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我兒子在她手上 > 第42章
    褚雁鳴自從開始用微博之后,偶爾也會刷一下微博上的內容, 他記得網友說過, 如果男人喜歡一個女人, 不會假裝自己是單身狀態,從來不在朋友圈里分享女朋友的照片。

    褚雁鳴當然不是不想分享,他更怕的是龐西西不答應,不過帶她去見自己的朋友還是可行的。

    他覺得, 用這樣的方式承認她的存在和身份,對她也是一種尊重。

    龐西西剛聽到這個提議的時候, 頭皮都是發緊的, 喉嚨微微地滑動著,她有點想拒絕。

    看出了她的猶豫,褚雁鳴溫聲說:“只是簡單的吃個飯。”

    龐西西問:“為什么要帶我去見你的朋友?”

    皺了皺眉,褚雁鳴說:“難道不應該嗎?帶女朋友去見自己的朋友。當然,我也期待你帶我去見你的朋友,和家人。”

    抿了抿唇, 龐西西嘟噥說:“我還沒答應當你的女朋友。”

    沉默了一會兒,褚雁鳴說:“那……接觸對象?帶接觸對象去和朋友吃個便飯,可以嗎?”

    褚雁鳴又說:“如果你實在不想,不去也沒關系。只不過……以后見家長, 你是不是會更害怕?”

    眼睛瞪得很大,龐西西驚訝地問:“見家長?”她完全還沒想到這一步。

    點了下頭, 褚雁鳴說:“以后結婚, 當然要見家長。”不然她爸媽怎么答應把龐西西嫁給他。

    如果這是求婚, 那也太簡便了,龐西西嘴角微沉,肩膀也松了下去。

    褚雁鳴以為嚇到她了,眉頭輕輕皺了一下,有點無措地解釋說:“我沒有逼婚的意思,我只是假設,如果走到結婚的那一步,見朋友和家長,都是必然的,大概是這樣,我真的沒有別的意思。”

    點了點頭,龐西西表示能理解他的意思,但還是忍不住問:“你就這么急著結婚?”

    挑起眼尾輕笑一下,褚雁鳴說:“嗯,是的,急著跟你結婚。”

    龐西西沒太聽出里面的差別,但在這短暫的時間里,她想了很多東西,最后還是點頭答應了。既然都覺得要嘗試了,就不能退縮。

    以后的婚姻她不知道是什么樣子,可龐牧對褚雁鳴的態度,以及下午那段時間的相處,龐西西忽然覺得,這也許不是一件很糟糕的事。

    龐西西答應之后,褚雁鳴很明顯地笑了一下,說了晚安之后,看著她進屋了,才轉身上樓梯,洗澡睡覺。

    ——

    七月正要結束,夏季的熱意越來越濃。

    也許是龐西西心里記掛著見陳深的事,所以綜藝節目拍攝的第二周過的特別快,眨眼就到了周六。

    依舊是上午就結束拍攝,中午各自吃過飯了,下午自行返程。

    盛嘉派來的車半路堵住了,龐西西帶著龐牧出了村莊,等了十多分鐘還沒等到,打電話過去問了之后,說是還要一個多小時才能到。

    龐西西看著龐牧臉頰都曬得發紅,就想跟著節目組要返程的工作人員一起走,一輛黑色的車,正好就停到她身邊,褚雁鳴從車上下來,替她提起行李箱,往后備箱放,說:“堵車吧?我送你們回去。”

    大白天的,龐西西莫名有點心虛。龐牧親昵地牽著褚雁鳴的手,發紅的面頰肉嘟嘟的。

    龐西西把龐牧帶上車,等褚雁鳴也上了后座之后,她隨口一問:“你怎么知道堵車?”

    關上車門,褚雁鳴讓司機開車走,轉頭回答龐西西的問題:“公司來接劉一珩的車,說是堵在半路了。”

    “……”

    所以,褚影帝是拋下了自己的藝人,帶著她和龐牧回B市?

    褚雁鳴看了一眼坐在最右邊的龐牧,雙手放在翹起的左腿的膝蓋上,底氣十足地說:“小孩和女人優先。”

    話是這么說,可龐西西知道,道理不是這樣的。

    車子離開奉送縣之后就上了高速,龐牧最先犯困,歪頭躺在龐西西的腿上就閉上了眼睛。

    天氣太熱,上午拍攝了幾個小時,中午吃了飯就離開了村莊,龐西西也困的厲害,她硬撐著睜開眼皮,沒有睡過去,車子在高速上勻速行駛一段時間,她就實在忍不住了,往后靠了一下,也閉上了眼。

    即將路過收費站,司機減速慢行,龐西西腦袋一歪,褚雁鳴趕緊挪了挪位置,把肩膀送到她的頭邊。

    舒舒服服地看著褚雁鳴的肩膀,龐西西絲毫沒有醒的跡象。

    等入了B市之后,龐西西才慢慢醒來,抬完頭才發現,她一直靠著褚雁鳴睡著了!

    揉了揉臉,龐西西看了眼時間,抱歉地看著褚雁鳴問:“睡太沉了,你肩膀沒事吧?”

    不經意地活動了下肩膀,褚雁鳴坐開一些,說:“沒事。你什么時候有空,今天晚上或者明天?我來接你。”

    龐西西一下子就想起是吃飯的事,說:“今晚吧。”反正今天時間不多了,明天一整天的時間,她想留在家里陪爸媽。

    點了點頭,褚雁鳴說:“送你回家之后,我先回公司,晚點來接你。”

    腦子里全是晚上吃飯的事,龐西西“哦”了一聲,就推醒了龐牧,用濕紙巾給他擦臉,喂他喝了半杯水。

    被褚雁鳴送回家之后,龐西西一到家,趕緊洗澡換衣服,重新化妝,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捧著手機,隨意地刷了一下同行發來的信息。

    簡單地回復完微信上的信息,龐西西上微博發現節目組官方@了她,還有李曉倩也發來了一條微博@她,她點進去看,是李曉倩夸贊她廚藝,以及道謝的微博。

    點開此條微博,龐西西準備回復一句,一看到轉發量和評論數量,頓時驚訝到了,她點開24小時榜……果然上熱搜了。

    搜索了下相關微博,龐西西還看到了關于姜喬廚藝的討論,很多粉絲大贊自家愛豆竟然深藏不露會廚藝,還有一些路人粉,竟然也因為姜喬這種看起來傲氣十足的女星會做飯而轉粉。

    龐西西刷了十幾條之后,已經很確認了,再過不久,姜喬會廚藝的微博,應該也會上熱搜。沒道理李曉倩買了熱搜,姜喬不買。

    可以想見的是,龐西西和姜喬的廚藝,一定會被人拿出來的比較。她倒是不怕比較,就是覺得自己已經因為龐牧被扒的事安靜如雞,結果還是莫名躺槍,頻頻登上熱搜。

    龐西西無奈地吐了口氣,羅錦珂的微信消息就來了,問她要不要買熱搜。

    羅錦珂已經得到消息,姜喬那邊買了熱搜,水軍也正在狂贊她的廚藝,順便拉踩下龐西西。

    如果龐西西想要反擊回去,不買熱搜不找水軍很難控場。

    但是這些都藝人自己也要花錢的,龐西西這檔綜藝節目的全款都還沒拿到手,最近雖然流量起來了,已經能開始拿錢的合約并不多,所以她很淡定地回復羅錦珂:事實勝于雄辯,不買。

    羅錦珂直接打了個電話過來,通了三秒之后才問:“……能不能不這么省錢?”

    調整了一下坐姿,龐西西說:“姜喬要是過分拉踩我再說,反正我的廚藝有目共睹,比這個還沒在怕的。”

    羅錦珂“呵呵”一聲,說:“可是姜喬現在也會做飯了,據說還有模有樣的。”

    點著頭,龐西西說:“她是會做一點了。但真正會做飯的一看就看得出來,她還是新手。”

    羅錦珂無奈說:“我這種不會做飯的是不是更多?”

    笑了一下,龐西西說:“放心,會有擅長做飯的網友站出來解釋。”

    “……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啊。算了算了,這個也不是那么重要,今晚有沒有空?”

    “晚上有點事,怎么了?”

    “你簽的那個沐浴露的代言被對方毀約了,你來簽個字,違約金立馬到賬。這年頭竟然還有人上趕著送違約金的,你說好不好笑?”

    龐西西摳著沙發墊上的花紋,說:“不好笑。我明天過去。”

    交代完,羅錦珂就掛了電話,龐西西忘了褚雁鳴來接她的事兒,剛放下手機,他的電話就過來了,簡單明了地說:“我到樓下了,需要我等你的話,我就找地方停車。”

    迅速地站起來,龐西西穿好拖鞋,說:“不用,十分鐘之內我就下來。”

    跟父母打了招呼,龐西西又敲門進了龐牧的房間,親了他的臉頰,跟他說了再見,在落地鏡前,看了一眼淺綠色的連衣裙沒有留下褶皺,才背著包出門。

    小區底下,褚雁鳴帶著墨鏡,站在車外等龐西西,見她來了,替她開了副駕駛的車門,才上了車。

    等龐西西系完了安全帶,褚雁鳴才啟動車子。

    扯了扯被大腿壓住的裙擺,龐西西問他:“怎么又自己開車?”

    看了眼后視鏡,褚雁鳴調轉車頭,開出小區門口,淡聲說:“人不多,也不遠,想親自來接你。”

    龐西西余光掃過褚雁鳴的側臉,他給了三個答案,到底哪個答案才是重點?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