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心甘情愿 > 第六十一章
    蘇俊華的精神好了許多, 雖然還不能從病房里出去, 但是摘下了氧氣罩,可以短時間的靠在枕頭上自己動手調空調的溫度。

    一切都在朝著好的方向發展。

    蘇沁從來沒有問過蘇俊華這個問題,以前每次提到這個的時候, 他們總是吵架, 誰都沒有好好的坐下來,跟她認真的說過這個問題。如果從一開始,就有人認真的告訴過她的話,她也不會怨恨余悅這么多年。

    蘇俊華沒想到蘇沁會忽然問這個問題, 怔楞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這個問題居然是她問的。

    “沁沁,你說什么。”

    “我說, 爸爸你當時,為什么會跟余悅結婚呢。”她想不通。

    蘇俊華這下確定了,她真的在問這個問題,她也終于愿意正視這個問題了。

    “當然是希望她能夠好好的照顧你, 你那么小, 把你一個人丟在家里,我怎么放心的下。”

    蘇俊華看著蘇沁低著頭整理著百合花的葉子, 低垂的眉和眼,溫柔的側臉,和莫潔相似極了,有一瞬間,他以為他看到了莫潔, 等到回過神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看錯了。

    時光啊,從來都不會善待每一個人,它只會安靜的,永恒的帶走每個人的青春。

    ——

    “可是,你為什么當時不問問我呢,要是你問我的話,也許,我們能夠和平相處的。”

    “是啊,我要是早知道你會那么不喜歡余悅的話,我當時應該先考慮你的意見。”蘇俊華幽幽的感嘆。

    蘇沁捏著百合花的葉子,心里難受的要命,這些話,要是很早以前就跟她說過,她就不會,一直一直的想要往外逃了。

    她總覺得,爸爸沒有給過她足夠的信任感和心安。

    余悅的出現,只是為了瓜分她的爸爸和她的家。

    為了自己那僅存的驕傲和自尊,她率先選擇了退出這場角逐戰。

    “爸爸,這么多年,你有沒有想過媽媽,我經常做夢的時候,會夢到她對我哭,對我笑,還記得我小時候得水痘那次嗎,我每天晚上,都夢到媽媽會出現在我的夢里,可是我伸手想要她抱抱我的時候,她卻變成了一團霧氣,悄悄的飛走了。”

    “我好想媽媽,要是媽媽還在的話,那該多好,她會看到我結婚,會幫我過目我的對象到底對我好不好,要是他對我不好的話,還會幫我出頭……”

    蘇沁忽然有些淚目,從莫潔走了以后,她從來不敢把這些女孩子的私房話講出來。

    哪怕是面對陳衍,她的枕邊人,她也從來沒有說的這么難過過。

    每個人都告訴她應該堅強勇敢,失去的人不會在回來,剩下的人應該好好生活,可是只有真正失去過的人才明白,那種被撇下的感覺,不是三兩句話就能釋懷的徹底。

    道理都懂,但是不是人人都能感同身受。

    “沁沁,有爸爸在的一天,陳衍那小子,永遠別想欺負你。”蘇俊華聽她落寞的聲音,以為是在他住院期間陳衍又弄出了幺蛾子,掙扎著想要坐起來,力氣用的太大,牽動了手背上的針管,立刻,就有殷紅的血液回流,十分的觸目驚心。

    蘇沁嚇了一跳,連眼淚都顧不上擦連忙按了鈴讓護士進來。

    護士進來檢查了一下,沒什么大問題,叮囑了一下注意情緒不要太激動就出去了,也不敢責怪家屬,甲級病房的病人,都是非富即貴的,連帶著護士素質都高到不行。

    蘇沁含著眼淚,顫抖著手用小勺子給他喂水,蘇俊華還是很擔心她受委屈,抓著手顫抖著聲音問她。

    “你老實告訴我,他……是不是欺負你了?”

    蘇沁連忙搖搖頭,咬著嘴唇,眼淚大滴大滴的掉下來,“沒有,他對我很好,真的很好。”

    她又哭了,還好她的爸爸,還是關心和愛她的,她以為,余悅把爸爸對她的好,全部都要瓜分走了,她咬著嘴唇,淚眼汪汪的看著爸爸,握著他的手低垂著頭小聲的哭了出來。

    “爸爸,我是不是一直很不聽話,總是讓你生氣。”要不是她總是惹他生氣,那么他應該也不會總是隔三差五的時候總是住在醫院。

    想起來從前的種種,她覺得自己討厭極了,怎么這樣的不聽話呢。

    “沒有,從來沒怪過你,我也是第一次做人爸爸,怎么能責怪第一次做我女兒的你呢,雖然我跟余悅結了婚有了孩子,但是你永遠都是我的掌上明珠,在我的心里,你一個人,占了你和媽媽兩個人的位置,我只會希望你更好,哪里會色的你受委屈呢。”

    心頭思緒百轉,蘇沁拉著蘇俊華的手,問他。

    “所以,我接受余悅了。”

    “嗯?”蘇俊華和余悅的反應一樣。

    蘇沁笑笑,去沙發邊拿食盒吃飯,她一路走過來,還沒吃口飯呢。

    ……

    蘇沁回去的時候順道去了一趟學校,拿了一點東西回去,她到家的時候薛海正好也在,看到她回來,傻呵呵的跟她打招呼。

    “蘇妹妹你回來了,我這路過上來轉轉。”

    蘇沁翻翻眼睛,這是順路嗎,她要是沒記錯的話,薛海的家在香城的另一邊呀,這也叫順路?

    被蘇沁看的心慌慌,薛海摸了摸鼻子想要腳底開溜,蘇沁卻出聲叫住了要跑路的薛海。

    “你吃飯了嗎,我叫了外賣,馬上就到,一起吃點唄。”

    差點偷溜的薛海被叫了回來,只好灰溜溜的回去,并排跟陳衍坐在一起。

    陳衍這幾天自知讓蘇沁不高興,一點反抗的話都不敢講,乖乖的和薛海坐在沙發上等外賣。

    蘇沁像是什么也沒發生過一樣,依舊跟薛海有說有笑的,薛海想起來上次他多嘴說了陳衍跟姜棠的關系,雖然是幫了陳衍解了燃眉之急,卻又側面反映出來,他在幫著好哥們在一起瞞她。

    一想起剛剛看到她笑的滲人的樣子,她就懷疑她會不會在外賣里下了毒。

    一頓飯吃的驚心動魄,刨完最后一口飯薛海就腳底抹油溜了,不敢待在這里, 蘇沁那看人的眼光太可怕了,他快要消化不良了。

    看著薛海腳底抹油跑的賊快的背影,蘇沁癟癟嘴,看著淡定坐在沙發上吃飯的陳衍,“我很可怕嗎,怎么薛海跑的那么快?”

    陳衍淡定的吃著飯,這話不敢接。

    “問你呢。”

    被點名的陳衍不得不硬著頭皮接著要人命的茬,“可能他真有事情吧,怎么樣,你爸爸好點沒。”

    “好很多了,”蘇沁點點頭,繼續扒著飯,“你知道我爸爸跟我說什么了嗎。”

    “什么?”

    “他說呀,要是你欺負我,他就把你的腿打斷。”

    蘇沁笑嘻嘻的,露出自己一口森森的小白牙。

    “難道我平時對你很差嗎,”現在換陳衍不解了。

    蘇沁搖搖頭。

    “所以你以后要對我更好一點,我可是有一家人罩著的。”

    低頭喝光杯里的牛奶,眼睛里有星星在閃爍。

    “好,一輩子都對你好。”

    陳衍從她的眼睛里看到了無數星光,他大概猜到了她今天在醫院到底發生了什么。

    一家人,好難得的三個字。

    這個自卑敏感小姑娘,終于從她的心結里走出來。

    她敞開了自己的心,勇敢的接納了另外一個人取代她媽媽位置的女人。

    這樣的小姑娘,他怎么能不想疼愛呢,

    他簡直是想疼到心坎里去。

    姜棠的那所謂的緋聞信息蘇沁再沒有刻意的去關注過,凡凡告訴過她,對這樣的莫須有新聞上心就真的是她二傻子,只要陳衍表明了立場,那她就應該給他足夠的信任,至于姜棠,別人沒有做任何越舉的行為,她都不能先失了氣度。

    她大概也能想到,也許現在的姜棠,也在等看誰先克制不住。

    姜棠的緋聞澄清發布會在蘇俊華出院以后總算姍姍來遲的召開,蘇沁在微博的實時轉播看了一會,就覺得很沒意思。

    不怕擾亂心智的緋聞,就怕欲蓋彌彰的所謂澄清。

    不過她又有些小小的心疼姜棠,為所謂的緋聞做足解釋還要面對記者們的百般刁難。

    早知道是這樣,為什么之前還要這樣做呢。

    余悅從酒店里搬了回來,誰都沒有在提起離婚那件事,仿佛那只是幾個人的一場夢而已。

    蘇揚搬回家太過開心,偷偷的從冰箱里吃了好幾盒哈根達斯有點鬧肚子,一大家子陪到他睡著才回去休息,

    陳衍也想過來看看不舒服的蘇揚,被蘇沁拒絕了,理由是一個男人不好半夜出現在一個女孩子的家里。

    陳衍……

    姜棠約蘇沁出去見面的時候已經是一周后,她正在為自己畢業典禮那天要穿什么衣服去而煩惱。

    跟張媽說了一下晚飯可能要晚點回來吃才出門,在門口碰到提早下班過來蹭飯吃的陳衍,看到她要出門,連忙過來。

    “要出門嗎。”

    蘇沁睨他一眼,點點頭,“你的前女友約我出去見面,怎么樣,我這樣穿還可以吧。”

    蘇沁一到夏天就喜歡穿各種精致漂亮的小裙子,她的皮膚白,腿又細又白又直,修身的裙子襯的她腰肢很是纖細勻稱,按照陳衍男人的思鄉來講,這絕對走在路上能夠吸引無數的異性眼光。

    他有點不高興她的這么好看出門了。

    “我呀,不爭饅頭我也要爭口氣呀,她是模特,那我也不差好吧。”

    “她找你干什么,能不能不要去。”

    “現任和前任不是常規性見面嗎,緊張什么。”

    “……”這句話怎么聽起來好像不是什么好話。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