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我兒子在她手上 > 第15章
    龐西西看著新的好友申請的頭像,出神了很半天。

    上大學之后,她的美術特長都丟掉了,基本不畫素描,偶然會畫一些卡通的人物頭像笑臉。

    和褚雁鳴同劇組實習的時候,龐西西曾經趁著他事后睡著的時候,在他的衣服和掌心上偷偷地畫上可愛的簡筆畫。

    她不是為了像暴露什么,只是單純覺得褚雁鳴的生活太單調,甚至顯得有些死氣沉沉,才想給他加上一抹色彩。

    褚雁鳴那時候說過她幼稚,龐西西以為,那件衣服已經被他扔掉了,沒想到時隔六年,她竟然又見到了——在微信頭像上。

    床旁邊的龐牧拉了拉龐西西的手臂,眨著黑溜溜的雙眼說:“媽媽,喝奶。”

    龐西西放下手機,去給龐牧沖奶粉,又帶著他在廁所里好好地洗了個澡。

    洗完澡,龐西西護了膚。

    弄完這些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半了,龐西西抱著龐牧上了床,才重新拿起手機,仍舊握得很緊。房間里的燈有些昏黃,手機的亮光投在她精致的五官上,襯得小臉微微發白。

    她想,這個時候褚雁鳴肯定睡了吧。

    終于點擊了同意,龐西西通過了褚雁鳴的好友申請。

    剛放下手機,龐西西準備睡了,手機就在她身側震動起來。屏幕上有微信消息來的提示,她直直地盯著手機屏幕,仿佛那是一塊烙過的鐵,手指遲遲不敢觸碰。

    她不知道褚雁鳴會跟她說什么,她也不知道應該怎么回答。

    幾經糾結,龐西西還是抓起手機,迅速解鎖,點開了微信界面,結果是她媽媽發來的信息。

    長長地吐了一口氣,龐西西雙肩松軟下來,整個人自在地靠在了墻上,點開信息,調低了音量,聽龐母發來的語音。

    龐母眼睛不太好,打字不方便,一般都是跟龐西西語音交流,而且她說語音交流,就可以多聽聽女兒的聲音,聽她的情緒高低,心情好壞,所以她喜歡發語音。

    龐西西也就順著媽媽,經常跟她發語音。

    龐母溫柔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來,聽得出來,她在刻意壓著聲音,悄聲說:“你們拍攝結束了嗎?啾啾睡了嗎?”

    往被子里的龐牧那邊看了一眼,龐西西看見龐牧被蓋在薄薄的毯子里,只有腦袋露出來,枕在枕頭上,黑黑頭頂正對著她,小小的胸膛均勻的起伏著,好像睡著了。

    按住屏幕,龐西西也低聲發了個語音過去:“剛睡。”

    很快,龐母又發了一段語音過來,這次發的比較長,有十幾秒。

    在包里找了下耳機,龐西西沒找到,只好把耳機放在耳邊仔細聽了一遍,多是一些關心的話,大半關心龐牧,小半關心她。

    聽著龐母耐心的詢問,龐西西唇角微彎,眼里透著柔光,從高中分科到報考大學,再到后來的任性未婚先孕,她的媽媽總是保護她,支持她,她的爸爸雖然沒有跟她交流過很多,但也一直是默默地愛護著她。

    龐西西笑著把龐母的語音消息又聽了一遍,剛聽完,另一個軟件上就跳出來一條信息,她切回主界面,看了下企鵝上的群消息,一個不太熟的同行朋友發了句恭喜的話給她。

    恭喜龐西西跟褚影帝組cp,給龐牧找了個好爸爸。

    暫時懶得回這條消息,龐西西正要切回微信,正好又來了條微信消息,她沒太多想,按著屏幕,聲音又低又柔地回了一句:“都很好,愛你~”

    剛回完這邊,企鵝信息又不停地蹦出來,遮住了手機屏幕的正上方,刷刷好幾條,龐西西感覺手機都快卡了。

    打開企鵝界面,龐西西看到剛才發信息的那個同行,用刷屏的方式不停地問跟褚雁鳴有關的事。

    默默地退出登錄,龐西西眼前清凈了不少,接著微信消息又來了,她一點開,嚇得手機砸在了大腿上。

    她剛剛的語音明明是發給媽媽的啊!

    腦子嗡嗡地響,龐西西哆嗦著點開了以T恤為頭像的聊天界面。

    左邊是褚雁鳴先發來的信息:謝謝你的晚餐。

    龐西西腦子里還在想,不是已經謝過了嗎?

    右邊是她發過去的兩秒語音……

    接著褚雁鳴又發了個“?”過來。

    龐西西沒急著解釋,而是先點開了自己發過去的語音仔細聽。

    ——都很好。

    ——愛你~

    她的嗓音很清爽,不會過分的甜膩,但是跟媽媽說話忍不住帶著點撒嬌的意味,聽起來和平常說話的感覺千差萬別,尤其最后那個“你”字軟軟綿綿,尾音又拖的很長很長。

    如果這條語音是發給一個男人,光聽聲音,都能腦補出小女生的姿態是怎樣的嬌媚。

    小臉鼓了起來,龐西西滿面通紅,耳廓一點點染上了粉紅色,脖子部分也都漸漸泛紅,整個人羞的像被人碰過的含羞草。

    仿佛隔著屏幕,她都能感覺到褚雁鳴聽了這句消息之后的冷淡表情。

    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設,龐西西才鼓起勇氣,重新按下屏幕——差一點又要回一條語音消息,吸了口冷氣,她才反應過來打字回復褚雁鳴:不好意思,發錯了。

    檢查了一遍又一遍,龐西西才把一條完整的信息發出去,屏幕的冷光映在她透著微粉的指腹上,可以清楚的看見,仍在微微發抖。

    抿緊了嘴角,龐西西看到對方回了一個“哦”字,緊繃的肩膀低了下去,像打了一場仗一樣,疲憊地靠在枕頭上。

    過了好一會,龐西西才記起來回復媽媽的消息,她小聲回了一句“都好”,猶豫了下,還是省去了“愛你”兩個字,又說了晚安,鎖屏靜音之后把手機放得遠遠的,才關燈躺下。

    平躺在床上,龐西西眼前一片漆黑,耳朵在黑夜里變得分外靈敏,她聽得見屋子外面呱呱的蛙叫和吱吱的蟲鳴,而樓頂上卻沒有傳來絲毫動靜,她現在應該睡了吧。

    村莊的夜有一絲涼意,侵襲了龐西西裸.露在外的皮膚,凍的她雙臂有點冷。

    仰頭往房頂看了一眼,龐西西吐了一口氣,扯起薄毯,蓋住整個腦袋,緊閉雙眼,努力睡去。

    樓上的褚雁鳴靠在床頭,床頭柜一盞臺燈亮著,朦朦朧朧地照著極為簡單潔凈的房間,給絲毫沒有生活氣息的房間,增添了一點點人氣。

    褚雁鳴盯著屏幕看了好半天,干凈的手指又一次把語音點開,他閉上雙眼,臺燈的光打在他精致的側臉上,像是畫了一條分界線,一半冷白,一半陰暗。軟和的聲音傳入他的耳朵,藤蔓攀附上心臟一樣,梢端撓著他最敏感的地方,清冷的神態仿佛出現了微弱的變化。

    過了很久,褚雁鳴有了倦意,才放下緊握的手機,關燈睡覺。發白的指頭,也漸漸回了點血色。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