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他的小雀躍 > 第67章
    晚。

    林雀窩在臥室學習, 基本不挪地方, 學習桌前一坐就是大半天。

    晚上吃完飯后林母又端了水和飯后水果給她送到房間。

    林雀暫時從書本里移開視線,抬起頭來對林母笑笑:“謝謝。”

    說完又匆匆低下頭繼續學習。

    林母輕手輕腳退出了臥室,把房門帶上。

    她輕輕嘆了口氣。

    林父聞言,放下手機,問她:“怎么了?”

    林母想起林雀剛才那個笑。

    眉眼彎彎的,只是一個微笑的弧度, 卻沒有多少欣喜在里面。

    像是她面對同事時的純禮貌性笑容。

    “她已經很久沒有真正開心的笑過了吧?”

    林父也跟著嘆了口氣:“嗯。”

    二人久久無言。

    ——

    考前。

    踩點考試場地。

    林雀和宋穎一起去看的場地,兩人有幸分在一棟樓。

    她先陪宋穎去了她所在的一樓, 看了看教室位置, 又趴在窗戶上討論了一下大致坐的位置。

    而后往樓上走。

    到了二樓樓梯時,宋穎正想往走廊內走, 林雀卻挽著她的手腕,繼續上樓梯。

    宋穎趕緊提醒:“林林,到二樓了。”

    “嗯, 回來看。”林雀拍拍她的手, 意思是知道了。

    上樓的腳步卻沒停下, 直直走到了四樓, 到了走廊后邊走邊往教室上方的班級牌上看。

    宋穎這才發現她竟然是在找四樓的教室, 她不明所以:“你的考試場地不是在二樓嗎?怎么跑四樓來了呀?”

    林雀耐心地解釋:“我看看鹿鳴的考場在哪兒。”

    “確定他在四樓考嗎?”

    林雀點點頭:“昨天蘇棟在群里發了他們幾個的考試場地,說是怕今天忘了, 在群里做個備份。你沒看見信息啊?”

    宋穎說:“沒看到, 這兩天忙著學習,把群都給屏蔽了。”

    “……”

    找到了鹿鳴的考試教室后, 林雀研究了下鹿鳴的大致位置。

    林雀重新挽上宋穎的手腕:“好啦,咱們去看看我的考試場地吧?”

    “嗯。”

    走到三樓時,林雀迎面遇到了從二樓上來的鹿鳴和蘇棟。

    他們都一眼看到了對方。

    鹿鳴停住了腳步。

    ——林雀也是。

    倆人沉默對視。

    蘇棟低頭走著,絮絮叨叨地在抱怨:“大熱天的你往二樓跑什么啊,早點看完自己教室就回家里躺著不好嗎——”

    宋穎一下子就聽出了鹿鳴的用意。

    她看了下旁邊的林雀,忍不住對她悄悄說:“你倆真有意思,不去看自己的,都先去關注對方……”

    聽到宋穎的話,蘇棟“唰”得一下抬起頭來。

    他洋溢著燦爛的笑容:“穎穎!巧啊。”

    宋穎略為冷淡地點了點頭:“嗯。”

    林雀望著鹿鳴,好一會兒,嘴角出現兩個充滿愉悅意味的小酒窩:“加油。”

    他微微一笑:“你也是。”

    ——

    高考終于來臨。

    入場前林雀緊張地手抖發抖,可真坐下來領到卷子的那一刻,她很快冷靜了下來。

    所有的情緒都沒了,一門心思地認真做題。

    考試這兩天,她享受到了帝王級的待遇。

    什么家務都不用做,林父變著法兒的給她做好吃的,林母跟她說話輕聲細語,什么事兒都順著她的想法來。

    要不是有考試的壓力堆著,林雀真的想上天,趁機翻翻舊賬,數落數落他們的不是,反正這會兒他們肯定不會還嘴……

    考試第二天,中午。

    只剩最后一門外語。

    林雀臨出門前,最后看了手機一眼,忽然發現林母的一條轉賬信息。

    點開一看,888。

    她十分驚奇,林母從未給她過那么多錢,頂多給兩百,不能再多。

    林雀背上書包,從臥室出來。

    林父林母已經換好日常衣服端坐在沙發上等她了。

    她晃了晃手機:“媽,你怎么給我轉那么多錢啊?”

    林母先是和林父對視一眼,然后才看向林雀。

    她微笑,笑得很有深意:“考完出去玩玩兒吧,女孩子不能倒貼男孩子,也不能只讓人家男孩子掏錢,AA最公平,而且也不丟分。”

    林雀默了一默。

    林母這意思,怎么像是在教她談戀愛呢?

    對于林母為她的戀情出謀劃策這點,她有些不太確定:“媽,你……”

    林母站起,走到她身旁,手指搭上她的肩膀:“去談一場你喜歡的戀愛吧,爸爸媽媽支持你。”

    ——

    外語考試。

    林雀答題的時候還能很專注,當做完之后開始檢查的時候,心里隱約起了點別的心思。

    總想快點結束考試。

    好一會兒,她才調整好心態,重新檢查題目。

    鈴聲作響,監考老師整理好試卷,這才讓他們出場。

    從來不在這件事上爭分奪秒的林雀,頭一個抓起早就打包好的工具,沖到講臺拿起自己的包就往樓上鹿鳴的考場上跑。

    她才剛到了樓梯,邁了沒兩步,聽到一聲:“林林寶貝——”

    聲音不大不小,有調逗她的意思,言語里透著一股子終于解脫的舒爽。

    她愕然抬頭。

    鹿鳴雙手自然下垂,居高臨下看著他。

    他沒拿包,許是為了能以最快的速度走出考場,他只是帶了考試需要的工具,而后把它們裝進透明收納袋。

    此刻收納袋裹著學習用具和考試證件,被他卷在一起,插在了衣服口袋里。

    露出一個小角,能隱約看出卷得只求快,所以不是很用心,邊緣參差不齊。

    他伸開雙臂:“過來。”

    此時已有許多考生集聚在樓梯,有的在歸心似箭地飛快下樓,有的在邊討論邊緩慢下樓,也有停留在邊緣處等人的。

    還有個別在一旁偷看鹿鳴的。

    但林雀沒再管了。

    她抬腿對他跑過去,快到的時候,猛然一個箭步,鉆去了他懷里。

    他隨即抱住了她。

    成功獲得許多側目。

    有好事兒的拿了手機再拍。

    林雀沒有躲避,抱著鹿鳴不撒手,大大方方任由他們拍,甚至還對鏡頭笑了一下:“愛怎么拍就怎么拍,我不怕了,再也不怕了——”

    成年了。

    高中畢業了。

    脫離了早戀的行列,光明正大談個戀愛誰也沒資格指手畫腳啦!

    林雀去了鹿鳴的小公寓。

    倆人膩在一起許久,把這三個月來沒能說的話恨不得一股腦的全說了。

    那天晚上,直到深夜鹿鳴才把林雀送回家。

    林父林母并沒有催她回家。

    反而還在怪林雀沒有邀請鹿鳴上來坐坐:“人家那么晚把你送回來,也不請人喝點水吃點宵夜再走。”

    放了暑假,林雀每天一睜眼洗漱打扮一番就被鹿鳴接走,夜里才回來。

    林母笑話她有了老公忘了娘。

    說完了,又給她打了許多錢,叮囑她要保持平等的關系,絮絮叨叨傳授了許多戀愛經驗。

    高考完其實并不太平。

    要估分,要選學校。

    鹿鳴這種天賦型選手分數肯定沒問題。

    所以估完分后,鹿鳴問林雀:“怎么樣?”

    林雀答:“應該沒問題。”

    她沒去問鹿鳴,因為鹿鳴肯定能考上頂尖的政法大學。

    他們早就選好了心儀的學校,查過往年來的分數線,如果今年和往年差不多,林雀還是有把握的。

    填志愿時,鹿鳴對著林雀的志愿抄的。

    林雀的理想很早就定了。

    他之前對將來的路一直是無所謂的態度,對自己格外自信,反正走哪兒都是數一數二的,不愁以后。

    有了林雀后,林雀想去哪兒,他就隨她去哪兒。

    拿到錄取通知書的時候,他倆齊齊發了個朋友圈。

    一模一樣的內容。

    “耶。”

    “耶。”

    一模一樣的配圖——一張照片,白色的桌子上擺著兩個同一個政法大學的錄取通知書。

    蘇棟緊接著發了一條朋友圈:【呵呵,兄弟一生一起走,誰先脫單誰是狗。】

    鹿鳴更了個狀態,沒內容。

    只有一個配圖。

    是蘇棟幼兒園時期抱著小姑娘親的照片,怕人看不出是蘇棟,特意標出了蘇棟的名字。

    蘇棟:【我錯了,求刪……】

    遲遲不見鹿鳴刪除。

    蘇棟私戳鹿鳴。

    蘇棟:【阿鳴,鳴哥,鳴大佬,我錯了,求刪……】

    信息前一個紅色感嘆號。

    ——鹿鳴已經把他拉黑。

    蘇棟:“……”

    這會兒不是某人可憐兮兮想對林雀獻個殷勤還得請他當擋箭牌的時候了!

    ——

    拿到錄取通知書的第二天。

    鹿鳴邀請林雀去游泳。

    林雀買了身比基尼放在包里,準備出門前,她想到了什么,折回了臥室,打開柜子,從里面取了個東西,塞進了口袋里。

    鹿家別墅。

    林雀換好了泳衣,走到泳池邊,隨手把一個小盒子放在了桌上。

    鹿鳴掃了一眼:“那是什么?”

    “裝首飾的小盒子。”

    鹿鳴沒再追問。

    游了會兒泳,倆人累了,趴在休息椅上休息。

    鹿鳴懶洋洋地躺著:“林林,來一局成語接龍?輸的人給贏的人按摩。”

    “好。”

    鹿鳴側過身子,面對她側臥著,一手撐著臉,一手捧著杯子喝了口水:“虛與委蛇。”

    林雀懵逼。

    給這個老奸巨猾的跪了。

    有yi這個詞兒開頭的成語???

    她想了好一會兒,回了個:“蛇蝎心腸。”

    鹿鳴挑了下眉:“yi和she一樣?”

    林雀耍賴皮:“反正都是一個字啦……”

    鹿鳴放下杯子,斜她一眼:“好吧,再給你個機會。”

    “來。”

    他勾起嘴角,笑了:“餐霞飲液。”

    “……”液你妹!

    總挑解不出來的詞兒,她怎么接!

    林雀算是看出來了,鹿鳴就是想讓她去給他按摩。

    她哼哼:“過來,我給你按。”

    心里十分不服氣。

    果然戀愛是不能輕易談的。

    追她那會兒,故意輸給她,然后給他按摩。

    好了以后,就成故意給她使絆子,讓她伺候他了……

    鹿鳴非常享受地趴在椅子上。

    任由林雀柔若無骨的手在他腿上推推按按拍拍敲敲。

    拍完了背面,林雀問他:“正面要敲敲嗎。”

    “敲?”他不動,只微微側過頭來:“這詞兒可不能這么用,得用摸或者——”

    他點到即止。

    她卻依舊紅了臉。

    她嬌嗲白了他一眼:“正經點!”

    她給鹿鳴捏了得二十多分鐘的腿。

    看鹿鳴趴了那么久都不動一動,林雀拍拍他肩膀:“一直趴著不累嗎?轉過來啊。”

    他沒動。

    她又拍拍他:“別總趴著了,也換個姿勢啊,不然血液循環不流暢對身體不好。”

    他慢悠悠轉過身。

    林雀不吭聲了,紅著臉看向別處。

    總算明白他怎么不轉過來了……

    她羞,鹿鳴卻看得開。

    他頭枕著雙臂,好整以暇看她含羞帶怯地模樣。

    最終,還是好心地哄了句:“沒辦法,年輕,有沖勁兒。”

    林雀小心翼翼地往他身上瞄了眼,猶豫了兩秒,她站起來,把放在桌子上的小盒子拿到手,又走到他身邊坐下。

    她叫他的名字:“阿鳴。”

    “嗯?”他散漫地回。

    “你剛才不是問我帶了什么東西嗎?”

    “不是首飾盒么?”

    她搖搖頭,打開盒子,把盒子推到他眼前:“是這個。”

    盒子里,躺著幾個套套。

    是林父之前塞給她的,她一直沒丟。

    鹿鳴從休息椅上坐起,雙眼先是一亮,后又漸漸暗沉下來。

    他看著她,眸子漆黑如墨:“你想好了?”

    林雀不大好意思回話,只是點了點頭。

    鹿鳴緩緩躺回休息椅上,雙手有一搭沒一搭地敲著,很是閑散。

    他有意不給她帶來太多壓力:“其實,我想要你很久了,我幻想過很多次我們的第一次,有各種姿勢,但是地點卻從沒變過。”

    他手往水邊一指:“在這里,就在這水池附近。”

    林雀有點懵。

    高考完后,天熱,她不想在室外走動,倆人常常來鹿家的這個私人游泳館里玩耍:“那我和你常在這里玩,你怎么從來都沒……”

    “都沒什么過,嗯?”

    林雀拒絕說的太直白。

    不理他。

    知道他明知故問。

    鹿鳴沒再難為她:“常聽人說女孩子第一次的時候很沒安全感,我們雖然認識時間不短,但真正在一起的時間卻很短,我怕你沒做好準備。”

    林雀說:“短嗎?可我怎么覺得我們已經在一起很久很久了呢。”

    已經足夠了解,也深知對方對自己的真心實意。

    是值得信任和托付的人。

    “再給你最后一次反悔的機會。”他倏然將目光鎖在她臉上:“做好準備了嗎?”

    “嗯。”

    他站起,一手搭在她后背,一手從腿下一撈,打橫抱起,回了二樓他的房間。

    春風N度。

    看著林雀安穩的睡顏,鹿鳴想,到底是什么時候喜歡上林雀的呢?

    或許。

    或許在她厚著臉皮,一屁.股在他身旁坐下的那一剎那,他們之間就已經不一樣了。

    不然,就算她坐下了又能怎樣?

    他會當著劉玉濤的面把人踢出去。

    連他自己未曾發現,他對她,其實是一見鐘情。

    發現這點后,鹿鳴笑了笑。

    還行,他運氣很好,遇到了一個喜歡的人,一眼相中了她,千辛萬苦追到手,接下來,他的任務就是把人哄好,一輩子都讓她乖乖呆在自己身邊。

    高一夏末。

    鹿鳴看見了林雀。

    一眼,就是一輩子。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