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左道旁門 > 第五百四十九章
    第五百四十九章

    晚上的時候,孫玉鐸和李清琳都來了,手里面還有了幾樣東西,沈浪也沒有在意,自顧的在廚房里面忙碌著,于清香看著孫玉鐸她們手里面的東西,也是微微的一笑,這個時候沈浪放置在茶幾上面的手機突然的響了起來。

    本來于清香還要接聽的,但是按了兩下以后這個手機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反應,還是自顧自的響著。而這個時候沈浪也是走了出來,看著那個手機也是一笑,拿在手上面以后把自己的拇指按在了手機的屏幕上面,等掃描完事了以后,才接聽了這個電話。不過電話接通了以后,沈浪并沒有說話,還刻意的走進了自己的房間里面,好一會的時間才出來。

    于清香看著沈浪的臉色,微微的一愣,“怎么?出了什么事情了,你的手機竟然還設置了保密等級,夠特殊的。”沈浪微微的哼了一聲,“玉鐸,能不能想辦法幫我調集四千萬歐元,而且還不能引起任何方面的注意,這個事情不能讓清香去做,她本身就已經是相當的起眼了,不能讓她走這個關系。”

    孫玉鐸愣了一下,隨即點點頭,“我可以說通我父親,他手里面有這個錢,用來養老的,我跟他借用一下應該不成什么問題。很急嗎?什么時候需要,用什么方式支取?”沈浪琢磨了一下,“越快越好,最晚半年的時間規劃,百分之二十,人情歸人情,生意歸生意,但是一定要注意這個事情的保密。”

    “沒問題,我馬上回家。”孫玉鐸也沒有留在這里吃飯,跟李清琳兩個人直接的就離開了這里,倒是于清香看著沈浪,微微的皺了一下自己的眉頭,“什么事情竟然這么的著急,不行的話我從其他的渠道想想辦法?你把家里面的錢全部的都投入進去了?”

    沈浪這個時候也是坐在了沙發上面,“家里面除了留下來一點流動資金以外,我幾乎把能投入的錢全部的都投入了進去,現在突然出了一點事情,事發突然,這個事情不太方便其他人知道,你的目標太大了,而且我從你的手里面拿錢這個勢必會引起來很多人的注意,這個是我所不希望看到的,不是擔心其他人說三道四,主要是這個背后有不為人知的秘密。”

    “哼,你小子從來都是神神秘秘的。”于清香很是不滿的哼了一聲,這個主要是針對沈浪讓孫玉鐸幫忙,而沒有讓自己幫忙,雖然事情的原因沈浪已經跟她解釋了,但是作為一個女人不能一點嫉妒的心理都沒有,“你就這么的肯定孫玉鐸那邊不會把這個消息給透露出去?到時候又是麻煩!”

    “人算不如天算,我已經能做到我的最好,就算是將來這個事情暴露了,那個也不是我沒有努力過。”說道這里的時候沈浪看著于清香又是一笑,“清香,我說你這兩天很是奇怪呀!跟孫玉鐸打的那叫一個火熱,甚至已經讓孫玉鐸拜服在你的手下,可是你依然在嫉妒,我很難明白你究竟在想著一些什么?”

    “哼!”于清香也沒有給沈浪什么好臉色,直接的就白了他一眼,什么話都沒有說,還沒有等到吃晚飯的時候,孫玉鐸就急急忙忙的趕了回來,看見了開門的沈浪,也是興奮的舉了一下自己的小拳頭,“搞定了,錢已經匯入到賬戶里面了,你隨時都可以動用,一共是六千萬歐元,我爹把他的老本都給拿了出來。”

    沈浪用手捏了一下孫玉鐸因為激動而紅撲撲的小臉,把她們兩個人給讓到了屋子里面,趁著她們三個人收拾桌子準備吃飯的功夫,沈浪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面,撥通了哈特的電話,“喂,我是沈浪,錢我這邊已經準備好了,那邊的情況怎么樣?”

    “米勒那邊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都是我們自己人,但是想要把所有的東西都給弄回來,這個有點問題,他那邊提出來一個方案,就是把大部分的東西給弄回來,而后把那個地方重新的布置一下,作成一個假墓,但要想做得逼真甚至是天衣無縫,這個就需要很大的一部分錢支持,還有就是運送的方式,這個也需要錢的支持,所以我才跟少爺你要了這筆錢,如果從其他的地方弄錢,這個倒也不難,但是我害怕會引起來其他的波瀾。”

    “很好,讓米勒放手大膽的去做,如果可以一千萬做的事情,千萬不要花八百萬,我不希望因為錢的事情而出現其他的事情,同時讓他們注意一下自己的安全問題,在任何的時候他們的命都比錢重要,這個是我說的。”

    “是,少爺,你多注意自己的身體,我馬上就安排下去。”

    放下了電話以后,沈浪也是伸了一個懶腰,站在窗口的位置看著外面的天色,從小到大自己還從來的沒有因為那個事情如此的費心過,而且這個事情籌劃時間之長,投入之大,真的超乎任何人的想象,東西重要不重要沈浪不是非常的清楚,自己更加的在乎其中的感覺,讓自己非常的刺激。

    吃飯的時候沈浪多少顯得有些心不在焉,倒是看著沈浪吃下去的東西,于清香跟孫玉鐸兩個人對視著的一笑,剛才的時候她們還有所的擔心,但是沒有想到這個事情進行的這么順利,想到即將發生的事情,桌子上面的三個人的臉都有些紅潤了起來。

    吃過飯以后沈浪被于清香給推到了浴室里面,簡單的清洗了一下,隨后于清香他們三個人也是輪番的洗漱,看到這個情況的時候,沈浪也是感覺有點迷糊,這算是什么意思,還有一點就是為什么自己的腦袋現在有點迷糊了起來,沈浪刻意的晃動了一下,還是一樣的感覺。

    反正這個晚上沈浪過的是荒淫無度,而且到最后的時候沈浪也是有些清淡如水了,不過這個時候沈浪也好像明白了什么一樣,因為每一次到了最后都是孫玉鐸接納了自己,自己也終于的明白了于清香為什么這些天會這個樣子,這個時候自己的心里面也不知道涌現出來一種什么感覺,很是奇怪。

    早上的時候沈浪很是難得的沒有起來,甚至在四點鐘的時候沈浪都沒有清醒,只是意識上面稍微的停頓了一段時間,自己實在太累了,她們三個昨天晚上的時候真的是把自己最后的一絲精力都給壓迫了出來,自己都懷疑如果不是自己事先去山上特意的找孤本練過,自己現在是不是就成了廢人一個。

    早上沈浪醒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半側身的躺在那里,李清琳是背對著自己躺在那里,拱著身體被自己抱在懷里面,于清香則是正對著自己,兩個人把李清琳給夾在了中間的位置,至于孫玉鐸則是自顧的躺在沈浪的身后,但是那個姿勢比較的奇怪,枕頭并不是頭下枕著,而是在她的大腿下面枕著,看到這個情景的時候,沈浪也是感嘆了一聲。

    沈浪搖頭的時候,于清香也是睜開了自己的眼睛,看著回頭的沈浪,也是露出來有些哀怨又有些狡猾的目光,沈浪伸出來空閑著的一只手,放在于清香的臉上面摸索了好一陣,至于自己的另外一只手,則是在李清琳的懷里面,被她死死的抓住了,放在自己心口的位置,自己想動也動不了。

    沈浪這個時候也已經起不來了,昨天晚上的時候于清香太狠了,就算是孫玉鐸和李清琳不算什么,可是也成了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對付于清香自己已經有些力不從心了,更何況加上他們兩個,雖然最后成功的擺平了他們三個,但是自己也徹底的玩完了,現在就算是想要起身也有些費勁,自己都懷疑自己的這個腰是不是自己的了。

    這個時候被沈浪擁在懷中的李清琳也是清醒了過來,看著正對著自己的于清香,還有自己胸口的那個手,嚇得立刻就是一哆嗦,死死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于清香很是埋怨的看著沈浪,把李清琳抱在了自己的懷里面,還特意的把沈浪給推了出去,沈浪無奈之下只能抱著孫玉鐸,看著她的那個笑容,沈浪也是很感慨。

    昨天晚上的時候她們三個癱軟如泥,可是現在除了李清琳還有那么一點不適之外,于清香和孫玉鐸卻全部的都生龍活虎,那個小臉也都是紅撲撲的,而沈浪則是完全的反了過來,昨天晚上的時候自己大展神威,可是現在連一個手指頭都不想動。

    看著已經收拾打扮完畢的于清香,沈浪伸手指了一下那個大衣柜,等于清香打開了那個大衣柜以后,看著里面的保險箱也是一愣,就聽見沈浪低聲的說道:“用你的或者孫玉鐸的指紋都可以打開,加上你們自己的生日密碼。”于清香聽了以后一愣隨后又是一笑,等輸入了自己的質問和生日以后,保險柜打開了一個格。

    應沈浪的要求,于清香把里面的藥拿給了沈浪,看著里面的一些東西,于清香也是很隨意的就拿了起來,可是等自己看見了這些文件的內容以后,兩個眼睛也是一下子的就睜大了起來。隨即于清香就轉過來自己的身體,很是直接的就把文件扔到了沈浪的身上,“沈浪,你這個算是什么意思,把老娘我當成什么了?”

    沈浪看著自己身上的這個文件也是笑了一下,“這個是特意為你準備的,玉鐸也有一份,清琳還在考慮之中,我原來的時候詢問你跟我婚事的時候,你沒有同意,我就有所準備了,我知道你不貪圖我什么,但是我作為一個男人,而你是我的女人,我不能一點準備都沒有,不過這個現在沒有任何的法律效力,需要等我將來結婚的時候生效,我不準備讓這個東西被其他的什么人知道,收起來吧!”

    看著沈浪喝水吃藥,于清香摸了一下自己的眼睛,但是那個淚水還是止不住的往外流,甚至都把她的化妝給弄花了,看著于清香過來抱自己上床的時候,沈浪也是擦拭了一下她的眼睛,“別哭了,都不漂亮了。”

    于清香也是拍了一下沈浪的胸膛,“還不是你惹得。”

    把孫玉鐸給送走了以后,于清香親自的喂沈浪吃飯,雖然沈浪這個時候已經能下床了,但是自己卻很是享受這個感覺,吃過飯以后于清香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回來的時候沈浪已經躺在了床上睡了過去,于清香脫了自己的外套,穿著內衣也躺了上去,一直等下午的時候沈浪才醒了過來,看著在自己懷中的于清香,也是用手輕輕的在她的后背撫摸著。

    等于清香醒來的時候,沈浪也是有些不解的問了起來,“為什么要這么的做,不要告訴我說你是臨時起意,我對你還是有那么一些了解的,就算是為孫玉鐸考慮,你也不必這么的著急,除非你這邊出了什么問題!”

    “就知道瞞不過你。”于清香這個時候也是感嘆了一聲,“我和你在一起的時候從來的都沒有避孕過,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從來的都沒有懷孕,這個狀況太不正常了,我和妙妙為了這個事情特地的去檢查了一下,結果挺無奈的,醫生說我懷孕的幾率很小,倒不是徹底的斷絕了我的希望,保守治療的話三年以后也許有這個可能性。”

    沈浪聽了這個事情以后,在于清香身上的手突然的緊了一下,雖然捏的自己有點疼,但是于清香的心里面卻是很得意,從這個細小的動作能看的出來沈浪對自己的感情還是很特殊的,“從我知道了孫玉鐸這個事情以后,我就一直的都在考慮當中,我和孫玉鐸都不可能成為你的妻子,但是在你妻子進入沈家門的時候,不管是我、玉鐸還是清琳必須要有一個孩子,這個不是為了給你增加負擔,也沒有要勒索或者敲詐你的意思,只是給我們增加一個保險,你將來的妻子好說話還可以,要是不好說話的話,針對我們可以,但是不能針對我們的孩子。”

    沈浪聽了這個以后也是很無奈的說道,“清香,這個事情你是不是也太多心了一些,你知道我對你的感情,我將來的時候不會這么做的。”

    “呵呵,我知道你不會這么的做,早上的時候看見了那個東西以后我就更加的清楚,但是我心中也是肯定了一個事情,你也害怕將來的時候很難擺平你妻子,所以你早早的就把這個事情給定論了下來,不然的話為什么要在結婚之后才讓那個法律生效呢?你千萬不要告訴我說,你沒有這個方面的想法,我不相信。”

    沈浪這個時候多少也是有些無言以對,這個話自己還真的就不太好解釋,越解釋越加的麻煩,既然這樣自己就換一個話題好了,“難怪你這一次會親自的來,甚至孫玉鐸也很快的就跟你俯首稱臣,原來原因就是這個呀!不過你不感覺這個付出有點大了嗎?”

    “大不大的無所謂,我又不是為了我自己,玉鐸和清琳也很明白這個道理,也不知道我們是不是著魔了,竟然都喜歡上了你這個混蛋,這個要是放在以前的話,你這個罪名早就夠槍斃的了,想都不用想!”

    看著趴在自己身上的于清香,沈浪也是很憐惜的把她抱在了自己的身上,倒是于清香看著沈浪的這個動作,很是曖昧的笑了一下,“怎么了?我的三少爺?要不要我再伺候你老人家一回,我很愿意的,真的,一點都不用勉強。”

    沈浪這個時候也是苦笑著的看著于清香,他當然也知道于清香是跟自己開玩笑,但是這個玩笑自己可是有點開不起,現在還來,自己還用不用活了?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