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掌上明珠 > 第32章 平淡是真三
    冬天里的第一場雪兩家算互相正式見面, 定了日子。

    過年的時候,這次宋易也很順利地留在了家里過年。雖然爸爸依舊諸般挑剔, 但嘴上不說, 心里還是把他當女婿對待的。

    媽媽偷偷告訴憫之, 說其實陸季行對宋易很滿意。

    然后憫之莫名就覺得很開心,一段感情被祝福是件很幸福的事。

    今年過年家里沒有那么多人,但依舊還是很熱鬧。

    憫之還半夜溜到宋易房間送吃的, 結果被他困著不讓走,憫之心驚膽戰的, 生怕媽媽去她房間找她。

    她后半夜爬窗回了自己房間, 翻來覆去睡不著, 第二天頂著熊貓眼來回晃, 宋易還嘲笑她晚上不知道做什么,熬成這個樣子。媽媽跟宋易同仇敵愾地數落她,叫她不要晚上總是看手機。

    她找了機會, 偷偷把宋易打成了豬頭。

    他去她房間看過她的閨房,嘲笑她是個大齡兒童,提著她的小狐貍睡衣嘖嘖了兩聲。躺在她五米長三米寬的巨形玩偶上玩她的哨笛, 那個玩偶超級大的,憫之很大的臥室都因為它變得狹小了, 那個玩偶坐高三米多, 直頂到天花板。宋易一□□的個子靠上去竟還有點兒委屈。

    沒錯, 他又長高了, 馬上要突破一九零了。

    那么高杵在那里, 憫之都和他演變成最萌身高差了。

    她明明沒那么矮的,放在女孩子中間,怎么著也算是中等身高,將近一六五呢,整整比他矮了二十多公分。

    她站在那里剛剛好到他下巴,親他都要踮著腳。

    過分,真的過分。都那么高了,那讓他長,她從十八歲往后就沒怎么長個子了。

    唯一一點好處,大約是宋易能輕易夠到她夠不到地東西,她可以指使他去拿書架上最高一層的書,逛超市的時候再也不擔心貨架高層有她拿不到的東西了。

    還有啊,可以玩爬高游戲。

    過完年。

    去領證那天是個大晴天,早上憫之起床后,媽媽給她煮了兩顆紅雞蛋,然后在雞蛋上畫了喜字和愛心。

    大哥哥給她領口別了個胸針,二哥哥在她包上掛了個毛絨絨的松鼠尾巴吊墜,思思表姐的禮物前一天已經寄了過來,是她親手做的香薰蠟燭,她自己提純的香精,據說有催.情的作用,憫之一臉驚恐地把蠟燭放在了抽屜深處,藏起來,像做了什么壞事一樣。

    明明一個成年人了,思思表姐都開始跟她科普情·趣小玩具了。她還跟中學生一樣,第一反應永遠是藏還有躲,過很久才反應過來,啊,大大方方就可以了啊!

    這可能是另外一種她反射弧比較長的佐證。

    出門的時候宋易已經在家門口,倚著車,一直在整理袖子。

    憫之過去幫他把扣子系好了,“你什么時候來了啊,怎么不打個電話給我?”

    宋易笑了笑,捏她下巴殼子,“剛來,打電話干什么,你總會出來的。”

    憫之撇撇嘴,“你還挺自信。”

    民政局很多人,看來今天是個好日子。

    憫之和宋易過年前就去做了常規體檢還有專項體檢,所以婚檢就不用做了。

    拿了號,排隊等著。

    憫之和宋易帶了戶口本、身份證、復印件、合照、一寸免冠照……她再三確認過,沒有漏帶東西,然后就開始東張西望。

    大多是年輕情侶,還有來辦離婚登記的,最厲害的,還有一對兒抱著孩子來的,據說是生了寶寶沒辦法上戶口,才想起來辦結婚證。

    憫之很好奇,“產檢建卡的時候不會很麻煩嗎?寶寶出生證明也不好辦吧?”

    媽媽尤嘉的朋友很多都是醫生,在一起聊天的時候,經常會聊到很奇葩的事。

    比如拿錯診斷書的呀以為自己得了絕癥,把所有錢都拿去買股票,結果賺了百來萬,喜滋滋馬上又買了幾千股,結果沒多久賠到眼睛發綠。心情大起大落,然后真的急性心梗,差點兒沒搶救過來。

    比如什么懷孕了產檢建卡,結果雙方還沒領證結婚,一看,年齡才十八九歲。

    比如臨產了,生在自己家的,生完自己剪的臍帶,自己給寶寶洗的澡,到了三歲還沒打過疫苗,上幼兒園入園的時候要疫苗證明,才知道要打疫苗,哭喪著臉求醫生想想辦法,醫生看著孩子,只感嘆這孩子能好好長大不容易。

    憫之有時候覺得跟聽故事似的。

    其實大多是普通甚至窮困人家,雖然醫療保障提高了,很多普通人家,在醫療衛生方面,還是有很多盲點。部分是資金原因,也有很大一部分是觀念問題。

    宋易掰著她的腦袋掰到自己這邊兒來,“就你瞎操心。”

    憫之沖他吐舌頭。

    終于輪到了他們,工作人員推了表過來讓他們填,憫之拿著筆莫名緊張,每個空都要看好幾遍才能下筆,宋易寫完還有空嘲笑她,“別緊張,大家都是第一次。”

    憫之偷偷踩他腳,抹著脖子叫他閉嘴。

    填完了,拿去蓋章,刷刷刷地,工作人員迅速得很,結婚證很快就拿到手了。

    新鮮出爐,還帶著機器燙印的熱度。

    小姐姐沖他們禮貌一笑,“恭喜宋先生,宋太太。新婚快樂。”

    宋易笑著說謝謝。

    很得意。

    宣誓,拍照留念。

    流程很簡單。

    出來的時候,宋易把結婚證收了起來,“婚禮籌備外婆外公和奶奶說他們來籌備,媽媽和舅媽幫忙。我一糙老爺們兒,就不搶這個活兒了,有什么要我做的,吩咐我就好了。”他親了親憫之的臉頰,“謝謝你老婆,你有很好的家人,以后我也有了。”

    憫之舔舔嘴唇,不知怎么先笑了。

    他特別喜歡亂叫她,什么寶寶,寶貝兒,親愛的,小心肝兒,老婆……

    這次聽著,卻有那么點兒不同。

    過完年,就又是一年過去,日子過得快得讓人措手不及。

    憫之最后和老師確認了論文題目,繼肖斯塔科維奇的弦樂四重奏技法分析、算法分析與復合作曲、作曲民族化與現代化相結合的探究……等等被老師一斃再斃后,憫之最終確定了論文方向為電影配樂……額,好像也沒有好多少。

    不過好在,終于是確定下來了。

    憫之最愛的是007系列的配樂,對一些印度啊土耳其電影的音樂也很喜歡,用一句很俗的話來說,就是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比較好的配樂,除了緊貼電影本身,大多都有民族特色。

    論文比她想象要順利許多,二改后就順利通過了,就等畢業答辯。

    然后憫之又開始思考以后的就業了。

    憫之鋼琴十級,她說以后畢業了找不到工作就去當個鋼琴老師好了,她脾氣很好,倒也很適合。

    周圍很多人都早早有了規劃,或者繼續深造,或者已經簽約教育機構,有厲害的同級生,已經開始給知名音樂人作曲了。當然除了一點點運氣,更多的是實力和天分,羨慕不來的。

    憫之向來是個不會規劃自身的人,說得好聽叫順其自然佛系人生,說得不好聽叫沒有大的追求,她挺喜歡作曲的,但大環境本來就不好就業,爸爸的朋友倒是問過要不要幫忙介紹,她還是不太敢去禍害人家,謙虛地拒絕了。

    臨畢業的時候,有師姐的工作室邀請她加入,是一家專門給電影配樂的小團隊,規模不大,但是實力不錯,去年配的一部電影得了獎,還提名了最佳配樂,雖然最后沒有拿到獎項,也已經算是很不錯的榮譽了。

    憫之有一點點疑惑,作為每年期末作品音樂會上都會坑隊的存在,師姐不知道看上了她什么,而且憫之被不止一次吐槽過兒童作曲風格,雖然每次她都極具樂觀主義精神地自我調侃:大道至簡!

    但這并不能掩蓋她在創作上的缺陷。

    師姐非常真誠地告訴她,“因為你爸爸是陸季行……當然,你的創作力我也是欣賞的,雖然不夠復雜精妙,但簡單舒服,這在某些方面來說,也是一種天賦技能。”

    憫之:“……”

    果然她還是要出門靠父母。

    但是……

    但是也沒什么不好的。

    “那你千萬不要給我開我能力以外的工資,我會有負罪感的。”

    “放心,我倒是想給你開,但也得有錢讓我揮霍啊!”

    “……謝謝師姐的真誠。”

    “感恩師妹的慷慨。”

    于是憫之有了第一份看起來接得相當兒戲的工作。

    臨畢業的時候,各種招聘會花樣百出,大家撒簡歷跟天女撒花似的,出國的老神在在安然不動,簽約了的喜滋滋坐看畢業大潮洶涌,偶爾眼紅一下那些找到更好工作的人,至今還沒有著落的,慢慢就有了焦慮感。

    憫之在這種緊張的氛圍中平淡地度過了答辯和畢業典禮。偶爾緊張一下即將到來的婚禮和蜜月。

    據說蜜月期受孕率特別高。

    憫之也不確定自己要不要這么早要孩子。

    她想了想,倒也沒什么不好的。

    那就順其自然吧!順其自然就好。

    畢業典禮那天來了很多人,那天全校開放,音樂學院和隔壁學院一起舉辦畢業典禮,作為很重要的一個日子,陸季行當然是要陪女兒的,然后很多人是來看陸季行的。

    憫之很淡定地被人圍觀著,畢竟這種事從小到大都習慣了,每次爸爸和大哥哥出門總是要被圍觀的。

    憫之穿著學士服拍照留念,和寧寧一起合照,和爸爸媽媽合照,和一些不是很熟的朋友合照,和……宋易一起合照。

    宋易送了憫之一大束花,憫之捧著,被很多人調侃,空氣中都漂浮著一股甜膩膩的味道。

    周喬和陸一鳴也來湊熱鬧,說要感受一下青春的氣息。

    青春的氣息是什么樣的憫之倒是不知道,她只知道今天天很熱,太陽老大老大,她只聞到土地被燒焦的味道。

    但是即便是這樣的天氣,大家也都很開心,開心的同時夾雜著幾分對未來的憧憬和離別的愁緒。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大型分手季。

    對于很多情侶來說這是一道清晰的坎,或者修成正果,或者一拍兩散。

    憫之和宋易算是修成正果的。

    其實他們兩個是最不被看好的一對兒,憫之那么單純,宋易這個人看起來又不是個善茬。憫之那種家庭,誰娶都是高攀,宋易更是高攀到不行,他那樣的人,可以稱之為后生可畏,前途無量,但目前來看,的確是不夠格,差距太大,在一起多累啊!喜歡憫之的多了去,沒幾個敢追的,大多也是因為她的家庭,被眾星捧月寵大的小公主,要風要雨要星星要月亮都可以的人,這談起戀愛來,壓力也是大得很。

    現在聽說陸憫之要嫁給宋易,女孩子各個惋惜,男生各個懊悔,恨自己怎么就沒主動一點。看來陸憫之對另一半要求也不是太高啊!

    畢業后第二周就是婚禮。

    之前宋易說要換房子,最后是舅舅挑了一套房子送他們做婚房。

    頂層的復式公寓,八百來平。

    媽媽整天都在吐槽她哥哥是土大款,但舅舅土大款當得很開心。

    錢多,沒地兒使,舅舅又不是愛揮霍的性格,也沒有不良嗜好,家里就思思表姐一個孩子,除此之外,最愛的就是自己這個外甥女憫之,花多少錢他都覺得值得。

    憫之虛心接受了,好孩子是不會讓長輩不順心的。

    但憫之每天都在琢磨著賣房賺錢。比較慫,不敢。然后還要承擔高額的保潔費用,高額的物業費水電費。

    那個天頂游泳池更過分,換一次水都是天價。

    賣又不能賣,日常維護又昂貴,憫之有時暗戳戳地懷疑舅舅是故意的,這樣他們就不能偷懶不工作了。

    畢竟家里有錢是家里的,嫁了人,憫之肯定是不會伸手問家里要錢了,陪嫁帶了多少錢,花完算事,宋易那樣的性格,即便岳父岳母家里的有一百個礦,他也不愿意去過多仰仗,偶爾討點兒便利他倒也不會扭捏,但大的方向上,他還是傾向于靠自己。

    這大約也是陸季行和尤靖遠欣賞他的地方,該軟時軟,該硬時硬。

    婚禮在度假別墅舉行,去了好多好多的人,宋易這邊人很少,周喬陸一鳴這些死黨,還有一些公司上的合作伙伴。

    憫之這邊人就多了,舅舅舅媽一脈,爸爸媽媽一脈,七大姑八大姨,外公外婆還有奶奶,單單是老人家下頭的兩輩,聚起來都夠可怕。

    憫之老早就畫完新娘妝待在房間里,宋易來迎她,伴娘寧寧啊李靜啊這些人堵在門口不讓他進,嚷著要他表演單手俯臥撐。

    給他喝放了芥末和辣椒水的可樂,讓他唱“我的小寶貝”,讀什么九十條□□,跳兔子舞……

    憫之都快看不下去了,小聲說,“差不多好了。”

    寧寧斜了她一眼,“瞧,這就心疼了!”

    宋易隔著窗子叫她,神秘兮兮地說:“老婆你過來一下。”

    憫之提著裙擺走了過去。

    她今天真漂亮,精致得像是童話王國里走出來的公主,宋易抬手觸了下她的臉。

    “再靠近點兒~”

    然后宋易直接跳窗進來把憫之抱了出去。

    周喬和陸一鳴還在宣誓,一邊莫名其妙宋易那崽子結婚,他們宣個鳥誓,一邊字正腔圓地朗誦著。

    然后看見宋易把新娘子抱走了,各自愣了愣,然后歡呼了一聲,對著寧寧和李靜兩個女魔頭吹了聲口哨,得意地擺擺手,“啊,妹妹再見!”

    兩個伴娘氣得跺腳,罵憫之立場不堅定,背叛黨背叛組織。

    憫之聽見風聲,陽光從頭頂灑下來,一抬頭宋易在笑,好像搶到了全世界。

    憫之聽見他的心跳,還有呼吸聲。

    她也笑了。

    跑了好遠,宋易終于把憫之放下來。

    他彎腰看她,側頭親她臉頰。

    像親吻一件舉世無雙的珍寶。

    這個寶貝,從此就歸他所有了。

    要細心愛護,要溫柔以待。

    他說:“憫之,你記得吧!我發過誓,我會一輩子對你好的。”

    也曾荒唐事,但諾言都是真的,一顆心從來沒變過。

    憫之勾了勾他的小指,她揚起頭,額上皇冠璀璨如星辰,她眉眼輕輕彎起來,“我也會一輩子對你好的。”

    宋易沒忍住,笑場了。

    憫之哼了他一聲。

    大豬蹄子。

    浪漫是不可能浪漫的,這輩子都不可能浪漫的。

    宋易捧著她的臉,面上仍帶著笑意,“老婆我錯了。”

    “哦,你錯哪兒了?”

    “你說錯哪兒就錯哪兒了,回去跪搓衣板跪遙控器還是跪榴蓮你隨便挑。”

    憫之噗嗤一聲笑了,“你有病啊!”

    “對啊,你有藥。”

    (正文完)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