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心甘情愿 > 第六十二章
    拗不過蘇沁, 陳衍只好放行,

    蘇沁勒令陳衍不準跟著去,拿她沒辦法,他只能進屋等著。

    一進門, 就看到蘇揚捂著嘴巴很是壞笑的看著他, “叔叔你羞。”

    陳衍一頭霧水,“我怎么了。”他最不喜歡的,就是蘇揚把蘇沁叫姐姐,卻把他叫叔叔, 活生生的給喊老了一輩。

    蘇揚捂著嘴,笑的眼睛都瞇了起來。

    “我看到你親姐姐了,羞羞噢, 老師說了,男孩子不能隨便親女生,那叫耍流氓。”

    陳衍“……”

    他覺得他要把蘇揚的這個念頭給糾正過來,“揚揚你乖, 你叫我哥哥好不好, 你想要什么玩具,我都買給你行不行。”

    “不行, ”蘇揚搖頭,“老師說了,長胡子的都是大叔叔,你看你,你都有胡子了。”

    陳衍“……”

    他快要被蘇揚給活生生的喊老了。

    張媽煮好了飯, 出來找跟陳衍兩兩對峙的蘇揚,自然也是聽到了蘇揚說的話,忍著笑過來叫兩人進屋吃飯,看陳衍的臉色實在是難看的不得了,還是出聲安慰一下受傷的男人。

    “別跟他較真,他還是個小孩子呢,知道什么。”

    “我不小啦,都五歲了。”

    蘇揚不服氣的反駁。

    張媽無奈的扶額,這死孩子。

    陳衍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

    蘇沁趕到咖啡廳的時候,姜棠已經在約定好的桌號等她了。

    不過要不是是按著桌號過去,她估計是沒認出來那是姜棠。

    大大的口罩把自己的臉遮的嚴嚴實實,寬松的短袖把她的星味遮的干凈,要不是她見過姜棠,她實在沒辦法認出來這就是姜棠本人。

    “不好意思,我沒有想到,這些狗仔能把陳衍送我回家的照片給爆出來,那段時間我在榜陳衍爭取一個項目,我們只是普通朋友,你不要多想。”

    侍者適時的送上來香氣撲鼻的咖啡,蘇沁低頭看著冒著白汽的咖啡,其實他很不喜歡喝這類的洋飲料,總覺得它聞起來雖然很香,喝起來卻像是在吃苦瓜,人生這么美好,喝這么苦澀的東西干什么呢。

    “陳衍都跟我說過了。”

    蘇沁不輕不重的說著,聽不出來任何情緒。

    她這幅淡定的樣子讓姜棠一時間猜不透分毫,只得繼續。

    “我手機這段時間都被經紀人給收了,沒辦法聯系到陳衍,我去他的公司找過他,發現他已經好幾天沒公司了,你的聯系方式還是薛海告訴我的。”

    “我已經解釋過了,狗仔們應該不會再把目光聚集到我跟陳衍的身上了,對你的困擾,我真的很抱歉。”

    姜棠說的誠懇,言語里的后悔程度實在讓她聽的心生不忍。

    一個大明星放下身份和驕傲在跟她賠禮道歉是真的很有誠意了。

    可是,這算是什么呢,是在覺得她小氣嗎。

    可她從來都沒有真正的責怪過姜棠。

    娛樂圈的所謂新聞,她從來都不信的,她之所以冷落著陳衍,無非是要他長一個教訓,與其瞞著她讓別人幫他事業上的難題,為什么不主動找她呢。

    遇到問題,正面解決才是真理。

    “我沒有怪過你,娛樂圈的新聞都是真真假假的,我沒當真過的,再說了你們是老同學,見個面吃個飯都是正常的,我不會多想的。”

    “你不知道嗎,我跟陳衍之前是……”

    “姜棠——”

    蘇沁慢慢的打斷了姜棠接下去的話,纖細的手指沿著咖啡杯沿慢慢轉動,不疾不徐,“我希望,你對有女朋友的男人遠一點,不管你有多好,和他之前是什么樣的關系,但是我還是希望你作為一個女生,不僅有漂亮的外表,最好還是要有自己的尊嚴。”

    蘇沁知道自己這樣說話很過分,但是,她不得不讓自己狠毒起來,才能徹底的斷了這位前女友的小小心思。

    “我知道這次新聞是你經紀人炒出來的,一個女明星能夠在浮華多變的娛樂圈生存下去不容易,所以我跟陳衍都沒怪過你,聽說你以后要在國內發展了,我畢業以后應該會跟陳衍訂婚,你會來做我們的證婚人嗎,”

    姜棠的臉色忽的一變,不可置信的看著蘇沁。

    她萬萬沒想到,在她眼里一直是個沒長大的小女孩,沒想到,就是這樣一個看起來的小女孩卻是給了她狠狠的一個巴掌。

    她什么都知道了。

    知道了她跟陳衍之前是如何相愛的,也知道他們是如何分別的。

    不知道為何,她忽然有點自慚形穢,

    如果她當時沒有太過在乎想要站在娛樂圈的高處,現在也不會是個小女孩來告訴她這些道理。

    “好,我會來。”

    姜棠笑笑,臉色慘白。

    她的教養告訴她,她應該平靜的應下來。

    蘇沁輕輕的笑了,唇邊漾起一抹嫵媚。

    陳衍在蘇家吃了一頓不算很美好的晚飯。

    因為蘇揚全程都是叔叔的叫他,聽的他耳朵發疼。

    蘇沁回家就看到陳衍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躺在沙發上,像是長跑虛脫一樣,放下包包,蘇沁剛坐下,旁邊就伸過來一只胳膊,牢牢的把她困在懷里。

    一顆黑漆漆的腦袋隨即埋在她的頸窩處,有些重,壓的她脖子生疼。

    “喂……”

    “我說,我們早點結婚吧,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叫你陳太太了。”

    陳衍聲音懨懨的,埋在她的脖子里,

    蘇沁好氣又好笑,一把推開他的腦袋,“哪有你這么隨意,我現在才剛剛畢業,我還要考察你幾年,萬一到時候我覺得不合適,還能在青春的尾巴上重新換個人呢。”

    “是嗎,還有人比我更適合你嗎。”

    陳衍一下子來了精神,坐起來氣勢洶洶的看著蘇沁,狠狠地磨著牙,要是她敢說錯一句,他真想直接一口咬死她。

    蘇沁努努嘴巴,抱著胳膊憤憤的看著他。

    “怎么就沒有了全國十多億人呢。總有那么一個的。”

    “是啊,那就是我啊。”

    陳衍忽然就接了這么一句,蘇沁瞪著眼睛看著他,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陳衍趁機親了她一下,摸摸她額前軟軟的劉海。

    “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叫你陳太太了,所以你要不要試試,這個新的稱呼。”

    “別人求婚都是有鮮花的。”

    “我馬上買。”

    “別人求婚都是有戒指的。”

    “我買了薛海正在往這邊來。”

    “別人求婚都是要單膝下跪的。”

    陳衍執起她的手,忽然單膝跪了地,客廳很安靜,家里的每個人都回了房間準備休息,只剩下空空蕩蕩的大客廳面對他們。

    “所以,蘇沁小姐,你愿意嫁給陳衍先生,以后我努力賺錢養家,將來有了孩子我來帶,你呢,就負責美美的跟在我身后,快樂的生活就好了。”

    他的聲音很輕。

    輕飄飄的傳到她的耳朵里。

    心跳忽然跳的飛快,她幾乎已經能夠猜到他到底要說什么了,但是這一刻真的來了,她第一反應不是激動,而是傻乎乎的不知道要說些什么。

    別人家的求婚都是浪漫溫馨。

    什么蠟燭鮮花紅地毯外加閃亮的大鉆戒嗎,怎么到了她這里,就這么隨意了呢。

    蘇沁努努嘴,她心里面是不想答應他的,可是嘴巴又是很不聽話,他一說這些好聽的,她就容易耳根子軟。

    她不知道別人家的求婚是什么樣子,或者是有什么樣的反應,但是她這里,她只想立刻就點頭同意。

    假如她可以活到八十歲,那么她已經度過了四分之一的時間了,剩下的光陰實在是太少,她不想把時間都浪費到這些身上,如果有更多的時間在一起,那么何不痛快同意呢。

    她喜歡陳衍,深愛陳衍,她確信他說的每個字都足夠真實。

    如果天時地利人也和的話,她想她是會同意嫁給他的。

    陳衍執拗的跪在地上,靜靜的等著她的回應。

    蘇沁低著頭,彎腰吻上他的唇,笑的眉眼彎彎。

    “好,我答應你了。”

    陳衍回吻她,兩個人十分親密的享受這唯美的一刻,一吻作罷,陳衍忽然伏在蘇沁耳邊低聲來了一句。

    “總算從叔叔輩脫離了,明天蘇揚那小子就該改口叫我姐夫了。”

    “噗——”

    蘇沁想忍住的,但是她實在忍不住了,撲哧一聲笑出聲來。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