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你遲早栽我手里 > 第56章 完結篇,無番外
    五月一號, 微風不燥。

    林沛安一大早就起來洗頭洗澡刮胡子,衣服換了一套又一套,最后穿了一套偏休閑的白襯衣,看起來不會太嚴肅,又不失優雅穩重。

    他想給梁螢一種他很成熟,可以依靠的感覺。

    拾掇了兩個小時林沛安才出來,剛關上門又開門進來,翻找出古龍水往自己身上噴。

    照了照鏡子,感覺自己完美后, 林沛安終于滿意了。

    他先去了公司一趟,還有些事情要交代一下。

    林沛安本來長得就出眾,平時也引得公司里的小姑娘心生愛慕, 今天精心收拾過后更是讓人眼冒愛心。

    連林沛安的同學都調侃他今天是不是準備去結婚。

    林沛安笑而不語,卻又信心滿滿。

    ……

    他是中午回的棉城。

    林沛安先回了一趟林家, 在家里緊張兮兮地呆到下午,出門前問林奶奶:“奶奶, 我帥嗎?”

    林奶奶當即就恨不得找一本成語詞典來夸贊林沛安。

    林沛安今年二十六歲,不大不小的年紀,但林家從來沒催過他找女朋友,林沛安十分慶幸自己從小到大都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在成長,家里人什么事情都沒有太約束他。

    臨出門時, 林母喊住他。

    母子倆因為當年的事情冷戰過很長一段時間,但到底是親生母子,后來也和好如初了。

    此時林母給林沛安理了理衣領, 問他:“你是出去見當年那個女孩子吧?”

    林沛安微怔,沒有說話。

    林母帶著淺淺的笑意,說:“媽知道這么多年你一直不交女朋友都是因為她。”

    “媽,我……”

    林母搖搖頭,打斷林沛安的話,“你放心,我沒有責怪她的意思,我只是很高興,我兒子是個情深專一的男子漢。”

    林沛安放下心來。

    “沛安,媽是想告訴你,如果這次你們在一起了,希望你能保護好她,不要讓她受到任何傷害,不管怎樣爸媽都會支持你的。”

    林沛安笑了一下,說:“媽,謝謝你。”

    等人走了后,林母嘆了口氣,其實梁螢那孩子她暗中找人調查過,確實是個好孩子,只是她母親有些難纏,不過林沛安現在也長大了,這些事情都要讓他自己去處理。

    ……

    聚會的時間是七點,林沛安六點就到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同學父母的刻意安排,今天同學聚會的包廂竟然是當年高考結束后大家聚餐的包廂,里面的裝潢和布置都未變過。

    讓人很容易就想到當年高中的一些事情。

    林沛安進包廂的時候已經有幾個同學來了,他一進去大家就紛紛喊:“哎呀呀,班草來了!”

    “媽呀,林沛安你吃什么了?越長越帥,跟個大明星似的。”

    林沛安青春年少時性格飛揚,像這種話他一天要聽兩三遍,聽完后他還會特臭美地說:“沒辦法,哥哥我天生帥。”

    現在時隔八年,他早就收斂張揚,人也沉穩成熟起來,跟人客套地謙虛著。

    坐下后,林沛安心不在焉地跟大家說話,眼睛一個勁地往門口飄。

    人越來越多,林沛安卻始終沒等到他想要的那個身影。

    今天來了很多同學,但還有少部分不是到場,高雅琴和艾波都沒來。

    他們也許是因為當年的事情,但這些對于林沛安來說完全不重要。

    又等了片刻,門口始終毫無動靜。

    “她不是說來的嗎?怎么還沒來?”

    黎姚來得早,林沛安十分心機地把她喊過來坐在了自己邊上,這樣到時候梁螢來了后,他們可以打配合,讓黎姚假模假樣地找個借口跟梁螢換座位。

    聽見林沛安在問,黎姚也往門口張望,說:“她說會來的,應該快了吧。”

    話音剛落,包廂的門就被推開。

    來的人正是梁螢!

    林沛安這些年來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看梁螢,心情一時有些澎湃,頓時感覺兩只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擺才好。

    可還沒有激動兩秒,他發現跟梁螢一起走進來的還有一個人,是學習委員!

    梁螢跟學習委員挽著胳膊進來的!

    林沛安懵了,在座的各位也頓時嘩然。

    “媽呀,咱們的學習委員怎么跟梁螢在一起了?”

    “恭喜恭喜,真是郎才女貌啊。”

    “學習委員,快給大家伙兒分享一下你們是怎么在一起的?怎么當年在學校沒有動靜呢?”

    眾人一句接一句,說的梁螢臉都紅了,學習委員也憨厚地笑。

    林沛安感覺自己要死了,扭轉頭去看黎姚,語氣急切地低聲問:“你怎么沒告訴我她跟學習委員在一起了?”

    “我,我也不知道啊……”黎姚想了想,說,“大二的時候你不是讓我不要再告訴你關于梁螢的消息嗎?那段時間我聽她說學習委員經常聯系她,好像對她有意思……”

    “……黎姚,我真想殺了你。”

    黎姚委屈,“是你自己讓我不要告訴你的啊,后來梁螢沒有再跟我說過這茬,我也就沒有跟你說了……”

    林沛安聽不進去,特別想哭。

    他感覺這個世界真沒意思,自己總是和梁螢因為一些事情陰差陽錯地錯過,現在他本以為終于到了最正確的時間,可沒想到現實又給了他一記耳光。

    在大家熱情地邀請下,梁螢和學習委員剛好坐在了這一桌,而且他們正好跟林沛安的位置對著。

    所有人好像都不記得梁螢和林沛安過去的那一段,大家紛紛贊美梁螢和學習委員登對。

    學習委員不好意思,但也說:“我們下個月就要訂婚了,結婚的時候給大家發請帖,大家可都要來啊。”

    “你們這進展也真是太快了吧?”

    “對啊,都沒聽說你們什么時候在一起的,這居然就要訂婚結婚了。”

    梁螢羞澀一笑,輕聲細語地解釋:“我們相處八天就在一起了,愛情這種東西說來就來,以前不知道,現在才明白他跟我是最合適的人。”

    八天……

    他默默守候了八年還敵不過他們的八天。

    這話的每一個字都像是一把匕首,重重扎在林沛安的心上。

    他千瘡百孔,就那么盯著梁螢看。

    兩大桌人說著笑著,恭喜著。

    林沛安的心酸泛濫,失望落空,整個人就像是木了一樣,安安靜靜地坐在那里,一雙眼睛盯著梁螢,像是要鉆進她心里去。

    在所有人都歡歡喜喜,熱熱鬧鬧的時候。

    突然,林沛安猛地站起來,椅子因為他的動作而后移,與地面摩擦發出了刺耳的聲音。

    全部人的注意力一下子都被吸引過來,幾十雙眼睛不解地望著林沛安看。

    黎姚趕緊拽了林沛安一把,低聲問:“你沒事吧?”

    這也許是八年來梁螢正正經經地看林沛安的第一眼。

    林沛安早就知道她已經忘卻和自己的過去重新開始了新生活,雖然她大學四年國外兩年都沒有談過戀愛,但她早就不喜歡他了。

    可林沛安還是一直期待著,期待著在自己準備好的那一天與梁螢重逢,期待著能和梁螢重新開始。

    但,這一切都不可能了。

    大家心思各異,眼神來回在林沛安和梁螢身上看。

    也許是覺得林沛安一直這么盯著自己的女朋友看不好,學習委員咳嗽兩聲,送上笑意道:“林沛安,我和梁螢結婚的時候你可一定要來啊。”

    林沛安鼻酸,不言不語,走出了包廂。

    很快,黎姚便跟了出來。

    她看了林沛安一眼,安慰:“要不就算了,說實話,雖然這么多年你一直讓我告訴你梁螢的消息,但她從來都沒有問起過你,林沛安,已經過去八年了,你就放手吧。”

    林沛安閉了閉眼睛,再睜眼時,眼里多了幾分篤定,“我喜歡了她八年,等了她八年,那是因為我想和她一起過未來的八十年。不是還沒結婚么?我要去撬墻角,反正當年我林沛安就是個整天跟壞學生們在一起玩的人,什么壞事我都干得出來。”

    黎姚張了張嘴,卻又覺得說不出任何話來。

    “黎姚,你再幫我個忙。”

    “什么忙?”

    “幫我一起撬學習委員的墻角。”

    黎姚:“啊?”

    兩人在過道里站了會兒,一起進去。

    誰知剛推開門,林沛安就聽到梁螢在里頭帶著笑意地說:“我和他認識這么多年,感情來得也其實并不突然,只能說我們在一起的時間對了,其實你們別看他木訥,其實很多女孩子喜歡他的,不過我的墻角也不是那么好撬,誰來我都不怕,我這輩子只認定他。”

    一席話說的大家紛紛鼓掌說甜。

    梁螢還是跟過去一樣清瘦,不過長高了許多,可能因為懂得打扮,整個人看起來不僅僅是漂亮,還多了幾分氣質,唯一不變的是她笑起來還是那樣甜,眼神也一如初見時的清澈。

    所有人都在祝福梁螢和學習委員,連黎姚都忍不住鼓掌。

    林沛安積攢了多年的情緒和情感在這一瞬間爆發,他直接撥開旁邊的人,三兩步走到梁螢邊上,惡狠狠地沖她說:“我不準你跟別人在一起!”

    大家又都呆了。

    梁螢表情也錯愕,看了看林沛安,像是在回憶什么,而后恍然大悟一般,說:“你是林沛安同學呀,我剛才還在想怎么你突然就那么跑了,林沛安同學,這些年你過的還好嗎?”

    呵呵,林沛安同學。

    他等了八年,就等來了一句“你是林沛安同學”。

    梁螢不僅早就不喜歡他,不僅早就開始了新生活,還將他忘得一干二凈。

    他林沛安于她梁螢來說就是個匆匆的過客。

    林沛安沉重而緩慢地舒了一口氣,他眼里泛起霧氣,又不想讓任何人瞧見,抿唇轉身離開了。

    什么沉穩成熟,林沛安以為自己早就修煉得榮辱不驚,可一出現在梁螢面前,他又變回了當初那個沒風度的少年。

    林沛安甚至都不想對她說一句恭喜或祝福。

    他當年留不住她的人,現在挽不回她的心。

    一走出酒店林沛安便淚如雨下。

    他沿著小路往黑暗處走,不想讓任何人看見自己的脆弱和狼狽。

    林沛安覺得自己特別失敗,他八年前和八年后都栽在了梁螢手里,他真沒用,連個喜歡的女人都搞不定。

    小路沒什么人走,沿途有暈黃的路燈拉長了林沛安的影子。

    他走的跌跌撞撞,一點點哭自己的感情和希望。

    “林沛安啊,你就是個傻比你知道嗎,當年你是個笨蛋,現在你是個傻比,難怪人家不喜歡你,你活該啊!”

    林沛安哭著,突然又笑起來,歪歪斜斜走了一路,一屁股坐在路邊,望著遠處的一片漆黑,覺得跟自己未來的路一樣。

    他舒了一口氣,對著路燈撕心裂肺地唱:“抓不住愛情的我,總是眼睜睜看她溜走,世界上幸福的人到處有,為何不能算我一個……愛要越挫越勇,愛要肯定執著,每一個單身的人得看透,想愛就別怕傷痛……”

    聲音越來越哽咽,林沛安唱不下去了,垂著腦袋眼淚一個勁掉。

    沒隔多久,面前的燈光突然被擋住,他下意識便抬頭去看。

    因為那人背著光,自己又眼淚朦朧的,林沛安立刻去擦眼淚,這才看清站在自己面前的居然是梁螢。

    一瞬間,林沛安有些懵了。

    “是不是心酸又傷心絕望?”梁螢聲音輕輕地問他,卻又不等他回答,又兀自說,“當年我在安全通道外頭聽到你和高雅琴的對話時也是你現在的心情。”

    林沛安思緒復雜,沒敢接話,也不知道怎么接話。

    “這八年你讓黎姚事無巨細地讓她告訴你關于我的消息,大學四年天天跟蹤我卻不敢出現在我面前,你來法國找我,卻不敢上前跟我說話。你大一暑假跑到海城,在我家小區外頭坐了一整夜卻不敢告訴我。大四的那場畢業party,你拉著我的手卻跟我裝啞巴,林沛安,你是不是覺得你自己特聰明特偉大?”

    林沛安懵了,他臉上還有濕意,眼神卻有些震驚,結結巴巴地問:“你你你,你怎么,知道……”

    “因為早在你找黎姚的時候黎姚就把事情告訴了我,這八年的消息是我讓她告訴你的,你每次跟她說話她都截圖給我看。”

    林沛安:“……”

    “大一你來找我的時候,其實我從小區出來的時候就看到你了,我故意跟我表哥依依不舍,讓你體驗一下我當初的感受。大學四年你每一次跟蹤我其實我都知道,你大學的舍友阿威是我同班同學的男朋友,我讓他幫我監視你的一舉一動,你交了幾個女朋友,阿威都會告訴我。你來法國看到我的那次其實我也看到你了。”

    “你你……”林沛安早就震驚到說不出話了。

    這么多年,他一直以為黎姚是自己的“線人”,卻不知道原來黎姚是梁螢的“線人”,還有阿威……

    草,難怪他當年奇怪阿威對自己的事情為什么這么感興趣,什么都要問一問,他還一度以為阿威喜歡自己……

    我草……

    林沛安已經懵到沒法去思考了。

    “那你跟學習委員……”

    梁螢還是輕輕地講:“我跟學習委員是在演戲,不止是學習委員在配合我,同學們都在配合我,我們在群里說七點到,那是說給你聽的,其實我們五點鐘就來了。”

    林沛安瞠目結舌,覺得人生的大起大落真是來得太快。

    前幾分鐘他還撕心裂肺地痛哭,現在……現在他懵,懵的反應不過來。

    其實梁螢說話還是跟以前一樣,細聲細氣,給人一種文靜秀氣的感覺,可她說出來的話簡直就像是港片里的終極大佬,她精心布置了一場陷阱給他。

    林沛安簡直想給她跪下。

    “……你,你以前不是這樣的……”

    梁螢忽然輕輕笑,“是啊,那你還要不要繼續喜歡我?”

    這會兒林沛安不懵了,猛地起身將梁螢抱住,聲音雖哽咽卻也帶著劫后余生的喜悅,“我他媽,我他媽不喜歡你,老子愛你!”

    “好了,梁螢,剛才林老大從酒店出來到哭著唱單身情歌的畫面都已經錄下來了。”

    林沛安聽到這聲音連忙去看,居然是徐東。

    他又懵了。

    難怪剛才不見徐東,原來他媽的躲在外邊等著拍他的丑樣呢。

    “哦,對了,當年金丹告訴你們的事情徐東當天晚上就告訴我了,這幾年也是他告訴我關于你的消息。”

    “徐東,我草你大爺!”林沛安罵著就要對他動手。

    徐東連忙往邊上跑,“嫂子,趕緊管管啊。”

    又有人插話,“哎呀,反正你拍了林沛安的丑相,他要是敢揍你你就把視頻公布出去。”

    說話的是金丹。

    她身后還有很多同學。

    所以……

    剛才的一幕大家都看到了……??

    林沛安難得的臉紅,他尷尬極了,卻又抱著梁螢不撒手,生怕自己一撒手她就跑了。

    有人起哄,“林沛安,什么時候結婚啊?我們可都等著喝喜酒呢。”

    林沛安一聽,也沒空尷尬了,突然松開梁螢,單膝跪地,從兜里掏出一個盒子。

    這是他用開公司后賺的第一桶金買的。

    “哇,天啊……”眾人紛紛叫出聲。

    “螢火蟲,我所有的努力都是因為你,我想跟你一起生活余下的八十年,你能不能嫁給我?”

    其實林沛安來之前就已經想好了求婚的臺詞,可一會兒的時間他所知道的事情突然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他此時什么狗屁臺詞都記不起來了。

    “嫁給他,嫁給他!”

    梁螢故意說:“我先想想吧。”

    林沛安一聽,慌忙拿出鉆戒捉著她的手就把鉆戒套了上去。

    “我不管,反正你是我林沛安的老婆。”林沛安一瞬間無賴上身,將梁螢一摟,朝大家揮著手喊,“今天大家盡管吃,我請,到時候我跟螢火蟲結婚的時候大家早點來啊。”

    梁螢在他懷里抑制不住地笑。

    這個男人啊,裝得再像模像樣,可在她眼里還是當初的那個幼稚鬼。

    ——

    重逢的這一晚,林沛安和梁螢是在當初林沛安高中時住過的屋里度過的。

    本來他像當年那樣,給他找了睡衣,讓她睡在自己房里,結果梁螢看著他來了一句:“一起睡吧。”

    林沛安懵了,結結巴巴說不出一句話,臉紅著去洗了澡。

    等他進房間的時候梁螢已經上了床。

    他不可思議又小心翼翼地爬上床,生怕梁螢突然反悔。

    用被子蓋住自己好,林沛安又小心翼翼地來了一句:“我忘了買套。”

    結果梁螢十分嫌惡地看向他,“你有病啊,我說要干什么了嗎?你思想怎么還是這么齷齪?我剛才還看到了衣柜里有個盒子,里面放了個內衣和護墊,都是我的,林沛安,你簡直變態!”

    林沛安:“……”

    林沛安有些懵,也一句話都反駁不出來。

    按照他以前的性格,他早就不管不顧地撲上去了,不過他現在有些膽小,怕嚇著梁螢,怕梁螢跑了。

    本以為久別重逢應該有說不完的話,可隔了幾分鐘,梁螢說要睡覺了。

    林沛安還是有些懵。

    他盯著梁螢的背幾分鐘,靠過去輕輕摟住了她。

    下一秒,梁螢突然翻身過來也摟住了林沛安。

    這對于林沛安來說無疑是一種回應和號召,號召自己進行下一步。

    而且這懷里溫香軟玉的,他哪里還忍得住。

    林沛安先吻的梁螢,梁螢也立刻回吻她。

    后來不知道怎么的,兩人身上的衣服都沒了。

    仿佛電火雷鳴間,該發生的一切就發生了。

    梁螢有些疼,又記起一事,連忙說:“你去買那個。”

    林沛安不去,他恨不得死在梁螢身上。

    “不買就不行。”

    可林沛安是誰?

    他壓抑了八年多,又秉承著一見到梁螢就忍不住好色的風格,再加上他現在急切的渴望能快點娶了梁螢,并且他又能力對梁螢負責,所以用鉆研了多年小黃片得出的方法,成功將梁螢制伏。

    一場情|事結束,林沛安沒盡興卻也感覺人生圓滿了。

    “你現在也得下去給我買藥。”梁螢氣若游絲。

    林沛安囂張起來,“買屁,早點懷上更好。”

    梁螢悶聲笑,拽他的頭發:“你是不是怕我跑了呀?”

    這話讓林沛安心里有些酸澀,緩聲道:“我覺得自己像個傻比一樣,自己悲傷春秋了這么多年,真他媽是在浪費時間,扯著你的衣服看看項鏈在不在,然后就地把你按倒解決,說不定我們孩子都會打醬油了。”

    梁螢的脖子上還帶著當初他送給她項鏈,他當時花了自己兩年的壓歲錢三萬多買的,卻騙梁螢只要幾百,沒想到這么多年了,她一直戴著沒有取下來過。

    “滾。”梁螢翻了個身,卻問,“你知道我為什么這些年遲遲不主動見你嗎?”

    “為什么?”林沛安特別想知道。

    “我時常在想你過去對我說的一句話,你說我們都太小了,無法掌握自己的生活,沒法保護身邊的人,也不能去為自己做的事情承擔后果和責任,在大學包括在國外留學的時候我們彼此分開經歷了那么多,也許都意識到自己還是深深愛著對方,但始終缺少一點。”

    “缺少什么?”

    “如果大學的時候我們又在一起了,可外面的世界更精彩,誘惑也更多,我們會遇到的問題就不單單是高中時的那樣了,而且我不覺得那個時候的我和你比高中時成熟多少,我怕出了事后我們再也不能和好了。”

    梁螢往后微仰望著林沛安,“而且我們光憑愛不夠,還要為了對方去努力讓自己更優秀,因為愛很簡單,但是為了對方而去努力很難,努力的過程中會遇到很多困難,如果那時候我們還能去愛彼此,那以后還會有什么能打敗我們呢?”

    林沛安默,摟緊梁螢,問她:“我丈母娘現在怎么樣了?”

    “剛跟我爸離婚的那年過得特別艱難,我上大學后便一門心思全撲在了鋪子上,現在鋪子里請了兩個工人,她就收下錢點點貨,晚上出去跳跳舞,過得也還算愜意,也許是生活方式變了,脾氣也沒有以前那么沖了。”

    梁螢說著頓了頓,又道:“我爸跟阿卓的媽媽生了個女兒,前兩年我爸跑回來要跟我媽復婚,我媽拿洗腳水把他潑出去了,阿卓媽媽肩不能抗手不能提,遇到客人嗓門大一點就嚇得要哭,什么事情都要我爸來,我雖然恨他,可看到他頭上的白頭發,又覺得心酸。”

    對于這件事林沛安每每回憶起那保安說的話都特別心疼,此時他緊緊摟著人,道:“螢火蟲,我以后一定會好好照顧你和我們未來的孩子,不讓你們受一丁點委屈。”

    “可我媽還有你爸媽都還沒同意呢。”

    林沛安信心滿滿,他哪里還是當初那個什么都擺不平的十八歲少年?

    其實過了這么多年,林沛安周圍的人都認為他是個成熟穩重冷靜的人,但他骨子里還為梁螢保留著當年的血性。

    而梁螢,她下了一手好棋,簡直像個終極大BOSS,可在林沛安這里,她還是一如從前,思想簡單,性子平淡,還有一股倔犟和勇氣。

    八年改變了很多,但當兩個人相對時,卻發現其實什么都沒改變。

    ——

    第二天梁螢就領著林沛安去了自己家。

    早上的時候梁螢已經給梁母打過電話,說要帶男朋友回家吃飯,梁母可樂壞了,鋪子都沒去,起大早去買了好多菜。

    這會兒林沛安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站在梁螢家門口,忽然有些慫了。

    “你說咱媽看到我會不會先給我一個耳刮子啊?”

    梁螢笑,“怎么?你怕了?”

    林沛安點頭,“要不我先回去?”

    “林沛安,你睡了我就不想負責了嗎?”

    林沛安差點笑死,“看來你是離不開我了,這回就算是被咱媽打死我也要求她把你嫁給我!”

    梁螢不理他,敲門。

    門很快就打開了,梁母喜氣洋洋地開門,一瞧見林沛安,整個人都愣住了,呆了幾秒,笑意全無,冷冰冰地道:“怎么是你?”

    梁螢趕緊道:“媽,他現在是我男朋友。”

    林沛安已經做好了挨打的準備,誰知道梁母雖板著臉很不高興,卻轉身走了進去,并未關門。

    梁螢趕緊拉著林沛安往里走。

    等進屋后林沛安才恭恭敬敬地送上禮物,說:“媽,冒昧來訪,希望您不要生氣,這是給您買的一點小小心意。”

    “誰是你媽!”

    林沛安反應過來自己是心急喊快了,連忙改口:“對不起,伯母……”

    梁母冷著臉不理他。

    “媽,飯熟了嗎?”

    梁母干脆往沙發上一坐,一邊換臺一邊沒好氣地說:“要吃自己去做!”

    林沛安忙接話:“伯母,你先休息,我來做。”

    他說完就往廚房鉆,力求表現。

    可林家大少爺粥都不會煮,哪里會做飯。

    幸好梁螢跟進來,她做飯,林沛安幫她打下手。

    客廳里電視機在放,林沛安壓低聲音偷偷說:“我好緊張呀,比高考還要緊張。”

    梁螢手腳快,很快就把余下的菜炒好了,林沛安一碟碟往外端。

    最后梁螢讓他去喊梁母吃飯。

    林沛安膽顫心驚,走過去小心翼翼地喊:“伯母,吃飯了。”

    梁母壓根不理他,起身徑直往飯廳走去。

    飯吃到一半,林沛安忍不住,說:“伯母,我跟梁螢這么多年了您也知道,所以漂亮話我也不多說,我是真心想娶她,希望今年就把事情辦了,不過還需要您老人家同意。”

    “誰讓吃飯說話了!”梁母語氣不好,突然吼了一句,將林沛安嚇了一跳。

    梁螢正欲說話,兩人卻又聽到梁母說:“吃完飯再說,我告訴你,這房子車子彩禮可都不能少。”

    林沛安呆了兩秒,繼而狂喜。

    這這這……這是同意了?

    他此時簡直想跳起來喊萬歲,霎那間覺得梁母真是又漂亮又有氣質。

    “伯母,你多吃點這個,這個吃了對皮膚好,我有個朋友在法國工作,下次我讓她帶點適合您的保養品回來,你平時喜歡什么盡管跟我開口,不用找梁螢了。”林沛安十分殷勤。

    而出乎意料的是,梁母居然還不冷不熱地“嗯”了一聲。

    這可把林沛安激動壞了。

    后來。

    直到林沛安和梁螢結婚的那一天,林沛安突發奇想地問梁母:“為什么您當年那么反對,最后卻還是同意了呢?”

    他永遠忘不了梁母對他說:“你以為當年你來找阿螢在我家小區對面坐了一晚上是誰給你送的小電風扇?我是不喜歡你,但我的心也是肉長的,我也是個母親,這些年我一直在后悔自己當初沒有好好照顧阿螢,不過現在有你照顧她,我也是放心的,這么多年來證明我當初對你那么偏激是錯的,我向你道歉。”

    人活到五十多歲能看透很多東西,特別是她經歷了離婚這件事情。

    林沛安忙說:“媽,您沒錯,那時候我跟梁螢都太小了,要不是這幾年的分開,我們也不會像現在這樣珍惜彼此。”

    有些話說開后,感情都會更近一步。

    ——

    林沛安婚后的生活簡直可以用甜如蜜來形容。

    他除了必要的應酬,每天都會按時回家,在外頭碰上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要往家里帶。

    好吃的是給梁螢的,好玩的是給他女兒的。

    這天他買了一個小鴨子游泳圈,準備晚上跟女兒一起泡澡。

    誰知回家后跟梁螢說了后梁螢斷然拒絕了他。

    林沛安連忙問:“為什么?!”

    梁螢對此解釋,“女兒兩歲了,你得給她培養一個不能跟異性洗澡的觀念,我今天給她上課了,小褲子和小背心下面的肉肉誰都不準碰,要是她不樂意,就算是媽媽也不可以碰,她學得挺快的,你可別瞎添亂。”

    “可我是她老子!”林沛安完全接受不了不能跟自己女兒泡澡,他簡直要崩潰了!

    “老子又怎樣?反正男的就是不行,以后我單獨給她洗,你就別進去了。”

    “我要跟我女兒一起洗澡澡!玩小黃鴨!”

    梁螢不理他發瘋,說:“你可以跟你兒子一起洗澡。”

    林沛安絕望,“可他在你肚子里,還要六個月才能出來。”

    “那你就等著。”

    林沛安簡直氣得飯都吃不下。

    不過氣歸氣,到開飯時,他還是樂顛顛地給女兒系上小圍兜,將她抱上兒童座椅,又把她的小腦袋捧著親了好幾口后才將飯放在她的小桌子上。

    女兒兩歲了,自己吃飯能吃得全身都是,不過現在勺子是拿穩了,林沛安十分欣慰。

    “告訴爸爸,想吃什么菜菜?”

    小姑娘奶聲奶氣地用勺子指,“又又!”

    林沛安十分高興,梁螢卻有些苦惱。

    她這個女兒有些小胖啊。

    本身自己就有很有肉肉了還喜歡吃肉肉,偏偏平時他們說好養孩子的規矩在林沛安這里完全立不住,孩子想吃什么,林沛安恨不得下一秒就捧到她面前,一點都不含糊。

    所以小姑娘跟爸爸比較親,每天到時間了自己就坐在玄關那里等著林沛安下門,乖巧得很。

    家里玩具堆成山,林沛安就跟看不見一樣,看到什么都想買買買。

    梁螢打也打過了,罵也罵過了,林沛安每次都發誓下次一定聽老婆的,結果小姑娘一扁嘴他就犯了毛病。

    梁螢氣到最后也不氣了,索性已經有了個胖閨女,希望接下來肚子里的小子能瘦一點,跟林沛安一樣又高又瘦最好。

    她現在都不敢吃太多吃太好,生怕再來個胖小子。

    洗過澡,喝了牛奶后,林沛安哄睡了小姑娘,癩皮狗一樣地上床往梁螢身邊靠。

    “老婆,今天漲奶嗎?要不要我幫你處理一下?”

    梁螢拍開他的手,“你滾。”

    林沛安已經好幾個月沒那個什么了,心里癢癢的,手指在梁螢肚子上畫圈圈,有意無意地暗示。

    梁螢看書正看得起勁,還把書捧到林沛安面前,“你看見沒有,不能孩子說什么就給什么,到時候養成了驕縱的性格我跟你拼命。”

    “放心吧,你老公有分寸,上次我媽過來胖妞還把自己最愛的小蛋糕分給我媽吃呢,我胖閨女懂事得很,當然了,主要是我老婆性格好。”

    梁螢笑,林沛安將她手里的書扔了,軟磨硬泡地來了一次。

    在梁螢臨睡朦朧之際,突然聽到林沛安問自己:“螢火蟲,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梁螢以為是什么感性的問題,清醒了一些,結果林沛安一臉期待地問她:“我的幾把是不是特別大?”

    “啪——”

    梁螢一巴掌蓋在了林沛安的臉上。

    ……

    我很愛你,你色我愛,幼稚我愛,只要是你,不管多久,都愛。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