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仙俠 > 修仙狂徒 > 外卷四 被土著人攻擊了
    外卷四被土著人攻擊了

    所有人都在修煉,只有葉空一個人靜靜地坐著,而他不知道是,這么大的一座城池突然之間出現,讓這里的土著人看不下去了。

    附近所有的光明世界里的修士們聚在一起,正在討論,如何攻下這座從天而降的巨城,帶頭的是三名光明強者。

    三大附近的巨頭在一間屋子里商討著如何進攻葉空的城池,外面站著幾百萬的光明守護者,雖然光明守護者是最低級修煉者,但是一出手幾百萬人,也是一股不小的戰斗力。

    而這三個光明強者在不知道葉空實力的時候,選擇了攻擊。因為葉空的出現,瓜分分了他們互相牽制的地盤,才讓三個敵人,站到了一起,一起對外。

    一天的時間三個光明強者,商討完畢,決定從三方攻擊葉空的城池。

    幾百人浩浩蕩蕩的來到葉空的城池下,他們沒有選擇攻擊,而是由帶頭的一人,選擇了喊話。

    “把你們城主叫出來,我們是這附近的光明強者。”這位強者一喊話,葉空就聽到了。葉空起身飛臨城墻。

    “我就是城主,你們帶這么多人什么意思。”葉空淡然開口。

    “你不知道嗎在這個世界上,只有擁有光明王冠的王者才可以建城,你在這里建城,就是違反了光明世界的規定,我們要蕩平你。”光明強者鎮定的說道。

    “你是什么東西用這個世界的規定來做理由”葉空笑了。

    “什么東西我不是東西,我是光明強者,我叫青光強者。”這個光明強者說道。

    “不知道青光強者是什么東西。”葉空淡然開口

    “你找死。光明戰士給我蕩平了他的城池。”青光強者說完,身后幾百萬人洶涌而來,而這個時候城池上也站滿了人。

    “大哥你說你跟涼輝打下的金輪文字和法術,能不能擋住他們。”渾坷一臉期待的說道。

    “看看就知道了。”涼輝說道,而王斬只是緊緊的盯著遠方。

    光明戰士一個個來到城池下,不斷地攻擊城池,而他們不知道,在這看似脆弱的城池上有金輪文字,王斬包裹金輪文字的法術不斷地被打碎。一個個金輪文字從城墻的石塊中飛出,一個個金輪文字,仿佛飛舞的蠕蟲一般鉆進所有光明戰士的體內,光明戰士們全身開始燃起了熊熊大火,無聲無息的被燒成飛灰,有的甚至直接被凍成了冰雕,隨后破碎,留下了一堆閃爍著光芒的冰晶。

    青光強者在后面看的清清楚楚,不由得心驚膽戰,青光強者對身旁的兩位強者說道“圣跡。他們擁有圣跡。”

    其他的兩位強者也愣住了,圣跡是什么圣跡是這個天地中最強大的攻擊,而圣跡也只有十九位光明王者能夠布下。難道眼前的人是光明王者

    “停止攻擊。”青光強者猛然驚醒,隨后一聲暴喝。他沒有想到憑空出現的一座城池居然會有圣跡。

    青光強者看著還剩下不到五十萬光明守護者之后,心中劇痛,這可是他們三人的全部力量,居然死了這么多,怎么能讓他們不心疼。

    “敢問你可是擁有光明王冠的光明王者”青光強者一臉恐懼的問道。

    “你覺著那”葉空微笑著說道,而他的微笑,在青光強者他們看來,是那么的恐懼。

    “對不起我們真的不知道你是光明王者,我們這就退去。”青光強者說道。

    “你們想走就走,這也太不把我這個光明王者放在眼中了吧。”葉空說完,全身元力爆,王者燃日甲穿在身上,手中提著皓天破日劍。

    “你們都該死。軒轅百戰歌”葉空喊完,手中長劍揮舞,一個巨大的戰字憑空出現,連天接地,帶著紅色的火焰,向著對面的人群席卷而去,當戰字臨近的時候,默然爆開,化成了一道紅色的金光,一劍砍下,整個空間都為之一凝,巨大的劍光,砍在人群之中,出了一聲驚天巨響,火光四濺,光芒消失,在原地的幾十萬光明守護者,頓時化成了飛灰,只留下三個光明強者。

    而這三個光明強者,也是口中噴出了數道血劍。臉色難看之極。

    不是葉空不想殺他們,而是葉空知道,就算是殺了他們,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而葉空為什么能夠使用軒轅百戰歌,并不是因為這個是世界不約束戰技,而是軒轅百戰歌是葉空在火中老人捕捉金澤的時候,淬煉過的,用金澤之火凝練而成的,而這種力量就屬于光明的力量,所以葉空可以用。

    葉空一擊之后,三個老者,無不震撼,而城墻上的萬蒙城的人,很多人都見過葉空的攻擊,對于這樣的平凡一擊他們看習慣了,也就不那么震撼了。

    “三位強者,將你們身邊人的頭顱砍下來,我就留他一條命。“葉空說道,而他的聲音帶著不容抗拒語氣,誰都知道,如果這個時候逃跑,或者是說“不”絕對會死的很慘。

    青光強者率先出手,因為修煉了這么多年,先下手為強,后下手遭殃,這句話大家都是知道的。

    青光強者,一聲暴喝“青光為界,煉化凡塵。”

    頓時在青光強者身上散出了一道青光,隨后將旁邊的兩人包裹,在青光之中,更是流轉著一種液體的火焰,在瘋狂地燃燒。

    而兩外兩人,終于反應過來了,但是卻為時已晚,在抵御了片刻之后,兩顆頭顱被青光強者斬下。

    “光明王者,我砍下了他們的頭顱,你看”青光強者戰戰兢兢的說道。額頭上已經淌下了汗水,他知道修為到了光明王者級別,并且還是擁有光明王冠的強者,哪一個不是活了幾千萬年的老怪物,喜怒無常,這讓他怎么能夠不害怕。別說現在是殺了他的敵人,就算是殺了他的兒子,在這一刻他或許都生不出反抗的心”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