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我兒子在她手上 > 第2章
    龐西西一聽說褚雁鳴也會參加這個綜藝節目,抿緊了唇想了好半天,問羅錦珂:“至少……影帝應該不會跟我組成一隊吧?”

    提到這個問題,羅錦珂笑容淡了,皺眉惆悵說:“估計有點困難,畢竟他咖位在這里,電視臺那邊說人選還沒敲定,而且很難選定。我想的話,如果找不到合適的人,就試試看能不能動用人脈把你推上去。”

    “不要!”龐西西脫口而出。

    羅錦珂奇怪地看著她,問:“為什么?”

    強自鎮定下來,龐西西吞吞吐吐地回答:“我……是怕粉絲們撕我蹭熱度,得不償失是不是?”

    羅錦珂想起了什么似的,苦惱地嘖了一聲,說:“他的熱度確實不好蹭……”

    扯了個勉強的小笑出來,龐西西說:“是吧。”咬了咬唇,她忽然萌生退意:“我……”

    羅錦珂投去一個疑問的眼神。

    龐西西趕緊收回了話,羅錦珂人精一樣的人,她只要把話說出口了,就露了破綻,如果龐牧是褚雁鳴兒子這件事被大肆宣揚,后果將是她不能承受的。

    笑了笑,龐西西說:“我會好好表現的。”

    羅錦珂咧嘴一笑,說:“放心,你只要正常表現,自然會漲人氣的,而且啾啾長相那么出眾,說不定會比你還圈粉。看過G國那個綜藝了嗎?幾個萌娃已經紅到華國來了。”

    龐西西眼神飄忽,還在想如果在拍攝場地和褚雁鳴重逢了怎么辦,希望兩個人分組不同,交集不多,能躲就躲。

    很快拍攝時間敲定下來,七月十五進組,為期一個半月,一共十二期。

    在這之前的半個月里,龐西西簽約了兩個代言,一邊四處跑通告,一邊關注漢南衛視那邊的動靜。

    等了十來天,褚雁鳴要參加親自綜藝的消息,早就在各大娛樂頭條上霸版好幾天,微博上引起了熱烈的討論,龐西西都還沒有得到具體的分組消息,放假回家之后,陪著龐牧待了一整天。

    龐牧也放了暑假,似乎心情很好,擺弄玩具的時候,會軟聲問龐西西:“媽媽,爸爸喜歡光頭強嗎?”

    “不喜歡。”龐西西答的心不在焉,褚雁鳴怎么可能會喜歡這種幼稚的東西。

    龐牧歪著頭問龐西西:“媽媽怎么知道?”

    抿了抿嘴角,龐西西懊惱自己怎么會認定褚雁鳴會跟她組隊,抿掉嘴角的苦澀,笑著解釋說:“媽媽猜的呀。”

    龐牧“哦”一聲,低頭說:“媽媽肯定猜錯了。”

    龐西西不再多說,轉身出了房間,關門的瞬間,她看見龐牧提筆寫了幾個字,貼在光頭強的玩偶身上,偷偷藏在了雙肩包里。

    佯裝不知,龐西西晚上等龐牧睡著之后,把玩具拿出來,看到上面寫著稚嫩的幾個字“送給新爸爸”,胸腔里像是沁滿了檸檬汁,頓覺心酸,她捂緊了嘴巴,眼圈發紅。

    當天晚上,龐西西也收到了節目組發來的電子郵件,最終敲定出來的規則——到了錄制場地通過隨機測試分組。

    是怎樣的測試龐西西不清楚,但她知道褚雁鳴的喜好厭惡,所以她有一定的把握跟他保持距離。

    進組的第一天,龐西西早起帶著偽裝后的龐牧去了公司,坐了四個小時的車,過了高速到奉送縣。

    奉送縣是W市和T市的交界地,有3A級風景區,山清水秀,民風純樸,海灘附近的村莊寧靜美好。

    龐西西和公司的人到了之后,遠遠的就看見村口攝影機已經架了起來。

    車上,羅錦珂催著龐西西補了個妝。

    弄了好一會兒,龐西西才牽著龐牧下車,羅錦珂在旁邊跟著,隔的很開,沒有入鏡。

    鏡頭頓時對準了龐西西和龐牧。

    炎熱夏天,兩人穿著清爽的母子裝,純白的抽繩衛衣和休閑短褲,龐西西在鏡頭面前膚白如雪,清麗可愛,龐牧跟她極像,瑩白的小娃娃,彎彎的黑眉和濕漉漉的眼睛,背著黃色小鴨的雙肩包,小胳膊小腿藕節一樣嫩乎乎的帶著點嬰兒肥,在扇子一樣的睫毛撲下來的時候,讓人根本挪不開眼。

    攝影機后面已經有人在小聲驚呼,長的這么好看的男孩子,除了電影里還真沒親眼見過!

    龐西西一行人靠近村口,主持經驗豐富的“村長”胡京立馬上來迎接。

    兩人之前同過臺,不算完全陌生,自然而然地打過招呼之后,立馬聊到了正題上。

    胡京笑說:“歡迎西西,歡迎龐牧小朋友。你們是第二個來的喲。”

    這次參加活動的一共四組家庭,除了一組二線夫妻是真家庭,親自帶女兒上陣,另外三組全部臨時組成家庭,其中包括了兩個素人孩子。

    最先到的,是組里唯一的一對真夫妻。

    參與人員龐西西已經提前都了解過,她牽著龐牧,沖胡京燦笑,問:“已經有人比我們先到了呀?”

    正說話間,背后小木屋里的一家三口就出來了,李曉倩和張倫夫妻兩個牽著女兒出來,五歲的小姑娘穿著粉色的蓬蓬裙,扎著馬尾,瓜子臉還有點嬰兒肥,蹦蹦跳跳地往這邊走,元氣可愛。

    龐西西先向李曉倩問好,握完手,李曉倩的女兒已經熱情地喊了人,聲音清甜,站在幾個大人面前主動地介紹了自己,一邊手舞足蹈,一邊說自己叫“牙牙”,一點沒有怯場的意思。

    反觀龐牧,他繃著臉站在龐西西身邊,緊緊攥著拳頭不肯松手。

    主持人胡京見狀,蹲下身要和龐牧握手。

    龐牧一動不動,胡京正要想說辭打圓場,龐牧慢慢張開了短短的手指,露出里頭的糖果,苦惱說:“太陽曬,快要化了。捏了半天,太陽還是曬……”

    胡京對上龐牧圓圓的眼睛,視線上移,看到他額頭上的細密的汗珠,又低頭盯著他干凈掌心里包裝紙清新亮眼的水果糖,仿佛整個人被擊中,瞬間被萌炸!

    龐牧松開另一只手,把帶著他掌心熱度的糖果遞給了牙牙,對方回了一個大大的笑容,并道了謝。

    龐牧靦腆地站到龐西西身后去,紅著臉低下了頭。

    這邊剛說完話,村口那邊又熱鬧起來了,剩下的人竟然全部一起到了。

    黑色亮澤的車率先出現在村口,龐西西不自覺地看了過去,她一看就知道這是褚雁鳴的車。

    他習慣用的車跟他的人一樣,低調端方但不失氣場,內斂里透著一股子拒人千里之外的清冷。

    龐牧稍稍仰頭,聲音稚氣很濃,“媽媽,揪痛我頭發了。”

    “啊”了一聲,龐西西趕緊松手給龐牧順毛,紅著臉看了周圍,還好沒有攝像機對著她,俯下身在兒子耳邊輕聲告訴他:“啾啾,等下會有個測試,你配合下媽媽好不好?”

    龐牧不解,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

    這時候,所有的嘉賓都從車里下來,鏡頭先是在其他人身上掃過,然后就和所有人的目光一樣,定格在了褚雁鳴的身上。

    背光而來的他,穿著純白短袖,黑色長褲,更加襯得他本人冷白透亮。柔軟略寬松的衣服,包裹著他頎長高大的身體,在地上拉出一道長長的人影,也和他本人一樣,帶著一層薄薄的冷意。

    他的到來,引起了一陣不小的騷動。

    連圍觀的村民也有認得他的。

    龐西西一眼看過去,最先注意到的就是褚雁鳴兩條修長筆直的腿,青松一樣挺立,他兩手懶懶地插.在口袋里,胳膊干凈,曲線流暢,外露的皮膚快和T恤一樣白,視線若有若無地掠過龐西西的臉龐。

    褚雁鳴越走越近,龐西西的瞳孔驟然收緊。

    幾年過去了,他的長相和氣質真的是一點都沒變,清冷淡漠,好像周圍的一切全部跟他沒有關系,但又不會顯得格格不入,莫名給人一種種壓迫感。

    小嘴快抿成一條線,龐西西不自覺地往后退了幾步,灼熱的視線有些閃躲,躲在了人群的后面,不敢看他。

    ……

    時間快接近中午,嘉賓們一需要緩沖時間,節目組也暫停了拍攝,藝人們開始自動劃分范圍。

    這次來的有御姐人設二線女星和新晉小花旦,另外兩位男嘉賓,一位是來自臺灣的單身男星,一位是褚雁鳴工作室簽約的藝人。

    御姐人脈廣,臺灣來的那位也是圈內老人了,他們相互之間,包括跟褚雁鳴都認識,小花旦很自來熟。

    獨獨龐西西落了單。

    落單了也不能不合群,羅錦珂在后面催了兩句,龐西西牽著龐牧硬著頭皮走上去打招呼。

    褚雁鳴站在人群中,周圍比他年輕的同行,含胸低頭,尊稱他一聲“褚老師”。

    兜里的手指緊貼褲縫,褚雁鳴眸光幽深,一眼望不到底,嘴角帶著一絲看似平淡的笑容,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似乎正在看龐西西的兒子龐牧。

    真像,真的太像了。

    這就是她的孩子,有著和龐西西一樣的眉眼,秀氣清麗,稚嫩可愛,就是嘴唇不像她的,微微有些肉嘟嘟的感覺。

    她有孩子了。

    褚雁鳴眼底不經意地掠過一絲冷色。

    龐西西泰然自若地走到了褚雁鳴面前,兩手微微握著,貼在腿側,準備點個頭就走,卻聽到他在她點頭之后回了一句:“你兒子很可愛。”

    他的嗓音有些低沉,吐字簡練干凈,入耳很舒服。

    龐西西心臟噗通噗通跳,她垂下頭,眼皮直跳,緊緊地攥著衣角,心說:褚雁鳴不會看出來了吧!

    她的呼吸都開始變得急促,壓根沒想到褚雁鳴會夸龐牧,一時間心虛不已,漂亮的眼睛不禁亂晃,她干笑一聲,假裝坦然的道了一聲謝,還是拉著龐牧準備迅速開溜!

    胡京很敏銳地察覺到了什么,他和褚雁鳴有過數次交集,從來沒見過影帝主動跟女人打招呼,他過來笑問:“認識啊?”

    龐西西脫口而出:“不認識!”這個圈內,沒有交情的怎么敢在私底下說認識。

    褚雁鳴上翹的眼皮抬起,眉毛微挑,眸色微冷,不認識?

    旁邊的小花旦見褚雁鳴居然這么好說話,掛著笑容,打量起龐西西的樣子。打扮平常,一張臉沒有別的修飾,顯然不懂得在鏡頭前展露自己最美的樣子。

    不經意地撩了撩發絲,小花旦才走到褚雁鳴面前,伸出手,沖著他甜笑,調皮的歪了歪頭,說了聲“你好”。

    褚雁鳴淡淡地看了對方一眼,幾不可見地點了個頭,隨后視若無睹,完全沒有要回握的意思,把人晾在一邊。

    訕訕收回手,小花旦再不覺得耳邊的發絲帶著風情了,反而覺得風吹來,拂在耳邊的發絲令她心煩氣躁,

    煩,煩透了。

    小花旦轉過頭,余光從龐西西身上劃過,帶著冷色。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