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愛你我就騷擾你 > 第六十五節、生病
    沈嫣離病了,在火車上。之前還好好的,吃了不少零食。等到十二點多的時候,她說困了,然后方格便將半邊肩膀出租了出去。租金是她買的幾盒泡面全歸他所有,她自己怕油膩不吃這種東西。這也讓方格奇怪不已,你不吃還買那么多干嗎?

    美女是睡出來的,沈嫣離長這么漂亮肯定也比較貪睡。方格也有些困,但是火車上人多手雜,春運也是各種犯罪行為的高峰期,他要看護好兩人的行李。既便方格臉皮再厚,這種事他也不好意思讓沈嫣離做的。

    沈嫣離睡了,方格一個人有些無事可做。目光在車廂掃了兩遍,第一遍查看車廂里有沒有可疑人口,第二遍查看車廂里有沒有美女,得到的結果好壞參并。好的是,以他的眼光并沒有發現行跡可疑的人物。壞的是,車廂里除了趴在自己肩膀上的沈嫣離,沒有第二個美女。對面坐位倒是有一個年輕的女孩兒,可是長期在沈嫣離和梅心蕊這種姿色的美女熏陶下,普通的美女已經難以入他的法眼了。

    方格取出沈嫣離的mp3插上耳麥聽音樂,當他感覺沈嫣離貼在他肩膀上的臉蛋越來越熱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小時以后,沈嫣離mp3的電池用完的時候。

    本來他以為這是人體的正常反應,畢竟,她靠在自己肩上,身體不越來越說,難道還越來越冷?可是當方格看到沈嫣離臉上有不太正常的潮紅時,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差點驚的跳起來。

    好燙!

    沈嫣離病了,方格顧不上兩人的‘普通’朋友關系,將她的腦袋摟在懷里,輕輕的喚她的名字,她已經燒的眼睛都無法睜開了。還問方格是不是到了怎么會這么快。

    方格和沈嫣離都屬于大大咧咧的人,從來不知道末雨綢繆的重要性。沒病的時候,兩人都不會在身邊帶著感冒藥。現在已經凌晨兩點多了,賣東西的推車已經不再來了,想買藥都找不著地方。

    摟著沈嫣離滾燙的身體,看著她痛苦的樣子,方格也顧不上矜持了,敲敲桌子,等到對面那對熟睡的情侶疑惑地睜開眼睛,趁他們沒有發火前,方格一臉堆笑地問道:“大哥,大姐,我朋友病了,你們身上有沒有帶感冒藥?”

    “病了?哎喲,我們還真沒帶。那怎么辦啊?”女孩兒看著躺在方格懷里的沈嫣離,關心地說道。

    “兄弟,再問問別人吧。我們也沒有帶藥的習慣。以后還真得注意。”上車時罵方格‘受虐狂’的男青年建議地說道。

    方格掃了眼車廂內熟睡的旅客們,咬了咬牙,也只有這個辦法了。

    “對不起,打擾一下各位休息。我女朋友病了,燒的很厲害,請問誰帶著感冒藥,能不能賣給我一點兒?請大家幫幫忙。謝謝了。”方格突然間站起來,在車廂里大聲說道。

    睡熟的旅客們都被方格給吵醒,有人對他吵醒自己睡覺而罵罵咧咧,有的在小聲地議論。一個帶孩子的中年女人走過來對方格說道:“我這兒有感冒藥,你先拿去給你朋友用吧。可不能耽誤了。”

    “謝謝大姐。謝謝。我給你錢。”方格一邊摟著沈嫣離的身體不讓她摔倒,一邊從口袋里掏出錢包取出錢要給送藥的中年女人。

    “不用了。本來是給我們家孩子準備的,怕他在路上著涼,沒想到能幫上你。你拿著用吧。”中年女人擺手說道,轉過身去照顧自己被驚醒地孩子去了。

    方格心里曖曖的,沒有強迫給那位大姐錢,有些東西不是用錢能衡量的。

    對面的男人主動跑過去幫方格打來開水,對方格說道:“這是我女朋友的杯子,今天才買的,還沒用過。等涼了快給你朋友喝藥。”

    “謝謝大哥。”方格心里又是一陣感動。這個社會有自私淡薄的人,但是更多的是在別人遇到困難的時候伸出援助之手的好人。

    方格接過杯子,著急地對著杯子吹著氣,想讓杯子里的開水盡快地涼下來,好幫沈嫣離吃藥。

    小心翼翼地喂沈嫣離吃過藥,方格的心仍然高高地懸掛著。急切地關注著沈嫣離的癥狀。現在火車已經進入北方區域,車廂里的溫度也越來越低。沈嫣離自從上次受傷后,身體防御能力大大減低,難怪這次會突然感冒。方格暗自責怪自己的粗心大意,不知道幫睡熟的沈嫣離取曖。從自己包里取出件準備回家穿的大衣,將沈嫣離的身體層層包裹。然后將她緊緊地摟在懷里。

    “你看看人家男朋友我細心——”對面的女孩兒對男朋友說道,滿臉羨慕。

    “嘿嘿,你要是病了,我也會這么對你的。”男人對著方格笑笑,哄著自己的女朋友。

    “哼,說的好聽。上次我感冒了也不知道誰睡的跟頭豬似的——”

    “嘿嘿,那次是例外。例外。以后不會了。”男人尷尬地笑著,也站起來取了件大衣把自己的女人給包裹住。

    吃過藥后,沈嫣離臉上病態的潮紅漸漸退去,呼吸也逐漸均勻。額頭也不像原來燒的那么厲害,不過還微微有些熱。方格不知道這是因為身體暖和了還是在低燒。不過看著沈嫣離睡熟的安詳小臉,方格也放下心來。

    因為沈嫣離生病,方格又一次改變了他的計劃。當火車經過他所在的城市時,他沒有下車,而是繼續前進,一直到了重慶時,才喊醒睡了十幾個小時的沈嫣離。

    “啊,方格,你怎么還沒下車?”沈嫣離看著大家都提著行李下車,而站臺上的大牌子寫著鮮紅地大字‘重慶站’的時候,滿臉驚訝地問道。

    方格將沈嫣離的箱子取下來,笑著說道:“送佛就送到西嘛。要不然你不又罵我?”

    看到沈嫣離已經完全康復,方格的心情也輕松起來。幫她拉著箱子到了出站口,沈嫣離的母親拉著沈嫣然在出站口等待。看到方格和沈嫣離一起過來,先是一愣,然后釋然。

    “方格,沒想到這么快就見面了。她奶奶整天念叨著你。”沈嫣離的母親微笑著走過來,要去接沈嫣離的箱子。

    本來她這么做只是一種客氣的做法,以她對方格的了解,他肯定不會讓她提的。沒想到,方格真的將箱子交到她手上了。

    “伯母好,我也沒想到呢。我也很想念奶奶,有時間我會去看望她的——嫣離身體有些不舒服,回去讓她去看看醫生,最好再吃些藥鞏固一下病情。伯母,我已經買了回去的票,車快要開了,沒機會到你家拜訪,現在先給你拜個早年——嫣然,新年快樂。越長越漂亮。來,這是給你的紅包。”

    方格來不及準備,從錢夾里取出幾百塊錢塞到沈嫣然手里。

    “你要走?”沈嫣離的母親有些茫然地問道。她還以為方格和沈嫣離在談戀愛,這次一起到重慶過年呢。

    “是啊。車子要開了。有時間我再來拜訪。”方格笑著說道。走到沈嫣離面前,從口袋里掏出剩下的感冒藥,說道:“回去要繼續吃藥。注意身體。我走了。”

    方格在出站補票的時候就買了回家的車票,沒想到時間會那么緊,剛剛站一會兒,就聽到車站喇叭催促登車的聲音。蹲下身子捏了捏沈嫣然粉撲撲的小臉,然后背著包往進站口跑過去。

    “姐夫,再見。”沈嫣然對著方格喊道。

    看著方格遠去的身影消失在擁擠地人流,一直沒有說話的沈嫣離卻突然間淚流滿面。那個傻瓜不知道,其實她早就醒了,只是不舍得離開他用一件大衣和自己的胸膛為自己建造的溫暖世界。

    “姐姐,你怎么哭了?你看到我不開心嗎?還是姐夫給我紅包沒有給你你生氣了——”沈嫣然抬起頭看到姐姐臉上布滿了淚痕,著急地說道。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