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我愛你上癮 > 62、Chapter62 ...
    靳鄴在門上敲了敲, 尤藝聽見響聲, 扭頭看他面含微笑,哀怨的說:“靳鄴, 我又長胖了。”

    靳鄴把外套掛在掛鉤上,邁步過去伸手環住她的腰把她抱在臂彎里, 在她臉上親了親:“沒有,誰說你長胖了,沒感覺到重量啊。”

    尤藝在他胸前捶了一下:“誰說沒重量了, 我剛量了, 比上個月重了十斤,都怪你,總是說我沒胖,勸我多吃點,我才長這么胖。”

    靳鄴笑了笑,由著她抱怨, 好脾氣的說:“怕什么, 老公這不是很輕松的把你抱起來了嗎?咱們去床上吧,你沒穿褲子,小心著涼。”

    尤藝這才想起自己褲子脫掉了, 臉上有點紅,羞惱道:“你不許說話了。”

    靳鄴悶笑一聲,把她放在床上,挽了衣袖:“晚上想吃什么?”

    “晚上不想吃了。”

    “胡鬧。”

    靳鄴語氣微沉。

    尤藝不怕他,瞪著他委屈的說:“我現在整天呆在家里不是吃就是睡, 體重直線上漲,太墮落了。”

    “你不是一直在看書,學習育兒經驗嗎?這么勤奮好學,一點都不墮落,來吧,快點把褲子穿上,我去做飯。”

    靳鄴把她的褲子拿過來,讓她伸腿,尤藝紅著臉說:“閉嘴,我自己穿。”

    靳鄴看她眼睛一直往體重秤瞟,顯然還對剛剛量出來的體重耿耿于懷,她確實比以前長了些肉,身上摸起來豐盈了些,整體瞧著并不臃腫,但女人多少在意自己的體重,自從懷孕后,她一天都要上好幾次體重秤,早上起床一次,上完廁所回來還要量一量,懷孕的女人心思重,靳鄴決定把體重秤丟了。

    她扶著靳鄴的肩膀把褲子穿好,想要尋求心理安慰,對靳鄴說:“你去量量。”

    靳鄴說:“我就不量了吧。”

    “哎呀,你去稱稱,說不定你也胖了,媽熬的湯咱們倆可是都喝了的。”自她懷孕后靳媽媽經常熬補湯給她喝,盛情難卻,她一個人喝不完便會邀請靳鄴一起喝,沒道理她胖了靳鄴沒胖。

    “快去快去。”

    她推著靳鄴的肩膀催促。

    靳鄴嘆了口氣,遵從她的意愿站上了體重秤,挑眉看她,尤藝瞥了眼體重秤上的數字,眉頭又要皺起來了,靳鄴親吻她安慰道:“沒事沒事,你這不是懷寶寶了嗎?生完寶寶就會瘦的。”

    尤藝不想和他說話了,都是一起吃的,自己胖了這么多,靳鄴居然一點都沒胖,真是一點心理安慰都感受不到。

    靳鄴安撫好尤藝之后就去廚房里做飯,尤藝獨自憂傷之后跑到廚房去找靳鄴,她現在對靳鄴依賴心很重,靳鄴只要下班回家,她就想時時刻刻的看見他。

    身形挺拔的男人腰間系了個圍裙,袖子挽到肘部,手里拿著刀,認真的在案板上切東西,儼然一副居家好男人的樣子。

    尤藝從后面摟住他的腰,靳鄴停下來,握著她的手在她手心親了親,溫聲說:“出去坐著等吧,聞到生肉的味道你不舒服。”

    “我想吃冰蝦。”

    靳鄴說:“我在給你做蝦滑,冰蝦太涼了,不能多吃。”

    “我想吃冰蝦。”尤藝又重復了一遍。

    靳鄴無奈的妥協:“只能吃兩個。”

    尤藝有點嫌棄:“兩個也太少了些,不夠。”

    “我今天做了很多東西,你留點肚子吃別的,我都忙活這么久了,你總不忍心辜負我一片心意吧。”

    尤藝和他討價還價:“我吃完冰蝦還可以吃你做的飯啊。”

    她眼睛滴溜溜討好的看著靳鄴,靳鄴向來拿她沒轍,沉默片刻后,使出殺手锏:“那你吃完冰蝦再吃我做的東西,不怕胖嗎?”

    尤藝:“......”

    靳先生成功的勸服了尤藝不吃冰蝦,也很是成功的把人給惹生氣了。

    晚上靳鄴又是揉腰,又是捏肩的哄人,尤藝側著身子捏手機和人聊天,不搭理靳鄴,靳鄴把臉埋到她脖頸前親了親:“寶貝,別生氣了。”

    尤藝拍掉他的手,靳鄴不小心抬頭瞥見聊天記錄,她正在和于雯說這幾天長胖的事,于雯安慰她懷寶寶都會胖。

    “我懷孕的時候你不都看見了嗎?都胖,這說明寶寶長得健康。”

    尤藝:“豆豆呢,好久沒看到豆豆了,咱們視頻吧。”

    尤藝坐起身子整理頭發,靳鄴走過去喊:“老婆。”

    尤藝推了他一把:“去去去,一邊去。”

    儼然還是記著剛剛的仇,受了冷落的靳鄴哭笑不得,老婆脾氣越來越大了。

    尤藝給于雯發了視頻請求,視頻一接通那邊就傳來于雯洪亮的喊聲:“鄭榮霍,你吼什么吼,你會不會好好說話,孩子都帶不好,你還好意思吼。”

    鄭榮霍無奈道:“雯雯,是豆豆非要趴我胸口喝奶。”

    于雯:“那你給他喝不就成了,吼什么你,他才多大啊,趴你胸口吸一口你能少一塊肉啊?”

    鄭榮霍:“......”

    靳鄴:“......”還有這種操作?他精神上同情鄭榮霍。

    “真是的,不會帶孩子以后就別逞能說自己能帶好孩子,孩子到你懷里才多會就哭成這樣,豆豆不哭,媽媽抱。”

    于雯把哭的小臉通紅的豆豆抱到懷里,尤藝看到豆豆長睫上的淚珠子心疼壞了:“怎么了豆豆,小寶貝不哭了。”

    “還不都是鄭榮霍干的好事。”于雯瞪了鄭榮霍一眼,對著視頻這邊的尤藝說:“男人就是一點好事都不能做,回回豆豆到他手里沒幾分鐘就得哭。”

    鄭榮霍默默的坐在床邊不說話,這種時候狡辯會被批判的更慘。

    于雯在外面會給鄭榮霍留面子,裝出一臉崇拜鄭董的樣子,到了家里就原形畢露,欺凌鄭榮霍,她和尤藝關系好,在她面前也不需要掩飾。

    豆豆哽咽著伸出手指指著視頻,于雯笑著說:“這是小藝阿姨,豆豆看看阿姨漂亮嗎?看到漂亮阿姨咱們就不哭了好不好。”

    尤藝附和說:“哎呀這小帥哥是誰啊,是豆豆嗎?”

    豆豆吸了吸鼻子,小手扒著手機對著屏幕上尤藝的臉親了親。

    “哎呀豆豆真是乖寶寶。”

    于雯指著自己的臉說:“豆豆再親親媽媽吧。”

    豆豆又趴在于雯臉上親了一口,尤藝一臉羨慕的說:“豆豆真是太可愛了。”

    于雯看著她的大肚子:“你就別羨慕了,你們家寶寶以后一定也很乖,要是生個女兒,就來給我們家豆豆做媳婦。”

    “那樣就太好了,我們也一直希望生個小公主。”

    女人聊起孩子來沒完沒了,不知怎么的話題又轉到了老公身上,鄭榮霍剛剛把豆豆弄哭,于雯現在對他是一肚子的不滿意。

    “智商高,情商基本為零,也就我好脾氣才能嫁給他,不然他連媳婦都娶不到。”

    “鄭董情商還低啊,我看鄭董挺好的,你是不知道我們家這位啊,情商更是低的看不見,他高中時候就喜歡我了,天天坐在我后面偷看我,我一看他他就拽個跟二五八萬一樣,也就是我了,換個姑娘早被他嚇跑了。”

    按照以往的經驗,下面就是老公批判大會了。

    靳鄴覺得小藝脾氣這么大都是鄭榮霍他老婆教的,以前小藝多乖多聽話啊,以后得讓小藝離于雯遠些,不然都跟她學,以后孩子生下來,說不定真的得讓自己喂奶。

    “是啊,靳總這么不好,不如你搬出來,我帶著豆豆搬出去,咱們三個過吧,等以后你生了寶寶,就咱們兩個帶著兩個寶寶,逍遙快活。”

    “啊......”尤藝愣了一下,完全沒想過于雯居然不按常理出牌。

    “啊什么啊,反正靳總事事不如你心意。”

    “不是,我也不是這個意思,靳鄴還是挺好的,他就有時候說話不中聽。”

    尤藝又開始為靳鄴找借口,說靳鄴很好,于雯在那邊嘲笑她:“行了,就知道你舍不得你家靳總,趕緊投入你家靳總的懷抱吧,太晚了,豆豆要睡覺了,靳總,小藝對你的意見可是很大,再不好好表現,我就要把你老婆拐走了。”

    尤藝這才意識到自己被于雯給套路了,正要找于雯算賬,那邊已經關了視頻,靳鄴站起身,目光危險的說:“老婆,原來在你心里,我這么多缺點啊。”

    吐槽的時候心里沒個度,話匣子打開收不住,這會掛了視頻,單獨面對靳鄴,想到剛剛自己在于雯面前列舉的他那些罪狀,尤藝訕訕道:“那什么,我后面也夸了你呢。”

    靳鄴俯身把他摟在懷里:“哦,后面你還夸了我啊。”

    “是啊是啊,我夸你了。”

    靳鄴笑了一聲:“晚了,老公已經生氣了。”

    尤藝看他脫衣服,提醒道:“我肚子里還有寶寶呢。”

    靳鄴淡定道:“你放心,我會忍住的。”

    他唇角微微翹起。

    尤藝想到前幾次他忍住了的情況不由打了個哆嗦。

    她現在身體敏感,經不起撩撥,靳鄴偶爾需要紓解的時候,顧忌到她的肚子,都不能盡興,于是欲求不滿的靳鄴就是壞心思,讓她陪他一起難受。

    與其那么難受的憋著,還不如麻溜的解決了呢。

    尤藝這么想著,豪爽的脫衣服。

    “別那么客氣,醫生說了,過了前三個月,還是可以適當運動的,有利生產。”

    尤藝點著頭,說的一本正經。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