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每天都在和病嬌剛正面 > 第122章 番外·和他的日常生活
    和柏裕做鄰居的感覺不賴, 柏裕不工作的時候就會來她家里做飯, 每天晚上他們便會摟在一起看電視,他很聽話,抱在懷里就像一只熱烘烘毛茸茸的大型犬, 這在冬天實在是一種令人心安的存在。

    只是從杜葉寒拆除石膏后,一切都悄然改變了。

    她親眼見到夜深后, 本應該回自己公寓的柏裕就像只幾百年沒開過葷的狼,兩眼冒著綠光。

    “你干什么啊,時間不早了, 快點回去。”杜葉寒推了推他。

    柏裕卻脫下了毛衣,露出下面的襯衫:“之前聽江崇寧說, 顧楚楚帶你去看了脫衣舞表演。”

    “……”

    “你原先身體沒好,我就一直沒有問你。”柏裕開始解襯衫的扣子,從最上面開始,胸膛一點點地露了出來, 他兩眼迷離, 直直地望著杜葉寒,然后伸出舌尖, 緩緩舔了舔嫣紅的上唇, 他的嘴唇泛著一層濕潤的水澤。

    這樣的場景竟和夢里的一樣,杜葉寒偷偷掐了一把手臂內側,發現自己不是在做夢。

    柏裕真的在她面前像是在跳脫衣舞般一點點的脫著自己的衣服,表情動作都充滿了誘惑,這讓她產生了危機感。

    “那個人跳的讓你有感覺嗎?”柏裕已經完全脫下了襯衫, 他裸著上半身,貼近了杜葉寒,慢慢扭動,身體靠著她磨蹭。

    杜葉寒撇過臉,輕聲道:“那不一樣,我沒有碰他。”

    “葉寒……”柏裕臉上浮動著紅暈,他拽著她的手,放在自己腰帶上,“幫我脫。”

    杜葉寒抿著嘴唇,沒有動。

    血液在沸騰,沖向腦海,她感覺大腦都成了黏糊的一片,注意力都集中在眼前的男人身上。

    “幫我脫。”柏裕低頭咬住她的耳朵,喘著氣重復道。

    杜葉寒解下了他的腰帶,緊接著便被他撲倒在床上,一開始他還是很溫柔,耐心十足地將她全身吻遍,最后倒是杜葉寒受不了,問道:“你還做不做了?”

    這句問話最后卻變成一整晚瘋狂的開端,之前柏裕顧及她的身體,在性事上十分克制,除非兩人都難耐的時候才會溫吞地做一次,而這次他仿佛解開了枷鎖,緊緊抱著她,翻來覆去換了許多姿勢,他就像精力永遠用不完,疲軟沒多久興致又起來了。

    杜葉寒開始還能配合著他,兩次后就體力不支渾身癱軟,柏裕吻著她的蝴蝶骨,一手從后穿過她的右腿膝蓋下側,將她的腿屈起,身體與他貼得更緊。

    他說:“明天我帶你去鍛煉。”

    杜葉寒側臉緊貼著床單,上氣不接下氣道:“哪有用這種理由……去鍛煉的……”

    他卻是惡意用力頂弄了一下:“跟我鍛煉嘛,不然以后怎么受得了。”

    她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最后簡直有點神志不清了,昏昏沉沉中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答應。

    第二天她渾身酸痛,感覺像散架了一般,而柏裕精力充沛,他在她的衛生間里洗漱,給她做了早飯。

    杜葉寒心里不免開始了多想,柏裕似乎是故意在折騰她好留宿的。

    柏裕每天晚上纏著她親熱,杜葉寒承認她每次都能體會到樂趣,但他總是不知饜足,仿佛是吸人精血的妖物一樣,她上班時候都會感覺注意力不集中,而身體也越發敏感,一被他撩撥便大腦發暈。

    而事實也確實如她猜測的那般發展,柏裕漸漸將自己的日常用品往她的房子里搬,她的毛巾旁邊放著他的,就連漱口杯和牙刷都買了情侶款,并排放在洗手間架子上。

    幾次過夜后,她的衣柜里掛著他的衣服,有天她找東西的時候,居然還發現某個抽屜里放著整齊一摞他的內衣。

    柏裕給她買來了跑步機和按摩椅,他自己的鞋子不夠放,便買了一個大的鞋架,一半放自己的鞋子,一半放杜葉寒的。

    一周后,杜葉寒看著屋里堆放著的柏裕的物品,產生一種被逐步入侵蠶食私人空間的窒息感,她第一次發了脾氣。

    “我現在不想同居!”

    柏裕假裝無辜道:“沒有同居啊,我住在你隔壁。”

    “你幾天都在這里過夜了,根本就故意的!”杜葉寒拍著桌子,聲音嚴厲。

    然而他卻滿臉委屈:“跟我上床讓你不舒服了嗎?”

    杜葉寒臉漸漸泛紅,她表情停滯了幾秒,再發火的時候,語氣都弱下了不少:“不是這回事,你不能用這種事每天賴在我家。”

    “那去我屋里?”他頓時兩眼放光地看著她。

    杜葉寒簡直無言以對,她覺得若不是柏裕公司正在上升期,他說不定會直接辭了工作拿著分紅回家當職業煮夫。

    粘得太緊實在不是什么好事,杜葉寒當天就聯系了一個有名的婚姻咨詢師,專門調解夫妻間的矛盾,當然未婚情侶也能咨詢。

    杜葉寒預約了一周后的周末,并告知柏裕,柏裕這時候卻百般不愿意,他在床上磨蹭著她,一邊說:“我不會關著你,你想去哪我都陪著你。”

    “但是我需要更多私人空間。”杜葉寒說,偏過頭,拒絕了他的親吻。

    柏裕第一次跟她冷戰,就像是為了印證她需要的私人空間的話,他把日用品從她的公寓里拿走,次日一整天都沒有主動找她說話。

    第三天晚上,他終于忍不住了,發短信過來,說某個電影挺好看,他買了藍光。

    杜葉寒沒有理會,暗自下決心不能給他得寸進尺的機會。

    冷戰一直持續到第四天的同學聚會,杜葉寒接受了晏芙夕的邀請,博華的同學聚會向來財大氣粗,這次是整個2012屆的,一共來了兩百多人,包下了世輝洲際酒店的頂層兩個廳,那幾乎可以說是空中花園,位于八十層的高度,三面都是落地窗,可以俯瞰整個城市。

    燈光昏暗,隱藏在植被間,大廳更有一種曖昧有靜謐的氛圍,杜葉寒沒有跟柏裕說自己要來的事,就連他發來的短信,她也只當做沒有看到。

    然而當第一次參加這種聚會,她卻感到了一種不適,就像曾經在博華上學的感覺,她和周圍的人格格不入。

    好在這時候沒有人注意到她,大家多年沒見,許多人都已不記得她。杜葉寒松了口氣,找了一個不起眼的角落站著,這是一個人工池的背面,植被茂盛,能將她的身影遮住。

    她拿起手機,開始刷著新聞,忽然聽到身后有人喊她的名字,她回過頭,看到是謝巖。

    謝巖朝她走了過來,杜葉寒奇道:“你竟然也會來這里。”

    他笑了笑,說:“我第一次來,感覺挺奇怪的。”

    “我也是,”杜葉寒聳了聳肩,“怎么都裝作不了擅長社交的樣子。”

    謝巖面容笑意更深,他又朝她靠近了點:“要是裴子明在還好,不過他今天有事,我就覺得一個人在這里渾身不自在。”

    末了又看著她補充道:“不過看你也躲在這里,忽然覺得沒那么不自在了。”

    他的話有點多,杜葉寒剛想說什么,便聽到附近有人在說“你說誰來了”。

    “就是那個杜晉臣家里領養的妹妹啊,那個杜什么來著……”

    “啊,我記得她,杜寒……好像是叫這個名字。”

    “杜晉臣不是出事了嗎,聽說被死亡騎士綁架了。”

    “不是澄清不是他嗎,死亡騎士下手的人是紀睿。”

    “我怎么聽說是真的被綁架,但后來成功救出來了,等會你看到杜寒問問她唄。”

    “別讓我問,我跟她不熟,總覺得她怪怪的。”

    “你不就是以前暗戀柏裕結果被她搶先告白了嗎,隔了這么多年還討厭人家?”

    “不是這事……”

    說話聲漸漸低了下去。

    杜葉寒不知不覺間又偷聽了一回,抬起頭,發現謝巖依舊還是盯著自己,她有些無奈地沖她笑了笑。

    謝巖問:“杜晉臣沒事吧?”

    “沒事。”她不愿多說,他便沒再問這事。

    而當時間差不多后,大家陸續開始入座,晏芙夕作為主辦方之一,一路忙著安排座位,她終于發現了角落里的杜葉寒,小跑而來拉住她,氣喘吁吁道:“你怎么躲在這里?快過來,你班上的人都快坐滿了。”

    杜葉寒一路被拉著,坐上桌后,四周的人都是她分班之后的同學,雖然許多人相貌變化挺大,但大多都還能認出來,他們和杜葉寒沒什么聯系,打量她的時候,目光中便少不了好奇。

    而謝巖極其自然地在她身邊坐了下來,杜葉寒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他卻解釋道:“我那邊沒位置了。”

    杜葉寒也沒趕他走的意思,他們閑聊了一會兒,忽然發現廳內嘈雜聲稍稍大了點,杜葉寒注意到桌上許多人轉頭望向門口,杜葉寒順著人群看去,便見門前站著柏裕。

    他實在太惹人注目了,時隔多年還和年少時一樣漂亮耀眼,即使隨意站著,也像是一副畫。

    柏裕像是跑進來的,他掃視著全場,似乎在尋找著什么。

    杜葉寒聽到四周有人在說他的名字,大多數人都已忘記了她的名字,而柏裕高一退學,卻還能被他們記得一清二楚。

    晏芙夕回過神來,走上前去,不確定地問道:“你是柏裕?”

    他點點頭,面容冷淡:“我找杜葉寒。”

    他剛說完便發現了杜葉寒的位置,直沖沖地快步走去,從旁邊拿了一把空座椅,橫進她和謝巖中間。

    杜葉寒看著他,沒出聲,也并未阻止。

    她聽到附近有人在小聲嘀咕“什么情況”,言語中充滿了八卦的興奮。

    謝巖看著柏裕,皺起了眉:“旁邊有空位。”

    “這是家屬位置,你注意點。”柏裕說,語氣強勢,毫不退讓。

    杜葉寒終于說話了,她壓低了聲音,明顯是不太想引人注意:“你怎么過來了?”

    “我本來就在博華上過學,”他理直氣壯,“而且不來難道就讓你跟小白臉敘舊?”

    他這副翹著尾巴說別人小白臉的樣子讓杜葉寒覺得分外好笑,但是她仍是板著臉,態度不冷不熱。

    柏裕放軟了聲音:“葉寒,之前是我錯了,你別不理我。”

    “好好吃飯吧,別鬧。”她的語氣總算是軟化了些。

    還好這桌原先就有幾個空位,柏裕強行插進來后還夠坐,謝巖在聽說他們確定關系后便沒再說什么,盡管臉色不好,還是往旁邊挪了挪。

    杜葉寒感覺不太好受,柏裕突然出場吸引了很多人注意力,許多人明著暗著問起杜葉寒和他的關系,他們對她二人在多年之后是怎么遇上的很好奇,柏裕會和她在一起實在讓所有人都覺得不可思議。

    杜葉寒當然不會說他們相遇之初互毆一頓,柏裕還進了精神病院,她含糊其辭,他卻說他在相遇后對她一見鐘情。

    一場聚會下來,杜葉寒又被拖進會所唱了很久的歌,她身心俱疲,還想著自己絕對不會參加第二次了,坐車回去的路上,柏裕一直摟著她不放,他嘴角洋溢著微笑。

    杜葉寒捏了捏他的手心:“下周一起去見咨詢師啊。”

    “好。”柏裕這次倒沒有拒絕,笑容不變。

    “為什么這么開心?”

    他將頭枕在她的肩膀上,“可能是太幸福了。”

    杜葉寒側頭看了他一眼,嘴角微不可察地往上彎了彎。

    或許日后磨合期還很長,但此時有他在身邊,她卻有了一種與往日不同的滿足感,大抵是酒精的緣故,這樣的滿足感超脫了她所有的理智。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