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抓緊時間愛上我 > 第141章 Chapter 141
    許沐回到南城后, 宋覃就不讓她工作了, 在家養胎,并且在這件事上沒有任何妥協的余地,她要不肯他也會想辦法讓她肯。

    雖然許沐時常不聽宋覃的話, 但在這件事上,她還是乖乖聽話了,因為她體質的原因,她也怕再出什么意外,更不允許自己再出任何意外!

    于是回到南城后她匆匆和院里告了假, 就在家養胎了, 劉丹丹倒是批的爽快,讓她好好生娃,家庭和工作同樣重要。

    宋覃還是想在小孩出生前給許沐一個正式的婚禮, 也是彌補當年的遺憾, 他想讓許沐光明正大的成為他的妻子, 并讓所有人都知道,但又考慮到她的身體狀況,加上這次懷孕她的反應特別厲害。

    所以整個婚禮都要以她的身體為主,也不能安排的太累, 許沐自從懷孕后,整個人懶的跟小貓咪一樣,整天蜷在白色的絨毯里,讓宋覃看著就心疼。

    她也沒有精力操心婚禮的事,所以大到場地人員安排, 小到婚紗首飾全是宋覃挑選的,許沐似乎對于這些外表的東西向來不是很看重,加上她相信宋覃的眼光,也就完全不過問了。

    趙嫻笑她大概是最快活的新娘了,她瞇著眼懶洋洋的彎起眉梢。

    婚禮前,宋覃派人把許爸、馬明枝和許雅接來了南城,也喊了自己的父親和哥姐,兩家人真正意義上見了個面。

    許沐也第一次見到宋覃的哥哥,看上去比他大很多,一臉大叔的長相,聽宋覃說他自從完成對中合的收購后,除了慢慢收回莊培的那部分殘留勢力,對于他哥這塊的業務其實他并沒有干涉,而且這次能順利收購,最后他哥這邊推了他一把。

    畢竟當年莊培干的缺德事,宋家這邊的人都記恨著,所以也算是里應外合坑了莊培一把,讓她翻不了身。

    要特別說的是宋爸,宋爸就比較慘了,前幾年公司不穩,他怕名下的財產被查,給自己留了條后路,和方莉嵐辦了假離婚,把一些不動產轉移到了方莉嵐頭上,結果方莉嵐跟人跑了。

    具體跟誰跑的,有傳聞說是她初戀,有人說是公司項目基地的一個包工頭,到底是誰,許沐不關心,唯一關注到的就是宋爸人到晚年人財兩空,很是凄慘。

    這次兩家人正式見面,氣氛還算好,大家都挑一些輕松的話題聊著。

    倒是吃飯吃到一半,目目老在旁邊瞎晃悠,曾亦萍就對它兇了一句:“許沐,到旁邊吃狗糧去!”

    一句話差點讓許爸把筷子扔了,馬明枝也被嚇得不輕,許雅更是愣愣的抬起頭,許沐“噗嗤”就笑了出來。

    宋覃有些尷尬的向許家人解釋了一番后,大家都笑了,倒換成曾亦萍一個人莫名其妙的問:“你們笑什么?”

    眾人:“……”

    那次飯局結束,許爸和馬明枝就回蘇市了,許沐留許雅住段時間,許雅從來沒住過這么漂亮的大房子,挺受寵若驚的,許沐便把宋覃趕去客房,說想和妹妹好好聊聊天。

    這大概是她們姐妹第一次睡在一起,徹夜閑聊,許沐才驚訝的發現其實許雅記得很多小時候的事情,好多事在她印象中都很淡了,經許雅提醒才想起來。

    她也是第一次走進這個妹妹的內心世界去了解她這個人,許沐才發現其實許雅心里住著個很稚嫩的小孩,她的思想很簡單,但卻又很怕受到傷害,所以一直很封閉。

    趙嫻有空也會和她們聚在一起,許雅在許沐家住了一段時間后,大概受她們影響,性格也稍稍開朗了一些。

    那段時間,宋覃經常安排陸煥幫他忙一些婚禮上的事,例如送送東西跑跑腿之類的,反正許沐跟他也熟,所以他經常往許沐家跑,拿喜糖樣式、喜帖之類的給她看,或者送婚紗給她試。

    因為許雅是伴娘,所以他還順帶送了不少套伴娘服過去讓許雅挑,許雅沒穿過這么漂亮的衣服,覺得哪件都好看,挑不出來,許沐有選擇困難癥,自己的婚紗還是宋覃決定的,也挑不出來,趙嫻又不在家,總不能問曾亦萍吧?

    于是她就把陸煥喊到房間讓許雅一件件換給陸煥看,讓他挑。

    搞得陸煥和許雅都很尷尬,最后陸煥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那件紫色的吧。”

    許沐躺在一邊問:“其他的不好看嗎?”

    陸煥老實巴交的說:“好看是好看,就是太露了,紫色的合適些。”

    許沐一挑眉:“哦?原來你喜歡保守的姑娘啊?”

    陸煥靦腆的笑了笑,許沐彎起眉眼:“你臉紅什么?不會看上我妹了吧?”

    這下陸煥臉更紅了,許沐大笑著望著他窘迫的樣子,許雅已經害羞的跑進浴室了。

    結婚當天人很多,許沐一度懷疑宋覃是不是把整個南城的人都喊來吃流水席了,當然還有很多外國人,總之許沐只應付了一下就被宋覃安排去休息了,整個場子基本上都靠宋覃撐著。

    婚宴過后的酒會,許沐就露了下臉便走了,當晚作為伴娘的許雅在酒會上被灌了不少酒,等許沐第二天醒來才發現她妹妹一晚上沒回來。

    她都嚇死了到處聯系,都聯系不上她,差點要跟宋覃發飆了,宋覃讓她別急,打電話給陸煥讓他趕緊查下許雅的下落。

    結果沒想到陸煥說:“在我家。”

    “……”

    一個小時后,陸煥帶著許雅回來了,親自跑到許沐面前跟她說:“我會對許雅負責的。”

    許沐氣得直跳腳:“你看上去斯斯文文的,怎么也跟你老板一樣,盡干乘人之危的事!”

    陸煥被嚇得不輕:“宋總他?”

    許沐干咳了一聲:“我現在說你!”

    陸煥低下頭:“我沒對許雅怎么樣。”

    這下換許沐莫名其妙:“那你負什么責?”

    “她昨晚喝醉了,吐得太兇,我就給她換了個衣服,不小心看到了。”

    許沐太陽穴突突的跳,盯著他,半晌說不出話來:“等她酒醒了你自己跟她商量吧,我真是服了你了!”

    許沐結完婚后也算了結了一樁大事,可以安心在家做宋太太了。

    倒是那邊殷本木和尹藍的婚訊傳了過來,兩人十分的標新立異,為了追求浪漫的氛圍,把婚禮選在土耳其的…熱氣球上…

    還說請廣大親朋好友一起到土耳其的…熱氣球上參加他們的婚禮。

    結果就是,沒有一個人去的,畫風著實凄慘。

    老人小孩說不安全,許沐這種孕婦就不說了,身體好點的年輕人都喊工作忙,總之他們臨行前也沒人愿意同行。

    于是兩個神經病真跑土耳其結婚去了,婚結得怎么樣許沐不知道,反正兩個人回來后都黑得跟土著人一樣,一笑起來那牙齒格外的白。

    還買了很多土耳其特產來看望許沐,董子劍、殷本木和宋覃三個男人在茶室喝茶,尹藍就跑到許沐房間瞎轉悠。

    說來許沐和尹藍的關系一直不尷不尬的,加上許沐一直覺得尹藍這姑娘挺迷的,特別那說話和她師兄一樣,也不知道哪句話真哪句話假,所以雖然后來聚過幾次,但關系一直不太近。

    尹藍走到許沐的梳妝臺前看了看她平時用的護膚品,砸了砸嘴:“老宋就讓你用這些?他以前和我在一起的時候,送我的都比這些要高檔。”

    許沐躺在軟塌上看著育兒書,眼皮都不抬一下的翻了一頁:“那是,畢竟英國買這些比較便宜,而且你的皮膚比我更需要用些好的。”

    尹藍愣了一下,忽然特感興趣的放下瓶子轉過身靠在梳妝臺上,剛掏出一根煙準備點燃,許沐冷不丁的抬頭狠掃她一眼,她立馬訕訕的把煙收進煙盒。

    許沐再次低下頭看書不輕不重的說:“也該戒了。”

    尹藍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戒不掉。”

    許沐點點頭:“那活該我師兄無后了,我待會應該勸勸他要不要考慮在外面養個小三替他生孩子,哦對了,我忘告訴你了,他喜歡女孩。”

    尹藍越發感興趣的看著許沐,幾步走到她面前往床上一坐:“我倒是挺懷戀宋覃的,他活那么好。”

    許沐依然波瀾不驚的看著書,就是心里覺得好笑,尹藍過去那點破事宋覃早告訴她了,偏偏她還喜歡沒事找事。

    許沐干脆放下書,拿起旁邊的水杯淡淡的喝了一口隨后說道:“那你也挺厲害的啊,沒做過都知道他活好,要不要我把這件事告訴你老公?”

    殷本木正好從門口進來問道:“告訴我什么?”

    尹藍當時臉色變了變,許沐笑看她一眼轉而將視線移向殷本木:“你老婆說…”

    隨后看見跟著進來的宋覃,接著對殷本木說:“說你活好。”

    殷本木一臉嬌羞的盯著尹藍:“這種事情在家里說說就算了,還跑出來告訴別人。”

    尹藍也是很無語的站起來走到殷本木身旁,印本木摟著她的腰,女的性感,男的妖嬈,也是很養眼了。

    臨走時,尹藍回過頭給了許沐一記飛吻,許沐白眼直翻,這個尹藍絕對是個事精,也就她師兄能吃住她了,兩人都有毒,這就叫以毒攻毒。

    之后的某天,董子劍攜家帶口的跑到許沐家蹭飯吃,原因是宋覃才請了個廚子回來,一日三餐的照料許沐的飲食,所以他家飯桌每天也很豐富。

    董子劍便經常死不要臉的跑來蹭飯,倒是那天吃完飯沒看見曾亦萍,他還問宋覃:“你媽呢?”

    “可能出去跳舞了吧。”

    董子劍靠在沙發上一臉看女婿的表情摸著目目:“你媽這生活是要多瀟灑有多瀟灑啊,苦了你爸,聽說手上唯一一套房子都被那女人要走了?我說那女人心可真狠啊,孬好在一起這么多年,一點情份不講。

    說到底肯定是你爸老了,滿足不了她,她才多大啊,三十來歲,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齡。”

    剛說完,身后的房間一開,董子劍一回頭看見宋覃他爸穿個白背心站在門口,嚇得差點把手伸進目目嘴里:“叔,叔叔…”

    一樓只有一間房,因為怕曾亦萍上下樓不方便,所以她一個人住一樓,此時宋爸就是衣冠不整的從曾亦萍房間出來,還非常生氣的瞪著董子劍:“我行不行,你進去問問你阿姨。”

    宋爸身上全是紋身,一臉煞氣。

    董子劍忙說有事,拉著老婆孩子一溜煙回家了,宋覃和許沐也沒想到曾亦萍和宋爸在家,看到這一幕著實辣眼睛,也速速上了樓。

    宋爸自從和曾亦萍和好后,反正也沒地方住,就正大光明搬過來了,兩人不分場合,不分地點的秀恩愛,他還沒事老跟宋覃說,我有過那么多女人,就忘不了你媽,現在感覺和你媽迎來了愛情的第二春云云,宋覃并不想聽到這些,終于逼得他受不了了,讓陸煥替他們安排個房子,搬出去住,從此,世界清凈了,再也不用擔心深更半夜下樓聽到什么奇奇怪怪的聲音了。

    而詭異的是,自從曾亦萍得到愛情的滋潤后,整個大腦突然清楚了,不再分不清許沐和目目,甚至講話都不那么啰嗦了。

    許沐還和宋覃感慨,果真愛情是最好的靈丹妙藥。

    曾亦萍和宋爸搬出去過二人世界之前,特地找到許沐,神神秘秘的給了她一樣東西,是一張已經泛了黃皺巴巴的紙,許沐問她是什么,她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是莊培的命。”

    許沐沒明白過來什么意思,曾亦萍說道:“交給宋覃吧,由他決定。”

    他們走后,許沐便拿著東西給宋覃看,后來宋覃告訴她,是當年莊培偽造曾亦萍出具的財產轉移材料,在曾亦萍沒糊涂前應該是弄到這份造假資料。

    后來因為突然知道宋覃不在的消息,一時打擊過度精神方面出現了問題,所以那份材料應該是連她自己都忘了。

    這也是莊培這么多年不停騷擾她的原因,因為曾亦萍手上有讓她完蛋的籌碼。

    這個東西現在經有關部門鑒定應該還是能追究法律責任,定莊培的罪。

    許沐問宋覃打算怎么辦,宋覃說:“我還沒想好。”

    倒是幾個月過后,許沐又想起這件事問了他,他說他之前和莊培見了一面,他想已經沒必要用到這張紙了,莊培得了尿毒癥。

    于是許沐便再也沒問過了。

    而趙嫻的繼父梁國強入獄了,這件事還上了當地的新聞,許沐一開始還覺得這個名字熟悉,后來看到照片才想起來這人,她問趙嫻這件事和她有沒有關系。

    她記得那天外面下著小雨,她和趙嫻坐在玻璃房里,她問她的時候,趙嫻側頭笑看著許沐:“這么敏感的事,也就你敢問我,是我也不能和你說是,對不?”

    許沐笑了:“你跟我家狐貍還真像,話說,你怎么搞的他?”

    趙嫻并沒有多談,只意味深長的說,上得山多終遇虎,久行黑路必闖鬼。

    倒是后來許沐和宋覃提起這事,宋覃摸著她圓滾滾的肚子笑道:“哪個企業沒點見不得光的事,就看能不能被人挖出來,挖出來后能不能搞得定,顯然那人沒能玩得過趙嫻。”

    不管怎么說,趙嫻在外面熬了這么多年就是為了這口氣,她后來終于把他爸當年的廠子盤了回來,雖然已經入不敷出,但她說她有信心盤活。

    董子劍是百分百支持她,讓她放心大膽的干,就是全賠出去,他景區盈利后,他來養她,總之估計趙嫻要上天,董子劍也會屁顛顛的給她找梯子。

    終于到了許沐臨盆的時候,醫院那邊早安排好了,倒是一向沉著冷靜的宋覃,第一次在醫院走廊里等得快發狂。

    本來是想剖腹產的,但許沐堅持順產,又因為她體質的原因,生的過程中糟了不少罪。

    孩子平安出生,是個漂亮的男孩,眼睛和宋覃長得一摸一樣,許沐第一眼看見他就喜歡的不得了。

    不過為了生這個小家伙,她是真半條命搭進去了。

    宋覃心疼的一開始都不愿意看小家伙,之前本來兩人還計劃許沐身體允許的話,過幾年再要個二胎。

    這下宋覃完全打消了要二胎的念頭,他不想再看著許沐遭罪了,一點都不想。

    不過到后來,當他第一次抱起那個軟綿綿的小家伙后,心里的氣都消了,一臉父愛,笑得合不攏嘴。

    董子劍來看許沐孩子時,見到這樣的宋覃,還挺吃驚的拍了拍他:“兄弟啊,你把你前面三十幾年都笑回來了啊,你兒子小名就叫笑笑吧。”

    于是董子劍隨口一說,后來小家伙的小名就一直叫笑笑了。

    大名是宋覃取的,叫宋睿哲,取自唐代的《沖佑觀》,“睿哲英斷,雄略神智。

    拓土開疆,經天緯地。”

    不過大名并不重要,因為笑笑十八歲之前家里沒人喊他大名。

    武大郎幾乎是和許沐差不多時間生產的,所以兩家突然變得異常熱鬧起來。

    大概在笑笑兩歲多的時候,許沐有一天接到了何益昭的電話,說他要結婚了,許沐激動的恭喜他,和他說到時一定趕去!

    在去之前,其實許沐一直很怕何益昭找了個翻版柳飄飄,但直到看見新娘后,許沐的心終于踏實了。

    新娘叫袁圓,比何益昭小九歲,頭發短短的,性格特別開朗,一見到許沐就自來熟的抱著她:“我老聽我們家何大叔提起你,可算見到真人了!”

    許沐眼角抽抽:“何大叔?”

    袁圓笑著說:“那是我對他的愛稱!”

    聽說袁圓在甲方公司實習,第一次見到何益昭就看上他了,然后對他進行長達一年的瘋狂追求,她自己說瘋狂,那大概是挺瘋狂的。

    反正何益昭最終被她拿下了。

    關于何益昭有沒有忘掉柳飄飄,到底愛不愛袁圓?許沐不知道,不過他看袁圓的眼神里有著深深的寵溺,至于愛情這種玄之又玄的東西,何必刨根問底呢,每個人心底都有個小角落,存放秘密的小角落。

    而何叔叔見到許沐和笑笑可開心壞了,兩歲多的笑笑已經會走路了,笑著喊何爺爺,可把何叔叔樂的,抱著不肯撒手,袁圓還很調皮的說:“爸,我會加油的,咱們家也生個小崽子。”

    何益昭笑她:“也不害臊。”

    她理所當然的說:“害什么臊,你不是說想要個孩子嗎?”

    何益昭笑著不說話。

    婚禮上,音樂一響,當何益昭穿著西裝走上臺時,許沐就哭了。

    笑笑不解的用小肉手替許沐擦眼淚:“媽媽不難過。”

    許沐抱著他親了親:“媽媽不是難過,是太高興了。”

    宋覃在旁摟住她的肩,她抱著笑笑靠在宋覃的肩上:“真的,他要不是遇上袁圓,我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心安,我很感激袁圓,他終于不用再一個人了。”

    宋覃側頭吻了吻她的發絲,眼眸很深,溫柔如水。

    有人說愛情最美的樣子是轟轟烈烈走一遭,有人說最美的樣子是柴米油鹽左手牽右手。

    我說,愛情最美的樣子在你心中,心隨境轉,情為人動,一切皆美。

    全文完。

    作者有話要說: 每次打完“全文完”三個字,內心都無限感慨啊,但是天下無不散之筵席。

    每一次道別都是為了下一次更好的重逢。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