅和舅媽也快要回來了,他倒不用擔心他們倆人冷清。當時畢業的時候就直接從學校出來了,一年沒回家了,倒是應該回去看看。

    “還沒確定下來?還有三天就過年了,你要考慮到什么時候?你要是回去的話,咱們還能坐一趟車呢。”沈嫣離揉#搓著頭發,看著自己那一人多高的旅行箱苦惱地說道。女人的體重和出門攜帶的物品永遠是不成正比的。方格雖然打架不如自己,但是搬箱子的功夫肯定比自己強。如果他愿意回去的話,自己也多了一個免費勞工。

    “誰知道呢?先睡一覺再說吧。對了,一路順風,明天你走的時候我如果沒有起床,就不送你了。”方格打著呵欠說道,從沈嫣離的床上爬起來,很鄭重地拍拍她的肩膀,回房了。

    “這個混蛋,豬頭,白癡,大傻瓜——一點兒紳士風度都沒有,難道不知道淑女都沒什么力氣嗎?竟然連送也不送——真是沒良心的家伙,虧我對你那么好——”沈嫣離氣呼呼地罵道。想了想,好像自己并沒有對方格好過,平時不是罵他豬頭就是把他揍成豬頭,相反,倒是他一直在對自己付出著。

    想到這里,沈嫣離突然間像被抽空了氣體的充氣娃娃一樣,無力地倒在方格剛才躺過的地方。

    也許,他累了吧。

    因為公司放假的通知公布的較晚,等到沈嫣離想要訂機票的時候,已經訂不到了。如果坐飛機的話,最早到大年初一才能回去。這顯然和沈嫣離想和家人吃大年三十的團圓飯是不符的。好在方格不知道通過什么渠道給她買了張火車票,這才解決了回家的難題。

    沈嫣離拖著自己的大行李箱剛剛從出租車上下來,就覺得頭皮有些發麻。遠遠的,就看到那排隊候車的人流已經將整個廣場塞滿,一眼看過去,密密麻麻的全是腦袋。沈嫣離實在不知道自己托著這么多行李的情況下能成功的擠上車。

    正當沈嫣離一籌莫展之際,身后有溫柔的聲音傳來:“美女,需要幫忙嗎?”

    沈嫣離平時最討厭那些沒事上來搭訕的色狼,正想轉過身羞辱他一通的時候。低頭看了看那重達百斤的行李箱以及自己通紅的小手,改變了決定。其實,懲罰男人的方式有很多種。并不僅僅是暴力。

    沈嫣離換上一張迷死人不償命的笑臉回頭,然后像見鬼似的,笑容一下了就僵住了,像是被突然吹來的一股冷風給凍住一般。她看到了方格雙手插在口袋里一臉笑意地看著她。

    “怎么?準備對我使美人計?”方格笑瞇瞇地問道。顯然,他已經看穿了沈嫣離的詭計。

    “哼,你不是不送嗎?怎么又跑來了?”沈嫣離沒好氣地說道。無端的,心里卻覺得甜甜的。雖然故意地板起了臉,可是眼角卻有笑意溢出來泄露了心底的秘密。

    “是啊。本來不打算送的,可是——我總要回家啊。”方格笑著說道。

    “回家?你要回去?”沈嫣離瞄瞄方格,身邊沒有任何行李,穿著一套阿迪地白色運動服,身后背著一個旅行包。這就是他的全部家當了。“你的行李呢?”

    “身后背著的就是。你以為每個人回去都跟你似的,把廣州市都給搬回去了。”方格戲謔地說道。“關鍵時刻還是我靠的住吧?來,把行李箱給我,讓我帶你沖鋒陷陣。”

    沈嫣離和方格的家雖然不在同一個城市,但是卻可以坐同一趟車。只不過方格要比沈嫣離早幾個站下車而已。方格給沈嫣離買票的時候,就也把自己的票給買了回來。以還沒有確定是否回家過年的借口隱瞞著,準備在車上突然出現在她面前,和她開個玩笑。沒想到這女人回家竟然會帶那么多東西,方格大老遠的就看到她下車了,看著她為難的樣子,實在不忍心讓她提著這么重的東西和人肉搏,就改變計劃先一步出現在她面前。

    看著她一臉冷漠的樣子,好像,自己是不是出現的早了些?方格有些郁悶地想道。

    沒經歷過,永遠不知道那種滋味。原來上學時學校都是提前放假,和務工人員回家的狂潮避開了,所以方格體會不了春運的痛苦。今天他才是有了切身體會了。

    身后背著自己的包,手里拖著沈嫣離的箱子,和無數的人身體撞擊在一起,然后在前面的人的帶動下和后面的人的推擠下前行。方格知道,就算自己的雙腳不動,也會被人給架著上站臺。

    好不容易上了車,方格已經是汗流浹背。這比在學校時進行一場激烈的籃球比賽還消耗體力。感覺有些熱,還有些渴,拿著手煽風的時候,一只嫩白的小手突然間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沈嫣離拿著塊紙巾幫方格擦拭額頭上的汗水。

    看著近在咫尺那專注而美麗的面孔,方格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沈嫣離能夠這么溫柔,母豬都會上樹。

    “你到底是不是沈嫣離?”方格癡癡地問。

    沈嫣離明白方格的意思,臉色唰地一下子紅透了,沒好氣地將紙巾砸在他手上,說:“自己擦。”

    心里卻在奇怪不已,自己剛才是怎么了?看到他滿頭大汗的樣子,有些心疼,然后就情不自禁地取出紙巾幫他擦拭。沒有覺得絲毫不妥,像是最親密的戀人一樣。

    “你果然是沈嫣離。”這下方格確定了,會做出這種動作的,也只有沈嫣離。撿起掉落在大腿上的紙巾,方格滿臉幸福的笑起來。像個一臉純真的孩子。

    “這男人有病,是個受虐狂。”對面的男人對他的女朋友說道。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