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我兒子在她手上 > 第56章
    到了拍攝場地, 龐西西一到那邊,剛見到工作人員, 就感覺到氣氛不一樣了, 好像“大佬的女人”已經是她身上撕不掉的標簽了。

    放下行禮之后, 龐西西讓助理照顧龐牧,她準備去跟其他嘉賓們匯合, 開個小會。

    會議室設置在村口寬敞的木屋里,褚雁鳴和龐西西剛到那邊, 就聽到了有人叫“褚老師”, 這沒什么稀奇的, 但是龐西西還被人叫做了“西西老師”,她頭皮發緊……除了今年紅起來的一部網絡劇,她幾乎沒有拿得出手的作品,這句“老師”聽得她好心虛。

    微微笑了一下, 龐西西也沒說什么。

    分別入座之后, 新來的一組“臨時父母”也加入其中, 跟大家見了面,做了簡單的自我介紹。

    這兩個人雖然是臨時加入的, 但是因為節目組熱度的原因,兩個人都是流量小花和小鮮肉, 龐西西雖然不認識, 但也看著眼熟。

    見過面后, 導演組的人解釋了后面行程的安排, 以及拍攝的內容。

    因為加入了新人, 要補鏡頭,所以很多任務都要換湯不換藥地重復做一遍,否則后期不好剪輯新的家庭參與的畫面。先導片不用再重新拍攝,只需要新家庭要單獨補一個小視頻就行。

    龐西西抿了抿唇,她明白了導演組的意思,就是要把金歐和付良所有的部分全部剪掉,包括先導片里的內容,他們兩個,就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散會之后,所有人一起吃了飯。龐西西跟褚雁鳴帶著龐牧去海灘上散步,因為不是拍攝期間,除了兩人的小助理跟在后面,并沒有節目組的人。

    走了幾步,龐西西隱約聽到有人喊,她一回頭,李曉倩一家子帶著蒙蒙和她新父母過來了。

    蒙蒙很活潑外向,雖然換了臨時爸媽也難過了一陣,跟新父母熟悉之后,也就放得開了。

    三組家庭聚在一起,閑聊了一會兒,慢慢拉近了距離,因為龐西西的友好,新來的嘉賓也漸漸融入了這里,明天拍攝起來,在鏡頭前就不會顯得很生疏。

    大人們講話,小朋友們又玩到了一起去,牙牙還是和以前一樣,大大方方地拉著龐牧去玩。

    盡管牙牙聽說了很多關于龐牧的事,但她對于那些事一點也不感興趣,她只知道這個小伙伴臉紅不說話的時候很有趣,她只關心跟他一起玩的時候開不開心。

    龐牧被牙牙牽著到處跑,在沙灘上留下了很多個腳印,蒙蒙也跟在后面,追著問要不要吃巧克力。

    小朋友的話題好像永遠都離不開甜食。

    龐西西的目光追隨著會笑會鬧的龐牧,她放松了肩膀,一臉的笑意。

    新來的人因為不敢跟褚雁鳴說話,又發現龐西西人很溫柔,但是話少,就都去湊著跟李曉倩說話,龐西西和褚雁鳴兩人就慢慢地走到了海水邊,腳背都被海水漫過。

    龐西西踢了一腳沙子,說:“晚風好舒服,要是我爸媽也能來就好了。”

    “有什么不可以?下周我安排人接他們來探班。”

    “啊,我就隨口一說!”龐西西的父母,還從來沒有接觸過她工作相關的事情,更別說來拍攝場地看她。

    褚雁鳴說:“叔叔阿姨一周才能見一次啾啾,接他們來玩一次,他們應該會很高興。”

    想了想,龐西西又抬頭笑著說:“你現在就對我父母這么殷勤啦?”

    褚雁鳴說:“你父母,以后也是我父母。”

    轉個身,龐西西說:“以后……還早著呢!”

    拉住龐西西的手腕,褚雁鳴說:“如果訂婚了,是不是就不早了?”

    心跳加速,龐西西站在原地,沒敢轉身去看褚雁鳴,背對著他,勉強地笑著問:“你不會現在要求婚吧?也太突然了”

    一切都好像水到渠成了,可龐西西總覺得,好像還差一點東西。

    褚雁鳴扣住龐西西的手指,走到她身邊,緊緊地握住她的手,說:“現在太草率了。”

    微微吐了口氣,龐西西慶幸褚雁鳴這么說。

    褚雁鳴低頭看著龐西西的泛紅的側臉,在月光下白皙透亮,他更加想慎重地對待求婚這件事。

    網友說的對,求了婚,對方答應了才是未婚妻啊。

    回到住處之后,褚雁鳴把龐西西和龐牧送進了房間。

    反正已經是情侶了,沒有什么好避嫌的,褚雁鳴坐在床上沒有走的意思。

    龐西西給他拿了瓶水,說:“我要給啾啾洗澡了。”

    褚雁鳴捏著水瓶子,睫毛顫了顫,想起了李曉倩他們一家三口住的一室的大房子。

    站起身,褚雁鳴說:“我先回去了。”

    ·

    后來連著十幾天,幾乎都是在補前面拍攝的內容,姜喬很幸運,臉皮也夠厚,硬要求節目組重補她“第一次”做菜的鏡頭,這次當然補的非常完美,看起來很像那么回事。

    龐西西因為適應了鏡頭,和其他嘉賓也相處的更有默契,動作也更加嫻熟,而且還有褚雁鳴完全不遮掩的親昵和護短,劇組好多工作人員光看著兩個人臉,都覺得在磕言情劇,工作突然間都變得不辛苦,天天只想磕影帝追妻日常啊!

    攝像師也忍不住多給龐西西一家三口鏡頭,畢竟“影帝崩人設”和“高顏值一家三口的日常”,真的很有看頭。

    感覺到微妙氛圍的龐西西心態很穩,沒有因為別人的恭維和吹捧就得意忘形,依舊和剛來的時候一樣,謙虛謹慎。

    ·

    一直到七月中旬,拍攝也到了尾聲,最后一天的拍攝內容在電視臺攝影棚錄,和先導片一樣,四組家庭分開錄,最后合錄。

    李曉倩和張倫夫妻倆第一組錄,他們夫妻兩個談到孩子的時候,都是笑容居多,在被問及對女孩子的教育問題的時候,李曉倩回答說:“雖然我也希望我的女兒大方懂事,但是我更希望她過的開心,我們平常在家里都是一切事情盡量滿足她,但是會跟她說,只允許要屬于她的東西,不能夠影響別人。所以你們別看牙牙有點嬌氣,她還挺懂事的,知道尊重人。這點是我最自豪的。”

    龐牧在攝影機后面默默鼓掌,牙牙也朝他看過來,露出一口細白的牙齒。

    龐西西和褚雁鳴站在龐牧的兩邊,一起摸了摸他的腦袋,正好雙手就碰到一起了。

    兩人都愣了一下,相視一笑,龐牧抬頭看著爸媽,兩只手分別揪著爸媽的衣角,說:“好重哦!”

    龐西西笑了一下。

    接著是蒙蒙他們一家,因為他們是新組成的家庭,所有的東西都是臺本上寫好的,一家三口基本上是照著念完,和李曉倩一家比起來,顯得生澀了很多。

    輪到龐西西他們一家的時候,和李曉倩一家一樣,大人在兩邊,孩子坐中間,三個人緊緊地挨著,親昵自然的樣子,像是在一起生活了許久的家人。

    主持人先問的龐西西,她把龐牧參加節目以來的各種變化事無巨細地說了一遍,不知不覺就說了很久,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龐牧靜靜地聽著,低頭摳著指頭,小臉也浮著笑容。

    輪到褚雁鳴的時候,他盯著鏡頭看了三秒,才把視線轉到龐牧臉上,勾唇笑了一下,說:“我兒子,溫柔善良,特別棒。”

    龐牧雙耳先紅的,從耳廓開始,一直紅到面頰,他鼓著小臉,眼珠子轉了一圈,樣子很靦腆可愛。

    做完這部分訪談,胡京按照節目組提供的臺本,又繼續問:“關于二位的事,有沒有什么好消息可以帶給我們呀?”

    龐西西笑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回答,好消息……暫時好像還沒有,他們兩人的關系雖然公開了,可是進度也僅僅只限于一起帶孩子。

    褚雁鳴雙手交握,說:“有。”

    胡京連忙追問:“褚老師方不方便透露下。”

    站起身,褚雁鳴筆挺地站在龐西西和鏡頭面前,從西褲的口袋里摸出求婚戒指,單!膝!下!跪!

    攝影棚瞬間沸騰了,工作人員不停地尖叫著,拿出手機咔咔咔地拍。

    這段視頻,絕對會流傳整個網絡。

    龐西西被這氣氛弄的臉紅,褚雁鳴很少會在這么多人面前表露情感,他們兩個的事,也是第一次在暴露在鏡頭前。

    驚喜和羞澀同時到來,龐西西心里卻漸漸安定了下來,褚雁鳴為她所作的一切,仿佛漸漸拉小了她們之間的距離。

    打開裝戒子的盒子,褚雁鳴非常鄭重和誠懇地問她:“西西,你愿意嫁給我嗎?”

    龐牧不懂什么嫁,但他好像明白,經過這個儀式,爸爸媽媽就永遠在一起了,他鼓著掌讓氣氛更加熱烈。

    輕捂嘴唇,龐西西等臉上的笑容淡了一些,才真誠地點了下頭,說:“我愿意。”

    取下接旨,褚雁鳴替龐西西仔細地帶上,尺寸剛剛好,不大不小,小指甲蓋大的鉆石戒指套在纖長白嫩的手上熠熠生輝。

    旁邊女性的尖叫聲此起彼伏——這次多半是被鉆石戒指給閃到了眼睛。

    過了很久,龐西西這一家才算錄完了。

    后面姜喬和劉一珩一組錄完了,四組家庭又一起錄了個大視頻,相互之間商業吹捧,這個節目也就算是徹底結束了。

    離開錄影棚的時候,龐西西竟然還有些不舍,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她的工作好生活都發生了大變化,龐牧也變得比從前更開朗,更有男子氣概。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一家三口坐車離開的時候,龐西西坐在靠窗的位置,她看著車窗外,想起采訪的時候,褚雁鳴說的好消息,笑著說:“好消息藏的夠久的。”

    哪知道這么輕聲的話,都被褚雁鳴聽到了,他抓住龐西西的手,問:“挑鉆石和場合都很花時間,否則我早就已經迫不及待了——現在請問西西女士有空陪我回家吃頓便飯嗎?”

    瞪大了眼睛,龐西西微微張開嘴巴,轉頭看向褚雁鳴,眨著眼問:“去、去你家?”

    “嗯。”褚雁鳴輕聲回應,說:“你愿意嗎?”

    當然是愿意的,龐西西問:“什么時候?我還沒準備好!”即使知道就缺這個過程了,她也還沒做好心理準備,褚雁鳴的家人和家事,她都知道的太少。

    褚雁鳴握緊了她的手,說:“等你準備好了,我就帶你和龐牧去。”

    “去見誰?”也坐在車窗那邊的龐牧,忽然轉動腦袋,睜著亮亮的眼睛問。

    褚雁鳴扭頭回答他:“見太爺爺。”

    “第二個姥爺?”龐牧不知道爸爸那邊的爺爺是什么樣的意義,他就只好這么理解。

    褚雁鳴笑說:“差不多吧。是爸爸的爺爺,你應該叫太爺爺。”

    龐牧還沒聽說過太爺爺,有點擔心見面叫錯人,趕緊默念“太爺爺”三個字,掰著手指頭數,念完了一雙手才打住。

    笑了笑,褚雁鳴對龐西西說:“啾啾好像準備好了,你呢?”

    龐西西點了點頭,說:“下周,今天太趕了,而且時候也不早了。”

    褚雁鳴唇角上揚,他跟老爺子約了半個月的時間,沒想到龐西西答應的這么快,他說:“好,下周我去接你們。”

    送龐西西回家之后,褚雁鳴挑了周末,正式地見過了龐西西的父母,帶了禮物,跟兩老淺淺地聊了聊對未來的規劃,最后是帶著歡笑散的場。

    天黑褚雁鳴離開后,龐西西洗完澡就懶得不想動了,正吃著蘋果,龐母進來跟她聊天,她就把要去見褚雁鳴家長的事也交代了。

    龐母聽完若有所思,囑咐了很多第一次見男方家長的注意事項,就帶上房門出去了。

    回到自己的房間,龐母跟丈夫商量說:“咱倆的退休金都取出來吧,你看小褚送來的酒,去年過年出去吃飯,你沒舍得開的那瓶酒,好像也是這個牌子的。他家里像事條件很好,不能讓西西被人看輕了。”

    本來西西就是未婚先孕,自己帶大了孩子,龐母特別擔心龐西西跟龐牧以后搬走了受委屈。

    龐父說:“小褚我看還不錯,先看他們家怎么說吧,還沒見上面,你急什么。”

    撫了撫胸口,龐母笑著說:“不敢相信,催了那么多次西西,居然這么快就成了,還是啾啾的親爸爸,跟做夢似的。”

    龐父本來一臉嚴肅,也忍不住笑了,他們兩個年紀大了,能把女兒交給合適的人照顧,心情真的很好。

    隔壁房間的龐西西刷了會兒微博,看了下節目組官方微博,竟然單獨把他們一家三口的采訪內容給拎出來了,配上的標題是“褚雁鳴求婚龐西西”,播放量和轉發量、評論數都瞬間激增。

    龐西西刷了下評論,一水的催婚!蹲等影帝的婚禮!

    忍不住嘴角上揚,龐西西扔下手機,給自己和龐牧挑衣服去了。

    還好龐母平時喜歡買買買,因為龐西西老說她眼光不好,龐母要給龐牧買衣服的時候,都是挑比較有名的品牌買,也就不容易出錯。

    龐牧的衣服很容易就選好了,龐西西給自己挑了一件花紋簡單大方的收腰連衣裙,配一雙百搭的低跟尖頭鞋,清秀文雅。

    ·

    第二天早上,褚雁鳴很早就到了,龐西西帶著龐牧,提著禮物下樓。

    褚雁鳴下車替兩人開了車門,一家子一起坐在后面。

    褚雁鳴很敏銳,似乎感覺到了有人在偷拍,他關上車窗,嘴角帶著笑意。

    車子開了半個小時,出了二環,龐西西奇怪地問:“你家在哪里呀?”

    褚雁鳴說:“以前住在市中心,后來我爺爺年紀大了,搬去了三環,那邊清凈一點點。不過因為身體原因,他常年在國外,回來之后常住三環那邊的房子。”

    聽起來有很多房子的樣子,龐西西問:“你家不會是做房地產開發的吧?”

    難怪和陳深一個圈子,都是B市真正的富二代。

    褚雁鳴淡聲說:“房地產也做一些,生意雜七雜八的,我就大概知道一點,接觸的很少。”

    “還有別的?”龐西西有點意外。

    “嗯,楚星,我爺爺有50%的股份。”

    “?????”龐西西一臉震驚,楚星可是華國最之名的三大綜合性娛樂集團之首,盛嘉和楚星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褚雁鳴說:“本來是叫褚星,但是那個字難得念,開公司的時候,就改成了楚星。”

    楚星,原本是該跟褚雁鳴一個姓的。

    龐西西忐忑起來,見盛嘉傳媒的老總她都會緊張,這下好了,要去直接要去真正的大佬了。

    不不不,應該說她眼前的男人,就是真正的大佬。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