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霸總他不想離婚 > 第51章 正文完結
    最大的悲哀莫過于心死。

    在聽到那一聲皮開肉綻的碰撞聲時, 顏致婼抄起葉庭生掉落在一旁的棍子, 往他身上一通亂砸。

    等到反應過來后,她看著自己滿手的血,還有倒在血泊里的葉庭生時,淚水嘩嘩地落下。

    重新撲回到封敘身上, 顏致婼捧起他的臉頰,企圖喚醒他。

    “封敘,封敘……”

    她的哭腔濃重, 整個人瑟瑟發抖著。

    從沒有那么害怕過, 就算是那一晚倒在冰冷的樓梯間,差點兒死去,她都沒有那么害怕。

    “封敘。”

    見喚不醒他,她嗚嗚地哭了起來。

    孱弱的肩頭因為哭泣而抖動著,又瘦又讓人心疼。

    工廠里沖進來許多的人, 將地上的葉庭生包圍起來。

    秦垣立馬叫緊隨而來的醫生來查看封敘的情況, 下一秒一拳打在被架起來的葉庭生腹部。

    男人一下一下極狠,但全部避開了要害,但能讓葉庭生有多痛就有多痛。

    剛剛外面的狙擊手們分別射中了他的左右肩胛骨,他身上的襯衫已經被鮮血染紅。

    可人的意識還無比清晰。

    “廢了他。”

    三個字音落,砰砰砰的又響起三槍。

    另一邊的醫生過來負責為他止血。

    這樣能很好地保證他像個廢人一樣活著。

    工廠里響起葉庭生痛苦的嘶喊聲。

    可是沒有一個人為他心疼, 他不配。

    在葉庭生忍著所有疼痛往口袋里撈遙控器的時候,秦垣直接一槍擊爆了他的手。

    “把他帶去公海,好生照顧。”

    最后兩個字,無比之狠厲。

    所有人都了解這個照顧的意思, 他們把他帶走,離開了碼頭。

    而這邊,顏致婼看著始終閉緊眼睛的封敘,不知道怎么辦才好。

    她捧住他的臉親了一口。

    “別丟下我封敘,別,你若是敢丟下我,我現在就過來陪你。”

    他們是一體的,自從小時候一起在廢棄工廠里相遇開始,他們就是一體的了。

    他是她的大哥哥,她是他的救命恩人。

    再之后,一切的分別都讓他們重新相遇,遇見那個變得更好的自己。

    這一次,封敘也不能丟下她。

    她將臉埋入他的懷里,哭得不能自已。

    而不知多久后,男人寬大的掌心順了順她的后腦勺。

    “傻瓜,我不會死的,我說過我要陪著你。”

    男人虛弱的聲音響起。

    顏致婼像是重拾希望那樣,兀的抬起頭,仔細確認這并不是他的回光返照后。

    偌大的淚珠滾滾落下,看著他滿是蒼白的臉,她又是心疼又是欣喜。

    忍不住用額頭頂著他,回應:“嗯,陪著我,一輩子陪著我。”

    醫生檢查過后,才發現男人身上沒有多大的傷口,剛剛暈過去的原因是被葉庭生揍了一拳,又為了救她用了些力氣,一時間沒撐住才暈的。

    而那一聲砰的聲音,是狙擊手射擊了葉庭生的聲音。

    還好……還好……

    差點,他就死了。

    ——

    那一次兩個女星被綁架的事情,仿佛在這華城的歷史上并沒有添下一筆。

    除了當事的一些人,誰都不知道曾發生過影響力如此巨大的事情。

    城市的一切還在繼續,只是少了一些人,也少了很多的毒瘤。

    遠在公海的一座小島上,有一家精神病院,里邊新進了一個人,叫做葉庭生。

    沒有人知道他來自哪里,但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一個手腳被廢的人。

    這個人將在世界上除去名字,只剩下醫院里的編號。

    他沒有親人,沒有名利,沒有了所有,只有一張冰冷的床與之相伴。

    而華城里,依舊為自己城市的發展沒有停下過腳步。

    顏致婼和林煙依舊為自己所飾演的角色而努力詮釋著。

    只不過只要家里那位沒事就會接她們下班,自己來不了,就派十幾個保鏢保駕護航。

    這樣的架勢,逐漸讓其他人對顏致婼和林煙的行為產生了詬病。

    不過林煙倒還好,畢竟是秦氏的夫人,再不滿,大家也不敢說什么。

    但對顏致婼顯然就沒有那么仁慈了,微博上論壇上都好,都是一陣的口誅筆伐,說這人的派頭太大,帶壞娛樂圈風氣。

    不過這樣一來,那些愛蹭熱度的人也開始蹭熱度,在微博上對顏致婼的行為一陣的冷嘲熱諷。

    說是沒見過這樣“敬業”的演員。

    顏致婼倒是不管這個。

    但護短的封敘卻是忍不住了。

    百年不用的微博直接艾特了蹭熱度蹭的最兇的人,一句:“我的人,有意見你可以和我當面談。”

    嚇得對方匆匆忙忙刪掉微博,安靜如雞了一個月,一個月后給ls送禮,給封家送禮,最后全被封敘丟了回去。

    再之后那位明星黑料被爆,代言全掉,粉絲全是水軍,最后,賠完了底褲還因為涉嫌洗錢進了大牢里。

    也由此,大家才發現顏致婼和封敘之間不正常的關系。

    有人說顏致婼被封敘包養了,有人說顏致婼的孩子是封敘的私生子,有人說顏致婼和封敘是親戚。

    但最后,都被男人一一否決。

    “我追的她,還沒追到,孩子是封氏繼承人。”

    于是很快有顏致婼的老粉在封敘的微博下留言,有支招怎么追顏致婼的,有大哭說不許追我女神的,有吃瓜看戲的。

    總之那幾天,微博幾乎平靜不了。

    而事件女主角還是安安心心拍戲。

    導演對她的作風在網上略有耳聞,但是現實中并沒有影響進度不是,倒也就沒有為難。

    還經常為顏致婼的完美詮釋而感到高興,慶幸自己是伯樂,找到了一匹潛力十足的千里馬。

    最后拍完戲。

    顏致婼背著大包小包回了家。

    回到玻璃房的時候,天色已經很晚了。

    她一開始以為封敘和封燚在大房子里睡覺,也就不想打擾他們,打算先睡一覺,明天早上再過去跟他們打招呼。

    但是一開燈,就發現封敘坐在沙發上。

    嚇了她一跳。

    “你怎么在這的,你不應該陪著封燚?”

    “那么晚了,封燚早睡了。”

    男人站起來,擁住她,嗅著她身上淡淡的柑橘香,心安得不得了。

    “怎么了,忽然那么粘我?”

    “婼婼,我被欺負了。”

    男人用著一本正經的表情說著委屈不已的話。

    顏致婼聽了很想笑:“喲,還有人敢欺負華城醋王的,是誰那么大的本事啊,說來聽聽那人怎么欺負你的。”

    “那人說我財大氣粗,不會好好珍惜你,那人說我蠻橫□□,你一定會不幸福,還說我未婚就敢讓你懷孕,肯定是個渣男,還說我配不上你。”

    哇,字字珠璣啊。

    “可是他說得沒錯啊。”顏致婼想了想,除了未婚懷孕有點兒偏頗外,其他都對得上。

    封敘氣一滯,一口咬在她的脖頸上,隨后細細地親吻。

    “最讓我覺得悲哀的是,他討伐我的,我全對你做過。我不知道該怎么彌補我過去的錯。”

    壞了,這人開始轉牛角尖了。

    顏致婼連忙轉移話題:“那個人是誰啊?”

    “婼婼的護花使者。”

    顏致婼先是愣了一愣,再接著想起了這是自己粉頭的微博名。

    于是噗嗤一聲笑出了聲:“那你最后怎么回復他的?”

    “我說……我這脾氣,你寵的。”

    男人的聲音顯得有點兒頭痛。

    顏致婼樂呵呵的捏了捏他的臉頰。

    “好啦,我寵的就我寵的好嗎。我要去洗漱洗漱,然后要睡了,您老呢先回去陪封燚,他要是醒來房間里沒人會哭的。”

    封敘卻沒有答應,抱著她,輕輕解開她的風衣外套,咬著她時說話含糊不清。

    “不管他,你先哄我,我現在很受傷。”

    一直到聽到這句話,顏致婼才發現他是在撒嬌。

    她大跌眼鏡,忍不住輕輕推推他:“哥哥,不要。”

    男人卻直接將她扛上了床。

    不要?

    不要也得要。

    他已經很久沒有開葷了,這一次,他不會輕易就放過她。

    ——

    男人一下又一下,在上方運動著。

    顏致婼忍不住嚶嚀的同時,雙腿輕輕架在他的勁腰上。

    破碎的聲音里憋出來一句話。

    “哥哥~嗯……你不是說,不喜歡在我的房間……啊……做這種事的嘛。”

    “有嗎?”

    男人沙啞地回應,聲音還帶了點喘息。

    “嗯,你還說,在我房間里做這種事,就像是……輕點,太重了。”

    “像是什么?”

    “野……野……合。”

    說完這兩個字,顏致婼臉頰一紅,扭過頭玉。

    男人低低笑著。

    “我反悔了,我收回這句話。”

    音落,男人繼續大力持續著自己的動作。

    憋了好久,顏致婼才憋出一句話:“……不要臉。”

    霧氣漸漸縈繞在玻璃上,蒙上一層的霧氣來玉。

    男人用著自己所有的熱情詮釋著自己有多不要臉。

    ——

    幾周后的一早,顏致婼一起來就被男人抱到了衣帽間,一件衣服一件衣服地穿好澤。

    確保不會受凍才放她出去,隨后再是給封燚穿。

    最后才輪到自己。

    等吃完早餐,三個人一起漫步在冬日的暖陽里,朝著醫院方向進發澤。

    封燚一手被爸爸牽著,一手被媽媽牽著,一會兒小跑著一會兒跳躍著,好不活潑。

    “爸爸,阿姨說媽媽懷了兩個弟弟是嗎?”

    封垣糾正:“不,是兩個妹妹。”

    顏致婼看著封垣在那胡謅瞎編,忍不住給他一棒子敲醒:“還沒照過b超呢澤。”

    封燚甜甜地問:“爸爸,你為什么喜歡妹妹呀?”

    封敘揉揉兒子的發:“你覺得,有兩個像媽媽一樣好看的妹妹,幸不幸福?”

    “幸福!”

    “爸爸擁有一個婼婼已經很幸福了,再來兩個那不就更幸福了?”

    “對哦!”

    “所以你要跟爸爸一起祈禱是兩個妹妹。”

    “好!”

    而顏致婼在一旁,偷偷地笑。

    這個理由,她給他一百昏。

    暖呼呼的日光,為一家三口的畫面融化了一層金邊,仿佛像是為他們撒下幸福的金粉。

    男人啞啞的調侃聲,女人嬌俏的笑聲,童稚的奶聲奶氣,時不時在清晨的街上響起,美好無比。

    作者有話要說: 可以預定番外了。

    明天先上三兄妹的番外。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