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風水辯證法 > 第55章 小哥哥的夢想
    容母早早就收拾好了房間, 因為容予陽的腿, 他在家長的臥室是在一樓的,容母特意給唐玖收拾了容予陽旁邊的臥室, 那本來就是客房,有單獨的衛生間, 還細心給唐玖準備了洗漱和護膚的用品。

    可能不確定唐玖的膚質,所以容母準備了好幾套, 可以讓唐玖選自己喜歡的用。

    就連洗發水都是好幾種味道的,容母怕唐玖在容家不自在,一直陪在她的身邊,笑著解釋道:“你如果有習慣用的和我說, 我讓人給你買回來。”

    唐玖笑的眉眼彎彎:“這些就很好,我在家中也是用這套的。”

    容母看了眼記在心中, 說道:“我帶你在家里轉轉?”

    唐玖一口應了下來。

    容母帶著唐玖在家中逛了一圈,仔細把地方和她說了一遍, 又把家中下人的情況大致說了,容母的態度讓眾人都明白,唐玖不是單純的客人, 而是以后的主人之一。

    容予陽正陪著父親和兄長說話,只是當唐玖出現的時候,他的目光就落在唐玖的身上, 雖不至于忽略父親和兄長, 可是他的注意力在誰身上,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

    容安晟感嘆道:“沒想到, 弟弟倒是先結婚了。”

    容予陽抿了下唇,淡色的眼看向了容安晟,說道:“因為不想錯過。”

    很多人不是沒遇到合適的,只是遇到了因為各種原因錯過了而已。

    容安晟不知道想到什么,嘆了口氣說道:“是啊,還是你看得通透。”

    容父笑了下,說道:“她是個好孩子。”

    聽到父親的話,容予陽抿唇笑了下,唐玖是再好不過的人了,能遇到她是自己最幸運的事情。

    容父看著自己兒子眉眼間滿是溫柔的模樣,心中格外的欣慰,他本來以為自己的錯誤會使得兒子孤老一生,沒想到如今身體健康了不說,還有了心愛的人,其實他看出來,唐玖并不是傳統那樣溫柔賢惠的姑娘,可是又有什么關系呢?

    只要兒子喜歡就好,而且唐玖為兒子做的事情,他們一家也是滿心的感激,人家都幫著把兒子治好了,他們除了好好對待人家,也沒資格做別的了。

    容父問道:“你求婚了嗎?”

    聽到父親的話,容予陽看過去,說道:“我想求婚,想要一個餐廳,中餐的,還要有人在旁邊奏樂,要古典音樂,還要……”

    容予陽可是記得唐玖所有的話,把這些要求挨著說了一遍問道:“有合適的地方嗎?”

    容父第一次接收到兒子的求助,就算沒有他也要給兒子弄出來一個:“有,放心,你算下哪天適合求婚,別的我來安排。”

    容予陽本來是想問問容安晟知道合適的場地不知道,剩下的他可以自己布置,可是看著父親的樣子,猶豫了下點頭說道:“那就麻煩父親了。”

    “不麻煩。”容父此時精神很好,仔細問道:“小姑娘有什么特別喜歡的花和顏色或者東西嗎?”

    特別喜歡的?

    容予陽一時間沉默了,他真的不知道唐玖有什么特別喜歡的東西,好像不管他送什么,唐玖都是很喜歡的。

    容安晟看著弟弟的表情,有些哭笑不得問道:“你不會都不知道吧?”

    容予陽唇緊抿著點了下頭。

    容安晟拍了拍弟弟的肩膀,這是以前他不敢做的,因為那時候的容予陽身上有一股子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覺,如今卻讓人覺得親近了很多,特別是看著弟弟這樣迷糊,好像那種距離感一下子消失了:“那你可要好好珍惜了。”

    正巧容母帶著唐玖路過,問道:“你們在談什么?”

    容予陽看向了唐玖,忽然問道:“你喜歡什么?”

    唐玖毫不猶豫地說道:“喜歡師父啊。”

    容父、容安晟:“……”

    總覺得自己有點多余。

    容予陽臉頰微紅,問道:“不、不是這個,就是你喜歡什么花?什么顏色嗎?“

    哪怕容予陽的家人在,唐玖也不覺得和容予陽表白需要害羞,思考了一下說道:“喜歡紅色,看起來喜氣洋洋的。”

    容予陽記了下來說道:“好。”

    唐玖覺得有些莫名其妙的。

    容母拉著她坐下,問道:“小唐和我們說說看風水的事情吧?”

    唐玖聽出了容母話中的意思,其實說到底她這個當母親的想要多了解兒子一些事情而已,她原來不是不關心兒子,只是不知道要怎么關心才好,那些小心翼翼的關心又不是容予陽想要的。

    “好啊。”唐玖的聲音歡快,先給容母倒了杯玫瑰茶,又給自己倒了杯,這才說起來:“我覺得最神奇的一個是很早之前的了,那時候有人請師父去看一個鬼宅……”

    和容予陽比起來,唐玖講的故事更加有層次感,語氣還時不時壓低一些,制造了一下氛圍,如果是給別人講,她自然不需要這樣,不過是因為別人對她好,她也回報而已。

    等唐玖講完了,容安晟說道:“弟弟特別厲害,當時我差點中了別人的圈套,去買一塊有問題的地,還是弟弟預感到不對,馬上來提醒我,我才意識到的。”

    容父也趕緊說道:“對,他小時候就特別厲害,當時我準備和一個人合作,合同拿回家了,被予陽給撕了,我只能重新去準備,可是就察覺到不對……”

    在一旁的容予陽,地的事情是真的,因為那塊地他曾經去過,預感到什么的就是假的了;唐玖說的也是真的,可也沒有那么神奇,他也是推算出來的,什么剛進去就發現太假了。

    當然最假的還是容父說的,他會撕合同,純粹是因為當時年紀小不懂事,鬧著玩做了壞事吧?剩下的是機緣巧合了。

    明明是在討論自己的事情,可是沒有一個人問他,這樣容予陽在旁邊莫名覺得有些寂寞了。

    等到吃飯的時候,容予陽發現唐玖和自己的母親已經討論去哪個私人會所護膚比較好這件事了。

    而且這次的飯菜都是很合容予陽胃口的。

    等吃完飯,容父和容母倒是沒有在打擾容予陽兩人,唐玖推著容予陽在花園里:“我覺得伯父、伯母他們很好。”

    容予陽說道:“喜歡,我們就留幾天。”

    唐玖笑嘻嘻地說道:“好啊。”

    雖然更想和容予陽過二人世界,可是人總不能太自私,畢竟她能感覺到容父和容母也很渴望兒子在家的。

    唐玖說道:“明天去醫院檢查,據說復健很苦的。”

    容予陽說道:“等我能走路了,我們就結婚好不好?”

    “好啊。”唐玖笑著彎腰親了容予陽臉一下說道:“你不能走路,我們也能結婚。”

    容予陽抿了下唇,終于說了實話:“我查過,要抱新娘上車的,我想親手抱著你。”

    唐玖眉眼一彎,說道:“好,我等著你抱我上車,抱我上床。”

    “說、說什么胡話呢。”容予陽耳朵都紅了,就算是實話,也不能說出來,這多不好意思。

    容予陽和唐玖十指交叉,唐玖看著這滿園的花:“師父,我很喜歡現在的生活。”

    “恩。”

    歲月靜好。

    有你也有我。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