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朝露 > 第58章
    周一的清晨帶著咖啡豆的香味。

    低脂牛奶,半分糖精。年輕的女店員將夾著西紅柿和牛油果的全麥面包圈與咖啡遞給眼前的青年時,不禁多瞧了對方兩眼。

    青年身形修長,卻并不如一般歐美人那樣健碩,皮膚也沒有西海岸人特有的黑黝,明明是不符合當地對男性一般審美的容顏,卻莫名令人看著心生愉悅。

    華人在舊金山隨處可見,但是她還是能一眼看出青年是一名“初來乍到”的新人。

    青年用還尚帶著故鄉口音的嗓音道了聲謝,接過了自己的早餐,注意到了她不加掩飾的視線后,半是大方,半是靦腆地朝她報以一個微笑。

    女店員愣住了。

    轉眼間,那個微笑如春日暖陽般的青年扭頭離開,徒留下她一人站在柜臺前回味著他唇角和煦的弧度。

    真是溫柔美麗的人。

    ***

    陸朝剛剛吃完面包圈,小口啜著咖啡,往工作的地方趕去。

    他的確初來乍到,對附近的環境仍有點陌生。新的一切都需要時間適應,無論是人際關系,還是生活習慣。無論是誰,孤身一人在另一個國度,難免最初會感到寂寞和冰冷。

    只是一想到自己站在她曾經成長的土地,一切又變得溫柔起來。

    今年的他已經二十一歲了。如她所言,自她別后,他見過了更廣闊的世界,認識到了更多的人,得到了來自很多他人的善意與喜愛,他在俄羅斯的老師本來給予了他更優渥的機會,他卻還是選擇先到這個國度度過一年。

    說是鍛煉自己,其實也有一半的私心。這三年來,他明明能托自己爺爺的關系去找尋她的蹤跡,卻仍然未曾嘗試去打擾過記憶中的任何一個故人,只因為她在信中告訴她,若是她還在,必有一日會回來找到他,只是他等待那份遲到的回答已經太久了。

    一開始還因為恐懼最后的結局而龜縮于繭中,但是那份膽怯已經隨著時間的流逝逐漸趨近于平和,人總是要對過去的事情做個了斷,他不能一直自欺欺人。

    直到站在了這片土地上,他才發現自己所謂的心理準備是那么的不堪一擊,楊瀾和王貞的故居離他住的公寓不足半個小時的車程,他卻一次都不曾主動往那個方向走去,終日兩點一線地徘徊在劇場和住所之間。

    因為他知道,只要他不去叩響那個家門,她就能永遠地活在自己的記憶里,永遠活在他的臆想中,永遠活在他夢想的未來里。

    不知道結果,就還有可能性。沒有什么事情,比她能和自己在同一片藍天下呼吸更加重要了。

    說來真是奇怪。明明只是不足一年的短暫時光,在一個人的人生中占據的比例是那樣微小,是不是因為失去的遺憾實在太過刻骨銘心,才讓那份銘刻在他時間中的一幕變得如此彌足珍貴?

    身后的同伴呼喊了他一聲,陸朝從沉思中回過圣,連聲應好后從化妝桌前站了起來。今天舞團有一場演出,他只簽下了一年合約,并非常駐舞者,自然無法當上舞團的首席,但是他的能力足以讓他擔任重要的獨舞演員,按照時間來看,也快輪到他上場了。

    陸朝剛準備轉身離去,余光卻瞥見了鏡子中的自己。

    他猛然想起了六年前,她那晚帶他來這個劇場觀看演出前的那一日。那是他人生第一次打扮得那么正式而莊嚴,卻站在鏡子前自怨自艾,在心中將自己貶低到了塵埃里。

    那么現在的他呢?

    陸朝不禁抬起手,指尖和鏡中的自己相碰。

    那個記憶深處的男孩當時什么都沒有,唯一仰仗的就是她的愛憐。如今眼前的男人什么都有,唯一沒有的就是她注視他時溫柔的目光。

    一時他竟然不知道,到底哪一條路,才是他一直追逐向往的。

    化妝室門外的同伴再度大聲地呼喚了一聲他的名字。陸朝再度應了聲好,小心翼翼地從柜臺下取出一枚仍保留著當年光輝的領帶夾,用嘴唇親吻了它一下,再視若珍寶地將其放回了絨布中,收納起來,轉身走到了舞臺后方。

    那是她留給他為數不多的珍貴記憶之一,無論再怎么緊張的場合,只要看見它,就能回憶起她當時親手遞交給他的勇氣。

    屬于他的前奏響起,陸朝噙起微笑,擺好姿勢,如同一匹矯健的鹿一般,迎著光輝踏上了舞臺。

    聚光燈仍然是那樣的炫目,每次在初登場時都讓他不僅瞇起了雙眼,但是他很快地便適應了那份屬于他的光芒,鎮定地掃視了一眼全場。

    這是他的一點小習慣。明知道那短暫的準備時間不足以讓他逐一檢視所有觀眾,他卻還是幻想著有朝一日能在人海中看見她的面容。

    主旋律已經響起,陸朝遺憾地閉上了雙眼,進入了狀態。

    點地,旋轉……

    ——朝陽下的露水是世上最純粹干凈的事物

    踢腿,劃圈……

    ——只是停留的時間太過短暫了。

    蹬地,高跳……

    ——還沒有反應過來,它就隨著太陽的高升消逝了。

    舞曲在高潮后戛然而止,最后的動作完成,陸朝單膝半跪在地上,雙手抬起,高昂起頭,任由著汗水滴落在眼睛里,一邊喘氣,一邊朝所有觀眾致以自己感激的燦笑。

    雷霆般的掌聲響起。

    曾經的他站在觀眾席中朝舞臺上的人鼓掌,而現在掌聲和榮譽全部都歸屬于他。

    ——同樣的,記憶深處的那個男孩也永遠不會回來了。

    如今的他有在發光嗎?有在閃耀么?耀眼到她能看見他么?

    他下意識往第二層的包廂方向看去,那是那晚她曾帶他來到這個劇場時坐在的地方,每一次表演結束,他都會看向那里。

    只是視線實在太過模糊了。眼中承載的酸澀究竟是汗水還是淚水,陸朝根本分辨不清。他用力地眨了眨眼,在光暈中努力分辨那個方向的情景。

    然后——

    陸朝站起了身。

    隨后竟然在所有人的注視下翻身躍下了舞臺。

    不會有錯的。

    他不敢擦干凈眼中的淚水,一刻也不敢讓視線從那個方向挪開。

    那個身影。

    他不顧工作人員的阻攔,直奔向了通往二層的樓梯。

    他孤身一人等待了整整六年,傾盡一切只為了這一天的到來。

    越靠近那個包廂,腳步越來越緩慢。

    他站定在入口前,深呼吸一口氣,緩慢而堅定地邁出了步伐。

    站在看臺前的那個纖細而消瘦的背影轉過了身。

    ——朝露的確短暫易逝,但是沒有關系,等待第二天的晨曦再臨的時候,它仍然會承載著太陽的光輝,再度聚集在微風之中。

    回憶中的那個人真真切切地站在他觸手可及的地方,她逆著燈光,仰著頭望著他,略帶羞赧地笑了起來。

    “陸朝。”

    作者有話要說: 完結了!!!!!!

    終于!!!!

    完結了!!!!!

    是he!!!!!!!

    是這樣的,晞妹九死一生治好了病,但是中途卻沒好意思再去打擾陸朝的生活了,畢竟年齡差距那么大,她有自己的考量,但是沒有想到對方那么執著地跑來舊金山,于是決定見他一面。

    后面的故事就沒有什么好寫了,大概就是兩個人重新以另一重身份重新相處,陸朝會以一個男人的身份將晞妹追到手的don't worry。

    ————

    下一本開《全金打擊》,有興趣可以預收一下,但是風格仍然會完全不一樣,我不想寫重復的類型~但是全金打擊是我擅長的領域,應該會寫得挺好看的……吧?

    扔個文案:

    FULL METAL STRIKER

    CP:狂犬強襲者少年x他的忠犬管制官小姐

    雙汪組合,汪汪汪汪汪

    【我是的你的刀,我不需要你做我的刀鞘,我只需要你握著我的刀柄,我將為你劈開狂瀾,刺破黑夜,撕裂戰火。】

    ————

    人類創造的兵器,最終會摧毀人類自己。

    2028年,世界各地礦產資源在一夜之間不翼而飛。

    與此同時,在所有礦脈集中區的地方,本體未知的金屬巨樹拔地而起。

    近軌衛星全面失靈,所有二十一世紀后的軍工產物全部失控。

    攜帶的災害讓地面人口銳減到原先的百分之一,世界被重新洗牌。

    巨樹在不斷成長,人類可生存的范圍越來越小。

    二十二年后。

    北極圈,一艘從摩爾曼斯克駛向加拿大的貨船上,翎遇上了一個少年。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