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望梅不止渴 > 第69章 番外
    顧橋從勞卡辭職以后, 自己開了個鐘表修理行。

    因為技術精湛,很快打出了名聲,她甚至還收了兩個小徒弟。

    程舟在自己家的公司上班, 現在分管集團下一間分公司。總公司那邊的業務也一直在熟悉中。

    婚禮之后他們就從原來的小房子里搬了出來, 住在了作為新房的一套別墅里。

    顧橋最喜歡這間院子,里面一半種了花, 另一半種了種了菜。

    因為早孕反應太強烈, 她已經在家里呆了一周了, 修表店也暫時交給了徒弟和店員打理。

    顧橋躺在躺椅上, 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才兩個月, 還什么都看不出來。

    她總感覺肚子里的是兒子,程舟則堅持認為是女兒。

    程舟下班回來,抱了一下懷孕的妻子,馬上就去廚房燒菜了。

    不知道為什么,自從懷孕之后,家里保姆燒的菜她就有點吃不下了,非得程舟親手燒的,才能吃得多一點。

    為此, 程舟特地請了廚師老師教做菜。

    他的糖醋魚做地一絕, 吃過的就沒有說不好吃的。

    因為她愛吃, 她愛的東西, 他都愿意捧給她。

    懷孕的頭三個月尤其聞不得油煙味,程舟燒菜的時候,顧橋就坐在臥室避一避。等他燒好了, 油煙味散了,菜的味道也不是特別濃烈的時候,他才會喊她下來吃飯。

    一樓到二樓的樓梯上鋪了防滑地毯,顧橋下樓,往餐桌旁一坐。

    程舟幫她把魚刺挑出來,魚肉在湯汁里浸一浸,一口一口喂給她吃。

    顧橋把一整條魚全吃光了。

    聽說吃魚對胎兒好,將來生出來的小孩聰明。

    兩人吃好晚飯,保姆阿姨收拾餐桌,這時門鈴響了起來。

    顧橋的公公婆婆小姑子拎著大包小包的東西進來了。他們今天在商場逛街,本來想買些換季穿的衣服的,但不知道怎么的,逛著逛著就逛到嬰兒區了,然后就走不動了,然后就大包小包了,就過來了。

    程橙一進門就盯著顧橋的肚子看,念叨著,“我侄女兒怎么還那么小。”

    說完將手上的一個芭比娃娃遞過來說道,“顧橋,給你。哦不,這是給我小侄女兒的。”

    程舟走過來糾正她道,“叫嫂子,說了多少遍了叫嫂子,嫂子。”

    顧橋跟著笑道,“對,這是你美麗善良溫柔的嫂子。”

    程橙又看了看顧橋的肚子,“那你給我摸一下你的肚子。”

    顧橋笑了笑,“現在還摸不出來什么,不信你摸摸。”

    程橙走過來,“我是她小姑,世界上最美麗的小姑,我當然能摸出來。”又道,“嫂子,給我摸一下。”

    顧橋便讓程橙摸了摸。

    “哎程橙你別捏啊,癢癢癢。”

    顧橋和程橙笑作一團。

    許蔓過來拉住程橙,“好了,別鬧了,小心點,別碰壞我孫女兒了。”說完也跟著在顧橋肚子上摸了一下。

    “哎媽你別捏啊,癢癢癢。”

    顧橋可憐的肚子被圍觀了一會。

    她已經可以想象,等她肚子大起來了,寶寶會在肚子里面動的時候,她婆婆和小姑子沒事就來摸兩下的場面了。

    程掩君跟程舟坐在旁邊沙發上聊了會公司里的事。許蔓和程橙坐在顧橋兩邊,三句話不離她的肚子。

    畢竟是程家的第一個孩子,大家都很期待。

    程奶奶經常親自煲湯,做好了讓司機送過來。還買了那種柔軟的棉紗料子,做了幾床小被子。

    顧建鄴隔兩周會來看一次顧橋,父女倆的關系談不上親密,但也還行。江琴偶爾也來,但就算來了,也就是坐一會就走了。

    顧橋對此并不介意,她對江琴沒有期待,也就談不上失落。

    她的人生已經很圓滿了,有愛她的老公,很快還會有孩子。

    她會給孩子一個幸福的家庭和童年。

    頭三個月過去之后,孕中期的日子就好過很多了,不會像孕早期的時候妊娠反應那么大,也不會像孕晚期的時候頂著大肚子那么辛苦。

    同時感到幸福的還有程舟。

    他已經禁欲了三個月了,是時候開個小葷了。

    他抱著她,“還沒跟孕婦做過愛,很期待。”邊說邊吻了過來。

    他的動作明顯比以前溫柔,她看得出來他已經很隱忍了,不然絕對能要了她半條命。

    顧橋的胃口也慢慢大了起來,整個人胖了一圈。

    一天午后,她坐在躺椅上休息,肚子突然動了一下,感覺像是被一雙小手還是小腳劃了一下,力度不大,但她還是非常清晰地感覺到了肚子里的小生命。

    發了條消息給程舟,“寶寶踢我了。”

    然后她就去睡午覺了。

    然后她就被人給摸醒了。

    程舟從公司趕回來,身上的西裝外套都沒拖,他站在床邊問道,“哪動了?”

    顧橋坐起來,“不是還沒下班嗎?”

    程舟坐在她身旁,“我回來看看我女兒。”說完蹲下來,耳朵貼著她。等了半天也沒見有動靜。

    程舟站起來,在顧橋唇上親了親,這一親就不愿意走了。

    顧橋推了推他,“不是下午四點鐘要開會嗎,這都三點半了,還不趕緊回去。”

    程舟吻著她,“吃飽了才有力氣開會。”

    顧橋,“會遲到。”她還想說什么的時候,已經被他抱起來放在床上了。

    ……

    愉快的孕中期過得也很快,到了孕晚期,某人又開始了難耐的禁浴生活。

    想起她懷孕之前的那段日子,才真是神仙般的生活。

    再過回那樣的日子,得在她生完孩子,做完月子之后了。然后再給她留兩個月的康復時間吧,他怕自己要地太狠,會累著她。

    許蔓和程橙沒事的時候就喜歡過來摸顧橋的肚子,許蔓溫柔,程橙活潑外向,平時都看不出來這是一對母女,唯獨在摸顧橋肚子這件事情上,兩人表示地極其一致。

    你摸一下我摸一下,很快就到了預產期。

    四月底的一天,顧橋感到肚子痛,月嫂說是要生了。一行人收拾好東西去了醫院。

    程舟一直陪在顧橋身邊,跟著她一塊進了產房。

    他看著她躺在產床上,死死抓著床單,額頭上全是汗,頭發都被浸濕了,拼盡全力地為他生孩子。要是可以,他都想上去替她生了。

    甚至有點懊惱,為什么要讓她懷孕,早知道會疼成這樣,他寧愿不要孩子。

    他握著她的手,手心被掐出血來,卻都不及眼前的人令他疼。

    孩子出來之后,顧橋已經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她看了一眼孩子,是個女孩,看起來有點丑,皺皺的,身上還有血,皮膚通紅,眼睛閉著,丑地沒法看。

    但當她再看第二眼的時候,突然又覺得,這孩子好可愛。

    程舟的注意力全在顧橋身上,他抱了抱她,親了親她的唇。

    從觀察室出來,躺在病房里,孩子也很快被推進來了。

    程舟坐在床邊給顧橋喂粥吃。

    大人們看完產婦之后,開始圍著初生的寶寶看。

    顧橋看了看小床上的寶寶,那么小一只,還在吃手,還會動,感覺很神奇。

    雖然眼睛還沒有睜開,但已經可以從輪廓上看出來了,長得像程舟,因為那是一雙桃花眼。

    程氏家族特有的遺傳。

    程橙在一旁直感嘆,“像姑姑啊,眼睛跟姑姑一樣漂亮,長大了肯定是個大美人啊。”

    出院之后,顧橋坐月子,平時主要負責喂奶。

    家里請了兩個月嫂,但很多事情程舟都喜歡親自做。

    他動作看起來狠嫻熟,全是小時候照顧他家小青梅的時候積累下來的功夫。

    沖奶粉,換尿布這種活,做地比月嫂還好。

    程舟抱著寶寶在臥室床邊走來走去地哄睡,嘴里唱著一首搖籃曲。

    顧橋躺在床上,微微揚起唇角,笑了笑。

    這首曲子她很熟悉,是他從小對她唱到大的一首。

    他把她養大,現在又要來養他們的孩子了,這種感覺真好,好像光陰在來回穿梭。

    趙何和崔久買了一大堆寶寶用品來看他們。

    崔久和他女朋友明年結婚,趙何還是個單身狗,但據說也已經有了正在追的女孩了,當然,能不能追上就不知道了。

    看程舟照顧小嬰兒的樣子,兩人不禁感慨,小舟哥哥真是天生的好爸爸。甚至寶寶身上穿的小裙子都是程舟親手給做的,就像他給顧橋做衣服那樣。

    顧橋跟趙何和崔久斗了會地主,程舟在一旁,一邊抱孩子,一邊指導顧橋出牌。最后贏了趙何和崔久每人一百塊。

    兩百塊啊,夠買一箱尿不濕了,已婚已育的婦女過日子可真不容易。

    沒過幾天,徐淮南帶著他的老婆孩子過來竄門了。

    他家是兒子,已經一歲半了,咿咿呀呀地,正是可愛的時候。

    徐淮南把他兒子放在地上,說道,“看見沒,那個是你媳婦,趕緊爬過去吧。”說完在小屁屁上推了推。

    他老婆蘇遇晴拍了他一下,“你輕點。”差點給推翻過去了好嗎。

    這兒子也是很會爬,啪嗒啪嗒地就爬過去了。

    程舟聽見徐淮南的話,緊緊抱著自己家的女兒,這才不過三個月,就已經被外面的臭小子給惦記上了。

    顧橋和蘇遇晴坐在陽臺里說話,客廳里兩個男人帶著孩子。

    徐淮南將他兒子從地上撿起來,真的是用撿的,單手就給拎起來了,一直拎到程家的小公主面前。

    男孩兒緊緊拉著女孩的手不肯放,嘴角還在流口水。徐淮南哈哈直樂,心說兒子你真是太棒了,有為父風范。

    徐淮南以前總想要個女兒,現在看看,養個兒子去禍害別人家的女兒,也是不錯的。

    程舟第一次后悔自己家的是個女兒,因為這個世界的流氓實在太多了,比如眼前這個,屁大點的孩子,竟然已經開始打他寶貝女兒的主意了。

    最后,徐淮南一家是被程舟給趕出去的。

    顧橋跟程舟商量了一下,要不再生個兒子,將來好去拱別人家的白菜。

    程舟心疼顧橋,不想她再受一次生孩子的痛苦,不肯生。

    他好不容易熬過了她整個漫長的孕期和月子期,剛剛過上早也干晚也干的生活沒幾天,哪能這么快就舍得結束。

    他的女兒特別貼心,似乎是知道她爸爸晚上要干活,因此夜里很少吵,也就中間喂一次奶,其他時間都是很乖地睡在大床旁邊的嬰兒床上。

    即使她的爸爸在干活的時候,她也就是翻個身繼續睡。

    似乎是做了美夢,白白嫩嫩的臉上綻放出甜美的笑容,小酒窩里像盛了蜜糖。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