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他的小溫暖 > 第107章
    對于莫思源這個突如其來的求婚, 桑暖自然感到大為不愿,自己夢想中的求婚方式, 那應當是像偶像劇中一般十分驚喜浪漫的,怎能是就在醫院的小病房中就倉促解決?

    可是直到知道自己已經懷了孕,桑暖終于忍不住痛聲哀嚎, 直控訴莫思源太過狡猾奸詐,只故意等著這一刻, 好用最經濟實惠的方式就百分百保證能將他完整的吃掉。

    于是,在原本就已經忙碌無比的腳步中, 忽然間又多出了一件令人繁忙的事宜——

    婚禮。

    莫思源是不想將婚禮辦在冬天的,其一是因為桑暖目前還懷著寶寶, 他擔憂一整場繁雜的婚禮辦下來, 對她而言會太過吃不消;其二便是桑暖夢想中的婚禮是戶外西式,如果辦在冬天,那么便注定只能將婚禮辦在室內, 恐怕她會太過失望。

    于是兩家人互相一商量,最終決定先讓兩人領過了結婚證,等到孩子平安誕生, 再補辦婚禮宴席, 如果他們愿意再多等一等, 說不準還能趕上讓小寶寶做花童。

    便這么稀里糊涂的, 桑暖的名字就這么飄到了莫家的戶口頁上。

    她想了很長時間,也沒能想明白,自己怎么就突然變成了一個有夫之婦。

    但是很快。桑暖就發現, 有婦之夫的生活似乎有種意想不到的好。

    許是因為經歷過了這一次的暈倒事件,莫思源極擔憂她會再有類似得情況出現,所以不由分說,強行令她退租了城中村的房租,搬來公寓和他一起同住。不僅如此,他特意批準了她半個月的帶病休假,允許她將部分工作拿回家中完成,但工作時間與生物鐘有他的嚴格監督,倒逐漸真的令她的生物鐘健康過來。

    那段日子的莫思源卻異常的忙碌,除了要解決D-King內部的各種問題,還要經常抽空往公寓跑,為她變著花樣地制作各種營養餐。他承包了家里所有的家務,甚至連最普通的掃地都不許她做。桑暖整日閑著無聊,整個人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白胖了不少。

    整個十二月,似乎真的非常的忙。

    “BLOVES”的初版設計稿已經正式通過了,D-King已經正式起版,準備年后的第一批上市與推行;

    莫老正式請律師擬函,將自己與已故前任總裁莫安名下的大部分股權轉移至莫思源的名下,莫思源正式加入D-King董事會方;

    莫思源被任命為D-King新一任的執行總裁,正式的任命的新聞發布會被定在了當月的月底。工作交接相較緊迫,莫思源每天的節奏都極為的快,無數文件進來輸出,幾近焦頭爛額;

    以及,“JDE”大賽正式到來。

    ……

    “JDE”的新人賽相對正式賽而言較為寬松,海選只需和參賽人員郵寄設計稿件,通知通過后進入復賽。復賽由主辦方命題,在有限時間內當場進行設計稿件,最終擇出前十強,進行最后的決賽。

    這段時間窩在家里,因有莫思源的輔導,桑暖初復兩賽都進行得十分順利。決賽當天賽委會與電視臺、各大網播平臺等聯合,現場進行賽場錄制轉播,場面轟動熱烈。

    決賽的當天,恰巧是莫思源的總裁任命的新聞發布會。

    沒有辦法趕去現場,莫思源當天一大早起來,便一直在哄慰她。

    “別生氣。”雙手環抱著她,他輕輕在她耳邊低笑,“等回頭,我請你吃大餐補償。”

    “我才不稀罕!”桑暖撇嘴,一臉悶悶不樂的神色,說著還伸手往他胸口軟綿綿地捶了一拳。

    “乖。”他微笑,輕點了下她的鼻尖,額頭抵著她的額輕蹭,“我也沒辦法,回頭任你罰,好不好?”

    桑暖抿唇,盡管不愿,也只好勉強作罷,只能悶聲問:“真的?”

    “嗯。”莫思源點頭。

    “那好吧。”頓了一頓,桑暖嘆了一口氣,“那……如果你那邊結束的早,一定要趕過來!就算是翹班也要趕過來!”

    “好。”他笑了,輕揉了揉她的頭發。

    目光一垂,手掌又微撫上她的小腹,柔聲說:“那你們也小心些。”

    臉頰微燙,桑暖點點頭,心尖溫柔。

    ……

    “JDE”決賽的正式開場時間是下午兩點,這一次的場時,無疑與之前幾次相比最復雜,時間也最久。賽場上的十位新人選手,首先要根據命題進行現場的底稿制作,由現場觀眾選擇出最優的八位進行晉級,然后,所晉級的八名選手被分別抽簽選出一稿未完成的制作稿,在一定的時間,對未完成的稿件進行修補修繕。

    最終晉級的三名選手,擇現場進行無命題任意設計,從中投票擇選出此次賽度的最終冠亞季軍。

    宋緹這一天都要陪莫思源出席D-King內部的發布會,所以只有洛思斯伴著洛母和張姨,親自護送桑暖到達了比賽現場。除此之外,桑爸桑媽與雅馨丁小野得知消息,特意在這一天上午乘飛機趕來瀝川,來現場觀看這場國際比賽的決賽。

    中午一點,所有晉級決賽的新人選手統一被送到電視臺后臺,了解比賽規則與上妝。

    下午兩點,電視臺舞臺前所有的彩色燈光依次全亮,主持人走上舞臺,宣告第十七屆“JDE”國際珠寶設計大獎賽新人組中國場決賽正式開場。

    與此同時,D-King大樓B座,總裁任命新聞發布會開始。

    莫思源靜靜走上臺,底下的閃光燈閃耀成海。

    ……

    這一屆新人組的決賽所邀請的評委皆是在國際上都赫然有名的設計師,除卻幾位資歷較深的設計大師外,景芷媗也處在評委組的行列,看見自己手下的林茵與桑暖全部順利走上決賽的賽場,她不禁大感欣慰,隔著大半的舞臺對著兩人微笑。

    十名選手依次亮相。

    比賽正式開始。

    第一輪的命題作圖是由一位資深的英國設計師瑪莎夫人命題,決定以“鎖”為題,令選手在半個小時內現場進行線稿創作。這對桑暖而言并不苦難,只略一思酌,設計了一款形似鏈式的項鏈,成功晉級八強行列。

    第二輪,桑暖所抽中的是美國某知名品牌設計師曾備案淘汰而未完成的一稿設計圖——“靈”。整款設計稿以黃水晶、黃寶石、黃鉆為載體,勾勒出一只揚翅欲飛的蝴蝶,只是由于設計整體的線條固而冷硬,使視覺感官上看似并不討好。

    桑暖將蝶翅的尾端改造成逐漸消散、以碎晶點綴的方式,加強蝴蝶整體的飄逸感,又在蝴蝶蝶身的中央,用52顆細小的白鉆,形成兩個相依相偎的舞者,增強了作品整體的柔和。

    然而設計稿在大屏幕上完全展出的一瞬間,評委組中卻略微出現了一些異議。

    盡管桑暖此次所修繕的作品理念與成稿效果較好,但是卻有評委執意認為,她此次在蝶尾的碎鉆所分散的漸變配色上卻具有缺憾,令作品整體依舊不是十分完美。另有人卻覺這作品整體新穎別致,雖還存在少許的問題,但對于一個初出茅廬的新人設計師而言已是十分難得,應對晉級五強備選。

    場面僵滯了一會兒,桑暖恰恰整整以第五名的分數晉級入五強。眼看著與第六名只差0.02分的細微分差,臺下的洛思斯與桑爸桑媽等人的心臟都幾乎要跳出來。

    比賽到了最關鍵的最后一輪。

    最后一輪,一個小時之內,選手無命題無禁忌自由發揮,再依次進行作品的闡述,由評委直接打分擇出關亞季軍。

    ……

    舞臺之上,五強選手各自占有舞臺的一角,爭分奪秒地埋頭畫著各自的圖稿。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

    D-King新聞發布會上,莫思源站在臺上,對著臺下的閃光燈,從容地回答著記者一個又一個接踵而來的問題。

    他時不時悄悄低頭看一看手表,表情微默,胸口有一點悄然的緊張。

    ……

    直到時間已到,幾名選手紛紛落下筆,將作品統一交至導演組手中,后臺快速將每個人的作品進行掃描,依照晉級順序投至大屏幕上。

    幾個選手按照順序,一一從后臺走上舞臺前方,闡述作品創作理念。

    ……

    輪到桑暖即將上臺,時間已經是半個小時之后,前面幾個人的作品或是華麗繁復,或是風格獨特,或多或少,都得到了評委組的夸耀與贊賞。

    臺上排行第四的選手慢慢走下臺,主持人已經對眾宣告第五位晉級者上場。

    “好的感謝我們的第四位晉級者劉璐為我們帶來的視覺盛宴,下面有請我們的第五位晉級者——桑暖,上臺來闡述自己作品的創作理念,有請選手桑暖上臺!”

    桑暖卻似乎大為心不在焉,緊攥著手機,目光一直在微信置頂的那個對話框上停留,時不時眺向觀眾臺。

    還沒來……

    他還沒有來……

    后臺編導已經再次催促,桑暖胡亂應了一聲,將手機匆匆丟進衣服口袋,慢慢走上舞臺。

    臺下響起一片掌聲。

    看見桑暖逐漸走出來,觀眾席上,洛思斯與雅馨丁小野幾人異常興奮,拼了命似的搖動著手中的拍掌神器,大聲歡呼。

    向著眾人鞠了一躬,桑暖接過主持人遞來的話筒,微笑說:“大家好,各位評委老師好,我是桑暖。”

    嘩——

    “阿暖!”

    “阿暖!阿暖!”臺下丁小野他們幾個瞬間叫得更歡了,場上掌聲雷動。

    舞臺上無數的燈光灑在她的身上,將她整個人托開一層光芒。

    努力壓下了心底的緊張,桑暖深緩了一口氣,對著后臺的控制屏幕的編導點了點頭,向著臺前一溜評委笑說:“還請各位評委老師過目,這個,就是這次比賽,我所設計的珠寶產品。”

    她說著向旁輕側,身后的LED屏上立刻現出了一張完整的設計圖稿。

    畫面出現的瞬間。

    臺下的觀眾席中卻忽然泛起一陣或驚或訝的嘩然——

    大屏幕中顯現出的,是一枚看似簡單的項鏈墜。總體以灰銀、白水晶、白鉆為材質,雕琢成兩個像云似霧似的圖形,白水晶與白鉆鑲嵌其中,看著就仿佛是陰云之下暈開的一滴滴雨滴,小巧而精致。

    只是……

    沒有色彩。

    整個設計圖中從上至下,沒有任何的除黑白外其他的色彩。

    臺下的評委似乎也有些怔愕,一時間面面相覷著互相談議起來。

    景芷媗眉目微蹙,主動捏住了話筒,凝聲問:“這幅畫稿,你是沒有畫完嗎?”

    “不是。”

    誰知桑暖卻只是微笑著搖搖頭,目光輕輕向眾評委身上一掃,誠懇說:“還請各位評委老師,各位觀眾稍安勿躁,希望大家能給我一點時間,讓我可以將這個作品理念闡述完全。”

    場上的嘩響聲忽然弱了一瞬。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齊齊落在她的身上。

    輕輕緩沉下了一口氣,桑暖鼓了鼓氣,向眾人微笑。

    “其實,今天,有一個對我很重要的人,他因為各種原因,沒能來到現場。這個作品,是我為他所做的。”

    她的話語透過話筒在整個賽場演播廳現場的音響中傳出,清晰回蕩著。

    “我給它取名——‘別人家的孩子’。”

    ……

    “別人家的孩子?”

    “別人家的孩子……”

    她話音剛落,臺下立刻又大覺趣味一般,泛起一陣議潮。

    觀眾席的方向,雅馨丁小野與桑爸桑媽他們似乎已經意料到了什么,神情不禁微微地一頓。

    景芷媗也似乎微怔,對著話筒,下意識地脫口而出,“‘別人家的孩子’?”表情意味難明。

    “對。”桑暖點頭,視線靜靜自整個賽場上看過,話語真摯而輕柔。

    “我不知道,在你們小的時候,你們的生活里,是不是有過這樣的一個人存在。‘他’很優秀,很漂亮,考試永遠都是第一名;‘他’的人緣很好,似乎無論是你的父母,你身邊朋友,你的鄰居大媽,甚至是你們家養的寵物,都十分喜歡‘他’;‘他’是所有人口中你的榜樣,好像只要是‘他’做的事,就全部都是對的,你天生就要跟‘他’學習;‘他’可男可女,可能是真實存在的,也可能只不過是別人虛構的。這個‘他’,一般我們管他叫做,別人家的小孩……”

    整個場上一片安靜。

    靜靜地笑一笑,桑暖的腦海中似乎勾勒起一個少年的美好輪廓,回頭望了一眼屏幕上的設計稿,緩聲說:“但是,在我小時候的生活里,我的身邊,就有這樣的一個人。”

    ……

    “我有一個朋友,他因為種種特殊的因素,在我很小的時候,就一直住在我們家。我們的童年,是相連在一起的。但是說實在話,從我認識他開始,我就非常非常的討厭他!不是因為別的,就是因為,他就是我們家里那個,名副其實的‘別人家的小孩’。”

    “不瞞你們說。”胸膛鼓起一陣堅決的勇氣,她的目光靜靜從評委席上慢慢掃過,“其實,作為一名珠寶設計師,我有一個很致命的缺點,誰都不知道。”

    視線最終落在景芷媗的臉上,桑暖微微舉手,對她輕笑,“我有色弱。”

    轟——

    這話一出,仿若是一枚平地而起的流彈在場上突然炸開,驚起一陣喧潮。

    臺下,雅馨和丁小野瞬間深吸了一口氣;洛思斯驚愕地睜大了眼眸;桑爸桑媽有些擔憂地蹙起眉。

    景芷媗的面色徒然一凜。

    周圍的其他評委更是驚駭不已,覷視著議論紛紛。

    桑暖卻表現得十分平常坦然,看著底下那些人驚駭難明的反應,直等到臺下的議論聲逐漸弱了,才再次平靜開口。

    “看吧,你們也覺得很意外,是不是?”

    她輕輕笑著,眼睛微微瞇成一彎小小的月牙,聲音溫和。

    “其實小時候的我就是這樣的,不只是色弱。我從小就個子不高,大概初中的時候吧,還像個小學生一樣;長得不漂亮,一丟在人堆里,就找都找不著了;成績不好,除了學習,什么都愿意做,每次考試,總是班級倒數,偏偏還愛做夢,總覺得自己和別人不一樣……”

    “可是我家里那個‘別人家的小孩’呢?”

    頓了頓,她輕嘆了一口氣,閉眼回想了一下。

    “他和我完全不一樣,他是真的和普通人不同。他從小就高高帥帥的,那時候,只要是他在公交站口等車,旁邊總會有好多小女孩對著他偷笑;他學習成績好,考試總是第一名,高考那一年,甚至還拿到了我們家那個小城的市狀元;他還會畫畫,無論素描、彩描、水彩、水粉……他都能駕輕就熟;他很現實,永遠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然后就奔往著自己的目標去不斷努力,等目標完成了,就再奔往下一個目標,好像永遠都走在所有人的前方……”

    “所以……”睜開眼,她忍不住笑了一下,用調侃的語氣說道:“你們能想象得到,當我家里有一個高高帥帥、又優秀又會畫畫的學霸站在我這個又矮又丑又色弱的爛學渣面前,對我來說,我成天面對的,是種怎樣的噩了夢嗎?”

    臺下的人們轟然笑了,場上的氣氛驀然輕松下了許多。

    評委席中的評委也有些忍俊不禁,十分好奇地紛紛看著她,似乎饒有興趣。

    笑了一會兒,桑暖唇角的弧度漸漸消失了,回身向眾人指了一下屏幕上的線稿,“所以,你們現在所看到的這個作品,其實說實話,就是那個時候的我的心情——陰云密布,大雨傾盆。”

    “……”

    演播廳內,倏然一片寧靜。

    無數道目光看著臺上那個小小的影子,再不同于方才的怪異與疑忌,表情凝肅。

    ……

    “不過。”可就在這時,臺上的桑暖卻忽然又露出一絲俏皮的笑容,對著眾人喜洋洋道:“你們以為這就完了嗎?”

    眾人一愕,不禁感到似乎被她調戲了般,又微微好奇起來。

    輕舒了一口氣,桑暖說道:“說實話,小的時候,我的確一直很討厭很討厭他,但是我不得不承認,很多時候,我都必須要感謝他。你們一定很奇怪吧,我明明是個色弱,為什么今天搖身一變,竟能變成了一個每天都要和色彩打交道的珠寶設計師了?這對你們來說,是不是也覺得,十分不可思議?”

    整個賽場雅雀無聲。

    評委席里,已經有評委微微揚眉,性意盎然地盯著她。

    桑暖微笑,說:“你們沒有猜錯,就是源于他。”

    神思似乎飄忽到很久很久以前的時光里。

    她微低了低眸,盯著舞臺光潔地面上反射出的燈光碎片。

    “我初中的時候,真的是特別特別喜愛畫畫,可是因為色弱,在當時所有人都嘲笑我,都勸我,讓我放棄,讓我不要做這些無用功的事情。可即便是那么多人都認為我不行,只有他和一個學長,從來沒有嘲笑過我。”

    “……”

    “那個學長告訴我說,有些事情,并不是天生注定的,就好像貝多芬和海倫,聾人也可以彈鋼琴,盲人也可以寫書,所以即便我是色弱,我也一定可以畫畫。而他更直接,他教會我揚長避短,教會我比例結構,教會我如何去完成一幅畫作……不僅如此,他還曾告訴過我他的夢想,不是別的,正是做一名出色的珠寶設計師……”

    評委席上。

    景芷媗的目光驟然凝固,震驚地盯著她。

    思源的夢想……是珠寶設計師……

    所以,阿暖才會……

    所以她是為了……

    臺上的桑暖默嘆,輕輕抬起頭。

    “現在,這么多年過去了,因為種種原因,他無法像我一樣,可以肆無忌憚地拿起畫筆,可以做一名真正的設計師。但我真的要非常感謝他,是因為有他的鼓勵、幫助、和引導才能讓今天的我,成為了一名珠寶設計師。”

    “我無法否認,我當初是真的討厭過他,但是現在,我卻突然覺得,其實有的時候,‘別人家的孩子’的存在,也不僅僅只是為了烘托我有多么無奈與普通,最起碼的,他會是我的一個追尋目標。我甚至可以不用去想我該怎么做,怎么做是對的,仿佛只要一直跟他的引導往前走,去追尋他的腳步,我就一直是進步的。他可以讓我可以不斷的去更努力,讓我去變成更好的我自己。等有一天,我停下腳步往后看的時候,才發現,誒?原來我已經走了這么久,我已經……早就超過了原來的我自己了……”

    “所以——”

    深呼吸了一口氣,她視線一瞥,向著后臺的編導輕微點了下頭,同時回身指向大屏幕,“我所創作的‘別人家的孩子’,還有這樣的一副面孔——”

    隨著她的話音落下——

    大屏幕上,方才那個陰云密雨的設計圖突然一切,又倏地變成了另一幕——

    就在那陰云密雨的背面,兩朵緊扣的灰云竟可以活動拉開,而雨霧之中,方才那一面鑲嵌著雨滴鉆石的底托,背面竟嵌合著數枚五彩的寶石:鴿血紅、橙石榴石、黃水晶、祖母綠、碧璽……共同組成一道繽紛的彩虹。

    嘩——

    整個觀眾席中,一陣驚訝的驚呼聲驟然傳來。

    無數觀眾睜大了眼睛,甚至有些已忍不住,瞬間站起身。

    沒能想到一個普通的項鏈墜其中竟還會藏著玄機,那一行評委席上的評委,也不禁微微感到震訝。

    從容面對著眾人,桑暖平靜微笑道:“我打算以銀、或鉑金作為這個項墜的載體,它的連片云的左右,都有一處環扣可以供項墜翻面,云體可以拉開,正面嵌以鉆石或水晶,充作云下雨滴,反面則嵌以碧璽等多彩寶石,可看作雨后的彩虹。我的創造理念,便是我這些年,對于這位‘別人家的孩子’的心情,有過爭吵,有過眼淚,但也有過溫暖和快樂。我想,不管以前,我們之前有過多少陰雨,總有一天,雨后,會有彩虹……”

    靜了靜,她又長舒一口氣,“另外,我也有一句話,很想對他說……”

    直接面對向最鄰近自己的那一臺攝影機,桑暖有些羞怯地抿了抿唇角,又微笑。

    “莫思源……”

    她說道:“我很慶幸,曾經,你會寄住我們家,我會認識你;也很感謝,會再碰見你……”

    “其實,你一直不知道的是……其實,珠寶設計是你的夢想,而你,才是我真正的夢想。”

    “我,很愛你!”

    ……

    ===============================================

    1.更多文包推薦請關注公眾號:早侒推文

    2.更多每日新文文包關注公眾號:早侒小說推薦~

    附:【本作品來自互聯網及出版圖書,本人不做任何負責】內容版權歸作者所有、

    ================================================

    莫思源從D-King新聞發布會現場走下來的時候,剛走到B座樓通往A座樓的通道口,就看見有幾個人正紛紛堆在通道口面向中央廣場的LED屏的位置,嘰嘰咕咕地在看著什么。

    他沒有太在意,微微扯松了些領帶,徑直朝著A座樓的方向走去。就在這時,耳邊突然響起一聲,“快看!桑暖桑暖!是設計部的桑暖!”

    莫思源的腳步瞬間停住了,順著他們所呼喊的方向看過去,就看見中央廣場那個巨大的LED屏上,桑暖已經慢慢走上了舞臺,對著眾人微笑鞠躬。

    胸口的心跳倏地漏跳了一下,莫思源目光微停,隔著這么遠的距離,靜靜地注視住她。

    大屏幕上出現她陰云密雨的設計稿。他看到場上的觀眾一片嘩然,看到評委席中有評委微微蹙起眉頭,看到她似乎有一瞬而逝的慌張,很快定下心神。

    “思源!”

    就在這時,宋緹匆匆從一旁趕到,氣喘吁吁地癱在他的肩膀上,“我……我可找到你了!你快,別看那個了,那個不是實時的晚了五分鐘,來看這個!”

    他將手中一直平舉著的手機擺到他面前,同時將一只耳機塞到他的耳中,桑暖細微而清晰的話語頓時緩緩傳進來。

    “我給它取名——‘別人家的孩子’。”

    “在我小時候的生活里,我的身邊,就有這樣的一個人。”

    “我有一個朋友,他因為種種特殊的因素,在我很小的時候,就一直住在我們家。我們的童年,是相連在一起的……他就是我們家里那個,名副其實的‘別人家的小孩’。”

    ……

    胸膛一陣浪潮似的澎湃,洶涌的熱潮翻滾。

    不由分說地,他扯下耳機,將手機匆匆丟還給宋緹,起步就朝著電梯間的方向趕。

    “你干嘛去?”宋緹眼疾手快地拉住他。

    “去現場!”

    “這邊!”宋緹沒有放手,向他指了下B座樓的大門口,說:“早就給你準備好了,車就停在樓下,馬上就能走!”

    莫思源微怔,回頭看了宋緹一眼,飛快露出一個感激的笑容,“謝謝你宋緹!”

    ……

    跑車一路疾馳地奔跑在馬路上。

    車內,莫思源坐在副駕駛的位置,心焦如焚。

    前方路口的紅燈閃亮,宋緹在路口處緩慢停下來。

    莫思源低頭看著手表,銀白的秒針一點點地行走,此刻在他心中,卻尤若讀秒如年。

    等一等……

    再等一等……

    車廂的音響中,桑暖的話語還在一點一點傳來。

    “所以,你們現在所看到的這個作品,其實說實話,就是那個時候的我的心情——陰云密布,大雨傾盆。”

    “說實話,小的時候,我的確一直很討厭很討厭他,但是我不得不承認,很多時候,我都必須要感謝他……”

    “……他教會我揚長避短,教會我比例結構,教會我如何去完成一幅畫作……不僅如此,他還曾告訴過我他的夢想,不是別的,正是做一名出色的珠寶設計師……”

    ……

    …………

    嘩——

    電視臺的演播廳內。

    設計比賽現場。

    就在桑暖說完了那一句“我很愛你”,演播廳觀眾席后排的大門忽地被推開,一道修長卻略帶急促身影忽然從門口出現。

    那一瞬,桑暖下意識地瞥去目光,無疑在那從門外映進的光線中看到了莫思源。

    她一怔,臉上的笑容又驚訝又驚喜,再沒顧得什么,飛快便朝著那個方向奔下舞臺。

    全場震驚!

    評委席所有的評委一時間,全部震訝地睜大眸。

    觀眾席上,洛思斯、洛母、桑爸桑媽、雅馨丁小野等同時站起身,愕然朝后望去。

    只見桑暖奔得飛快,她快速跑下了舞臺,跑過了評委席。跑上了一層與二層的觀眾席樓梯,朝著門口那個人影的方向跑去。一時之間,四周的一切喧囂與嘈雜她似乎全部都聽不見了,整個世界似乎全部都僅剩下他一個人——

    莫思源看著她。

    他氣息微喘。

    他看見她朝著自己跑來,自己不自覺地也挪步上前,就在她一直跑到自己面前的瞬間,張開手臂,一把抱住她——

    轟!

    全場所有人都幾乎驚住了,整個場上瞬間轟動,緊接著,自觀眾席下爆出了一陣熱烈的歡呼。

    最前排的景芷媗瞬間站起身,怔訝地盯著他們兩人。

    站在暗中的節目導演立刻揚手做了幾個手勢,觀眾席后排的燈光剎時全亮,所有的攝像機位同一時間全部滑過去,齊齊面對著她們兩人。

    “阿暖……”

    所有的喧囂聲中。

    緊抱著桑暖,莫思源輕輕開口,聲音只有桑暖一人可以聽見,“我都聽見了,謝謝你……”

    桑暖也緊緊回抱著他。

    “我也很愛你……”他輕拂在她耳邊低聲說道,慢慢放開她,凝視著她的臉,伸手拂去她鬢角的碎發,“你的夢想實現了。”

    說完這一句話。

    他忽然微笑。

    輕輕俯下身去,低下頭。

    吻住她的唇——

    整個場面的氛圍再一次瞬間爆炸!

    四周喧潮不絕于耳,無數閃光燈灼連成海,所有的燈光與聲響中,莫思源靜靜地吻著她。

    時間仿佛都在這一瞬凝定,他與她久久地擁抱、親吻著,輾轉反側,仿佛再不會分離。

    ……

    作者有話要說: 明天最后一章~

    小天使們不見不散啊~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