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我兒子在她手上 > 第63章 番外
    結婚三年后, 龐西西一直沒有懷孕。

    不是因為她專門做了避孕措施,而是真的就懷不上。

    龐牧已經快十歲了, 在上小學。

    十歲的孩子,已經很大很懂事了, 在等待了三年還沒有等到妹妹出生之后, 他已經放棄了催生。

    不過龐西西偶爾還是能看到, 龐牧唉聲嘆氣的樣子。

    龐西西剛跟李曉倩視頻完,牙牙在手機那邊輕輕地摸了摸妹妹的臉頰, 龐牧看著小小牙, 托腮嘆了口氣。

    關掉視頻, 龐西西摸了摸龐牧的腦袋,說:“要不要去牙牙家里玩兩天?”

    搖搖頭,龐牧說:“不用, 我去做作業了。”說完, 他背著書房上了二樓的房間。

    褚雁鳴正好回來了, 龐西西聽到開門聲,趕緊去迎他。

    結婚的這幾年, 為了方便照顧雙方老人,夫妻兩個已經住到了新的別墅里。兩個人的工作目前都發展的很好,回家的時間不算非常多, 經常一起在外面出差,夫妻感情完全沒有受到家庭的影響。

    褚雁鳴挽著龐西西的手往后院走, 說:“今年要不要考慮再拍一部電影?”

    這三年里,褚雁鳴親自替龐西西挑選劇本, 帶著她打磨演技,跟她一起共同完成了四部電影。

    前兩部龐西西都還在積累期,到第三部的時候,龐西西就厚積薄發了,女間諜愛上暗殺對象的角色在全國爆紅,拿了三個大獎,躋身二線。

    后來的一部電影又帶有ZZ色彩,龐西西演了一個正面角色,和老戲骨們對戲的時候,完全接的上,電影播出之后,國民度也上升了不少。

    在褚雁鳴的幫助下,龐西西脫胎換骨,已經不再是三年前那個只在網絡劇里出彩的女主角了。

    今年褚雁鳴還想籌備一到兩部電影,如果龐西西有意向,他就遷就她,選合適她的造型的劇本。

    龐西西考慮了一下,說:“羅錦珂前幾天給我發的一個電視劇本我很心動,也好久沒有拍電視劇,有點想去嘗試。你覺得呢?”

    夫妻兩個走到了院子里,老爺子正在遛狗——其實狗在遛他,金毛和德牧拉著他的輪椅往前走。龐牧在樓上的陽臺里,提醒著說:“太爺爺小心點!”

    老爺子樂呵呵地笑著,把狗繩給了管家,轉動輪椅朝龐牧揮揮手,中氣十足地說:“太爺爺沒事,你小心點兒,別掉下來了。”

    龐牧大喊了一聲“知道”了,就轉身回屋去了。

    老爺子就把視線轉移到孫子和孫媳婦身上,笑問他們兩個今天怎么都回來了,前天他們兩個還說還要在巴黎待一周的。

    龐西西笑說:“爺爺您明天過生日呀!”

    老爺子想了一會兒,才說:“哦!我都忘了!不知道啾啾今年又給我準備了什么。”

    “……”

    果然是隔代親,龐西西和褚雁鳴兩個大人站在這里,老爺子心里只有啾啾。

    褚雁鳴讓阿姨過來照顧老爺子,他牽著龐西西問管家老爺子身體近況。

    管家也笑的很開心,說:“先生放心,老太爺身體很好,醫生前天還說他這兩三年心情非常好,各項指標一直控制在正常范圍內,舒舒服服再過幾年沒問題。”

    褚雁鳴跟龐西西都松了口氣。

    ——

    老爺子過生日的時候沒請別人,因為不是過整歲,不做壽,再就是年紀大了,只愛清凈,就只請了自家人和陳深、趙軍。

    說是不請別人,一大桌子下來,差不多也有近十人了,有陳深和龐牧,根本就安靜不下來。

    陳深能鬧騰,愛喝酒,龐牧變得開朗多了,最喜歡在吃飯的時候給家里的長輩“按需分配”,給他們夾菜。

    一頓飯吃了接近一個小時。

    飯后還開了個蛋糕,老爺子肯定是不吃的,圖個氣氛而已。

    點了蠟燭,陳深催著老爺子許愿。

    老爺子摸了摸龐牧的頭,說:“你替太爺爺許愿。”

    搖搖頭,龐牧拉著老爺的手,說:“不行,這是太爺爺的愿望,我不能搶!”

    老爺子說:“太爺爺不知道許什么,這樣吧,我拉著你的手,你許的愿,就傳給我了,好不好?”

    雙手握住老爺子的手,龐牧說:“好。”

    閉上眼許愿,龐牧許了足足一分鐘,陳深看著他的嘴型念著“妹妹”兩個字,哈哈大笑——這個美夢龐牧做了三年呢!

    龐西西也哭笑不得。

    許完愿,切了蛋糕,龐西西吃了點蛋糕上的草莓,因為是酸的,剛入口她還有點不習慣,腮幫子都僵了,咽下去一點點,突然就有點干嘔。

    龐西西跑去廁所,褚雁鳴趕緊跟上,龐母也跟了過去,在門口聽見褚雁鳴說:“是胃不舒服還是……”

    漱了漱口,龐西西仔細想了下,她因為工作原因,這兩個月生理期不準時,好像遲了很久了。

    褚雁鳴皺著眉,問她:“是不是有了?”

    龐母沖進來,拉著龐西西的手緊張地說:“你這丫頭,怎么一點都不重視自己的身體,這都搞不清楚,還不快去測試下!”

    褚雁鳴跟著認錯:“媽,是我的錯,我太疏忽了。”

    龐西西維護褚雁鳴,說:“那一周我都在N市走不開,雁鳴不知道。”

    哪里還有心思責怪,龐母小心翼翼地扶著龐西西的腰,說:“我也沒責怪你們啦,快去快去。”

    龐西西跟褚雁鳴回房去測試了下,買了好久都再沒用上的驗孕棒,此時此刻紅了兩道杠。

    盯著驗孕棒看了半天,褚雁鳴才回過神,猛地抱起龐西西,說:“西西,你懷孕了!太好了太好了!”

    他錯過了龐西西懷龐牧的時候,這一次,他再不會錯過了。

    龐西西摸著平坦的小腹,說:“萬一是個弟弟……”龐牧會哭的吧。

    褚雁鳴篤定說:“肯定是女兒,去告訴龐牧。”

    樓下的龐牧聽說龐西西肚子里有小寶寶之后,高興地圍著客廳跑圈,最后靠在老爺子的懷里,嗚咽說:“太爺爺,謝謝你把愿望給了我,嗚嗚,實現了實現了!”

    陳深忍不住潑涼水,說:“給你生個弟弟,整天折磨你!”

    龐牧不理陳深。

    ——

    八個月之后,龐西西生下了一個女兒,她抱著小女兒,褚雁鳴和龐牧圍在她身邊,其樂融融。

    他們的家門口,門衛把一個信封塞了進去,寄件人上寫著“方遠川”,地址是國外。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