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我兒子在她手上 > 第41章
    褚雁鳴要九宮格, 龐西西手機里沒有拼圖軟件,當然發不了九宮格, 只能單張發過去。

    重新翻閱了一遍所有的照片, 龐西西挑了一張她跟龐牧的合照發過去。

    褚雁鳴只見到一張照片,想起了龐西西上次發微博的時候,羅錦珂要求九宮格個,她也是只發了一張龐牧的照片,還解釋說“我比較了下,這張最可愛,就發這張夠了,比較節省流量”, 于是他回了一條消息過去:這張最可愛?

    拿著手機的龐西西一下子被戳中心思似的, 硬著頭皮回了一條消息:不, 一張比較省流量。

    后面的八張,她是不會發了!

    褚雁鳴簡單了回了個“嗯”之后, 龐西西就沒有再回消息了。

    沒過多久,外面的大喇叭, 開始響起, 通知大家去海灘邊集合, 可自帶碗筷。晚飯由節目組解決。

    夕陽西下, 村莊變得涼爽許多,龐西西拿著她和龐牧的碗筷, 跟褚雁鳴一起, 比肩走向了沙灘那邊。

    沙灘旁邊放置了一張長桌子, 周圍架著攝像機,胡京仍舊戴著帽子,站在中間,沖來的嘉賓們紛紛招手。其他的嘉賓也陸陸續續到了,相互打著招呼,氣氛熱鬧。

    等所有的嘉賓都入鏡頭之后,胡京說,今天晚上要進行夜間拍攝,不過內容不復雜,做完游戲,共進晚餐。

    四組家庭都入座之后,胡京簡單地宣布了游戲規則:由工作人員們組成人橋,孩子們逐一爬過去,最先到達的父母身邊的,最先選菜。

    因怕孩子們發生意外,所以所有人都蹲著,把手臂與地面的距離降的很低。

    龐西西和褚雁鳴站在人橋的末端,她身邊就是金歐和付良,龐牧站在對面。

    因為下午的事,龐西西下意識地就多注意了兩人的動向,她發現付良灼熱的眼神一直落在金歐身上,而一直落落大方的金歐,此時卻有點閃躲。

    抿抿嘴,龐西西收回余光,看向遠處的龐牧,鼓勵說:“啾啾,媽媽在這邊等你!”

    看著人橋,龐牧緊張的揪著褲腿,有點猶豫不決。

    小海年紀最大,膽子也最大,拍了一下胸脯,跟小伙伴們說:“我先來,給你們做示范!”

    蒙蒙拍掌大笑,說:“小海哥哥過去了,我也要過去!”

    扯了扯自己的裙子,牙牙看向遠處的父母,卻發現她的話傳不過去,就噘著嘴走到龐牧身邊,說:“啾啾,我不想爬,我害怕……”

    龐牧很小聲地說:“我也害怕。”

    兩人并排站著,小海先順利地爬了過去,蒙蒙緊張又期待著,對面又有付良一直沖她招手,喊著她的名字,她叫了一聲金歐,就爬上了工作人員的手臂,在一片鼓勵叫好聲中,爬了過去。

    輪到牙牙和龐牧兩個,兩人面面相覷——你先來,還是我先來。

    龐牧主動往前走了一步,牙牙忽然拉住他的手,癟著嘴巴說:“我不要我不要!你爬完了就只剩我一個人了,我不爬,我不想爬!”

    眼看著牙牙就要哭了,龐牧有點無措——媽媽從來都不會哭的呀,牙牙怎么哭了,怎么辦怎么辦!

    對面有媽媽在叫著他的名字,這邊牙牙把他的手抓的很緊,龐牧沒有辦法,只好搖了搖手臂,說:“那我讓你先爬”

    牙牙噘著嘴,還是不太敢過去,拼命地搖著頭。

    龐牧想抽回手,可是牙牙因為害怕,把他抓得特別緊,根本拿不回來。他輕嘆一聲,紅著臉說:“那你跟在我后面好不好?”

    想了一下,牙牙小聲說:“好,可是你不能爬快了,你要保護我。”

    “……好吧,我保護你。”揪了揪衣角,龐牧又說:“你可以不可以,先把我的手放開。”

    牙牙不放,仍舊說:“你爬慢一點,要等我。”

    “我等你……可是你不放開我,我、我怎么爬呀!”

    牙牙放開了龐牧的手,又扯住了他的衣角,抖了抖,催著他說:“你上去,我跟著你。”

    走了兩步,龐牧立刻彈回來了,只好往后扭頭,細聲說:“你抓太緊,我走不動。”

    牙牙放松了一點點,跟他挨得近近的,說:“現在好了。”

    兩個人終于配合好了,龐牧走到人橋前,爬上去之前又轉頭叮囑說:“你害怕就跟緊我。”

    “知道啦!”

    龐牧小心翼翼地爬上去,牙牙拉著他的衣角,一邊叫喊一邊爬,前方兩人的父母都在等候和吶喊,幾分鐘過去,終于順利到達了橋頭。

    龐西西彎腰要接龐牧,褚雁鳴就在旁邊盯著。

    龐牧最后爬下來的那一瞬間,左手扶空了,身體一沉,差點栽跟頭,龐西西嚇得尖叫,身體一傾,跪在了沙灘上,還好褚雁鳴眼疾手快,把人接住,從人橋上抱了起來。

    后面的牙牙也順利到達了終點。

    龐牧從驚嚇中緩過神來,緊緊地摟著褚雁鳴的脖子,抬眼之后看到了爸爸的臉,頓時松開手,整個人都放松了很多,小聲地問:“牙牙跟上來了沒?”

    來不及拍膝蓋上的細沙,龐西西抓住了龐牧的胳膊,一副劫后余生的樣子,吐了口氣說:“牙牙到啦!可以吃飯啦!”

    龐牧點了點頭,轉臉就在褚雁鳴臉上“吧嗒”親了一下,說了聲謝謝。

    龐西西比褚雁鳴更先發愣,她等著眼睛看他的反應,卻見對方也有點猝不及防的樣子,但是卻沒有表現出嫌棄的表情,而是淡笑一下,說:“不用謝。”

    放下龐牧,褚雁鳴叫他去選菜。

    龐西西擦了擦額頭,低聲說:“謝謝。啾啾他……”

    “沒事。我沒覺得不舒服。”褚雁鳴眼尾挑了一下,眼神里真的抹去了平常的清冷之色,一點不像說謊的樣子,又說:“他很討喜。”

    龐西西有點驚喜,褚雁鳴說,喜歡龐牧!

    拍了一下龐西西的肩膀,褚雁鳴說:“餓了嗎?去吃飯吧。”

    即使是在鏡頭面前,兩人都沒覺得這樣的小動作有什么不合適的地方,龐西西也乖乖地跟了過去,和龐牧坐在一起,吃著他挑好的菜。

    今天的晚餐,是龐牧爭取來的,龐西西和褚雁鳴在鏡頭前,先后跟他道謝。

    龐牧有些害羞,低頭認認真真吃著飯,只是笑了一下。

    吃飯的時候,坐旁邊的牙牙把自己面前的盤子挪到龐牧手邊,說:“你嘗嘗我的。”

    搖搖頭,龐牧說不用。

    牙牙用沒有動過的筷子夾到龐牧碗里,說:“謝謝你的幫助。”說完,她又把盤子挪回去了。

    想了想,龐牧放下筷子,從口袋里摸出最后的一顆糖果,悄悄地塞到了牙牙的手心,用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你也嘗嘗我的糖。”

    龐西西在旁邊觀察著龐牧細微的變化,心里暖暖的,今天夜里,龐牧對褚雁鳴表現出信任而親昵的樣子,還跟別的小朋友有了正常的互動。這些都是以前從來都沒有過的事。

    晚飯結束后,拍攝也結束了,回到住處之后,褚雁鳴當著龐西西的面,接了一個電話,還是陳深打來的。

    接完之后,褚雁鳴問龐西西:“周末有空嗎?”

    “怎么?”龐西西抿了抿唇。

    舉了下手機,褚雁鳴淡笑說:“一起吃個飯。”

    龐西西下意識地往后退了一步。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