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女神有個紅包群 > ☆、大結局
    沈喬倫其實只是想用這樣的方式緩解內心的恐懼而已, 沒想到說著說著, 肚子反倒更餓了。

    “好餓,好渴。”他不停的哀嚎。

    幽幽的聲音就跟煩人的蒼蠅一樣不停往解舒耳朵里鉆,他不耐煩的翻出包里最后一包壓縮餅干丟給他:“吃!”

    “你還有食物!”沈喬倫撿起餅干激動了一下, 不過很快意識到這可能是解舒最后的余糧, 又丟了回去:“這玩意又干又難吃,你自己留著吧!”他故作不屑。

    “不知好歹!”解舒懶得理他,安靜恢復體力。

    智障是會傳染的,他才不要跟這家伙待太長時間。

    沈喬倫心境一直很難平復, 他知道今天陸單羽也會抵達這里,如果聽見自己的情況,會不會有一丁點的擔心?

    想來應該是有的吧?好歹在同一個屋檐下生活過五年。

    恍惚間, 他似乎聽見有聲音。

    “喂,解舒,你有沒有聽見什么聲音?”他小聲開口,手心開始緊張的冒汗。

    不怪沈喬倫膽小, 在這種鬼氣森森的地方, 能正常才怪了。

    可惜解舒根本不理他,直接把人無視成了空氣。

    “那、可能是我聽錯了。”他尷尬的摸鼻子。

    過了一會, 那種感覺越來越強烈,他豎起耳朵貼到墻面,聽了一陣,回頭跟解舒說:“好像真的有聲音。”

    此時的解舒已經站起來了,眉目間有掩飾不住的欣喜:“不是好像, 是真有人來了。”

    “哪還等什么!快叫啊!喂!我們在這!我們在這!”

    沈喬倫扯著喉嚨大聲呼救。

    車藺晨一行人漸漸往這邊靠近,不過不知道為什么,沈喬倫和解舒能聽見他們的聲音,他們卻聽不見沈喬倫的呼救聲。

    “前面沒路了。”隊伍里一個瘦小的男子舉著手電四處照了照,手按上厚實的墻壁。

    確實沒路了。

    “喂,我們在這邊啊!”僅僅一墻之隔,沈喬倫聽見他們的對話,不免著急起來,又加大了音量:“我們在這邊!”

    “隊長,我們再去其他地方找找吧。”

    “臥槽!老子在這里,你沒聽見嗎?”沈喬倫喊得嗓子都冒煙了,不滿的瞪若有所思的解舒:“你倒是一起喊啊!等他們走了,我們真要困死在這了!”

    解舒沉思,還是沒說話。

    車藺晨總覺得面前這堵墻有點不對勁,可是具體哪里不對,又說不上來。

    陸單羽在一旁嘀咕:“有點奇怪。”

    車藺晨看她:“怎么了?”

    “剛才他在摸墻的時候,我們是在站在后面的,你不覺得他說話的時候,聲音比之前小了不少嗎?”就像有中無形的東西將聲音吸走了一部分。

    車藺晨靈光一閃,眼睛豁然轉向那堵青色墻面。

    這邊,解舒唇角上揚,從地上撿起一塊大石頭,掄起來往墻上砸。

    一下又一下。

    沈喬倫不明白他在做什么,一時間有點懵。

    “因為墓室設計的原因,他們聽不見我們說話的,用石頭,只要讓墻面震動,他們就知道我們在這。”解舒邊砸邊解釋。

    沈喬倫也懂了,四下找了塊石頭跟著砸起來。

    砰砰砰。

    厚重的青石墻細微震動起來。

    “誒誒誒,我剛才好像眼花了,這面墻在抖!”有人驚呼。

    車藺晨將手貼上去感受了一陣,終于如釋重負的笑了:“他們在墻那邊,給我們提醒呢,先派個人上去匯報情況,帶搜救隊的人下來,這墻肯定有機關,我嘗試能不能打開,如果能把人帶出來,直接找你們匯合,如果不能,我們再一起想辦法。”

    越下到深處,受磁場影響,對講機和攝像頭早就不能用了,車藺晨安排合理,大家都沒意見,除開一個回去的人,剩下的全部圍著青石墻找機關。

    墻面,地腳,所有可疑的地方都沒放過,可惜還是一無所獲。

    “奇怪了,會不會根本沒機關啊!”

    “不會,你們看。”車藺晨將燈光往上照,落在縫隙交合的地方:“墻面有縫隙,跟四周沒有完全一體,肯定有機關,是巨石門。”

    陸單羽看他們找的認真,不好閑著,四處敲敲點點,敲著敲著,突然看見墻上有個很小的孔,不認真看真發現不了。

    “這是什么東西?”同樣有人從墻角挖出一根很細的金屬條,具體什么材質看不出來,陸單羽湊過去看,驚訝的發現,大小跟墻上的小孔是差不多的。

    “車藺晨,把那東西插進去看看。”陸單羽提醒。

    車藺晨點頭,幾人屏息凝神,東西緩緩被推入,某一刻咔的一聲響,像是觸發了什么機關,一連串齒輪轉動的聲音響起,吱呀吱呀,聽的人瘆得慌。

    “墻動了!”

    沉重的巨石墻以一種極為緩慢的速度往上升起,漸漸的,兩張憔悴的臉落入眼中。

    沈喬倫滿臉復雜,靜靜凝視著陸單羽。

    解舒松了口氣:“總算等到你們了。”

    “人沒事就好。”陸單羽笑笑,刻意忽視掉沈喬倫的目光。

    “先喝點水,吃點東西,我們再出發,溫教授很擔心你們。”車藺晨把準備好的食物跟水遞給兩人。

    輪到沈喬倫的時候,他遲疑了一下才接過。

    “謝謝。”他輕輕開口。

    “不用。”車藺晨淡淡道。

    兩人狼吞虎咽的吃完東西,一行人開始返程。

    來的時候沿途標記的有記號,沒多大功夫路程已經接近一半。

    沈喬倫走在最后,從他的角度能看見陸單羽跟車藺晨手一直牽著,并肩而行,不論身高和氣質在一眾人中,都是最出挑的。

    契合到沒有任何人插足的余地。

    他無奈苦笑,命都是情敵救的,還怎么爭?再說陸單羽也不會給自己爭的機會。

    “快到出口了!哈哈!我們終于要出去了。”

    “奇怪,怎么沒有人下來接應?那小子不是自己跑了吧!”

    不多時,地面的標記提示眾人,再穿過兩個耳室就能到出口,大家都很激動,連呼吸都輕快了不少。

    “這種地方,一輩子下來一次就夠了,太壓抑了。”

    “死人住的地方哪有活人住的舒坦,你跟著陳局長,以后下地的機會怕是多吧。”

    說說笑笑中,忽然前方有人影出現,緊接著傳來緊急的呼叫:“大家注意安全!我們這邊有多處塌方,你們……”

    話還沒落,轟一聲,所有人瞬間被淹沒。

    市人民醫院,單人病房。

    “藺晨啊,你真的不要留院觀察幾天?”溫老頭苦口婆心的勸:“所有人中就你傷的最重,你要是身上少個零件,回去我會被你們系主任拿刀砍的。”

    車藺晨腳上打著石膏,背靠軟枕,一口一口,無比輕松愜意的吃著陸單羽遞過來的蘋果。

    很嫌棄這個電燈泡:“教授我只是骨折而已,您不用太擔心,醫生建議我回家靜養,我要跟你們一起回去。”

    溫教授默默垂淚:我哪是擔心你,我是擔心自己的老命啊。

    于是幽幽怨怨的目光看向削蘋果的陸單羽,希望她能懂自己的意思。

    “呃,要不你就在觀察幾天?”陸單羽很沒立場的倒戈。

    車藺晨委屈極了:“你們都回B市,就留我一個在這,羽毛你真的忍心?”

    “我留下唄。”陸單羽目光落到他打石膏的腳,軟軟一笑,她怎么會留他一個人。

    當時那樣危急的情況下,是車藺晨把自己護在身下,被一塊掉落的大石砸傷了腳。

    其余人包括她自己只有輕微擦傷。

    還好只是骨折,要是傷到其他哪里,她真不知道怎么辦了。

    “好好好!”溫教授怕他們反悔,火燒眉毛的跳起來:“你們回來的機票老頭子報銷了,不,吃住旅游的費用統統都報銷,你們多玩幾天也沒事,單羽學校我幫你請假,只管吃好玩好啊。”

    一幫人看過車藺晨后,坐飛機回B市了。

    陌生的城市只留下“相依為命”的兩人。

    陸單羽提著午飯走到病房門口的時候,車藺晨正在跟人視頻。

    “媽,我真沒事,別!你千萬別過來!再等幾天我就回來了,單羽?她現在不在,不行!暫時不能帶她回家,你說為什么?我怕你嚇到她,你想你兒子一輩子打光棍嗎?”

    陸單羽躊躇了一下,想到什么,推開門,“我回來了。”

    “誰回來了,是單羽嗎?兒子,快讓媽媽看看她!只聽你一直說,媽媽還沒見過活的呢!”手機里傳來興奮的尖叫:“車先生,快來看你兒子未來的媳婦!”

    “真的?我看看!激動死老子了,咱們兒子眼光肯定不差!”又是一道興奮的中年男聲:“臭小子,人呢?快給你老子瞅瞅!”

    車藺晨尷尬的沖陸單羽咧嘴:“他們就是這樣,一點都不穩重。”

    “好了!我媳婦能隨隨便便給人看嗎?不跟你們說了,我吃飯了。”就在他要切斷視頻的時候,陸單羽忍著笑,走過去,彎腰沖視屏里的一男一女打招呼:“叔叔阿姨好,我叫陸單羽。”

    “誒誒誒!漂亮!我就說咱們兒子眼光不差的!”沒想到能看見真人,車爸爸眼睛都快笑沒了。

    車媽媽將老公礙眼的大頭推開,親切和陸單羽搭訕:“單羽啊,別理這個膚淺的人,阿姨這個月的生日,你要是能來,我就太高興啦。”

    車藺晨戳穿她:“不是還有三個月零四天嗎?”

    車媽媽兇巴巴的瞪他:“每年都同一個時間過生日,有什么意思!今年我提前不行嗎?”

    車藺晨:“……行行行,就是……”他無奈的看陸單羽,知道她肯定還沒做好準備。

    誰知女生眼睛一彎,笑瞇瞇的點頭答應了:“可以的阿姨,我最拿的出手的就是廚藝了,如果您不介意,我可以下廚給您慶生。”

    車媽媽一通贊不絕口的稱贊后,車藺晨掐準時機掛斷視屏,目光灼灼的凝視著陸單羽微微泛紅的臉,輕聲道:“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

    那眼神中的暗示意味太強,陸單羽歪頭俏皮一笑:“我知道啊。”

    因為有人用實際行動證明了她在心中的地位,所以她要勇敢一點,在勇敢一點,往后的歲月,她已經準備就緒。

    (完)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