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我兒子在她手上 > 第1章
    六月底,才剛到小暑,B市的天氣已經開始逐漸變熱。

    清江區盛嘉傳媒大廈三樓,龐西西一邊收拾東西,一邊聽經紀人羅錦珂說:“回去跟你兒子好好溝通下,一定要讓他答應。”

    龐西西“哦”了一聲,笑著說:“還是看啾啾的意思,不然他不樂意,等上鏡了,對我和公司形象來說,更多的只會有負面影響,對吧?”

    羅錦珂一頭利落的短發,鮮艷的紅唇抿著,眉頭皺著說:“你好不容易紅了部網絡劇,后續要是沒有機會在觀眾面前刷臉,等你新劇再開播的時候,新人都不知道冒幾茬了。這個圈子,更新換代太快,大起大落的不要太多。”

    經紀人說的網絡劇叫《侯府夫人邀寵記》,龐西西當初也就抱著隨便試試的態度去試鏡,沒想到拿到了女一。

    網絡劇剛剛興起,熱度并不高,哪曉得今年上半年開播之后,女主角鬼馬機靈的人設一下子圈粉無數,成為了第一部大爆的網絡劇,和第一位通過網絡劇走紅的女明星。

    藝人紅起來是好事,但因為之前盛嘉傳媒內部都沒有人看好這部低成本制作的網絡劇,劇組殺青之后,龐西西并沒有拿到新戲的資源,還是在一個月之前,眼看著熱度越來越高,公司才追加了一百萬營銷資金。

    龐西西一手拿著手機,一手拿著鑰匙,沖羅錦珂揚起個明媚的笑,“知道羅姐是為我好,我回去啦,明天之前給你答復。”

    羅錦珂點了點頭,直直地盯著著龐西西,她皮膚雪白,眉彎而雙眼潤亮,鼻頭微圓,嘴角總是帶著淺淺的弧度,她長相一點都不富有侵略性,清麗可愛十分討喜。即便是生了孩子,眉眼間還有濃濃的少女感。

    六年前,如果不是龐西西執意要生下孩子,就憑她的長相,還有公司的力捧,早就該紅了。

    ……

    從公司出來之后,龐西西去車庫取車,正好遇上下班高峰期,堵車厲害,六點多鐘的時候,才背著雙肩包疲憊地回家。

    龐西西是B市本地人,因為一個人帶孩子不方便,這幾年攢錢換了大房子,和父母住在一起。

    一回到家,父母親在做飯,從小區幼兒園回來的龐牧,正在房間里玩積木。

    放下手里東西,龐西西走到龐牧的房間門口,見門還是開的,探著腦袋進去悄悄觀察。

    哪曉得龐牧已經聽到動靜了,扭過頭來看著她,睜著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長卷黑睫像扇子一樣撲下來,聲音軟糯地說:“媽媽,你回來了。”

    走進房間,龐西西坐在鋪了墊子的地板上,捧著龐牧的臉親了一下,一臉滿足地說:“媽媽好想你,啾啾想媽媽了沒有?”

    龐牧嘴角抿了個淺笑,但視線還停留在積木上,回了一個字:“想。”

    龐西西一點都不介意兒子偶爾的忽視,攬著他柔軟的小身體,把參加綜藝節目的事告訴了龐牧,客觀陳述節目組的各項規則和要求,并柔聲問他:“暑假想和媽媽一起去玩嗎?”

    龐牧一邊擺弄積木,一邊認真的聽,等到龐西西慢慢說完了,只抓住了一個重點,奶聲奶氣地問:“節目組里,有爸爸?”

    龐西西一愣,隨即點點頭,“臨時的爸爸,和我們組成家庭一起做活動。”

    “哦,”龐牧繼續玩他的積木。

    龐西西有點緊張地問:“啾啾是想去,還是不想去?”

    “想去。”

    臨時爸爸……那也是爸爸。

    母子兩個在房間里坐了一會兒,龐母敲門進來喊他們吃飯了。

    龐西西答應了一聲,牽著龐牧出去。

    第二天,龐西西回了公司,仔細看過了合同之后,把筆頭抵在唇邊,清澈的眸子帶著笑,問羅錦珂:“確定對方無不良嗜好對吧?”

    因為合同保密要求,盛嘉這邊還不知道安排給龐西西的臨時“老公”是誰。

    羅錦珂笑笑說:“放心吧,電視臺還是很珍惜羽毛的,邀約的藝人肯定背景清白。”

    龐西西點點頭,刷刷簽下名字,把漂亮的楷體留在了合同上。

    大體相似的一份策劃案,也被送到了當紅影帝褚雁鳴的工作室。是漢南衛視上層領導的心腹,親自送到褚雁鳴的秘書趙辛彤手上的。

    接待室里,漢南衛視的人帶著點討好的意味,跟趙辛彤開了句玩笑說:“無緣跟褚影帝合作,簽下他手下的新人也深感榮幸。”

    趙辛彤得體一笑,“多謝您厚愛。”

    送走了合作方,趙辛彤臉上的笑容就消失干凈了,褚雁鳴不參加任何綜藝活動,圈內人進皆知,剛才漢南衛視的人說那話實在有些自討沒趣。

    拿著策劃案跟合同拿去了褚雁鳴的辦公室,趙辛彤敲了門。

    里面傳來一聲低沉又帶著點慵懶的嗓音:“進來。”

    理了理衣服,趙辛彤推開門,細長的跟踩在幾何紋的地毯上,寂靜無聲。她看到坐在椅子上褚雁鳴雙腿交疊姿勢隨意,一眼看過去,卻帶著令人不敢直視的氣勢。

    趙辛彤用雙手將文件放到褚雁鳴面前的楠木桌上,忐忑的站在一邊,恭敬說:“這是之前跟您提過的……”

    修長的手指按在策劃案上,褚雁鳴看著封面的兩行字,淡淡“嗯”了一聲,說:“我知道。”

    趙辛彤點點頭,閉上嘴不敢說話,空氣里只剩下紙張翻動的嘩嘩聲,氣氛很壓抑,她悄悄抬頭看了一眼褚雁鳴,原本隨意安放的手無意識地交握了起來。

    褚雁鳴濃黑的眉沒有修過,尾端上揚,天生的劍眉,眉下的眼睛略微細長,神色朗然,眼皮半垂,上下眼瞼若即若離,眼神清冷,神態淡漠。

    國民男神,明明是趙辛彤在現實中也看了很多遍的臉,再看卻還是忍不住走神。

    辦公室里開了空調,褚雁鳴穿著黑色的長袖襯衣,領口解開兩顆扣子,鎖骨微露,袖口半挽,露出一截膚色透白的勁瘦胳膊,眼睛還布著血絲。

    褚雁鳴的手指修長干凈,真正的像竹節,翻飛在白紙黑字上,說不出的迷人。

    策劃案翻到最后一頁,上面寫著所有參與者的名單,在藝人那一欄,褚雁鳴看到了三個再眼熟不過的字——龐西西。

    忽然手就頓住了,褚雁鳴指頭落在了龐西西的名字上,仿佛感覺到指腹下面在發燙。

    六年沒見過這個名字了。

    趙辛彤見褚雁鳴已經差不多看完了文件,輕聲說:“這家電視臺收視率一向有保證,做節目也一直還算走心,劉一珩去的話……”

    “我也去。”

    眨了眨眼,趙辛彤懷疑自己聽錯了,褚雁鳴已經把文件合上推到了桌上。她遲疑著問:“老板,您剛說……?”

    原本松開的雙手交握著,褚雁鳴說:“我也去。”

    趙辛彤面部表情瞬間僵硬了,她聽到了什么?褚雁鳴說要去參加綜藝節目?還是親子綜藝節目?哪個女演員才能配得上他???

    硬扯了個笑容出來,趙辛彤試探地問他:“可是您也去的話,參加節目的藝人是不是不夠了?”

    畢竟跟褚雁鳴同級別的女影后,還要有孩子和愿意參加綜藝節目的,根本就沒有。

    褚雁鳴沒所謂道:“你只要說我去就行了,剩下的我會親自跟節目組溝通。”

    趙辛彤趕緊點頭,把策劃案跟合同收回來,如果褚雁鳴要去,合同肯定要大幅度修改。

    懷抱文件走出去兩步了,趙辛彤又轉身回來,猶豫地問:“老板,能不能問一下……您為什么會想參加這個綜藝節目?”

    頭也不抬,褚雁鳴淡聲說:“呵護新人。”

    聽了這話,趙辛彤一哆嗦,呵護新人?去年暑假簽的一個很有表演天賦的新人,因為在廣西高溫條件拍戲叫苦不迭,甚至鬧脾氣說要毀約回家。

    事情傳到褚雁鳴耳朵里,他就隨口扔下一句話:“想回去可以,先問問他傾家蕩產賠不賠得起違約金。”

    所以……趙辛彤從褚雁鳴嘴里聽到“呵護”兩個人,就覺得自己產生了幻覺一樣。

    從辦公室出去之后,趙辛彤很快就聯系了漢南衛視,而褚雁鳴要參加綜藝的消息也不脛而走,因合同還沒簽,雙方都沒有出面澄清這件事。

    當龐西西在微信群里看到這個小道消息的時候,死死地握住手機,小嘴抿的緊緊的——怎么可能,褚雁鳴怎么可能會參加綜藝節目。

    以她對他的了解,絕對不可能的。

    剛把手機放進口袋里,就有身材高挑,但長相偏甜美的同事走到龐西西的身邊,親昵地勾著她的肩,酸溜溜地說:“恭喜呀,就要跟影帝搭檔了,成為一線指日可待喲!”

    畢竟是跟褚影帝合作,誰會不嫉妒呢。

    這六年以來,褚雁鳴每年都會有一到兩部電影上映,連續五年拿下票房冠軍。并在去年下半年,先后奪下他夢寐以求的瑞林國際電影節最佳男主角獎、國際影評人聯盟大獎,聲名大噪。

    他不僅年紀輕輕,剛滿二十九歲,據傳還是單身。別說跟他一起上節目了,就算是隨便炒作一條子虛烏有的花邊緋聞出來,也夠二線以下的女星好好賺一波流量。

    圈里正在掙扎上位的女藝人,沒有哪一個不想在褚雁鳴身上借光。

    龐西西這回白撿個大便宜,走哪里都容易遭人眼紅。

    龐西西拂開女同事的手,沒所謂的解釋說:“消息還沒被證實,而且如果他要來……搭檔的肯定是同咖位的影后,再不濟也是一線藝人,不會是我啦。”

    女同事眼底里藏著一抹譏諷,打趣說:“難道你還不想跟褚影帝合作呀?”

    龐西西抿了抿嘴角,還以一笑,轉身走了。

    她當然不想,一輩子也不想,永遠不復相見才好。

    剛往廁所走了沒兩步,龐西西就被人喊住了,羅錦珂拉著她的手臂喜色滿面,故意壓低聲音告訴她:“西西,你走運了,消息是真的!”

    龐西西渾身僵硬,機械地轉頭,瞪大了眼睛問羅錦珂:“是……真的?!”

    羅錦珂握著拳興奮說:“是啊,我打電話去電視臺確認了,是真的!你是不是很高興!”

    龐西西兩頰漸漸沒有了血色,她繃緊了手指。細細去看,她的背脊緊緊繃著,如同一張脆弱的繃緊的弓,只要輕輕一推,就會崩塌下來。

    高興?她怎么高興得起來?

    所有人都不知道,褚雁鳴,是龐牧的親生父親。

    乃至于他本人。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