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左道旁門 > 第六百八十二章
    第六百八十二章

    沈浪現在倒是顯得無所事事,只是滯留在底特律這里,并沒有表現究竟要去哪里的意向,但是聯合在一起的調查部門可不這么的看呀!沈浪一天不做出來這個決定,他們就得跟著天天提心吊膽,而且這一段時間所鬧出來的事情,在國內和國際都造成了相當嚴重的影響,整個政府部門甚至都可以用焦頭爛額來形容了。

    但是不管往這里調集多少的人手,可就是找不到沈浪任何的線索,你說沈浪消失了吧!可時不時的都會收到一些線索,而這個時候大家也基本上都明白了過來,這些所謂的線索肯定是沈浪他自己故意放出來的,沈浪要把所有的人全部的都給拖在這里,這些聯合調查的部門倒是想離開,問題是敢嗎?誰也不敢保證他們人手一撤離,沈浪就給你來點什么。

    沈浪是在這里游玩,在這里瀟灑,甚至找尋點點的刺激,但是對其他人來說,這根本就是一場煎熬,沈浪一天不走他們就得待在這里陪著,不過州長和底特律的市長對此倒是非常的高興,免費的請了一幫看家護院來,整個城市的面貌現在完成變成了另外一個樣子,雖然沈浪會是不是的搗亂,但是沖著城市面貌被更換這一點,其實他們的心理面對沈浪還是十分的有好感的,甚至可以上升為感激。

    對沈浪有好感和暗地感激的同時,對于這些聯合調查部門的酒囊飯袋也是有些瞧不起,這個來來回回多少的人馬呀!比一個城市所有的警備人手加起來還要多,不過就是抓兩個人而已,這個都已經多長的時間了,就算是兩只螞蟻放到這里也抓住了吧!真的是拿納稅人的錢不當錢呀!不過這個也只是私下嘀咕嘀咕罷了,畢竟根本就是所屬的性質有著根本的不同。

    不過沈浪僵持在這里了,倒是讓家里面一下子的就占據了所謂的主動權,果然不出沈浪的所料,美聯儲那邊也是提出來合作的意向,既然都已經這個時候了,他們也算是領略到了沈浪的厲害,至于沈浪怎么跟美國政府較勁,這個跟他們一毛錢的關系都沒有,他們只是想要跟沈浪合作,放置著好好的機會不合作,這個可不是他們美聯儲的性格。

    沈浪卻并沒有對這個事情多加的干預,而是一直的停留在底特律,不過沈浪停留的時間越長,聯合調查組的這幫家伙就越感覺恐懼,因為一年一度的圣誕節馬上就要到了,莫非沈浪這個家伙一直的就是在等待著這個時間嗎?

    要知道沈浪已經調動了他們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幾乎所有空閑的人員全部的都被調集到了這里來,現在走在大街上面,隨手抓一個人,就有可能是政府部門的調查人員,因為找不到沈浪的消息,只能是在大街上面碰運氣,這個是最無奈的一種選擇。

    雖然大家也知道這樣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但是他們也不能在這里傻等不是,不過就算是這個樣子,依舊還是沒有任何的線索,而圣誕節也是一天天的要來臨了,不過沈浪沉寂了這么久以后,倒是真的來了一些興趣,自己倒不是真的有興趣去紐約或者是華盛頓,只不過這么長的時間消停下來,讓自己多少感覺有些手癢。

    “強哥,你說我們干一票怎么樣?”

    “現在找他們的麻煩可不是太明智的選擇,不過你是老大,我聽你的。”說完了以后,強哥也是隱晦的笑了一下,這一段時間的經歷對于他來說也是相當的刺激。聽到強哥的回答以后,沈浪也是在房間里面轉了兩圈,“我們補充一下彈藥吧!晚上的時候出去溜達一圈,看看有沒有什么門路!”

    “打草驚蛇?”

    “不錯,我們的武器已經消耗殆盡了,在現在的這個時候補充武器彈藥是我們最主要的選擇,同時我們給那幫家伙一個信號,那個就是我們要有所動作了,反正這個圣誕節已經要來臨了,既然他們沒有讓我們好過了,我們也不能讓他們太好過了,陪他們玩一玩倒是一個挺不錯的注意,算是提前給他們一個圣誕禮物了。”

    很快兩個人就悄然的出門了,半夜的時候兩個人也是摸進了一件豪華公寓里面,看著躺在床上面的大家伙,強哥也是微微的癟了一下自己的嘴,抓起來一個枕頭直接的就摁在了這個家伙的頭上,順手也是拿了一把槍給頂上了。

    看著有些掙扎的大家伙,強哥也是獰笑了一下,“黑杰克,我們不是你的仇家,所以你就不用去摸你枕頭下面的槍,以及床下面的警報器了,不然的話我會忍不住對你勾動扳機的,所以請你自律一些。”說完了這些話以后,強哥才慢慢的拿開了枕頭,隨后也是把槍口給放了下來,不過卻還是用戲謔的眼神看著床上面的這個大家伙。

    床上面的這個家伙雖然有些害怕,但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沒有去拿槍,那個手也是從電鈴上面放了下來。雖然屋子里面的燈光有些昏暗,但是自己依舊能看清楚,在門口的方向站了一個家伙,而自己的床邊同樣站立了一位,等看清楚兩個人的身影以后,躺在床上面的這個大家伙也是不由的吸了一口冷氣。

    這兩個人的身影真的是太熟悉了,自己的抽屜里面還有他們的畫像來著,沒有想到這兩個人竟然會這么突兀的就出現在自己的面前,不過自己也是成名江湖已久的人物,雖然有些緊張,不過還是坐了起來,“不知道兩位找我有什么事情?有事說事,沒有什么事情的話就不要耽誤我睡覺!”

    沈浪直接的就豎起來自己的大拇指,“呵呵,痛快,沒有想到你還是一個人物,既然這樣那就明說好了。”就看見強哥直接的把自己身上的背包給拿了過來,從里面拿出來一個塑料包裝的東西出來,就聽見沈浪說道:“這里面一共是二十萬美金,我知道你是底特律有名的黑市軍火交易商,這些是一半的定金,把你的倉庫告訴我,我挑選一些東西,事后我會在那里留下來另外的一半定金,你的意思呢?”

    “不行,想都不要想,我的抽屜里面現在還留著你們兩個人的照片,我要是把東西給你們,那么我以后還能不能看見太陽這個都兩說了,與其那個樣子,我想你還不如現在就斃了我,這個事情不是我能背負的。”床上面的這個黑家伙也是直搖晃自己的腦袋,不過那個樣子倒是真的顯得滑稽和可笑。

    沈浪依靠在門口的方向,看著說話的這個黑人,微微的點了一下頭,“不錯,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我不想要了你的命,你的小命對于我來說沒有任何的意義,我只想選擇一批武器和彈藥,不過你既然不選擇配合,那么我換另外的一種方式,我們逼迫你做出來這樣的選擇,你覺得這樣的條件怎么樣?”

    坐在床上面的黑人看了一下口袋里面的錢,眼睛轉了轉,隨后笑著的搖頭,“條件不錯,但是這個價碼太低了,這些錢只夠選購那些武器和彈藥的,我想要我應該得到的那一份,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成交了。”說完了以后就看見強哥從口袋里面拿出來一張支票,直接的就放到了床上,看著支票上面的數字,黑人眼睛也是一下子的就亮了起來,不過這個時候強哥也是一掀床被,也不知道從什么地方找過來一根棒球棍,直接的就給這個家伙摁在床上面一頓的暴打,等重新掀開了床被以后,看著躺在上面的那個家伙,真的讓人有一種慘不忍睹的感覺。

    不過有一點還是好的,就是這個家伙還有一口氣在,隨后也幾乎是被強哥硬生生的給拖進了浴室里面,簡單的包扎了一下以后這才帶著這個家伙悄然的離開了這里,在這個家伙的指引之下,三個人一同的來到了一個比較平靜和高雅的小區,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沈浪和強哥兩個人都有點納悶和好奇,這個家伙竟然會把自己的倉庫藏在了這里,這還真的有點想不到。

    不過強哥還是在黑杰克的指引之下來到了車庫里面,等車開進了車庫,門被放下來的時候,這位黑杰克才來到了一個工具箱的面前,打開以后很是隨意的從里面拿出來一個工具,隨后直接的就插在一個孔洞當中,看著彈出來的指紋密碼鎖,沈浪也是搖搖頭,這幫家伙都已經用上了這么先進的機關了。

    不過看著打開的墻壁還有上面的東西,沈浪對依舊站在那里的大家伙微微的搖頭,“你的這些東西對于我們來說可有可無,我們需要的也不是這些東西,把你看家的東西都拿出來吧!讓我見識一下。”看著這個黑家伙一臉不屑的樣子,沈浪對強哥示意了一下,強哥又從懷里面掏出來一張支票,“我再重申一遍,我對你的小命沒有任何的興趣,但是你不要逼迫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情,明白!”

    “明白!”接過來強哥手中的那張支票,這個家伙也不知道在墻角又鼓弄了一些什么,隨后墻壁又一次的被打開了,然后就是一陣的燈光閃亮,看著屋子里面呈現出來的東西,沈浪倒是直接的就笑了起來,對那位大家伙伸出來自己的大拇指,“難怪你在這里能混的風生水起,不是一點道理都沒有的,這些貨色還是很不錯,一般人恐怕也弄不到。”那個黑家伙這個時候也是坐在了地上,沖著沈浪笑了笑,不過可能是牽動了自己的傷口,那個嘴角也是微微的有些***,隨后也是有些不善的看了一下強哥。

    跟強哥對視了一眼以后,兩個人開始有條件的賽選,裝了整整四個包裹,一直等裝上車以后,沈浪看著依舊坐在那里的大家伙,“你是讓我們送你回去,還是留在這里,不過你的這個傷勢在我看來還是有點輕了,忍著點,這個對你有好處的。”

    就看見強哥拿出來一把槍擰上了消音器,絲毫沒有理會這位黑杰克的恐懼,直接的就是三槍,不過雖然開了三槍,但是這三槍都不是非常的致命,只不過看著讓人有那么一點點的擔心和害怕。隨后簡單的包扎了一下,才重新的扶著這個家伙離開這里。

    坐在副駕駛位置的大家伙有些疑惑的看著這兩個人,隨后也是搖搖頭,“我還以為你們要殺了我,沒有想到你們還用這樣的手段。看來我需要老實一段時間了,不過眼下的情況是怎么來應付那幫狗腿子,很佩服你們兩位的動作,對于你們的人品我也是非常的欣賞,如果以后還有這樣的機會,希望我們會有更多的合作。”說完了以后,也是說出來一個通訊地址,并且說了這個通訊方式的應該注意的地方。

    坐在后面的沈浪,看著這個略顯興奮的黑家伙,也是微微的點了一下頭,隨后也是隱秘的笑了一下,“以后如果有這樣的生意,我一定會照顧你的,不過你還是想一想怎么過眼前的這道關,這個才是最重要的,好了,我們的交易就到此為止了,你是讓我們送你下車,還是自己下車,方式其實都差不多,但是這個效果,很難說!”

    “一頓的暴打、身上又多了三個洞,也不在乎這一下子了,拜拜了兄弟!”看著已經放緩的車速,這個大家伙就準備打開車門,不過這個時候他也是突然的轉過頭來,“對了,我下車以后就會報警的,這個是我的職責,沒有辦法的事情,你們還是有多遠走多遠吧!”

    看著已經滾下車的大家伙,強哥倒是有些不解,“少爺,雖然不用滅口,但是不是也應該把這個家伙弄成重傷,或者是敲暈他,這樣的更符合我們需求。”沈浪抿著嘴搖搖頭,“換車吧!這個家伙說的都是事實,他馬上就會報警,不過真的要是說起來,雖然在我么你的交易當中耍了幾分小聰明,而且整體給我們的感覺這個家伙很是忠厚老實,但是你想一想,他混跡了這么多年的江湖,如果就單靠這個,恐怕早就連骨頭渣子都不剩了,更何況他現在身上的傷勢已經能夠替他洗脫不少的罪名了。”

    強哥也是微微的有些失神,兩個人隨后就下車,拎著包裹走了大約一條街,隨后上了一輛車這才離去,而等了不長的時間城市里面的警笛聲也是響了起來,不過這個時候沈浪和強哥已經棄車改走水路,在天亮之前也是回到了住所里面。

    兩個人是可以安心的休息了,但是城市里面的已經開始有些喧鬧了,沈浪從黑市的軍火商那里弄走了大批的武器和彈藥,雖然他們早就已經布下了眼線,但是卻沒有想到沈浪會這么的直接,并沒有直接的去黑市購買,而是直接的找到了目標,采用了最直接的逼迫手段,看著這個家伙的傷勢,辦案人員也是有些寒顫不已。

    這個手段還真的不是一般的暴烈,全身上下全部的都是淤痕,這個還不算三處槍傷、身上的幾處骨裂,已久左手的骨折,現在這個家伙已經陷入昏迷當中了,就算是清醒過來也不能進行強行的詢問,但是就已經交代的情況來看,沈浪這一次搶了很多的東西。如果沈浪真的帶著這些東西去紐約或者是華盛頓的,這個是真的會爆發世界大戰的。

    一些人守在醫院里面,準備隨時的掌控新的情況,而另外的人帶著帶著剛剛空運而來的警犬,不顧一切的封路進行搜查,沈浪起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開電視,看著電視里面的新聞,也是微微的撇了一下自己的嘴,自己倒不是瞧不起他們,只是感覺這幫家伙做的有些太假了,假的都讓人有一種不太入眼的感覺。

    看著出來的強哥,沈浪微微的點了一下頭,“怎么樣?”

    “情況不太好,看來這些人當中還是有著不少的高手,他們現在已經開始區劃范圍了,我們的行蹤雖然還可以隱藏下去,但是最多不會超過一個星期的時間,我們從劫持黑杰克到離開的這個過程,時間并不是非常的長,雖然走了水路,但是他們的***也是相當的快,所以這個范圍很容易就劃定出來,只不過排查稍微的需要一些時間罷了。”

    “路上面的情況呢?”

    “排查的非常仔細,基本上都是查車不查人,很顯然他們的目標就是我們昨天晚上的時候剛剛購買過來的武器,他們也害怕我們真的帶著這些東西去華盛頓或者是紐約,聽說現在已經實行了空中管制,所以的飛機都需要批報才允許飛行。”

    “先準備撤離的計劃,現在我們的任務也已經基本上完成了,家里面和工作組那邊已經進入了軌道當中,能不撕破這個臉皮就別撕破,給彼此都留一點面子,如果他們真的不顧一切的大打出手,那就沒有辦法了。”

    “明白了,我馬上去做!”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