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他的小溫暖 > 第108章 尾聲
    五年后。

    又是一個陽光燥熱的盛夏。

    D-King大樓C座八層展廳, 這一場由D-King設計部總監桑暖所設計、由法國著名華裔舞蹈家沈楓所形象代言的珠寶系列“別人家的孩子第二版”新品發布展會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布景華麗完美的T臺下,無數記者已全部準備好, 攝像機、單反、話筒……所有長.槍短炮全部對準了秀臺,等待著T臺秀的開場。

    下午兩點整。

    秀場中所有照明的燈光逐排熄滅。

    四周的音響流出靈動活潑的音樂,棚頂的彩色燈光依次全亮, 映出了整個天使翅膀形狀的T臺。T臺后巨大的LED屏幕旋出各種意識流的圖形畫面,光潔的臺面被燈光映得五彩繽紛。

    踏著音樂, 打頭的首位模特靜靜走上場。

    她所佩戴的,是這一系列中作為主打款的項鏈, 整款項鏈以灰銀、白晶為基調,所組成一個看似可憐巴巴的小哭臉。徑直走到T臺的主臺上, 她輕擺了幾個漂亮的Poss, 然后手指在項鏈墜的位置輕微一翻,哭臉變作一個喜氣洋洋的笑臉,笑臉臉頰兩旁的粉晶映出靈動的光芒。

    臺下的閃光燈咔咔作響, 灼白的光線如一層又一層翻涌的海浪,將整個舞臺映得通明。

    第二個上場的模特佩戴的是一款手環,光可見人的鉑金材質, 中間襯著一朵以暗紅碧璽、黑水晶、黑曜石等組成的一朵形似凋零的花朵。靜立在攝像機前展示了半秒, 她輕微翻動手環中的寶石, 凋零的花立刻變作了一朵向日葵, 花開正燦。

    第三位上場的模特佩戴的是一對不對稱耳環,左半邊的長發遮住了左耳的一邊,右耳垂下的, 是一支純鉑金打造的畫筆,只是從中間斷裂。一支走到主臺前,她停了一會,慢慢掖起左邊的長發,赫然露出右耳所帶的五彩繽紛的調色盤。

    接著第四位……

    第五位……

    第六位……

    等到整個一系列全部展示完全,所有模特全部在T臺的的邊緣一一站定。T臺的尾端,一個小小的影子微笑著朝著眾人走過來。她徑直走到主臺的最前面,周圍的模特全部立在她的身側,如眾星捧月一般。

    “大家好,我是桑暖。”

    從主持手中接過話筒,桑暖對著臺下的眾多記者觀眾微笑,深深鞠了一躬,“感謝大家來參加此次‘別人家的孩子’的新品發布會。”

    見她出場,臺下驟起一陣特烈的掌聲。

    臺下無數的記者一擁而上,所有的話筒相機全部面向她,問題接踵而來。

    “桑總監您好,請問眾所周知近兩年國內珠寶行業盛行,D-King自四年前推出過主打款系列‘BLOVES’后,便再沒有任何一系列可同‘BLOVES’媲美,您此次所設計的‘別人家的孩子第二版’,是打算要超越‘BLOVES’嗎?”

    “桑總監,五年前您所設計的‘別人家的孩子’第一版在第十七屆‘JDE’設計大賽上奪得了新人組冠軍,請問如今您又再次推出第二版,是否是要用此來角逐今年的‘JDE’大賽呢?那一年‘別人家的孩子’系列銷量僅在‘BLOVES’之下,那么這一次,您有信心第二版能超過‘BLOVES’嗎?”

    “桑總監您好,聽聞該系列在您提出備案開始,娛樂圈許多一線明星便已爭相此次的代言,請問為何您最后會選擇在國內并不十分知名的華裔舞蹈家沈楓,來作為此次系列的代言呢?”

    “桑總監,聽聞您此系列的設計靈感就是來源于您與您丈夫的相戀,那您這一次重新推出‘別人家的孩子’系列翻版,是否也與您的丈夫有關?”

    “桑總監……”

    ……

    “謝謝大家的關心。”面對話語連珠的問題,桑暖只是輕輕微笑。

    “我很感謝,也很慶幸當初‘別人家的孩子’能夠獲得‘JDE’的冠軍,也感謝市場對著一系列的包容與喜愛。當初設計著一系列的時候,我還是個新人,設計出的成品并不成熟,也抱有遺憾。這些年來,我一直都有想法將‘別人家的孩子’潤色得更加精致完美,所以我歷時兩年,才在今天推出了這一系列的第二版,還希望大家能夠喜歡。”

    “‘BLOVES’是我一位非常重要的長輩所創作的作品,對我而言,它對我既是啟蒙與鞭策,也是一個里程碑,它是D-King的骨骼,在我心里無法超越,所以‘別人家的孩子’第二版并沒有想過超過‘BLOVES’。至于能否超過四年前第一版的銷量,那么也要經過市場的最終鑒定,還請各位等待。”

    “最后,我還是要感謝我的丈夫,感謝他在我創作第二版時給我的所有的建議與支持,感謝他為我所做的一切,謝謝。”

    ……

    傍晚的時候,新品發布會徹底結束了。

    小心翼翼將一件件珠寶首飾一一放入保險箱歸類完成,桑暖仔細清點了一遍又一遍,才終于在清單上簽好姓名。

    聽見身后有輕微的腳步聲,她轉過身去,對身后的人微微一笑。

    “沈楓學長。”她笑道:“謝謝你這次能來幫我。”

    站在她身后的男人身材筆直修長,著著一聲純白的休閑西裝,面容溫和俊秀,正是曾經前去法國進修舞蹈的沈楓。

    看著那一件件被工作人員抬出入庫的保險箱,他微微露笑,說道:“恭喜你,小桑樹。”

    很久很久以前的昵稱再次響起,令桑暖的思緒在一瞬間有些飄忽。

    她輕彎眼角,輕輕對他微笑。

    “學長今后,打算在國內發展了嗎?”

    沈楓當年前去法國進修舞蹈,這些年來在藝術之都的巴黎摸爬滾打,終于在法國最著名的舞團占得一席之地,成為法國國內為數不多的著名華裔舞蹈演員。如今他的舞蹈事業在法國乃至歐洲都發展得如日中天,可就當這時,他卻突然做了摒棄所有已有的光環,回國發展的決定。

    去年的“I·J”展會法國場上,沈楓作為嘉賓出席會場,就此與前去參展的桑暖重逢。聽聞他今年回國,她思慮再三后,便毅然決然推掉了公司為“別人家的孩子”所選擇的所有一線代言,邀請他作為這一系列的形象代言人。

    沈楓同意了。

    這些天她籌備展會,他便一直在后臺幫幫助跑前跑后,拍攝代言照宣傳,讓她終于不必太過慌亂。

    “是啊。”沈楓平靜微笑,說:“在外面待得久了,才覺得還是家里更好一些。正好,回來還有機會繼續重修醫學。”

    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默默看了她一會兒,輕聲問:“你呢?聽說,你與思源已經結婚了,還生了一個孩子,是嗎?”

    提起莫思源。

    桑暖的面頰不禁飛上了兩團紅暈,低了低頭,有些羞澀似的說:“嗯……沒錯。”

    沈楓神情輕頓,目光微垂,低聲說:“真好。”

    他看著她,看著她白皙的面頰上施著淡淡的妝粉,襯托出她分外精致漂亮的五官,看著她亭亭玉立,踩著高跟鞋,背脊筆直,整個人都散發這一種自信的盎然。

    當初那個冒冒失失、會自卑、會難過的小桑樹,終于還是長大,茂密得令人驚艷。

    ……

    走出D-King大樓,正是黃昏。

    金光的夕陽肆意噴灑,微徐的清風宛如夏花,空氣澄澈,讓桑暖不由地深呼吸了一下,心脾開闊。

    與沈楓并肩剛剛走出玻璃大門,桑暖的腳步輕輕停了一下。

    距離不遠處門外不遠處的地方。

    一個人站在那里。

    靜站在霞光之中,他身穿著一身雪白的運動裝,身姿如一顆筆直淡然的青松,神色淡漠,卻只在見到桑暖的那一瞬,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柔和。

    他的左手還牽著一個同樣衣著的小男孩,小男孩左手牽著一只雪白的小狗,胸前還背著一只小書包,書包的拉鏈敞開著,露出一只小奶貓的腦袋,正好奇地四處喵喵叫。

    看見她,小男孩飛快脫開了身邊人的手,歡快地朝她跑過來,“媽媽——”

    “陽陽。”桑暖立刻微笑,蹲下身,將他迎了個滿懷。

    輕輕揉了揉他額前的發,桑暖微哂,“陽陽今天乖不乖,有沒有得到小紅花?”

    “乖!”他大大地點頭,笑靨如花,“今天老師說我拼音學的快,得到了兩朵小紅花!”

    桑暖不禁笑了,“真厲害!”

    看著另外一個人,莫思源緩步走上前來。

    “沈楓。”

    “思源。”

    同樣對他回以微笑,沈楓面容溫柔。

    目光在他臉上略略端詳了片晌,莫思源輕笑說:“聽說你回了國,還沒來得及見你,歡迎回來。”

    “謝謝。”沈楓唇角輕彎,目光看了看一旁正與兒子談笑的桑暖,不禁微笑,“我也要恭喜你,家庭幸福,名利雙收,真讓人羨慕。”

    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莫思源的眸中漾出一絲暖意,同樣說:“謝謝。”

    “我走了。”從桑暖的身上收回目光,沈楓輕拍了拍他的肩膀,“改日有機會,我們再約。”

    輕輕地擺手與互相說過再見,沈楓徑直獨自離開了。

    天際有溫暖的彩霞。

    靜靜隔遠注視著那一對母女倆,莫思源神情柔和,默默走上前。

    似乎聽到步聲,桑暖回過身,望見他,向他綻出一個笑顏,目光一掠又疑惑問:“沈楓學長呢?”

    “他走了。”莫思源輕哂,輕輕向她攤開右手,說:“阿暖,我們回家。”

    ……

    周末的中央廣場熱鬧非凡,四下的氛圍歡樂濃烈。

    廣場上的音樂噴泉靈動絢爛,冰涼的水珠在空氣迸射,將燥熱的空氣浸染了一層淡淡的涼意。

    廣場上人流密集,有成雙成對的情侶悠閑地漫步,空地處已有老人列隊準備跳起廣場舞,剛剛放學的孩童在廣場上笑鬧著追逐,廣場西邊,矗立的LED屏正重播著“別人家的孩子”的新品發布會,氛圍正濃。

    靜靜地在廣場上漫步走過,莫思源一直沒有說話。

    陽陽走在兩人之前,懷中兜著小貓,右手牽著小狗,在廣場的石磚上一蹦一蹦地跳格子。扭頭望著巨幕中的自己,桑暖不禁輕笑,轉身擁攬住莫思源的手臂,問道:“你有看我的發布會嗎?”

    “嗯。”右手靜靜緊扣著她的手,莫思源的回應卻極淡極淡,只淺淺應了這樣一聲。

    “你怎么了?”感覺到他似乎有些不對,桑暖不禁皺皺眉頭。

    “沒怎么。”莫思源面無表情說。

    撇撇嘴,桑暖也不再糾結,只笑瞇瞇問道:“怎么樣怎么樣?你覺得我的表現好不好?還有記者的那些問題,我回答的怎么樣?有沒有很高大上?”

    “挺好的。”他悶聲回答,

    頓了頓似乎又想到什么,蹙眉問道:“不過……我就是想知道,為什么記者提問的第四個問題,你跳過了沒有回答?”

    “第四個問題?”

    桑暖微怔,擰著眉頭仔細回想了好半晌,浮起了一點印象。

    ——桑總監您好,聽聞該系列在您提出備案開始,娛樂圈許多一線明星便已爭相此次的代言,請問為何您最后會選擇在國內并不十分知名的華裔舞蹈家沈楓,來作為此次系列的代言呢?

    似乎恍然間突然明悟了什么,桑暖的臉上立即浮出了一絲懷笑,戲謔地看向他,“哦~~~莫思源,原來……你是吃沈楓學長的醋了啊!”

    莫思源聞言一怔,接著立刻故作淡定地飄開目光,輕咳了兩聲,“我才沒有。”

    “啊哈哈哈!你敢說不是?!”桑暖歡快極了,直勾勾地盯著他的臉,伸出手在他臉上戳啊戳,“你看你,氣得跟個怨氣小媳婦兒一樣,臉也紅紅的,明明就是吃醋了!吃醋了!哈哈哈哈……”

    耳邊爆開她像是嬉弄似的嘲笑,惹得莫思源忽然一陣煩躁,他深滯了一口氣,忽然眸光微動,輕瞥了她一眼微哂說:“桑暖,就算是吃醋,那也該是你吃醋才對,哪能輪得到我?”

    “你說什么?”桑暖不解。

    從衣兜里拿出手機劃開屏幕,他作勢翻找著聊天記錄,余光輕睨著她說:“那次的珠寶展會,那個不小心撞到我的名模你還記得嗎?她說這周末要請我吃飯;還有上次,我們去參加酒會認識的那戶做寶石開發的陳家,聽說她們家大女兒可剛離婚,跟我生日還是同一年,前幾天還約我去他們家做客;哦對了,還有上上次……上上上次……”

    “什么?!”——

    桑暖的目光一下子厲了,盯了他手中的手機幾秒,一把就要搶過來查崗,“給我看看!”

    莫思源卻只是輕巧地一閃,輕松將她的手躲開了。

    放開她,他往前大步走遠了幾步,“不給你看。”

    “莫思源!”桑暖氣急敗壞,趕緊追上前,在他身邊左蹦右跳地爭搶,“給我看看!我瞅瞅都是哪些小妖精!快點給我!”

    “我就不給你看,你來追我啊。”

    “莫思源你快點給我!莫思源我生氣了啊!我真生氣了!莫思源——”

    “說,誰吃醋?究竟是誰吃醋?”

    ……

    兩人爭爭鬧鬧地追趕,打鬧成一團。

    正牽著小狗跳格子的陽陽迷茫地抬起眼,眼睛立刻驚喜地一亮,鼓掌歡呼,“哇哦!打起來嘍!爸爸媽媽又打起來嘍~!”

    他歡樂地蹦了半天,低頭捋了捋懷中的小貓,又看了看一旁的小狗,脆聲道:“走啊,莫莫,桑桑!有熱鬧我們要過去看!”

    “汪汪!汪!”

    小狗在他腳邊歡快地跳啊跳,跟著他的碎碎的腳步,飛快追上前。

    ……

    夕陽西下。

    絢爛的彩霞漫天綿延。

    金黃的夕光噴薄在整個中央廣場上,被冰涼的泉水割碎成點點曜目的光斑。四周笑語歡言,桑暖與莫思源、小狗與小男孩兒飛快地追逐著。

    如畫般溫暖。

    -《他的小溫暖》全文終-

    作者有話要說: 達浪達浪~完結啦~(∩_∩)

    先讓我叉腰狂吐一口氣,放炮!撒花!啦啦啦~~~

    〔全文完〕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