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我兒子在她手上 > 第49章
    節目組請來的所有嘉賓都在沙灘曬月亮, 只有金歐缺席。但也沒有引起大家的懷疑,畢竟藝人本來就忙碌,晚來遲來都是正常的。

    唯獨龐西西放不下心來, 她一邊喝水,一邊心不在焉地想著金歐的事,她想著等晚上回去了,再問問褚雁鳴。

    沙灘上, 孩子們玩出了一身的汗, 各自奔向自己父母的時候, 帶著一股汗味兒。

    龐西西拿出備好的毛巾,給龐牧擦汗, 還給他把衣服和后背之間隔開。

    龐牧身體素質算很好,但一年也要病一到兩次,現在是節目的拍攝期間, 他病了會很難受,龐西西不能讓他病,一邊照顧他,就一邊叮囑:“啾啾,以后玩出汗了要自己過來找媽媽,不要等到吹了冷風再過來。”

    點著頭,龐牧面色潮紅。

    龐西西問他:“好玩嗎?”

    又點了點頭,龐牧說:“還行。”

    笑一笑, 龐西西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 說:“只是還行, 那你點頭干嘛?”

    喂龐牧喝了溫水,龐西西托腮問龐牧:“為什么不跟學校里的小朋友玩,卻愿意跟牙牙和小海玩呢?”

    龐西西剛才觀察了,龐牧跟小海和牙牙走的最近。

    龐牧揪著褲子的兩側,看了牙牙一眼說:“她拉著我玩,不玩沒有辦法呀……”

    龐西西忍不住笑了,真的好傲嬌,她又問他:“玩的開心嗎?”

    “開心。”龐牧說的很小聲。

    “那以后去了幼兒園,也要多和別的小朋友玩。”

    低著頭,龐牧軟聲說:“……好吧。”如果他們也非要拉著他玩的話,他就去玩。

    龐西西給龐牧擦完汗,他就跑到褚雁鳴身邊去,拉著他的手掌,問:“爸爸,你一會兒,能幫我個忙嗎?”

    褚雁鳴的手被龐牧溫熱的小手牽著,他回了神,濃密的睫毛微顫,點了點頭。

    隨后龐牧跑開的時候,褚雁鳴盯著那小小的背影看了半天,真的好小的孩子,龐牧有可能是他的孩子嗎?

    如果是他的孩子……

    緊緊地握著躺椅的扶手,褚雁鳴斂起雙眸,褐色的眼睛咋黑夜里顯得晦暗不明。他不知道小孩子剛出生是什么樣子,他不知道孩子一歲兩歲會走了是什么樣子,他也不知道孩子剛進幼兒園的時候,又是什么樣子。

    他只是聽龐西西說過一些,卻完全想象不出來。

    結果都還沒出來,褚雁鳴莫名其妙的就開始感到遺憾了。

    褚雁鳴盯著龐牧的背影看了很久,等小家伙再回來找他的時候,就把他從椅子上拉走了。

    小朋友們又聚集在一起玩游戲,玩抓人游戲,需要一個大人擋在最前面,龐牧選了褚雁鳴。

    看著四個小蘿卜頭,褚雁鳴插在口袋里的手,只好拿出來,張開雙臂,擋在其他的三個孩子面前,任由龐牧去捉他身后的小朋友。

    褚雁鳴不太會玩這個,他站著也不知道怎么動,龐牧一下就撲進他的懷里了,小小的一個,身體也軟軟的。

    褚雁鳴蹲下來抱了他一下,問他有沒有磕著。

    搖搖頭,龐牧笑說:“我抓到小海的衣角了!”

    褚雁鳴第一次,近距離地仔細的打量龐牧,他的眉眼和鼻子不像他的,不知道為什么,在這個昏黃的夜里,并不能把人臉看的很清楚的夜里,他竟然覺得龐牧有點像他。

    腦子里忽然就響起村莊里那個中年婦女說的話,她說“你兒子像你老婆比較多”,是不是說……也像他,只是像的很少。

    褚雁鳴看著龐牧的嘴唇瞇起眼。

    直到孩子們的游戲結束,所有人都要回去了,褚雁鳴的眉頭還是皺著的。

    ……

    回到住處之后,龐西西給龐牧洗完澡,她也洗了澡,正要給褚雁鳴發信息的時候,他的信息就來了,他問她要不要上去吹吹風。

    龐西西拿著手機上去了,褚雁鳴正站在樓梯口。她笑著小聲說:“就這么一段路,還要接我?”

    兩個人并肩上樓,龐西西問他:“金歐還沒來,是因為上次你說的事嗎?”

    “沒有關注。”褚雁鳴說的是實話。

    龐西西點了點頭說:“應該明天就來了吧,我看李曉倩都沒什么反應,她們兩個關系好,金歐有事,她應該會知道的吧。”

    淡淡地“嗯”了一聲,褚雁鳴雙手交握著,修長的手指隨意彎曲,胳膊擱在陽臺的欄桿上,跟她說:“跟我講講你跟啾啾的事吧。”

    微微一愣,龐西西問他:“想聽什么?”

    “什么都行。”他突然就是很想知道。

    壓了壓下巴,龐西西開始笑了,她回憶起和兒子有關的點點滴滴,絮絮叨叨地說著,比上次說的還要細致,她講龐牧的乖巧,也講他的調皮,講她的開心,也講她的辛苦。

    褚雁鳴就在旁邊做一個安靜聽眾,在聽到龐西西因為龐牧生病,半夜掛急診,連續三天沒好好睡過覺的時候,他的手指收緊了,嘴角也抿了起來。又聽龐西西說龐牧剛開始學會叫媽媽的時候,他的臉上也掛上淡笑。

    原來養孩子是這樣的,不止是麻煩,不止是謹小慎微,還有更多他不知道的心情,會有壞的,但從龐西西的口中,他似乎感覺到,更多的是好的。

    不知不覺,龐西西都說了二十分鐘,褚雁鳴就聽了二十分鐘。他腦子里關于龐牧的身世,反復地做猜想,如果是他的孩子,龐西西為什么不告訴他,她一個人把孩子養到六歲……

    已經答應過龐西西不提這件事了,褚雁鳴忍住了問出口的沖動,在她停頓休息的時候,溫聲說:“我給你拿瓶水。”

    龐西西站在陽臺等他。

    褚雁鳴拿了瓶礦泉水給龐西西,無意間噴到了她的手指,有些發涼,他就說:“我送你下去。”

    龐西西喝了點水,就準備下去了。

    走到樓梯口的時候,褚雁鳴忽然拉住了龐西西的手。

    龐西西回頭看他,稍微仰著下巴,眼睛水潤瑩亮,問他:“……怎么了?”

    燥意有點壓不住了,褚雁鳴把龐西西猛然拉進懷里,低頭輕輕地吻在她的唇上,蜻蜓點水,不像是接吻,更像是要給她一些安撫。

    但龐西西其實是吃了一驚,她被他抱的太緊,整個人都被他圈在懷里,不得不踮起腳尖,這個姿勢,就變得像是迎合她。

    在這些事上,龐西西并不是保守,只是覺得場合不對。她有點掙扎,有點想推開他。

    褚雁鳴胳膊緊實有力,感受到懷里人的不舒服,想起她說想要溫柔,立刻把人放開了。

    龐西西后退了一步,踩空了樓梯,褚雁鳴手疾眼快地伸出胳膊,把人拉住,等她站穩了,才說:“我送你下去。”

    把耳邊的頭發撥去耳后,龐西西說:“沒事,我自己回去。”

    剛轉身下樓,龐西西就看到龐牧穿著睡衣,睡眼朦朧地從房間里出來,衣服的角都折了起來,露出小半個肚皮,他噘著嘴迷迷糊糊地問:“媽媽,你到哪兒去了?”

    快速下樓,龐西西牽著龐牧往房間里走,問他:“是不是要尿尿了?”

    “想……”龐牧聲音模模糊糊的,帶著濃濃的稚氣。

    褚雁鳴筆直地站在樓梯口,看完這一幕,才嘴邊浮個淡笑,進了房間。

    樓底下,龐西西帶著龐牧上完廁所,自言自語說:“喝太多水了,這次上完應該就好了。”

    龐牧睡意很濃,上完廁所一沾到床,又睡著了。

    龐西西挨著龐牧躺下,手機震動一下,褚雁鳴發來個晚安,她回了同樣的信息,沒一會兒也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拍攝應該是從八點開始,但是臨時取消了上午的拍攝。

    龐西西覺得很莫名其妙,化完妝就找準備仔細問一下工作人員,剛出門,就碰到褚雁鳴下樓,跟她說:“今天沒早飯,要自己做。”

    早飯不是重點,龐西西問褚雁鳴:“是設備出了意外嗎?怎么停止拍攝了?”

    褚雁鳴走到龐西西身邊,說:“金歐沒有,今天上午拍攝內容四組家庭都要同時入鏡不可,沒法拍,暫時取消。等換了新臺本,晚上可能會補拍。”

    眼睛稍稍瞪大,龐西西環視一周,看到工作人員還離的很遠,小聲地問褚雁鳴:“工作人員有金歐為什么不來了嗎?”

    褚雁鳴沉默了一下才回答:“你看看手機,微博熱搜第一。”

    心下一凜,龐西西轉身跑回去刷微博,她看得直冒冷汗,不光熱搜第一是金歐的事,第二第三也都是,她不堪入目的一些事,被人接二連三地爆料出來,附加一些打了碼的圖片,幾乎所有的營銷賬號都在轉發。

    龐牧的熱度是經過幾天的積累之后才慢慢爆發的,金歐的事卻是幾個小時之內就爆發了,幾乎全網皆知。

    本著對投緣的同行的一點點尊重,龐西西草草掃了一眼,就關掉了手機,盡量平靜地做完了早餐。

    ——

    因為金歐的事情,節目組停止了一天的拍攝,龐西西即使是待在這種地方,也能聽到工作人員關于金歐事情的討論,她以為,這件事恐怕短時間沒有辦法解決了。

    也確實難以解決,所以節目組商量結果是暫時休假三天,拍攝期延長三天。

    龐西西帶著龐牧回了家,她本來覺得三天內,都未必解決的好,但是她沒想到,第二天,她的名字就替代了金歐的名字,上了熱搜榜。

    龐西西和褚雁鳴在小區里同行的照片被人用手機拍攝下來,同時上傳到網上的,還有她帶著龐牧和方遠川的親密照片,非常非常親密的生活照,不明情況的,還真以為是一家三口。

    #龐西西隱婚求上位,出軌當小三也要抱影帝大腿#

    微博上熱議的內容,一下子就變成了她是小三的事情。

    開篇一張圖,內容全靠編。

    龐西西的形象一夜之間崩塌,甚至龐牧也受到了詆毀。

    人在家中,鍋從天上來,龐西西還不等羅錦珂聯系上她,她就知道大概是為什么了。

    不過是倒霉,所以背鍋。

    雖然洗刷冤屈很累,但是龐西西心情不算太糟糕,畢竟有當事人做說明,還是解釋得清楚的,再通過法律手段,這件事很快就會過去。

    偏偏龐西西沒有料到的重磅還在后面,褚雁鳴注冊了微博,發了微博,對,是他私人的賬戶發的微博。

    褚雁鳴發完微博,還@了龐西西,這條微博才四個小時,就力壓之前的所有微博,登上了熱搜榜。

    現在除了龐西西還不知道,幾乎全民皆知,褚影帝——有兒子了。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