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我兒子在她手上 > 第46章
    怎么睡覺是個問題, 是個令人有點緊張和害羞的問題。

    畢竟這么多年了,突然的親密, 讓兩個人都不適。

    龐西西跟著褚雁鳴往樓上走, 挑了一間可以看到庭院的客房, 說:“我睡這里, 你睡哪里就不用我擔心了吧。”

    淡笑一下, 褚雁鳴說:“你先洗, 浴室里什么都有, 都是干凈的,我出去一會兒就回來。你會害怕嗎?”

    搖搖頭, 龐西西說:“酒店安全措施做的挺好的,我為什么害怕?”

    褚雁鳴“哦”了一聲,放心地說:“那你去洗,我半個小時左右就回來。”

    點點頭, 龐西西說:“知道了,給你留門。”

    聽到“留門”兩個字,褚雁鳴笑了笑,等龐西西進了房間,才轉身離開, 把所有的燈都開著了。

    褚雁鳴下樓之后, 開車回到了陳深在的那棟樓,趙軍和另個一人也都在。

    陳深見褚雁鳴轉回來了, 腿翹在茶幾上,冷笑說:“被趕回來的?”

    雙手插在口袋里, 褚雁鳴說:“我們談談。”

    兩人對視了半分鐘,陳深才起身,跟著褚雁鳴一起出了門,漫步在酒店的林蔭小道上。

    酒店因為仿造古代園林建造,到處都是假山流水,綠色植物非常多,降溫效果也非常好,到了盛夏的晚上,很涼爽。

    暖暖地風吹過兩人的頭發,頭頂上高大的槐樹,綠色的葉子沙沙地響著,褚雁鳴說:“不是你想的那樣。”

    劍眉挑的很凌厲,陳深解開襯衫的領口,問:“那是怎么樣?”

    褚雁鳴說話的聲音依舊很平淡,語言也組織的很干凈簡練,在開頭和結尾都說了一句“是我不好”,他很平靜地說完了這些,又說:“西西很單純,如果不是我的問題,我們不會這樣。”

    陳深沉默了很長的時間,他在思考和分析,最后他提出疑問:“真的喜歡你,她會那么快就和別人有孩子?”

    褚雁鳴說:“我們在一起也就兩個多月,三個多月的時間,不夠她重新開始別的戀情?沒有道德問題,沒有什么好指責的。”

    饒有深意的笑了笑,褚雁鳴說:“你比以前大方。”

    三個月有懷孕,交往和在一起,怎么也要一兩個月的時間吧,也就說,離開褚雁鳴不久,龐西西就和別人在一起了。

    褚雁鳴竟然不介意。

    這可不像陳深認識的褚雁鳴,以前褚雁鳴的東西,可是誰都不讓碰,即便是他碰,也要經過他的允許,而且有些東西,連他也不準碰。

    陳深和女人交往的時候,無所謂女人有沒有過去,但是伴侶對褚雁鳴來說更加意義非凡的人,他竟然可以接受有那么一點膈應人的經歷,還安慰自己說,沒有道德問題就行。

    褚雁鳴知道陳深還在懷疑龐西西的真心,他說:“我跟你不一樣,如果我和你一樣,就不會有這些誤會。”

    陳深愣了一下,他很明白褚雁鳴所說的不一樣,包含了哪些東西。

    聲音低了一些,陳深說:“有什么不一樣的,你比我有追求多了,我就是混吃等死,你好歹還算得上是個藝術家了。”

    褚雁鳴沒說話,陳深順手點了根煙,說:“她要懷的是你的孩子,我也就不說什么了。”

    兩個人走了一段路,他才說:“我錯的比較多,你作為好兄弟,應該幫著我糾正錯誤,不是對我的女人表現出敵意。”

    撇撇嘴,陳深猛吸一口煙,聲音溫和了一點,笑了一下說:“知道了,尊重你的女人,希望你這次說的是對的。”

    沉默一瞬,陳深又問:“以后你還要孩子嗎?”他知道的,褚雁鳴對孩子真的沒什么好感,尤其是自己的孩子,會讓他產生非常大的負面情緒。

    褚雁鳴回答說:“如果跟她結婚了,想要。”他還是很期待,和龐西西過上細水長流的生活,再加上一個孩子。

    陳深瞳孔微微瞪大,不知道怎么接話了,如果是幾年前,他覺得褚雁鳴的答案,百分百不是這樣的。

    “看來我還是不夠了解你。”陳深自嘲地了來一句。

    褚雁鳴搖頭說:“只是人都會變。你不考慮也變一下?”

    這半個月的綜藝生活,讓褚雁鳴體會到,家庭是很溫馨的港灣,陳深的玩世不恭背后,也是深深的孤寂。

    陳深眼皮子半閉,雙手交握,枕在后腦勺,說:“拉倒吧,我現在就很好。”

    也不多勸,褚雁鳴停下來問他:“要不要我送你回去?”眼看著快走到龐西西在的那棟樓了,他懶得再走回陳深那邊,干脆直接回去算了。

    捶了一下褚雁鳴的肩膀,陳深笑說:“去你大爺的,我又不是女人,滾滾滾。”

    褚雁鳴點了一下頭,兩個人背向離開。

    褚雁鳴回去之后,龐西西正好洗完澡出來。

    她身上裹著浴巾,因為腰帶系的不緊,胸口微微敞開,露出一大片白和一點點豐滿的弧度,龐西西用毛巾擦著頭發,想找一找有沒有可以曬衣服的地方,沒想到撞到了剛好回來的褚雁鳴。

    手一抖,毛巾就掉了,龐西西想彎腰去撿,褚雁鳴比她快一步,迅速抓起來給她。

    他不是很敢想象,龐西西彎腰去撿毛巾,會是什么樣的“風景”。

    抖了抖臟毛巾,龐西西把頭發撥去肩后,說:“我找陽臺來著……衣服沒處晾。”

    褚雁鳴說:“在走廊上,有晾衣的地方。”

    “哦。我這就去。”

    “等一下。”

    龐西西轉頭看他。

    走上前兩步,褚雁鳴的手伸到龐西西的腰間,扯開了她的腰帶。

    龐西西肩膀有點兒緊繃,小聲問他:“干嘛?”她覺得,還不是時候。

    褚雁鳴慢條斯理地替她整理了一下領口,修長的手指都沒碰到她的皮膚,給她重新系上腰帶,聲音低沉地說:“免得著涼。”

    捂了下胸口,龐西西說:“……知道了。”

    轉身進了房間,龐西西把衣服晾在了外面,因為有內衣,所以她走路的時候,刻意避著褚雁鳴,側著身子出的門。

    等龐西西曬完衣服進來,褚雁鳴還沒去洗,他說:“這邊的床單都很干凈的。”

    “……知道了。”龐西西知道怎么睡覺的。

    “我去洗了。”

    “那個……你會洗衣服嗎?”

    轉過身,褚雁鳴單手解著領口處的扣子,問她:“你幫我洗?”

    “也行。”他訂了這么好的酒店,她白住也不好。

    褚雁鳴淡笑一下,說:“你等我下。”

    去房間的浴室里,褚雁鳴換上浴巾,胸口敞開一點,露出結實的胸膛,看起來很結實,線條也很好看。

    移開目光,龐西西接過褚雁鳴的衣服,說:“一會兒我直接幫你晾起來。”

    說完龐西西趕緊溜了。

    給褚雁鳴洗衣服的時候,龐西西很仔細地找了下水洗標志,可她發現衣服和褲子上沒有logo也沒有任何水洗標志,就放了溫水用沐浴露給他搓洗衣服。

    曬完衣服后,龐西西從走廊進來,褚雁鳴也正好洗完澡出來。

    拿紙巾擦了擦手,龐西西說:“那我去睡了。”

    “嗯,晚安。”

    龐西西的視線掃過褚雁鳴身上冷白的皮膚,褚雁鳴的視線也從她白皙的脖子上挪開,兩個人同時進房間,同時關門睡覺。

    ……

    第二天早上,龐西西醒的很晚,等她洗漱出門,褚雁鳴已經穿得整整齊齊地坐在餐桌上看雜志,跟她說:“衣服收了,在沙發上,早餐在這里,牛奶還是溫的。”

    一個簡單的早上,龐西西的心暖暖的,她走到沙發邊,衣服被疊了起來,雖然不夠整齊,看的出來手法還很生疏,但是還是令她驚喜。

    褚雁鳴比以前,更會照顧她的感受了。

    拿著干凈的衣服換上,龐西西拿著手機出來吃了飯。

    褚雁鳴耐心地等著她吃完了,正問她準備什么時候回去,手機就響了,方遠川發來視頻通話。

    嘴角的牛奶都沒擦干凈,龐西西就接了視頻,她知道,方遠川沒事不會找她,肯定是去她家,跟龐牧在一起呢。

    視頻剛接通,龐西西就燦笑著,手機屏幕上果然出現了龐牧的臉,他身后的,才是方遠川。

    沒有耳機,龐西西只能開了擴音,她沖龐牧招招手說:“媽媽中午之前回來哦,你早上吃飯了嗎?”

    龐牧眼睛亮亮的,乖乖地回答說:“吃了。”忽然又笑了一下,說:“媽媽早點回來!”

    方遠川對著攝像頭說:“聽到沒,啾啾喊你早點回來。”

    正在看雜志的褚雁鳴,翻頁的手指頓了一下,隨后又繼續淡定地看雜志上的模特——都很一般。

    龐西西沒有注意到褚雁鳴的小動作,繼續跟屏幕那邊的方遠川說:“催我干嘛!”

    龐牧在手機那邊玩著魔方,龐西西問他:“表舅買的?”

    點點頭,龐牧繼續扭魔方。

    方遠川像是隨口一問:“昨天又飛哪里去了?”

    龐西西出差的時候多是坐飛機,方遠川才會這么問。

    眉尖動了一下,龐西西淡定地說:“不是,就在B市。”

    方遠川又笑著問:“你們公司也太剝削員工了吧,這么近都不讓你回家。”

    盯著龐西西嘴角的牛奶,褚雁鳴伸出手指,輕輕地刮掉那一抹乳白色。

    龐西西有點詫異地看了褚雁鳴一眼,隨后低頭自己把嘴邊的牛奶擦干凈了。

    方遠川的聲音變得有些低沉:“和朋友在一起?”

    龐西西“嗯”了一聲,沒有多解釋。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