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我兒子在她手上 > 第35章
    讓爸爸單獨帶孩, 顯然兩位真媽媽都非常的擔憂。四位媽媽到菜地里采摘蔬菜的時候,李曉倩和龐西西的動作尤其快。

    李曉倩幾乎是隨手抓了幾把, 就跳到田埂上,對著鏡頭, 輕輕喘氣說:“我老公比較寵女兒, 牙牙不哭就沒事,牙牙要是哭了……他肯定不知道怎么哄,到時候又瞎許諾,要是不能兌現,就更麻煩啦, 所以我要先走了。”她最后一句話,是對田地里其他的女嘉賓說的。

    金歐雙手托著一顆小白菜, 笑著回話說:“還好蒙蒙跟付良蠻親的,我覺得付良能搞定。”

    姜喬也很語氣輕松地說:“小海挺懂事的, 劉一珩肯定也沒問題。”

    龐西西揪了一大把青菜,托著一顆小白菜, 也迫不及待地要走了, 一邊走一邊說:“我也要走了, 啾啾比較內向,我還挺擔心的。”

    李曉倩回頭看了一下, 干脆站在原地等著龐西西, 說:“那我跟你一起走。”

    點著頭, 龐西西快速跟上了, 兩位媽媽拿著菜快步走過去, 幾乎要小跑起來,同時不忘交流教育孩子的心得,兩個人看起來已經很熟絡了。

    等到了海邊,空地上熱熱鬧鬧地圍著很多人,所謂的“小池塘”,其實是環保材料的充氣游泳池,打完氣之后,像在海邊擺了一個游泳池,里面裝了高度達到內壁四分之一的水,還放進去了二十多條魚。

    龐西西和李曉倩在五十米開外的地方,被工作人員攔下了,根據目前孩子們的進度,她們只能站在這個距離圍觀,只有等孩子們達成一定數額的任務了,媽媽才能靠近。

    龐西西和李曉倩只好把菜放下來,戴上遮陽帽,遠遠地看著。

    此時龐牧已經穿著鞋子進去,游泳池里的水正好到他小腿三分之一處,不深不淺,能在水里穩穩地走路。

    但是和其他的幾個小朋友一樣,都只敢扶著側壁,不敢走路,小魚游過來的時候,他們還要抬腳讓一讓,生怕被魚給咬了一口。

    龐牧膽子很小,一直抓著站在外面的褚雁鳴的褲子,皺著小臉說:“爸爸,我害怕,它咬我。”

    褚雁鳴蹲下.身,長臂從龐牧腋下穿過去,一手摟著他,一手伸進水里捉魚,解釋說:“你看,它不咬人。”

    搖搖頭,龐牧判斷說:“它不咬你。”但是可能會咬他呀。

    褚雁鳴不解,“為什么呢?”

    龐牧的手緊緊地抓著褚雁鳴的衣領,“因為爸爸比較厲害,我比較不厲害。”

    “哦?我哪里厲害?”褚雁鳴饒有興致的問。

    龐牧摟著褚雁鳴的脖子,在他耳邊悄聲說:“我偷偷看出來的,爸爸會提箱子,會舉高高,會開水瓶子,我都不會呢。”

    眉毛抬了一下,褚雁鳴沒想到這種小事,龐牧竟然記得這么清楚,甚至為此對他產生了一種類似于崇拜的感情。

    感受到來自龐牧的崇拜之后,褚雁鳴莫名有些歡喜,他嘴角不自覺地上揚起來,鼓勵龐牧說:“試一試,如果小魚咬你,我就把你抱出來。”

    龐牧咬著嘴唇,眼睛盯著一條游動的鯽魚,視線隨著小魚移動,明亮的雙眼緩緩地眨著,聲音細細地問:“爸爸真的會保護我嗎?”

    褚雁鳴微愣,他倒是沒覺得這種舉動是一種保護,壓了壓下巴,他溫聲說:“嗯,我會。”

    松開褚雁鳴的衣領,龐牧嘗試著轉了個方向,面朝魚群,他聲音模模糊糊的:“那我也要照顧爸爸……答應了媽媽的。”

    褚雁鳴雙臂彎曲成環,把龐牧虛虛地圈在懷里。

    父子倆的互動落在龐西西的眼里,她的腳尖踮得更高了,恨不得沖過去看個仔細才好。

    泳池里的另外三個小朋友,除了小海個子高,膽子也大,走到了泳池中間,蒙蒙和牙牙,都是在爸爸的照顧之下,只在側壁走動。

    因為水中心小海的追趕,魚兒們四處游動,即便只在側面,也有機會捕捉到魚。

    龐牧打定主意要試著捉魚之后,先一步取下了手表,交到褚雁鳴手上,說:“爸爸幫我保管下。”

    褚雁鳴告訴他:“這是防水的,不怕進水。”

    搖著小腦袋,龐牧面頰微微嘟起,仰頭說:“會弄臟。”

    心里莫名一暖,褚雁鳴接了手表,放進了褲子口袋里。

    手表問題解決了,龐牧就小心地扶著側壁,半蹲身子,一步步地追著魚的身影,往前挪動。

    小魚游的很快,龐牧捕撈第一下的時候,鯽魚一下子就溜走了,他撈了個空。

    褚雁鳴本來想說一句什么話來鼓勵他,就聽見小家伙自言自語說:“噢哦!我就知道小魚要跑。”他認真的神態,似乎忘記了起初怕被咬的恐懼。

    喉結聳動,褚雁鳴把話咽回去了,他發現,龐牧這孩子雖然內向寡言,但還挺樂觀的,對待事情的態度很積極,像溫暖和煦的柔風,相處起來很舒服。

    五分鐘過去后,只有小海抓住了一條魚,在他要送到劉一珩手上的時候,滑不溜秋的魚差點就溜走了,還好劉一珩的小桶接的快。

    成功獲得第一條魚的小海,信心大漲,和劉一珩擊掌之后,歡呼起來。

    旁觀的李曉倩有點著急了,雙手拳在嘴邊,大聲喊著:“牙牙加油,媽媽等著你!”

    龐西西也想為龐牧吶喊,可又害怕他會更加緊張,到底忍住了,只是焦急地在原地等待,不停地變換著姿勢,觀察著褚雁鳴和小家伙之間的的一舉一動,她發現褚雁鳴手臂的姿勢保持了五分鐘沒有變。

    這樣會累的呀。

    龐西西忍不住了,也朝著父子倆喊了一句:“別著急,累了就休息下。”

    聽到龐西西的聲音,褚雁鳴和龐牧雙雙看過去,前者淡笑,后者揮舞肉肉的小手。

    龐牧趴在側壁上喊著:“媽媽過來!”

    褚雁鳴跟他解釋規則:“要捉到魚,媽媽才能過來。”

    小肩膀明顯垮了下去,龐牧懊惱地看著水里的魚,摳了摳頭,不知道在想什么。

    正在撈魚的小海,搓了一下自己的頭發,看向一臉苦惱的龐牧說:“啾啾,我幫你吧。”

    小圓臉,齊劉海的蒙蒙朝小海招招手,聲音甜甜的:“小海哥哥,也幫幫我。”

    小海拍著胸,說:“好,我先幫你們抓。”

    龐牧沖小海靦腆一笑,說:“你先幫蒙蒙。”

    于是小海就先去蒙蒙身邊了,龐牧繼續找長度合適的魚捕捉,走著走著,她就跟牙牙碰面了。

    牙牙也很怕捉魚,哭了兩次才慢慢地敢捉魚了,剛敢下手捕撈的時候,和龐牧捉住了同一條魚。

    魚兒被抓住之后擺動著尾巴,蹦來蹦去,兩個小朋友生怕魚要跑了,一邊叫著一邊抓緊了魚,往懷里帶。

    張倫的爸爸看著著急,跟著“啊啊”叫,想動手幫忙,裁判胡京立刻提醒說:“爸爸們幫忙是無效的哦!一定要寶貝們自己動手。”

    張倫只好住手,在旁邊指揮著。

    小魚跳來跳去,一下子蹦出了池子之外,掉在了地上,兩個小朋友懵懵地看著魚,又對視了一眼——這到底算誰的?

    畫面仿佛靜止,胡京也瞪著眼看地上活蹦亂跳的魚——該怎么裁判呢?!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