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左道旁門 > 第九百零一章
    本來沈浪是打算去一趟工作組的,但是別墅那邊突然的來了一個電話,沈浪也是半路的折返了回去,這倒是讓有心人感覺有些奇怪,究竟別墅那邊發生了什么事情,會讓沈浪竟然不去顧及工作組方面的工作。

    而沈浪在回到了別墅以后,就被哈特給請進了地下室“少爺,我們謀劃的事情已經成功了,瓦爾那邊回饋過來了消息,這一次那邊也是損失慘重,那家銀行的歷史很是悠久,而且人員的架構也是非常的穩定,加上這幾年我們的操作很是隱秘,所以沒有人知道是我們站在了背后,就算是日后知道了,恐怕也為時晚矣!只要我們不操切。”沈浪看著手中的文檔,也是有些感嘆“操作了也有幾年的光景,直到現在才成功,現在總算是放下了心中的大石,不過這一次我們做的的確有些過了,現在資本市場上面可謂愁云慘淡萬里凝,就是不知道那幫家伙會怎么評價我!你說這個是不是有點替古人擔心的味道?”聽到這個話以后,哈特老管家倒是把一份請帖放置到了沈浪的手上“少爺,這個是洛克菲勒那邊的邀請,過一段時間可能會親自的送請帖上門,因為先前的時候你不在家,所以一直都沒有找到這個機會,他們財團想要邀請你參與他們的晚會!”“晚會?”看見哈特電話以后,沈浪也是笑出聲來了“這倒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呀!不過洛克菲勒財團那邊我只認識兩個人,一個是艾爾,一個是法比奧,而且我跟艾爾的關系并不是特別的好,原來他們兩個人來別墅的時候我也是區別的來對待,現在突然的給我送這個請帖,究竟又代表了什么呢?”突然之間,沈浪也是咦了一聲“哈特,你說這個事情會不會跟阿布扎比有什么關系呢?”哈特聽了這個話以后也是微微的一愣,隨后也是陷入到了沉思當中,這個事情可不是少爺說什么就是什么,自己還需要有著自己的判斷。想了一會以后,哈特也是搖頭“沒有具體的情況報告,很難做出來這個判斷,阿布扎比那邊就算是有消息,也會控制的非常嚴格,而美國方面涉及到的又是洛克菲勒財團,我們想要得知其中的消息更是難上加難,不過少爺你的猜測倒是有一定的可能xing。

    沈浪微微的一笑“阿布扎比雖然有錢,但是這一次恐怕也是損失慘重,有石油當然是好事但是也架不住這么去浪費,我想他們的那位法國顧問這一次以后恐怕很難再lu面了,畢竟這么大的損失總需要有人出來承擔,而且這一次他們恐怕被算計的有些厲害,被人家給賣了還需要替人家數錢!哼!”最后一句沈浪嚴重的表示了自己的不滿。

    嚴重一點的來說,阿布扎比投資團在自己心目當中的位置現在已經降低了很多當初的時候雙方已經約定好了,沈浪讓自己的徒弟親自的出面談這個事情,而且雙方已經達成了這個協議,可是在進展的過程當中,他們卻突然的背信棄義在自己的背后深深的插了一刀,如果不是因為自己還有幾個朋友的關系,這一次自己恐怕真的就玩完了,讓自己依舊對他們保持這個好感,還真的就有點為難呀!

    “上一次huā旗銀行的事情,阿布扎比入住了以后這個多少讓洛克菲勒有些難堪,雖然只是因為合作的關系,但是這個情況怎么說呢?從法比奧和艾爾兩個人來這里就能看出來一般。所以這一次他們也是起了打落水狗的意思我想這個恐怕也是洛克菲勒這一次邀請我的主要目的所在,雙方在有限的程度上面展開一定的合作!”哈特想了一陣以后才突然的說道“要是順著這個思路想下去,倒還真的有點可行xing,少爺雖然在很多的方面給過美國那邊很大的難堪,但是怎么說呢?都是暗地里面的動作,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好壞和善惡,誰占了更多的便宜才是真的。而洛克菲勒方面既然敢邀請少爺你,那么肯定也是做出來了這個方面的安排,我倒是有點期待了!”沈浪也是無奈的笑了一下“我說哈特先生,你能不能不要說的這么直接,這個也太讓我無言了,我只不過是跟美國的軍方有點小誤會罷了,大家都應該明白,誤會這個東西其實是很難解釋清楚的,所以這個糾葛也是越來越深,當然了在其中的過程當中,我也是稍稍的有點小沖動,你也知道,年輕人,這個是再說難免的事情。…,

    哈特也是有些止不住自己的笑意“少爺,這個事情還是先放一放吧!重要的還是銀行的事情,我們現在已經接手了過來,下一步應該怎么來安排?”“按照婁們制定下來的計劃來處理,我們現在還不便lu面,先緩解一段時間再說吧!不過這個事情先別高興的太早了,我們只是邁出去這一步而已,至于以后究竟會怎么樣?這個還非常的難說!”“少爺,邊出去這一步在我看來才是最為重要的,多少人都邁不出去達一步,不過少爺你說的很對,這個事情我們需要謹慎一些,相對于那些財團來說,我們的勢力可能并不是特別的弱小,但是我們還沒有深入這個渾水當中!這是我們的劣勢所在。…,

    沈浪也是深以為然的點頭“這個渾水不是那么好趟的,多少銀行都已經倒在了歷夾的長河當中,前車之鑒足以讓我們警醒了,就好像當初的羅斯才爾德一樣,被尊稱為第六帝國,起于戰爭,但是也毀于戰爭,用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來形容是最恰當不過的,現在雖然依舊還存在,但是跟當年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可比xing,甚至于曾經依附于這個家族存在存在的洛克菲勒和摩根,現在都需要他去仰望!”“太固執了,也有些偏ji,不然的話倒是一個很好的合作伙伴,不過少爺既然說了起來,我倒是覺得現在的阿布扎比正在走向這個路子,從很多的方面對比來看,阿布扎比就好像是他的影子一樣,我并不是特別的看好阿布扎比的前途,特別經過了這一次的事情以后,對他的印象可謂降至谷底,雖然我們可能眼下不能把他怎么樣?但是幾十年以后,就算是我們不動手,恐怕他也不會流傳的太久遠!”沈浪并沒有表示太多的意見,剛才的說話只不過是開胃的甜點罷了,隨后兩個人也是投入了緊張的工作當中,畢竟沈浪剛剛的收購了一家銀行,這個在沈浪開始投身這個行業,哈特開始為自己工作的時候,就已經是一個明確的目標了,但是直到今天才得以成行,沒有把法,這個不是說你有錢就可以的,其中的困難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世界上面有錢的人多了去了,有錢的財團也是多了去了,但是你什么時候聽聞有錢人可以控股銀行的,太少太少了,就算是沈浪自己,在國內的一些小銀行可能有些股份而已,但是想要控股這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而且也沒有聽聞國內的那個財團可以做到這一步,這個是國情所決定的,沒有辦法的事情。

    至于自己為什么要控股一家銀行,這個問題就比較的復雜了,但是其中最為重要的一點,就是方便處理比較大的金融方面問題,不那么容易的引起來其他方面的注意,先前的時候沈浪一直都有著這個方面的小

    弊端,甚至終于可以補漏了,這個多少也是讓沈浪松了一口氣,如果自己先前的時候就可以控股一家銀行,也許就不會發生自己被抄家了兩次這個事情。

    還有就是自己控股了銀行以后,很多方面就可以隱蔽的進行,還有就是在資金上面可以進行一定的調配,至于銀行方面究竟要怎么來發展,這個對于自己來講并不是特別的重要,這個方面的問題還是交給專業的人員比較的好。這個事情現在處于一個保密的狀態當中,不僅僅是國外方面不能lu出來任何的消息,就算是國內,能防則防吧!至少在現在還不是把這個事橡給暴lu出來的最好時機。

    把事情給處理完畢的時候,沈浪并沒有離開地下室,而是看著哈特有些詢問的說道“哈特,你說如果這一次參加洛克菲勒的晚會,我提出來這個方面的小意見怎么樣?反正他們的大通麥哈頓銀行已經是千瘡百孔。”“我看可行,現在麥哈頓銀行基本上已經成為了其他財團滲透以后的共同控制企業,家里面還有他的一些股份,還可以再收購一些,只要不涉及到洛克菲勒自身,應該沒有任何的問題,更何況洛克菲勒恐怕也會樂得這樣的事情發生,這樣在一定程度上面會增加他的話語權,而且現在也是比較好的時機,畢竟這一次有些財團也是損失慘重!”沈浪點點頭“制定一下這個方面的計劃,我們可以在這段時間麻痹一下他人,還有就是拋出我們另外的計劃,就是全力的去收購一家銀行,這個可是作為我們現階段的一個任務來完成,只不過拿到了明面上而已,至于所付出來的代價,只要是承受的范圍之內就可以,至于日后究竟會怎么樣?這個倒不是什么問題!、,

    “明白了!”從地下室出來以后,沈浪這才乘車去了工作組,工作組方面又接到了申請,當然了這個是沈浪先前的時候就已經安排好的,把這個申請簽名了以后,沈浪也是對坐在自己面前的唐玲和秦凱兩個人說道“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年前的工作也就到此為止了,我會給錢家那邊打個招呼,他們被放置到年后,如果有什么需求的話,可以到工行那邊先預支一些,至于年后的工作,到時候再說吧!現在還不清楚!”“現在就放假?”沈浪白了一眼“想得美,老老實實的在這里給我待著,早休息兩天沒有什么問題,但是不能太過分了,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情,少來打擾我!”等唐玲和秦凱兩個人笑呵呵的離開以后,沈浪率先的跟工行的那位打了一個電話簡單的把這個事情說了一下,工行的那位對此倒是非常的有興趣,也是非常的支持。

    這一次沈浪可謂相當的給面子,事先的款項這個事情已經完結了獎勵也全部的通過工行來支取,沒有想到現在這位三少又給自己送來了一個禮物,雖然相對于先前的可能還有些差距,而且這個差距也不是一星半點的,但是現在能跟這位炙手可熱的三少打好這個關系,還是非常的值得的。

    本來還想邀請沈浪出來坐一坐但是自己也知道沈浪是不可能答應下來的,對于這個不要說自己了,就算是余明余主任也是同樣如此,其他人對此也是同樣的無奈。按了掛斷鍵以后,沈浪也是給錢家那邊打了一個電話過去,這個事情就不需要在電話里面說明了,還是找一個地方說一說,相信錢家對此應該會有這相當大的誠意。

    果然在沈浪表示了這個方面的意向以后,錢家也是表示了相當的誠意,甚至還專門的派人過來來迎接沈浪雖然沈浪是不可能坐那個車,但是錢家的此舉確實非常的明顯,現在正是彰顯財團形象最好的時候,要知道在現在的這個時候,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邀請到沈浪的,特別是沈浪這位大組長竟然主動地約見了他們。

    不僅到此迎接的是財團的重量級人物甚至到了地方以后,所有的人員全部的都出來迎接,沈浪聽著錢家的那位仔細的介紹,并且和大多數的人都握了手,等分別的落座以后“沈組長,請上座!”沈浪笑了笑,并沒有坐在主位上面,而是坐在了主位旁邊的位置上面,等大家都落座了以后,沈浪才出聲的說道。

    “本來很早就想過來看望一下各位前輩感謝各位對工作組工作的大力支持。”這些場面話沈浪還是會說的,而且其他的工作組沈浪基本上都是屬于召見的,你到工作組來談而不是這一次特地的前來,這個所代表的意義很是不一樣的。

    “沈組長嚴重了你在前面沖鋒陷陣,我們也幫不了什么忙,只能是做點搖旗吶喊,相對于沈組長你來說太微不足道了!”既然有人開了。,其他人則是不斷的恭維著沈浪,反正這個也不huā錢,頂多浪婁一些chun舌而已。

    說了一陣以后,沈浪也是擺了一下自己的手,眾人也是肅穆的看向了沈浪,大家都知道沈浪這一次來絕對不會無的放矢的,肯定是有著什么事情,很可能會跟那筆款項又關系,其實對于他們來說這筆款項既重要,但是也不重要。

    “情況是這樣的,工作組那邊的工作已經收尾了,馬上就要過年了,這么長時間的操勞也讓大家感覺非常的辛苦,他們提出來這個要求以后我也是同意了!”說話的時候,沈浪注意的看了一下眾人的這個面部表情,看見大家并沒有太多的表現以后,沈浪才接著的說道“我也知道這個款項對大家的重要xing,也理解如果能在年前的時候把這個事情解決了,會帶來怎么樣的影響,但是真的非常抱歉!”聽著沈浪的這個說話,錢宇環顧了一下周圍,然后沉聲的說道“沈組長,你說的事情我們都理解,沒有問題,能讓沈組長你大駕光臨,這個本身對于我們就是最好的宣傳,這個事情沈組長不用放在心上。不過我們倒是有一個不情之請,還請沈組長你答應,你親自的造訪,讓我們這里也是蓬蓽生輝,我們想請沈組長你吃頓便飯!”“呵呵,吃飯的事情倒是不著急!”沈浪也是笑笑,對于錢家的表現感覺很是滿意“我先前的時候已經跟工行的行長商議過了,如果你們有什么需求的話,可以去找他,我已經跟他商議好了,事后可以用你們的那個款項填補,只不過就是周轉一下,當然了如果各位商業前輩要是感覺不滿意的話,我再想另外的辦法!”眾人聽了這個話,竟然都要〖興〗奮的要跳起來了,誰也沒有想到這位沈組長竟然會如此的幫忙,這個禮可是有點大了,沒有想到當初的時候堅定不移的站在這位沈組長的背后竟然會有如此的收獲,真的是沒有想到,甚至大家都有一種天上掉餡餅的感覺。

    “沈組長,真的是無以感謝,日后不管鞍前還是馬后,盡情沈組長吩咐就是了,我們一定堅定不移的站在沈組長你的身后,就請你拭目以待!”中午的時候,沈浪在在這里用餐,氣氛也是非常的熱烈,先前的時候大家雖然多有準備,但是沈浪對于他們來說畢竟是尊貴的客人,真的要是喝大發的話,反而不美,可是沒有想到沈浪竟然放開了自己,把在場的諸多人都給喝趴下了,這個到時讓眾人沒有預料到,事后也是多有后悔,可是任誰也沒有想到這位沈組長竟然如此的海量呀!@。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