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為她瘋狂 > 第72章
    去西京醫院的路上,阮巧容不忘提醒蘇苒給郁牞多買點水果和補品。

    再怎么說,去年她們從蘇家搬出來的時候,只有郁牞好心收留她們。

    這份恩情,不能忘。

    對于郁牞,不用阮巧容提醒,蘇苒也知道該怎么做,所以到醫院的時候,就去旁邊的精品超市買了一大籃水果和補充骨骼鈣質的營養品。

    拎著大堆的補品上住院部。

    病房很安靜,只有護工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陪他。

    蘇苒和阮巧容進去,郁牞看到是她們,眼神瞬間就晃了一下,但很快就黯淡下去,恢復到平靜。

    好像,他還是在抱有一絲絲幻想,幻想她會看上他。

    現實……已經不可能。

    他和她之間以后即便見面,也永遠隔開了一條不可逾越的河流。

    “郁牞,這段時間感覺怎么樣?”阮巧容先走過去,關心的問道。

    郁牞朝阮巧容微微笑著:“挺好,醫生說再過一個月,我就能下來走走。”

    “這就好,這就好。”郁牞沒事就好,不然她真的罪過太多。

    “郁牞,我給你削個梨。”旁邊,一直不知道該找什么話題的蘇苒,覺得如果一直站著不說話,挺不好,想想還是替他削個梨。

    郁牞聞言看向她,這么長時間沒見,她的氣色看起來很好,沒瘦也沒狀態不佳,看起來,那個男人應該沒虧待她,想到這,郁牞的唇角淡淡不著痕跡地失笑了下,現在這樣或許也挺好,她過的好比什么都好,反正他永遠都看不得她受一點委屈。

    隨即,輕輕應道:“哦,好,謝謝。”

    蘇苒拆開水果籃,從里面拿出一只脆皮梨,去衛生間沖洗干凈,再拿刀開始一點點削皮,阮巧容繼續陪郁牞說話。

    時不時叮囑郁牞要多吃飯,早點恢復。

    而他們聊天的整個過程,蘇苒只低著腦袋削梨,削完,將梨遞給郁牞,郁牞看了眼她手里的梨,沉默了會,伸手接過,低頭開始吃起來。

    梨很甜。

    但甜歸甜好像總不是味。

    就好像苦苦的。

    終于啃了三口后,郁牞開口:“蘇苒,以后我們還是朋友對嗎?”

    “是。”蘇苒沒猶豫,直接回道。

    以前他們是朋友,現在也是,未來更是。

    除非他不愿意把她當朋友。

    “好。”郁牞笑了笑,繼續低頭吃梨。

    還是朋友,那就好。

    過后,蘇苒和阮巧容在郁牞病房陪他待了很久,臨走前,靳澤處理完公司的事過來,兩個男人第一次這么直接面對面,蘇苒怕靳澤會對郁牞做點什么,特意解釋了一番,其實靳澤根本沒想動郁牞。

    要動他,早之前就動了。

    他過來就是陪著蘇苒。

    靳澤沒生氣,蘇苒這才松口氣。

    接下來的日子又恢復從前。

    備考……嗯……還有靳澤日常的‘索要攻勢’。

    蘇苒不再接觸拍戲,就不需要吃藥,懷孕這種事也就變成順其自然。

    只是她自己不會去特意注意,她的心思全在復習備考上。

    以致復習到都忘了自己大姨媽沒來好久都不知道。

    還是某天早上,阮巧容收拾完客廳,忽然想起來最近蘇苒沒有食欲的狀態,關心地問了一句正靠在沙發上看書的人:“小苒,你最近怎么不喜歡吃飯了?平時再不餓,你都要吃一小碗的,現在你連一口米飯都不吃,光喝粥,營養跟不上。”

    蘇苒對懷孕沒什么經驗,主要她沒有正常的孕吐反應,所以沒當回事地回道:“我吃不進飯。”

    “胃口不好嗎?你想吃什么,我給你做?”

    “嗯,也不知道為什么,最近什么也不想吃,就想喝點清淡的粥。”飯不想吃,菜也不想吃,油膩的東西更不想碰。

    一碰就反胃。

    “要不要去醫院看看?會不會腸胃不好?”阮巧容看她沒有孕吐等反應,一時也沒往懷孕這個事上想。

    “沒事的,可能最近備考太緊張,我食欲不好。”

    阮巧容勸不動她去醫院看看,怕她腸胃真的不好,到時候落下病根,等靳澤回來的時候,就把蘇苒這幾天吃不進飯的事偷偷告訴了他。

    想讓他陪蘇苒去醫院一趟。

    靳澤現在很寶貝蘇苒,聽阮巧容這么說,衣服都沒換,拖著她去醫院做檢查。

    剛開始掛的腸胃科,腸胃科的醫生只問了蘇苒一些癥狀,就趕緊讓他們轉婦產科。

    到婦產科掛號,做B超。

    拿到B超單的時候,醫生看了上面的數據,直接就笑著恭喜她,懷了雙胞胎。

    雙胞胎,就是說不止懷了一個,是兩個。

    從婦產科門診出來的時候,等著男士止步區的男人看她捏著單子,臉上表情有點‘怪怪’,以為有什么問題?

    準備拿她手里的單子看看。

    蘇苒沒等他拿單子,當著門診走道來來往往那么多人的面,直接就抱住他,把腦袋埋到他胸口,聲音微微顫著說:“靳澤,你要當爸爸了。”

    被她抱著的男人,先是一愣,隨即才反應過來,然后頭一次像所有要當爸爸的男人一樣,控制不住欣喜地說:“真的?”

    “嗯。”

    “明天我就帶你回家。”

    “靳澤……”

    “嗯?”

    “2個。”

    靳澤:“什么2個?”

    “雙胞胎。”蘇苒仰著臉,笑著跟他報備,靳澤又是一愣然后突地一陣沉默,心里如有無數小浪花開始沸騰起來,過了幾秒,在蘇苒沒防備中,彎腰將她橫抱起來,唇角揚起,“原來,我這么厲害。”

    蘇苒:……

    為什么這么驚喜的一件事從他嘴里說出來就有點‘變味’了呢?

    ……

    蘇苒懷了雙胞胎的消息隔天就由靳澤傳回溫榆河畔。

    靳老太太得知后,也沒多去懷疑她懷孕的月份對不對,樂得馬上就吩咐巧姐去聘請最好的營養師、育嬰師到靳家照顧蘇苒。

    溫怡沒反對老太太大動干戈請人但也沒什么表示。

    更沒有像準婆婆聽到這個喜訊后該有的開心。

    整個人看起來就像隔離在這件事外的陌生人一樣。

    老太太要她試著接受蘇苒,她只能做到嘗試。

    真正接受的話,還是需要時間。

    至于蘇家那邊,蘇老太在知道蘇苒懷孕住進靳家,氣的一口氣差點沒上來,跌跌撞撞想去靳家看看虛實,沒走到門口,突發腦溢血,整個人就摔倒在地,動彈不得。

    秦佳韻回來后發現送到醫院。

    但送來的時候有點晚,就算經過極力搶救,蘇老太這輩子只能躺在床上,再也站不起來。

    蘇苒搬回靳家的這天天氣特別好。

    原本她還有點擔心靳老太太會不待見她,結果卻出乎她意料。

    靳家除了溫怡借故身體不舒服,沒有出來接她,老太太、靳菀都親自到門口等著她。

    尤其是靳菀,一年多沒見蘇苒,看她過來,想也沒想就跑去抱她,仰著小臉,開心地說:“蘇老師……哦,不對不對,我該叫你二嫂嫂了,嘿嘿,二嫂嫂以后你可以天天和我玩了。”以前,她來當她老師的時候,她就喜歡和她出去玩。

    旁邊靳老太太看她毛毛躁躁抱著蘇苒,生怕碰到她肚子里的寶寶,慎怪道:“菀菀小心些,別碰著你二嫂,她現在懷著孕。”

    靳菀自然懂這里的輕重,趕緊松開蘇苒,繼續笑著說:“二嫂嫂,我以后是寶寶的小姑姑嗎?”

    “嗯。”蘇苒笑著點頭。

    “那太好了,以后我要給他們買好多好多玩具還有漂亮的裙子。”

    靳菀說得認真,靳老太太忍不住就笑了,“難得我們菀菀這么懂事,真是長大了。”頓了頓,就對蘇苒說:“快跟我們進屋,別站著了。”

    蘇苒看著老太太,點點頭。

    別墅二樓朝南北方向的臥室窗前,溫怡站在窗邊,看著外面,臉上始終沒什么表情。

    唯一的表情是在樓下圍著的人散開后才沉沉嘆了口氣。

    轉身,睡回自己的床上。

    現在人都進了家門,她這個做婆婆的是不是也該適當放下些心結呢?

    而別墅二樓另一側房間,同樣站在窗邊的柳芠,整個人呆呆愣愣地看著樓下那個男人一副寵妻奴姿態地貼心站在她身旁呵護模樣,心口徹底涼到谷底。

    她真的沒戲了。

    本來她還天真的以為陪他去國外出差,在工作上無時無刻關心他,他總會喜歡上自己的。

    她真的錯了。

    她一點戲都沒有。

    從小就沒有。

    她真傻,小時候就該知道的。

    那會他對她和靳菀根本沒什么差別,純粹是妹妹。

    沒有像電視里那樣,會在半夜去她房間找她,也沒有在她放學路上接她。

    更沒有正眼看過她。

    而她卻傻傻地等著他。

    真傻。

    ……

    回客廳路上,靳澤先進去放她和阮巧容的行李,蘇苒乖乖跟在老太太身后,快走到臺階處時,終于還是忍不住輕輕對老太太說:“老太太,以前的事對不起。”

    靳老太太聽見,微微停了停,回頭看向她,說:“以前的事,我們靳家也沒遭什么大的損失,就讓它過去,以后你只要本本分分和我們阿澤好好在一起,我就懶得計較,如果你還想做點什么……那就……”后面的話,靳老太太沒說完,蘇苒已經先說了:“我會和他好好在一起。”

    “這樣最好。”她現在也不奢望什么門當戶對了,靳家不差錢也不缺門第,只要她的阿澤過的幸福就行。

    這天底下,沒什么比一家人幸幸福福、健健康康在一起過一生更好的事。

    靳老太太不計較以前的事,蘇苒的心理負擔稍稍減輕了些,除了……她未來婆婆溫怡,似乎對她還是挺冷淡外,靳家上上下下所有人對她格外的客氣和討好。

    不過,溫怡冷淡她,她也知道,她和吳海瓊是很好的姐妹。

    吳海瓊因為她的翻案,現在判了無期,她對她冷淡,她理解。

    所以,只要在家里碰上溫怡,蘇苒都是盡量不去招惹她。

    只是,蘇苒可能不知道,溫怡雖然對她冷淡。

    但并不會傷害她。

    甚至還保護過她一次。

    那次,蘇苒下樓去找靳澤,從樓梯往下走的時候,沒留意后面赤著腳跟下來的柳芠,等走到第三個臺階時,柳芠伸手要去推她下樓,溫怡也剛好要下樓,看見后瞬間就揪住了柳芠。

    整個過程,因為沒發出聲音,所以蘇苒沒察覺,安然無恙地繼續下樓去找靳澤。

    樓上,柳芠失手被溫怡揪到二樓走廊,嚇到立刻就低下頭不敢吱聲。

    溫怡看了她一眼,二話不說,抬手重重甩了她一巴掌,聲音不怒自威:“這一巴掌是告訴你,她不是你隨便可以動的人,你動她等于動我們靳家,另外,馬上搬出去靳家,你現在在阿澤公司的薪水不薄,支付一點房租,綽綽有余,要是賴著不走,你也知道我的手段,送你進局里也不是費勁的事。”不喜歡蘇苒歸不喜歡,但她現在是靳家的人了。

    她不可能不管。

    溫怡的威嚴,柳芠一向都是懼怕,捂著臉,什么話也不敢說,只管點點頭。

    她不想進局子。

    這一個小插曲,蘇苒一直都不知道,直到很久以后,等蘇苒生完孩子和溫怡關系慢慢緩解,她才發現溫怡這個婆婆,冷淡你的時候,真的會讓你自覺退避三舍,但她要是真想護著你或者疼你的時候,比誰都對你好。

    日子就這樣在靳家一天天消磨而過,春去秋來,蘇苒的肚子漸漸隆起。

    因為懷了雙胞胎,蘇苒的肚子比一般孕婦大很多,圓滾滾,蘇苒自己看著都怕,倒是靳澤卻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對她的孕肚‘愛不釋手’。

    每次工作回來,第一件事,就是去摸摸她的肚子。

    摸完還不忘親親她的肚子,親完就摟著她,一起靠到床上,說:“這兩個小家伙霸占你太久時間了。”

    蘇苒往他懷里蹭蹭,有點好笑:“你吃自己孩子的醋?”

    “嗯。”他只是很長時間沒有擁有她,所以從骨子里想。

    靳澤承認的這么直接,蘇苒直接就翻臉抱怨:“哪有你這樣的?”

    靳澤看她要翻臉,立馬說:“我隨口說說的,你們三個以后都是我這輩子最重要的人。”說完,就捏起她的臉,重重吻了下去,“會比我的命都重要。”

    “其實,你也是我最重要的人。”

    生生世世,都是。

    (正文完)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