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為何偏偏喜歡你 > 第58章
    番外一 圣誕節

    大四, 別的宿舍早就拼拼拆拆, 各奔東西了。

    只有她們宿舍四個女生都在準備出國讀研,而且想去的國家竟然都是相同的。就住在宿舍里,互相學習幫助,爭取出國繼續當室友。

    “申請交了, 沒事干了……我們帶蘇蘇小朋友爬長城好不好?”徐瑩潔伸個攔腰,腳翹著椅子晃啊晃的。

    李倩雯攤攤手說:“別鬧,明天平安夜, 整個宿舍就我能陪你過。”

    “哦對啊!我靠, 居然就要圣誕節了。”她猛地扭過頭,“傅綺文沈蘇,你們都得去約會吧。”

    傅綺文對她拋媚眼,柔聲說:“當然呀。”

    “你好好說人話。那沈蘇呢?”

    沈蘇點點頭,無精打采地說:“我也要出去玩兒。”

    “你怎么了, 沒睡好還是生病了?”

    傅綺文轉眼看去, 驚詫地說:“怎么了?你臉白得跟紙一樣。”

    “沒事,沒有生病。”

    “真的沒事兒?是心事吧。”

    沈蘇忍了忍,還是茫然地說了出來:“陸謙他…忽然說要去當兵。”

    “當兵?當兵多好,不提咱們這戶口福利,也不說咱們大學生畢業參軍的待遇, 這可是當兵啊!”傅綺文拍拍桌子,激動地說,“又苦又累,也就能和親人聯系聯系, 沒條件找外遇啊。”

    沈蘇把頭磕倒在桌上:“我都不知道他為什么突然想當兵,問也不肯告訴我原因……”

    之前陸謙從沒說過有這種打算。

    “當兵的話,那兩年內你們別想見面了……突然說的?你們是不是吵架了啊。”

    沈蘇搖搖頭,“我們沒有吵過架。”

    “沒有嗎?還記不記得上次李魔女的課,程偉還候著想要請你吃飯,正好被你男朋友撞見。我在前面看得清清楚楚,當時他臉色很不好看的。”

    傅綺文“啊”了聲,感興趣地直起腰聽八卦問:“程偉還想約你吃飯?什么時候。”

    李倩雯說:“你請事假出去玩的時候。”

    “那次只是我把論文發給他參考,他想感謝我而已,我和程偉不熟,總共沒講過兩句話,”沈蘇回憶了下,“陸謙不可能生氣的。”

    “怎么不可能。程偉是學霸又是系草,爸爸還是中科大教授。眾女生趨之若鶩的書香門第的一表人才,肯定是看上你了,他還問我要過你的手機號,我沒給。這些你男朋友都知道哦。”

    “……”

    沈蘇頓了頓,驚詫:“什么?!”

    李倩雯做個鬼臉:“就你反應最慢。不然人家干嗎總湊過來獻殷勤,干嗎非參考你的論文。我還以為你是看出來,故意不搭理程偉呢。”

    “那我跟他是真的不熟。”完全沒注意這種事。

    “你不熟歸不熟,他吃醋歸吃醋嘛。”

    沈蘇傻愣愣地問:“這有什么好吃醋的?”

    李倩雯嘆口氣,無奈地說:“想想看,你是名校本科到時候繼續讀名校碩士,他普普通通二本,畢業以后還不知道干嘛,不是所有人都不在意這種事情的。”

    “可…可……”

    這有什么好在意的?

    “小朋友,危機感你懂不懂?讓他去唄,在部隊你還不放心啊。兩年出來提干,考研去軍校就走上人生巔峰了。妥妥的軍官大人。”

    “對啊對啊,你法官他軍官,我靠,配得一臉!”

    “……”

    半響,沈蘇猶豫著說:“可是我不舍得啊。”

    “也對喔,畢竟要兩年呢。很可能就是你回國的時候他待部隊里,完美錯開。”

    不單單是這樣。

    沈蘇有個大她五四的表哥,小時候在外公家吃飯,外公都會慢悠悠地報她的成績排名,講她得到的大小獎狀,然后畫風一轉,嚴厲地批評表哥。

    她表哥是標準的不愛學習,不學無術,從小被打慣罵慣,別的本事沒有,就是打架和抗揍能力強。后來高中輟學,家里塞了十幾萬把他送進部隊。

    只待半年不到,表哥就跟被家人賣掉般撕心裂肺,哭著要退伍,說寧愿被爸爸再打斷條腿,也不能繼續待在部隊了。

    家里只能再花錢把他撈出來。

    能讓被爸爸打斷腿,躺在醫院里還對沈蘇笑得沒心沒肺的表哥,那么的歇斯底里。她心里隱約覺得,部隊真的真的真的很可怕。

    特別不想要陸謙去。

    李倩雯想了想:“不是很快圣誕節,約會的時候撒撒嬌,說兩句想他啦離不開他啦之類的軟話。本來他可能就只是一時興起。”

    沈蘇扭過頭看她,小雞啄米地點頭說:“我試試!”

    傅綺文插嘴說:“嘿,您也別瞧不起當兵的。像我男朋友這種畢業后去企業,升職加薪后,肯定小女朋友都談幾輪了。天高皇帝遠,誰能光光等你兩年。只有當兵的啊!”

    李倩雯笑著,吊著嗓子清唱:“日落西山紅霞飛,戰士打靶把營歸,把營歸——”

    “……”

    “別消極啊,你也可以在國外預備找找第二春,”徐瑩潔忙安慰她說,“把那負心狗啊,爭當了啊……”

    話沒說完,被飛來的靠枕打斷。

    沈蘇繼續用頭磕桌子。

    其實,她知道陸謙不喜歡讀書,對經商也興致缺缺的。如果從軍是他真心愿意做的事,她肯定得全力支持才對。

    ——

    平安夜,是小情侶們的官方認證約會日。

    清晨,陸謙穿著一身新衣服新鞋,踏在影子里,不緊不慢地走出校門。

    一輛自行車從他身后騎過來。

    “叮鈴叮鈴”是從嘴巴里發出的聲音。

    陸謙瞥了眼他的室友,腳步不停。

    “喲,去找女朋友啊?謙哥,要不我帶你一程吧?”

    他那自行車就光禿禿的后輪,連個蓋兒都沒有,更別說后座了。

    要坐只能坐橫杠上。

    “帶個屁,”陸謙被他氣得笑出聲,罵道,“滾,趕緊滾。”

    “得咧。”

    室友單手擺擺手,騎著車走了。

    嘴里還在,“叮鈴叮鈴……”

    “……”

    陸謙看著室友的背影,臉上的輕松微變。

    盯著地,腳步慢慢地走。

    反正還有時間。

    ——

    “你能不能先不去當兵。”她低頭,沒敢看他的眼睛。

    這是昨天整晚都在心理建設,說服自己,且從小對軍人有好感的沈蘇的第一句話。

    “不能。”

    “當兵很辛苦的,又要訓練又要干活,還要收手機呢……”

    “嗯,我知道。”

    “聯系不到我也沒關系嗎?”

    “……”

    沈蘇的聲音不可能再提高一點點了,否則控制不住話末的顫抖。長睫低垂著,看著地面,也不敢眨一眨,生怕有眼淚滴落。

    她心里難受地想,自己可真自私。

    不愿意放棄去國外深造,就想要陸謙陪她一起去。至少至少,希望他能晚兩年再從軍。

    否則她出國他入伍,隔著重重遠山,在彼此的世界近乎是完全消失了。

    兩年啊,太久的時間。不舍得,不可能舍得。

    沈蘇以為他會妥協的。

    就像之前很多事情那樣。

    陸謙沉默了。

    沈蘇抬眼看他,訥訥試探,又問一遍說:“你能不能先不去當兵?”

    “……”

    他手捧著她的臉頰。

    沈蘇小聲,不好意思地說:“問你話呢。”

    遲疑下,陸謙目光溫柔,卻還是搖搖頭,“你別哭……”

    “……”

    明白了。

    沈蘇微微點點頭,嗓音微啞,眼眶紅著說: “我不哭的。”

    陸謙用指腹蹭了蹭她的臉,低下頭,眉目收斂,像是要親她。

    沈蘇眨眨眼,長睫微顫,順勢微仰下巴。

    快要湊近,他上揚著唇角,抬手彎指在她額頭上彈了下,“不許那么擾亂軍心。”

    明明是考慮很久的事。

    她三言兩語,他真的差點動搖。

    “我……”沈蘇張張嘴,也不知該說什么。皺著臉,捂著額頭,滿腹委屈地瞪他。

    “生氣了?”

    “嗯。”

    “別生氣啊……”陸謙有點緊張,摸摸她泛紅的額頭,暗罵自己,問,“疼不疼?”

    “疼死了。”

    陸謙忙作揖求饒:“我該怎么道歉呢。”

    “那你給我買圣誕禮物。” 沈蘇有些緊張,啞著嗓子,“我…想要戒指。”

    你說好,我就等你。兩年不算什么。

    我等一輩子。

    ——

    番外二最后的最后

    徐瑩潔和李倩雯結伴去潛水玩。沈蘇被傅綺文軟磨硬泡,拖過來參加別人舉辦的送別派對。結果派對剛開始,傅綺文倒被男朋友接走了。

    只剩沈蘇尷尬地坐著,小口喝飲料,完全不知道要干什么。

    明天清早的飛機,她滿心都是還沒完全理好的行李。

    好想快點回宿舍……

    不時有同學和她打招呼,沈蘇禮貌地笑笑,說兩句話。

    然后還是不知道來干什么的……

    她每天的生活都是課業吃飯睡覺,室友就是好朋友,完全沒有且不用其他的社交。

    別人來和她打招呼,也只是因為傅綺文很吃得開。

    沈蘇又尷尬地坐了會兒,站起身去衛生間里,洗了個手。

    外面人越來越多,正是熱鬧著的時候。

    她看向沒什么人的門口,準備偷偷地先走一步。

    結果還沒走出去。

    “Sue在哪里?怎么沒有看見她?”

    “你別急,Amy都說她來了。”

    上揚的美語腔,嬌嬌又輕快的甜美嗓音——是跟她同個導師的Daphne在外面。如果這時候出去,肯定得被她拖到很晚。

    沈蘇停住腳步,還往后退半步。

    重新洗遍手,等了會兒,外面沒有人說話。那兄妹兩人好像走掉了。

    她再次走出來,躡手躡腳,盡量減低存在感地往門口走去。

    “你放心!我告訴過你多少次了!”

    Daphne突然激動地說。

    沈蘇嚇了一跳,忙往退幾步,躲在旁邊的墻后。

    心里糾結著,要不要直接出去打個招呼,光明正大的走人。躲著像什么樣子。

    可Daphne性格粘人,肯定會特別熱情地纏著問很多遍為什么要先走,為什么不再玩一會兒,是不是覺得哪里不好……

    不問足半小時是不肯放人的。

    沈蘇頭疼地想,還是躲會兒吧。

    “……Sue跟她男朋友關系一點也不好,Tiffany說的。”

    “那你確定我表白,她會同意嗎?”

    “她們中國女孩都喜歡浪漫高調的表白,肯定行的,”金發藍眼的同學,正給她哥哥打氣,“Tiffany說過的!”

    “……”

    沈蘇靠在墻上,墻面是凹凸不平的巖石裝飾,有點硌人。

    Tiffany也是中國留學生,平時作風高調,甚至是有點恣意妄為的富二代。沈蘇有聽說過她,但和她話都沒講過一句。她又哪里知道她跟男朋友的關系。

    為什么在背后亂說呢。

    看她不順眼?還是看Daphne兄妹倆不順眼?

    James當眾表白,她肯定是當眾拒絕。

    互相都尷尬的事情。

    沈蘇見他們漫長找她候著她,知道避不開了,等Daphne 跟哥哥普通閑聊的時候,就走了出去。

    Daphne 轉頭看見她,驚喜地道:“Sue,原來你在這里!天吶,我找了你好久,那里是休息的地方吧?你是不舒服嗎?”

    一連串問題飛快地砸過來。

    長而微卷的金發,隨著她扭頭的動作微揚起下。同時露出那張芙蓉花般的面孔,深邃的眼窩,高鼻梁小下巴,紅艷艷的唇。

    然后沒等她說話,她就沖過來抱了抱沈蘇:“你回中國后,我肯定想死你了!”

    沈蘇有點應付不來這位美國甜妞,只會笑笑,含糊地嗯嗯。

    “過來吧,我們去哪兒說說話。”

    沈蘇于是跟著Daphne來到派對中心的長桌旁,淡定地聽著Daphne “不經意”,對自己哥哥的贊美。

    James勾著唇笑,深邃的眼窩把藍眼睛襯得含情脈脈,和沈蘇打招呼。

    沈蘇禮貌地點點頭。

    稍微聊了兩句。

    James擊掌,把眾人的視線引過來,微笑說:“我有件事,想告訴大家。”

    沈蘇淡定地笑笑,臉頰抿出兩個酒窩。

    “我也有事想告訴大家,能先讓我說嗎?”

    James有點意外,很快笑說:“當然,當然。”

    眾人也都捧場地停下交談,聽她要說什么。

    沈蘇落落大方地笑笑,告訴大家說:“我回國要結婚了。”

    “……”

    全場愣了一秒。

    然后是接連不斷地恭喜。

    —

    “爸媽,我又來了!”

    張瑾一打開門,就看見大到陸謙得兩手抱在懷里的漂亮花束。

    “怎么又買花?下次別浪費錢了。”話里微帶責怪,語氣卻是歡喜的。

    陸謙就笑著說幾句俏皮話,把岳母大人哄得笑吟吟。

    進門,響亮地喊聲:“爸,我又來了。”

    沈市長看著報紙,頭也沒抬:“哦。”

    這聲爸還是沈市長自己要求的。某天喝醉之后,拍著陸謙的肩膀說的,結果酒醒之后翻臉不認人。叫他爸他聽著別扭不舒服,陸謙看眼色趕緊又重新改回叫伯父,結果臉色更臭。

    于是陸謙懂了。

    不就是要他點臉皮唄,算什么難事。

    陸謙主動迎上去:“爸,我剛從云南回來,那兒的凍頂烏龍還不錯……誒,在下象棋啊,我一起看看唄。”

    張瑾說:“我可不會象棋,他自個兒擺著玩的。你會下,陪他玩玩?”

    “好啊好啊。”

    下象棋,陸謙完全沒留手,因為他根本就不是長輩的對手。

    一路輸到吃飯。

    天黑,陸謙回家之后。

    張瑾數落著說:“你有什么不滿意的,人孩子長得帥嘴甜還靠譜,跟囡囡感情又好,學生時代就在一起的,以后一定走得順。你可別瞎弄了。”

    “張老師,”沈市長重新拿起報紙,抖了抖,“你幾年前可不是這么說的。”

    “那時候哄你玩的,我們囡囡談個戀愛,還能給你破壞?”

    “……”

    “以后注意你的態度,別拿領導氣派帶到家里來。人孩子多好,每次來還都給你買東西,你怎么好意思板著臉的。到時候囡囡結婚了,你再這樣,她不愛回來看你你就哭吧。”

    沈市長忽然嘆口氣:“知道了知道了。”

    —

    陪岳父岳母看完新聞聯播,陸謙回到家。

    “你今天怎么過來住?”他爸爸正對著電腦工作,餐桌上放著桶冷掉的方便面,抬眼看看他,問說,“快過年了,去看過你岳父岳母沒?”

    “我才回那兒過來。”

    “嗯,婚禮準備的差不多了吧。”

    陸思源問完,又有點微愣。心想,感情婚還沒結呢,看岳父的頻率就比看親爸的頻率還高?

    他心中有點不爽,按耐住問:“你媳婦兒幾號回來?”

    “明天。”

    陸謙說完,心情很好的唇揚起來。

    “那你睡什么覺,現在就能去機場呆著吧,”陸思源說,“早點去接機,那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容易被人騙。”

    陸謙:“什么容易被人騙?”

    “不然人家前途無量的小姑娘怎么看上的你,上當受騙了唄。”

    “……”

    他心情好,不跟親爸計較。

    陸謙轉身進房間拿衣服,洗完澡就準備早點睡。

    出浴室,路過鏡子。

    他停住腳步,抬手抹了抹霧氣,湊近打量著鏡子里的臉。跟從前相比,經過風吹日曬,皮膚當然黑了很多,也粗糙了。

    但五官沒大的變化。

    上揚的眼,一道平行雙眼皮,把眼睛襯得更大。薄唇不笑時是往下的,瞳仁偏大,生氣的時候很能嚇唬人。鼻梁直挺,五官又是偏書生氣的俊美。

    曬黑之后沒有變丑。

    陸謙對鏡子里的自己滿意地笑笑。

    抬手看看肌肉,部隊服役兩年,身材練得硬邦邦的,跟健身房里出來的花架子不同。拉上襯衫的下擺,腹肌有,人魚線有……

    先開始報得海軍,結果給他調到陸軍。天天練習設計格斗擒拿,身材能不好嗎。

    陸思源路過衛生間,看見兒子照著鏡子的風騷樣,腳步踉蹌了下。

    哭笑不得地搖頭,當沒看見。

    —

    十小時的飛行,沈蘇幾乎沒睡著過。茫茫接機的人群里,她都沒來得及找人,就奇跡般地,一眼看見陸謙。

    陸謙仿佛感應到似的,視線越過人群,精準地捕捉到她的目光。

    雖然有視頻有電話,但畢竟沒有真正見到面,夠不著不能親不能抱。分離兩年,思念難捱,就像離開二十年一樣久。又像只分開了兩天。

    胸膛跳動的那顆心,在見到他的那刻,重重地收了下,旋即跳躍,滾燙的血液傳輸到四肢百骸。沈蘇忘掉是在公眾場合,丟下箱子,大步向他跑去。

    陸謙張開雙臂,在抱住她的那刻,雀躍到忍不住抱起她轉了兩圈半。

    機場里人來人往,拖著行李腳步匆匆的人,都不忘回頭看兩眼。

    什么話都不說,只是抱著。

    緊緊地抱著,過很久,陸謙開口,竟嗓音微啞:“想不想我?”

    “你說呢……”

    “那有多想我?”

    沈蘇環住他腰的手順著往上,摸摸他的臉。

    判斷著,真的黑瘦了很多,有點心疼:“你想要我多想你?”

    “不要太想,一點點想就夠了,”他抓著她的手,在她的手背親了幾口,目光含笑,“你不想我,我不高興,你太想我,我又心疼。”

    離開機場,他們先找地方吃飯。

    陸謙不餓,就專門捧著臉看她吃飯。眼神亮亮的,情意綿綿,恨不得要拿起勺子喂她吃。

    “……”

    沈蘇抬頭看他好幾眼,笑著:“能不能別看著我?沒辦法好好吃飯了。”

    “哦,好吧。”他點點頭,掏出手機看。

    平靜幾秒。

    她吃兩口蓋澆飯,又感覺到對面人的灼灼視線。

    抬眼,兩人目光對上。

    陸謙飛快地低頭,假意玩手機。眼角眉梢都是春風得意。

    沈蘇不由翹唇,心里軟得不行。

    “我爸媽怎么沒來接我。”而且沒來都沒說一聲。

    “我說我來接就好,他們就不來啦。”

    “他們這就準備好把我嫁出去了?”沈蘇驚訝,笑著問,“什么時候那么信任你的瀅。”

    “也不是,爸……你爸他嫌我太狡猾不夠老實。”

    沈蘇淡定地說:“沒關系,你要是老實,我爸就會覺得你傻愣愣的配不上我。”

    “對,天下的爸爸心,”陸謙失笑,換位思考下說,“以后我們閨女萬一早戀找對象,我得把她的早戀對象打一頓。”

    “你講講道理,我爸沒有打你吧。”沈蘇吃著東西,揚著唇抿出酒窩來瀅。

    “文化人和野蠻人是不一樣的。”

    “那野蠻人同學,你的英語還能說說嗎?我的導師正好休假來中國玩,準備參加我們的婚禮,她對你可好奇了。”

    “……say hi的水平還是有的。”

    ——

    一年前,兩人就說好的。

    沈蘇修完碩士回國的那個月,舉行婚禮胡。

    地點場所,請帖設計,大到宴請那些賓客,小到場地里的鮮花,陸謙統統費心參與其中。婚禮前一周,少年時的伙伴,長大的戰友。

    大家今天都在酒店里聚齊。

    房間里,陸謙的戰友們滔滔不絕地講著當兵的事。其他人都捧著臉,感興趣地聽著琬。

    “……當時我驚呆了,怎么會還有男人帶防曬霜去部隊的。忍不住笑了下,我發誓,就微微笑了笑,”他右手拇指和食指縮著一厘米的距離,“謙哥直接給我來個過肩摔啊!”

    “哈哈哈!”

    “然后他嘴硬,爬起來說自己是跆拳道黑帶,又被謙哥過肩摔。”

    “那我真是黑帶啊!”

    夏商商磕著瓜子呸著殼,樂呵呵地聽著。

    沈蘇回國沒兩天,就開始準備當新娘子了。聽見說夏商商回來了,立刻去找她。

    夏商商在酒店等半天,終于看見她了,激動地撲過去:“沈蘇小朋友,好久不見啊!”

    摟著她,還要親親抱抱。

    她們一人在美國,一人在英國,兩年就聚過可憐的幾次瀅。

    路之遙幽幽地說:“商商姐,我們也一兩年沒見了,你從頭到尾就跟我say個hi……”

    “那你長胖了嘛,還經商,變得土老板似的誰要抱你。”

    他張張嘴,目瞪口呆地看看自己稍微有點發胖的小腹,“可以別愛,請別傷害!”

    “……”

    “英國水質不好,你沒禿頭吧,”夏商商不理他,拉著沈蘇坐下來聊說,“怎么剛回來就結婚,不繼續念書了?”

    “還念,回國念博士。”

    “陸謙呢?”

    “他要考研。”

    “嘿嘿,那你豈不是他學姐了。”

    “嗯……”

    陸謙意思性地敲敲門框,拿著草稿紙進來,招招手,似笑非笑地說:“學姐,你過來。學弟我想要請教問題。”

    夏商商驚詫于陸謙與日俱進的厚臉皮。

    陸謙指著草稿紙上的問題,主要是單詞不會念。

    沈蘇跟導師關系好,人家要來參加婚禮,他可不想只會說個hi來丟沈蘇的臉。

    于是,安心當兩年文盲的大佬,結婚前狂背單詞補英語。

    ……

    那年越泉湖旁看你一眼,我就想參與進你的后半輩子。

    人生最得意,莫過于圓了年少的夢。

    陸謙本該碌碌無為,渾渾噩噩過完這輩子。因為遇見你,認真才有了意義。

    一輩子不長,接下來的時間,想要爭分奪秒在你身旁,陪你左右。

    路難不難,我都陪你走。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