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難以抗拒 > 第80章 結局
    后來很多人都記得, C.N科技的沈風和, 就是那個除了宣傳自家品牌和產品就是秀恩愛、完全把微博當做是戀愛日記的互聯網大佬, 在當年發過大量蜜月照片(還可惡地從來不肯放新娘的正面照)之后,終于在那一年的金秋, 于一個神秘海島舉辦了盛大的婚禮。

    說盛大是因為婚禮當天沈風和的微博更新了很多張婚禮照片,身材傲人穿著公主一般高貴典雅婚紗的新娘子頭上戴著面紗,依稀能看得出五官精致、面容姣好,而沈風和則身穿筆挺的西服,臉上囂張驕傲的笑容足以看得出他內心的喜悅。

    但之所以說神秘, 是因為婚禮當日除了沈風和在微博上公布了現場照片, 導致大量吃瓜群眾和CP粉們的圍觀討論, 誰都不知道婚禮的舉辦地點到底在什么地方, 別說網友, 就連專業的狗仔都沒找著婚禮的舉辦地點,只能依稀通過照片猜出應該是在一座風景優美的海島上。

    而對于這場如同童話故事一般空前奢華的婚禮, 栗芷的心情卻十分復雜。

    復雜的原因是, 這場婚禮原定的時間是次年的春天,但卻在兩個人蜜月結束不久之后被迫提前了。被迫提前的原因是……

    某人中獎了。

    雖然說她們早就領了結婚證,也算是合理合法有證駕駛,但因為沈風和強烈期望要在栗芷顯懷之前舉辦婚禮,堅決表示等不到她十月卸貨之后再宣誓主權,所有的計劃只好完全打亂重新安排, 本來提前一年預約有充足制作時間的婚紗也變成了加急, 往里燒了多少錢就不說了, 栗芷還覺得挺對不起人家設計師的,畢竟誰也不希望本來安排得好好的工期突然被人催來催去。

    基本上已經搞定了隔壁忍辱其姓的冷法官的路亭是她的伴娘,前者雖然以前一直看不上沈風和,不管栗芷怎么解釋都認定了沈風和是負心漢一個,但鑒于對方表現良好,栗芷又喜歡,路亭雖然始終對當初出國的時候沈風和放栗芷的鴿子有很大意見,但還是真心實意地送出了自己的祝福。

    怎么說呢,路亭覺得浪子回頭金換不換不重要,重要的是栗芷就看上他了非要在他這棵歪脖子樹上吊死,而在霍誼這件事的處理上,她也確實挑不出什么毛病來。

    自從上次栗芷去幫陳姐接小琪被霍誼的兩個狗腿子威脅過以后,這事就變得邪了起來。本來一直行事滴水不漏根本叫人抓不到把柄的霍誼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公司出現的紕漏一個接一個,證據確鑿的舉報信一封接一封地出,后來又接二連三地扯出許多在法律邊緣試探的灰色案件,算來算去,也夠霍誼喝一壺的了。

    他們庭那時候還都說這是惡人自有天收,但路亭合計來合計去,總覺得這事兒太巧了,思來想去,仔細琢磨了一下這事兒的辦事風格,最終鎖定在了沈風和身上。就他這種有仇必報又有能力報的個性,栗芷都被紅果果的威脅過了,之前又出過網上曝光的幺蛾子,沈風和沒弄死霍誼路亭都覺得奇怪,不過估摸著法律工作者的家屬也不能動不動就做違法亂紀的事,最后就真的用法律武器把他弄進去了。

    婚禮前期,整個現場的工作人員都在忙著準備,路亭穿著漂亮的伴娘服坐在休息室里陪著栗芷,后者也是真心淡定,明明自己馬上就要舉行婚禮了,這會兒擱別的新娘身上早激動得坐立不安了,結果栗芷還能老僧入定一般抱著一本邏輯學一頁一頁地往下翻。

    路亭支著下巴看了她一會兒,實在是沒忍住,“我說阿芷,你到底是不是人類啊,今天可是你大喜的日子,你還抱著本破書在那兒看,能看的進去嗎?”

    栗芷身上穿著繁復漂亮的白色婚紗裙坐在一邊,因為已有身孕忍痛放棄了碩大的裙撐,眼睛都沒抬一下,只悠悠地吐出兩個字,就繼續默默看書了。

    路亭聽見她說“胎教”,差點被逗得翻白眼,“阿芷,你家寶寶現在在肚子里剛發芽,估計是接受不了什么叫做邏輯學,你是不是看的有點早啊?”

    “早嗎?我媽說我之所以從小打到數學都不好,就是因為胎教的時候她不喜歡數學,都沒看數學,導致我后來刷了那么多的題,她特別后悔,所以我得早點看。”栗芷終于想起旁邊還有一個人,合上書認真地解釋道:“據說數學不好都是邏輯上的問題,所以我打算直接看邏輯學,一步到位。”

    路亭被她的歪理邪說懟的啞口無言,張著嘴動了半天的嘴唇,最后才憋出幾個字來,“啊……那你等會兒再教育,我閑的沒事兒,你就陪我聊聊天唄。”

    “你們家冷法官不是粘你粘的很緊嗎,今天你非不讓人家跟來,我還以為你的手機會被狂轟濫炸呢,原來你還有空閑的沒事?”

    栗芷說的都是實話,誰能想到冷漠如冰面無表情的鐵面閻王一談起戀愛來竟然這么黏人啊,上次栗芷約路亭出來吃飯,親眼目睹路亭被一會兒來一條的短信鬧得根本無暇聊天的時候下巴差點掉下來。莫非這么快就被路亭□□得乖了?

    路亭倒是很得意,點點頭“嗯”了一聲,說道:“是粘的很緊啊,所以我今天一到島上報完平安就關機了。”

    栗芷:(ΩДΩ)!!!

    所以說路亭這簡直就是在用生命在參加她的婚禮做伴娘嗎?

    “我還挺好奇的,沈風和知道你中獎了之后是什么反應啊?有沒有激動得嗷嗷哭?”路亭是真的挺好奇的,本身沈風和的思維回路就挺奇特的,再加上栗芷比他更加奇特,她覺得這兩個人湊在一起,日子過得肯定和正常人不一樣。

    栗芷聞言也是噎了一下。

    其實也就和其他人一樣,栗芷的大姨媽一向準時來串門,所以當親戚遲到超過一個星期沒來的時候,栗芷就有點意識有點不對勁兒了,不過她也沒急著跟沈風和說,就自己悄么聲兒地買了早孕試紙和驗孕棒來測,第一遍的時候還沒信,仔細想了想,對方好像一直都認真地做好了防護措施,連著測了三次,才敢確定自己是真的中了獎。

    其實她和沈風和一直都沒刻意存要小孩的打算的,尤其是婚禮還沒辦,她還打算穿得美美的舉行婚禮,而且栗芷覺得自己還沒享受夠沈風和美好的**,這事兒她們不著急。

    但這事兒真的來了落在了她身上,栗芷也沒慌,當天就沒去上班,請了假直接去了醫院,一番檢查做下來,等結果拿到了手確定自己的確是中獎了,又坐在家里的沙發上認真地思考了一會兒人生,這才淡定地撥通了沈風和的電話。

    對方當時大約是在開會(后來事實證明的確是在開會,而且是非常重要的高層會議),電話響了一陣子沒人接自動掛斷了,栗芷也不急不惱,隔了半分鐘又撥過去,這次很快就被接聽了,聲音壓得很低,開門見山地問她怎么了。

    栗芷吞了一口口水,穩了穩心神,確定自己的聲音十分平靜,才開口說道:“我懷孕了。”

    其實她的口氣挺平淡的,但栗芷沒先到對方比她更平淡,愣是沉默了大概有兩分鐘之久,才冷靜地反問她:“你確定嗎?”

    “應該是確定吧,我今天去過醫院了。”栗芷想了想,也非常冷靜地回答道。

    對方“嗯”了一聲,又沉默了一會兒,然后問道:“你現在在什么地方,在家嗎?”

    栗芷點點頭,意識到對方看不見她的動作,才出聲應了一下,因為對方的態度是在平靜得有點不可思議,她也猜不出沈風和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猶豫了一下,還沒想好對他說什么,對方就開口堵住了她的聲音。

    “你在好好休息,我馬上就回家。”

    對方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栗芷實在沒想明白對方的態度,握著手機坐在沙發扶手上愣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對方是掛斷了電話,有點心神不寧,不過很快就收到了華桑告狀的電話反饋:

    “大嫂你怎么啦,老大接了你的電話就直接從會議室跑出去了,會都不開了,現在高管都在屋里等著呢,我一會兒回去是說待會兒接著開啊還是今天就不開了啊?”

    直接從會議室跑出去?

    栗芷可沒從電話里聽出來沈風和竟然能做出這種事,不過聽華桑委屈的小聲音應該也不是開玩笑,想了想,回答道:“嗯,是我有點事,估計你們老大今天不會回去了,如果不是什么十萬火急的會議,就叫大家散了吧。”

    她還真沒想到沈風和直接殺回來了……

    華桑說的果然沒錯,栗芷掛了電話在家坐了不到半個小時,就聽見了門口輸密碼的聲音,等她趿拉著鞋子走到門邊想要給他開門的時候,對方已經大力拉開了房門,一進屋就和她撞了一個滿懷,一句話都沒說,直接展臂順勢將她緊緊地摟進了懷里。

    對方小心翼翼的避開了她的腰腹,只緊緊地將她的頭按在自己懷里,栗芷被他悶得喘不過氣來,差點以為他要謀害親妻,錘了他兩下才叫這個男人冷靜下來,慢慢松開了她,但很快就摁住了她的肩膀。

    男人臉上的表情很認真,摁著她肩膀的手也有些微微的發抖,漂亮的眸子黑的發亮,閃爍著熠熠星光,聲音里也帶著些不易察覺地顫抖,輕聲問她:“小栗子,你想不想要?”

    栗芷沒想到他第一句話會這么說,她還以為對方會說點別的什么,比如表達一下喜悅,因而被他問得一愣,下意識地反問道:“怎么,你不高興?”

    “你想不想要?”對方沒有理會她的問題,又偏執地問了一遍,甚至還有些細微的惶恐,“你不想要的話,我們就想想辦法,肯定會有盡量不傷到你太多的辦法……”

    栗芷被他逼問得沒辦法,眼看著他的思維要走上歧途了,趕忙點點頭,“我覺得……順其自然吧,既然來了,應該就是緣分。你不高興嗎?”

    回答她的是男人突然而至的深吻。沈風和終于不再克制,抱著她的手都在顫抖,整個人好像都陷入了一種奇異的快樂里面,恨不得立刻將她拆骨入腹,一遍一遍地吻著她柔軟的唇,一遍一遍地回答她:“我高興,我特別高興,只要你高興我都高興!”

    “所以他的意思是,孩子無所謂,主要是你高興就行?”路亭覺得沈風和這個思維非常好啊,這個態度根本就是“老婆想要生個娃高興高興,那我就隨她咯,只要老婆開心就好”啊!她甚至可以想到以后這孩子的家庭地位了。

    “新娘入場了,新娘入場了!”門口傳來篤篤的敲門聲,是婚禮現場的工作人員在催促了。

    栗芷站起身,一只手抓起漂亮繁復的裙擺,另一只手挽住路亭,朝門口等待的栗爸爸走去。

    馬上,馬上,她就要由這個全天下最愛她的男人帶領著,一起走向鋪滿鮮花的路另一端,那里逆著光站著另一個愛她如生命的人,從少年春衫的懵懂開始,就等待著和她一起走進一個全新的生命征程。

    她們會永遠永遠在一起,就算死亡都不能將她們分離。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