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我兒子在她手上 > 第5章
    褚雁鳴問龐牧喜歡什么樣的房子,小家伙想了一下,抬眸糯聲答說:“和……爸爸媽媽住一起的房子。”

    褚雁鳴目光定在龐牧的臉上,慵懶的神色肅然一瞬,他早就聽說,龐西西跟圈外人結了婚,生下孩子沒多久又離了婚。

    聽到龐牧回答的龐西西,抿唇不語,面色愧疚。她想,等節目結束之后,還是聽爸媽的話去低調相親試試看。

    等事業穩定了,找個合適的男人過簡單的日子也蠻不錯的。

    一眨眼,龐西西的目光就跟站起身的褚雁鳴相遇了。

    突如其來的對視,讓龐西西驀然發虛,不穩的視線閃爍了一下,很快就躲開。

    褚雁鳴眉頭微緊,眼波平靜,不即不離的眼神掃過龐西西的眼皮。

    兩人比肩往桌子那邊去,跟其他嘉賓一起看房屋的類型。

    節目組提供的四套房屋分別是:單間大房、對門兩間房、隔壁兩間房和帶陽臺、廚房的上下層。

    很顯然最后一套房子最為豪華,同樣也很難得到。

    龐西西在嘉賓里算不上前輩,雖然她知道其實不該跟李曉倩夫妻和金歐他們倆搶,但是為了龐牧考慮,她真的很想要帶廚房的房子。但是上下層的房子,跟褚雁鳴一起住的話,到底誰上誰下啊。

    先不糾結后面那個問題,龐西西決定先拿到再說。

    好在有褚雁鳴在,托他的福,挑最好的房子應該沒問題吧!

    盯了好半天提示卡,褚雁鳴聲音又在她頭頂響起,低沉磁性:“選好了么?”

    龐西西客氣地問:“褚……老師覺得住哪個房子比較好呢?”

    這是在邀請他?

    褚雁鳴稍微細長的眼皮微揚,往龐西西臉上看去,目光下的冷清漸漸散開了一些。

    龐西西卻在懊惱,即便過了六年,稱呼都沒能一下子改過來,如果在這種場合下直接叫褚雁鳴的名字,還真有種對前輩大不敬的壓迫感。

    還好她改口快,但是強烈的陌生感仍然充斥著胸腔,就好像回到了六年前剛認識的時候,每天都在劇組見面,卻因為地位差距,形同陌路。

    褚雁鳴是童星出道,龐西西剛入行的時候,他早就迎來了演藝生涯的第一次高峰,而現在,更已經是珠穆朗瑪峰,普通演員恐怕窮極一生都沒法跟他站在同一高度。

    褚雁鳴淡淡的應了一聲,跟她說:“我看看。”

    掃過一眼提示卡,褚雁鳴輕點在桌面的手指微頓,隨即骨節分明而修長的食指落在了“單間大房”的提示卡上。

    龐西西倒吸一口冷氣,天啊,節目播出之后要給全國觀眾看的,褚雁鳴這樣子做她會被無數網友噴成史上孔數最多的篩子信不信啊!

    果然褚雁鳴手指剛落下不久,其他的人都看過來了,好幾個人目光都十分驚訝,包括金歐都覺得詫異,褚影帝這是不是做的太明顯了。

    姜喬面色一僵,想起鏡頭正對著她,勉強笑了一下,問李曉倩的女兒:“牙牙,你剛不是說想住大房子嗎?現在要不要確定下來選一個呀?”她的語氣雖然足夠柔和,但言辭之間引導的意思很明顯。

    雖然單間大房最合適他們一家三口住,但李曉倩又不傻,不會讓自己的女兒被人當槍使,她攬著牙牙的肩膀,說:“牙牙,我們還沒看完呢,媽媽把其他的念給你聽好嗎?”

    牙牙點了點頭。

    姜喬順手就把上下層帶陽臺和廚房的提示卡拿在手上,有點怕被別人搶走的意思。

    龐西西盯著姜喬手里的卡片直咆哮,她正想壯著膽子跟褚雁鳴商量,挑這套房子是不是好一點。

    龐西西不是軟弱的人,她雖然頭皮發麻,還是小聲跟褚雁鳴商量說:“褚老師,帶廚房的房子是不是好一點?”

    褚雁鳴扭頭問她:“你會做菜?”

    點了點頭,龐西西說:“會一點。”

    褚雁鳴淡淡地“哦”了一聲,細細聽起來,尾音有點上揚。

    其實龐西西謙虛了,因為她外婆是川蜀人,所以她真的做得一手好菜,后來有了龐牧,現在做的菜味道會清淡一些,但也非常非常好吃。

    褚雁鳴對姜喬說:“你好,這張卡片可以給我們看看嗎?”他的聲音低沉依舊。

    明顯一愣,姜喬意識到這是褚雁鳴第一次跟她講話,不自覺就把手里還沒被焐熱的提示卡遞了出去,然而對方并沒有接。

    褚雁鳴雙手不知道什么時候收進了口袋里,微微側頭,淡淡的眼神落在了龐西西的臉上,眼尾抬了抬。

    龐西西下意識地從姜喬手里接過提示卡,很禮貌地說了聲謝謝。

    終于被影帝問了第一句話的姜喬:……mmp說好的沒有潔癖呢?這到底是有多嫌棄她。

    眸帶冷色地瞥了一眼龐西西,姜喬心說:真的是多事,不伸手會死啊。轉頭又笑問劉一珩:“一珩,你會不會畫畫啊?”

    光拿到卡片有什么用,要畫的出來才行。

    劉一珩笑著露出一對小梨渦,叉腰摸著頭頂說:“會啊,你要是關注我微博就知道了,粉絲們都叫我‘靈魂畫手’,只有你想不出來的,沒有我畫不出來的。”

    兩肩一松,姜喬嘴角浮笑,覺得參加這個節目終于有了點順心的地方。

    看了劉一珩一眼,褚雁鳴清冷的眼神里閃過一絲淡笑,隨即從龐西西手里拿過卡片,仔細看了下那段文字。

    旁邊的金歐抬頭盯住這邊,剛褚雁鳴跟姜喬講話的時候,客氣疏離,但是對龐西西,似乎更顯親昵,把卡片拿過去招呼都不打,而龐西西本人,也沒有露出不適。

    若無其事地低下頭,金歐繼續看提示卡上的文字。

    十分鐘過去之后,大家都看好完提示卡,并且有了中意的房子。

    李曉倩夫妻挑的單間大房,金歐和付良意見統一地選擇了對門的兩間,姜喬跟劉一珩還有分歧。

    姜喬說想試試帶廚房的房子,劉一珩很認真地問她:“你會做飯?”

    愣了一下,姜喬心想,泡面的話……也算吧,點了點頭,她說:“簡單的家常菜我會一點點。”

    姜喬的經紀人在后面眼皮直跳,黑著臉掐了掐眉心,她帶了姜喬這么久,怎么不知道這貨會做飯?

    要是真有做飯的環節,看她怎么收場。

    也不知道臨時學兩招來不來得及。

    鏡頭這邊,劉一珩鼓著掌“哇喔”一聲,笑說:“好棒!我認識的人里,都沒有幾個會做飯的,你好厲害!”

    姜喬恰如其分地露出一個甜美的微笑,對鏡頭比了個手勢,俏皮眨了眨眼,一點都不心虛。

    人設嘛,隨便加,兜得住就行。

    劉一珩忽然對姜喬刮目相看,兩個人討論的時候也熱烈了許多,顯得十分熱鬧合拍。

    褚雁鳴并沒有把旁邊的人放在眼里,自顧拿著提示卡跟龐西西商量:“如果住上下層,你想在上面,還是下面?”

    面頰一紅,龐西西想了起來,從前的他,曾今把她抵在墻上問過和這一字不差的話,只不過和現在完全不是一種情況。

    神色恢復如常后,龐西西鎮定答說:“下面吧,啾啾可以不用上樓梯,比較安全。”

    低啞的聲音里似有笑意,褚雁鳴說:“好,我在上面。”

    龐西西咬了咬唇,告訴自己這句話并沒有別的意思。

    挑選完畢,工作人員也都把畫具準備好了,姜喬十分期待地等著她的“靈魂畫手”搭檔,替她畫出美麗的好房子。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