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小蘋果 > ☆、第54章 Chapter 56
    Chapter 55

    十二月份似乎過得尤其快, 朵棉白天要訓練, 晚上要直播, 再晚點還要被靳川拎屋里醬醬釀釀, 勞心勞力, 感覺日子就像做火箭一樣,眼睛一閉一睜,月底就到了。

    圣誕節前夕, 自幼在國外長大的SHEN大發慈悲, 同意在圣誕節當天,讓朵棉他們休一個小短假。當時, SHEN是這么說的:“明兒就是圣誕節, 這段時間大家訓練得也挺辛苦, 這樣吧, 給你們放個假,回來之后我們就開始進行針對PGI的專項訓練,大家做好心理準備。”

    這話的另一層意思, 就是:PGI來了,你們就好好享用最后的晚餐吧。

    PGI——PUBG Global Invitation, 中文翻譯過來是“PUBG全球邀請賽”, 是業內公認的含金量最高、最能體現PUBG全球頂尖勢力的國際賽事。參賽隊伍來自全球五大洲。獎金豐厚,在業內關注度極高。

    各地區選拔賽分批次進行, 經過激烈殘酷的角逐, 最終將有20支全球頂尖戰隊入圍決賽。

    朵棉加入MYS已經四個月有余,對國內外大大小小的PUBG大賽早就了解了個透, 當然明白PGI對于每個職業戰隊、每個職業選手的意義。

    甚至可以毫不夸張地說,每個PUBG職業選手,都將“捧一次PGI冠軍獎杯”視作職業生涯的終極目標。

    宣布完圣誕節放假這一消息后,SHEN轉身離開了訓練室,出門前似乎想起什么,說:“Broken,你跟我出來一下。”

    靳川摘下耳機跟著出去了。

    門打開,又關上。

    朵棉轉過頭,玻璃門外,兩個同樣高大的男人面對面站著,SHEN神色嚴肅,正對靳川說著什么。后者的臉色冷淡而平靜,偶爾點下頭,應上幾個單音節漢字。

    玻璃是全隔音材質,朵棉無從得知兩人說話的內容。但,單從兩人的表情和狀態來看,她隱約能猜個大概。

    之前張青山的事給靳川造成了不小的沖擊。他是戰隊的隊長,核心級人物,他的備戰狀態和發揮,將直接影響到所有人。

    SHEN應該是在讓他調整心態吧。朵棉單手托腮,盯著玻璃門外靳川的側臉,發呆。

    他頭發是真的長了。幾縷碎發從額角垂落,微擋住眉宇,陽光是淺金色,柔和了他周身一貫的銳利和鋒芒,透出幾分難得的溫和。

    真好看。

    ……嗯不過?

    是錯覺么?

    怎么感覺瘦了點……下巴的輪廓雖然以前就很分明,但是這也太分明了吧……說起來,他最近吃飯好像都沒有好好吃,是因為心情不好胃口也跟著不好嗎……朵棉端起杯子喝水,有點心疼地思索著。

    嗯,明天放假,她決定帶他去吃好吃的。

    這時,那人似乎察覺到什么,側過頭,黑眸瞬間把她逮個正著。

    “……”噗。她被檸檬水嗆到了,咳嗽起來,不知是咳得太兇還是窘迫,臉蛋兒一秒漲得通紅。

    靳川挑挑眉,盯著她,眼里流露出一絲興味。

    朵棉默默移開視線,默默拿出紙巾擦嘴。

    于是,一旁的森森和大山就看見如下這一幕:他們老大就只是隔著玻璃瞧了Apple一眼,小姑娘臉就跟被火燒似的紅透了,移開視線,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而這個可愛的小動作顯然令老大的心情很不錯,他嘴角往上勾起一個很淡的弧度,慢條斯理地笑了。

    ……這滿屏的粉色愛心狀小泡泡……

    喂喂。

    你倆要不要這樣,都這么久了還沒過熱戀期呢?

    森森和大山額頭滑下三條黑線,捂住心臟。痛,好痛,單身狗再次受到暴擊。

    訓練室外,

    “去年是你離PGI冠軍獎杯最近的一次。”SHEN嘆氣,神色間帶著遺憾,“今年又遇上Hunter退役……怎么說呢,好像總差了那么點運氣。”

    靳川淡淡地說:“運氣決定不了任何事,如果能,只能說明實力不夠。PGI我會全力以赴。”說著,他視線落在屋里幾個少年少女身上,嗓音微沉,“他們也會。”

    “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SHEN點頭,“咱們這個圈子,優勝劣汰,遭受的流言非議也多,所有進入這個基地的孩子,幾乎無一例外都頂著巨大壓力。你是MYS的隊長,是整個隊伍的靈魂,無論發生任何事,你都要盡快調整好自己的狀態。”

    靳川看了眼外面的大晴天,沒什么語氣道,“我懂你的意思。”

    SHEN聞言,遲疑幾秒,還是把話說出了口:“家里的事處理得怎么樣了么?如果有什么要幫忙的,開口,大家都是兄弟。”

    靳川說:“都了結了。”

    SHEN不確定:“真的?”

    他點頭。

    “解決了就好。”SHEN臉上綻開了個笑容,神經放松,拿拳頭碰了碰靳川的肩,語氣又恢復一貫的戲謔隨意:“明年七月德國柏林,等你帶著你家蘋果為國出征,為愛出戰,譜寫一段浪漫的東方愛情史詩!”

    “……”靳川掀起眼皮,看向SHEN。

    SHEN被他看得全身發毛,干咳了聲說:“你看著老子干嘛?我告訴你,我和我媳婦兒都快訂婚了,你別對我有什么非分之想。”

    靳川冷冷的:“沈宇楠。”

    “做什么?”

    “腦殘是病,得治。”說完,他推開門進了訓練室。

    徒留還沒反應過來的SHEN直愣愣地站在原地。過了兩秒鐘,SHEN回過神,起得直接笑出來,叉腰,吹胡子瞪眼地嘀咕:“混小子,怎么跟老板說話呢!”

    見靳川回來,大山伸長了脖子,搓搓手,奸笑著道:“川哥,SHEN都說明兒都放假了,那今天……”

    “訓練。”靳川坐回電競椅,冷冷淡淡地扔過來兩個字。

    “……”大山肩膀一垮,默默登錄游戲。

    朵棉坐在電腦前,拿鼠標點點這里,點點那里,一雙大眼目光亂飛,有意無意就往靳川那兒瞟。電腦屏幕的光反射在他臉上,神色專注,格外冷峻。

    突的,

    “晚上還沒看夠?”靳川敲著鍵盤,眼也不抬地淡淡來了句。

    “……”為什么這么句話聽起來有點色。色的……

    又雙叒在偷看他的時候被逮個現形,朵棉尷尬地咳了幾聲,收回視線,靜默片刻才悄悄湊他旁邊,小小聲:“SHEN剛才把你叫出去那么久,說了些什么呀?”

    靳川點了下那個“Start”鍵,很冷靜地說:“讓我帶你去柏林,譜寫東方愛情史詩。”

    朵棉:“……”

    下午五點半,訓練結束。

    朵棉小跑進洗手間。

    大山和森森打哈欠伸懶腰,問靳川:“老大,明天圣誕節又是假期,我們要不要一起出去玩,把隔壁王者農藥那一群也叫上?”

    靳川拿起透明玻璃杯喝了點水,淡道:“明天我和Apple有其他事,你們玩兒。”

    聞言,大山和森森頓時臉一垮,一副委屈得不要不要的模樣,期期艾艾,抱怨:“老大,你自從有了朵朵就不要我們了,你以前不是這樣的,這也太……”

    “哐。”

    靳川玻璃杯往桌上一放,側目,沒什么表情地瞅兩人。

    大山和森森被求生欲支配,表情一換,拍手鼓掌,同時豎起大拇指:“太爺們兒太疼媳婦兒了,好男人典范。”

    靳川靜默幾秒鐘,淡淡地說:“晚上想吃什么。”

    誒誒誒誒?兩人一愣。

    “我請。”

    “!!!”森森和大山聞言,在心里喜極而泣。嗚嗚嗚太好了,原來川哥心里還是有他們的。

    就在這時,訓練室的門忽然被人從外面推開,艾麗輕盈的高跟鞋聲音伴隨著她標志性的甜美嗓音傳進來,道:“十萬火急十萬火急!”

    大家齊刷刷扭頭看過去。

    艾麗拿著平板電腦沖到幾人跟前,左右張望著,“Apple呢?”

    話音剛落,朵棉就從洗手間里出來了。她一邊拿紙巾擦手一邊走過來,狐疑道:“艾麗姐,找我有什么事么?”

    艾麗說,“是這樣的。明天不是圣誕節么?你和Broken的CP粉官博聯系到了MYS的官博,問我們能不能提供一張你們倆的情侶照給他們,他們用來當圣誕節晚上的粉絲福利發送。”

    “……CP粉官博?”朵棉詫異,“還有這種組織啊?”

    “對呀。你不知道么?”艾麗把平板往她面前一放,指著上面的頁面說,“這個CP粉的官博粉絲量已經快四萬了,話題閱讀量也已經超過五百萬。”

    朵棉眨眨眼,隨便戳進一條微博的評論區。

    1樓:高舉啃果夫婦大旗【doge】點贊:695

    2樓:他們的糖我可以吃十年。點贊:579

    3樓:心好累……最近他們都沒怎么在微博秀恩愛了……沒有狗糧的我宛如一條咸魚【跪地】4樓:是啊是啊,好久都沒有秀恩愛了,是不是吵架了呀。

    5樓:說吵架的是沒看過直播么?我肯神明明實力寵妻一百分,連最喜歡的AWM都讓給媳婦,不過下次還是別讓了,Apple的狙打得不是很好【doge】【doge】6樓:明年七月就是PGI,PGI之前還有一個國內大賽和一個亞洲范圍內的比賽,應該在專心訓練吧。

    7樓:我就想知道什么時候分手【微笑】不覺得那女的特別裝特別婊么【微笑】聲音那么嗲,靠男人上位,肯神你是不是眼瞎【微笑】【微笑】。

    回復:嫉妒使你面目全非【微笑】點贊2400

    回復:圓潤地滾。點贊1908

    8樓:隱形巨糖,甜度十顆星,不謝。【圖片】 點贊1023

    回復:啊啊啊我死了……

    回復:這也太甜了叭!!!!

    “……”朵棉眸光微閃,點開了那張圖片——這張圖片的畫質有些模糊,應該是隔了一段距離的偷拍。畫面里的男人面容俊朗而冷淡,穿著印有五星紅旗圖標的MYS黑色隊服,坐在電競椅上,頭微垂,在親吻手里的什么。

    朵棉把圖放得更大。

    他手里拿的,是她很久之前送他的那枚蘋果胸章。

    “……”轟一下,朵棉從臉紅到脖子根。

    天、啦、嚕。

    這是時候拍的……欸?這背景,好像是亞洲邀請賽?雖然知道他好像的確有打比賽之前親胸章的習慣……但是……啊啊啊這種小秘密被全世界發現的羞恥感是怎么回事……

    很快,訓練室里多出一只煮熟的小蝦米。

    “Apple?”艾麗眼瞧著小姑娘的臉蛋兒越來越紅,狐疑,“你怎么了?突然臉這么紅,不舒服?”

    “……沒。”這只是羞窘欲絕的正常生理反應。

    “那,要不你們倆擺一個稍微親密點的姿勢?”艾麗打開手機相機,指揮道:“如果正面覺得不方便的話,背影也可以。”

    大山和森森很自覺,起身讓到了一邊。

    靳川坐在椅子上沒有動。微側目,看見小丫頭臉紅得像顆番茄,磨磨蹭蹭,蝸牛似的挪到他旁邊,柔軟雪白的小手扯扯他衣服,彎腰,壓低嗓子,很不安地小聲道:“……我們就拍背影吧,一起打游戲的背影,實在不行的話,也可以拉個手?”

    不直面鏡頭,可能不那么尷尬?朵棉囧囧有神地琢磨著。

    然而,話剛說完,手腕忽然被他捏住。

    朵棉眸光微閃,還沒回過神,就被一股大力拽了過去。她重心不穩,瞬間以一個猛虎下山之勢撲進他懷里,剛好坐在他大腿上,被他圈住。

    “……”朵棉驚呆了,烏黑的眸子瞪得溜圓。

    靳川眼底浮著很淺的笑意,貼近她,吻了吻她火燒火燎的臉頰。

    “咔擦”,艾麗把這一幕抓拍了下來,滿意地笑笑,選取圖片,發送給修圖部門:調一下色。

    修圖師:……

    修圖師:血槽已空。

    當晚,CP粉官博把這張照片PO了出來,并配字:#Broken##MYS Apple##啃果夫婦#汪汪汪。今日份暴擊狗糧,了解一下【doge】@MYS-Broken @MYS-Apple。

    轉發量十分鐘不到就破千。

    晚上入睡前,朵棉把手機拿到靳川面前,握緊拳頭,鼓起腮幫子說:“你看,照片上你這么帥,但是我一點都不好看。臉怪怪的。”

    靳川看了那張照片一眼,淡淡地說:“哪兒怪。”

    “……就是奇怪啊。”沒看到她的嘟嘟臉都被你親變形了嗎……

    一局手游結束,靳川摘掉耳機隨手丟一邊,抬眸看著她,拍拍床,“過來。”

    小丫頭于是踢掉拖鞋,樹袋熊寶寶似的窩進他懷里。

    靳川親親她的額頭,柔聲說:“乖。明天跟我出趟遠門。”

    朵棉眨眼:“遠門?只有一天假,來得及么?”

    “當天往返。”

    她點點頭,小手抱住他脖子,“去哪里?”

    靳川唇印在她眉心,安靜了數秒鐘,回答:“我老家。”

    機票是一大早的。

    朵棉晚上的睡眠時間本來就不夠,又太早起床,整個一路幾乎都是睡過去的。先是車上,再是飛機上睡,最后又到車上睡,顛簸將近三小時,終于才在快中午的時候到達小邱河。

    這些年,各地農村的經濟都在飛速發展,小邱河早已不復當年的貧困落后。公路通進了各家各戶,儼然一片新景象。

    朵棉是南方大城市長大的女孩子,一路東張西望,走在土埂字路上,對北方農村的種種都感到很新奇。

    結冰的小河,枯枝上的冰棱子,還有穿著軍大衣牽騾子的老大爺。

    “這邊氣溫比J市低得多。”靳川怕她摔著,一直把她的攥在掌心里,問她,“冷不冷?”

    朵棉搖搖頭。出門之前全副武裝,被他從頭到腳幾乎裹成了顆粽子,又是厚圍巾又是厚手套,能冷才怪。

    她說:“你有多久沒回過小邱河了?”

    靳川的語氣很平靜,“之前,出去了就沒打算再回來。我不喜歡這兒。”

    簡單的幾個字,輕描淡寫概括完他整個蒼涼殘酷的童年。朵棉心里有點難受,握住他手的指不自覺收緊。

    靳川仰頭看了眼頭頂的天,忽然很淡地勾了下唇,說:“但是之后不是遇到你了么。得讓我媽見見你,她肯定高興。”

    朵棉沉默了會兒,說:“以后,每年我們都一起回來看你媽媽吧。”

    靳川側目,看向她,沒有言聲。

    “等PGI結束,把獎杯也拿回來給她看看。”朵棉笑了笑,“她那么愛你,看到你現在這么有出息,這么厲害,肯定會更高興的。”

    靳川勾嘴角,“好。”

    兩人看完靳小蘭之后,便沒有在小邱河作任何停留,當天晚上便飛回了J市。顛簸勞累一整天,朵棉累得眼皮子都在打架,顧不上別的,洗完澡倒頭就睡。

    靳川難得很老實,把她往懷里一摟,沒有別的動作。

    然而剛閉眼不到三分鐘,一陣手機鈴聲忽然響起。

    “……”朵棉咕噥著抓抓頭發,從枕頭底下抓起手機,接起來,“喂媽媽。”說完,對靳川豎起食指,示意他別說話。

    靳川在黑暗中安靜地看著她。

    朵母:“干什么呢。”

    她含混不清地應:“睡覺。”

    “這才十點鐘不到就睡了?”朵母有些驚訝。

    “……嗯,最近訓練比較辛苦。”

    “自己注意休息,不要熬夜,少吃點燒烤火鍋什么的,對身體不好。”朵母擔心女兒累垮了身體,叮囑著,“都一個月沒回家了,先說好,元旦必須回來,你爺爺奶奶都想你了。”

    “嗯嗯。好的。”又簡單說了幾句,朵棉把電話掛斷,拱啊拱,鉆進被窩繼續cos粽子。

    這時,被他從身后抱住。耳畔緊貼著響起一個聲音,語氣低柔得可怕:“棉棉。”

    “唔?”她懶懶軟軟地應了句。

    “元旦我送你回去。”

    “唔。”

    “順便買點東西看望一下你媽媽。”

    “唔。”

    “嗯。”

    “……”等……等等。

    欸欸欸?!!!

    朵棉一下睜開了眼睛。怎么感覺有哪里不對勁???

    元旦放假,基地里瞬間空了一半,這些職業選手們雖然來自全國各地,但也有少部分是J市本地或周邊地區的,遇著三天小假期,能回家的當然還是要回家看看。

    作為一只本地棉,朵棉理所當然成了回家大軍的一員。

    不過,她回家并不是一個人。

    旁邊還跟了某大只……

    早上九點多,柔柔的陽光灑遍城市的每個角落,黑色轎跑在馬路上飛馳,穿城。

    朵棉第N次往旁邊偷瞄。

    雖然之前已經打電話跟媽媽匯報過了……但還是好緊張……媽媽雖然沒有生氣也沒用罵她,但那反應……明顯也不是高興吧……肯定覺得她戀愛談早了……想想也是,才剛上大學進入戰隊,就跟戰隊的隊長勾搭……啊呸,戀上了,也不知道等下會不會為難他啊……

    朵棉憂心忡忡地思索著。幾秒后,她忽然伸出手,十分鄭重其事地放在了靳川肩膀上,表情肅穆。

    前頭剛好是個紅燈。

    靳川停車,轉眸,目光落在那張精致嚴肅的小臉上。

    她說:“不要緊張。”

    “……”靳川挑起一邊眉毛。

    “我媽媽人很好的……”說到這里,朵棉頓了下,片刻才又接著道,“她可能比較嚴肅,但是是刀子嘴豆腐心,你不用怕她。”

    靳川笑了下,手指輕輕捏她臉,“嗯。”

    數分鐘后,靳川的車駛入了朵棉家的小區,公共停車位正好還有位置,他把車停過去,熄火,下車。

    兩人一起上樓。朵棉背著小挎包,靳川兩手都沒閑著,大包小包,拎滿各種養生營養品。

    走出電梯,朵棉在自家大門前站定,剛要拿鑰匙,面前的門“咔噠”一聲,開了。

    “……”猝不及防的打照面。

    朵棉整個人一呆。

    朵母臉上的表情倒很鎮定,看看女兒,再看看女兒身后那個高大英俊的年輕男人,笑了下,“來得挺早的。”

    靳川彎起唇,淡道:“阿姨好,我是靳川。”

    朵母很隨意地點了下頭,“進來吧。”說完余光一瞥,掃見靳川手里的一大堆東西,蹙眉,低聲數落朵棉:“你這孩子,那么多東西怎么也不幫人家拎一下。”

    “……”朵棉囧,小聲支吾:“我說要幫忙的,他不讓我拎。”

    朵母戳她腦門兒。

    “沒事兒阿姨。”靳川笑,“這些東西不沉。”

    朵母也笑,“我們家沒什么講究,你不用這么客氣。”說完退回屋子里,“外面冷,來,進屋。”

    進了屋,正式會面才算開始。

    朵母牽著朵棉在沙發上坐下,靳川坐對面。朵棉看看微笑的朵母,又看看淡笑的靳川,覺得這陣仗真奇怪,簡直跟法官審犯人沒什么區別。

    片刻,朵母把倒好的清茶推到靳川面前,說:“茶。”

    靳川回得很禮貌:“謝謝阿姨。”說完,垂眸,端起茶杯輕抿了一口。

    朵棉坐在對面盯著他看。他出門的時候外面套了件大衣,進了暖氣房,大衣一脫,里面就是一件偏休閑的黑灰色西裝,這副打扮,再配上他喝茶的儀態,朵棉腦子里頓時冒出了四個字:賞心悅目。

    長得好看果然很百搭。

    她忽然在想,要是這人不是個電競選手,正經八百念完建筑系畢業,也相當符合都市精英的形象。

    朵棉迷迷糊糊地想著。

    這時,朵母嘴角彎起了一個弧度,說:“靳川,我要是沒記錯,你以前高中和棉棉在一個班吧。”

    靳川答:“是的。”

    “你現在在念哪個大學?”

    “B大,建筑系。和朵棉一樣。”

    “……”朵母眼中閃過一絲微訝的光,有些難以置信地說:“你和她一個高中,一個大學,還在一個戰隊?”

    “是的。”

    朵母若有所思地瞇了下眼睛,點頭,有意無意看了眼朵棉:“嗯,那我大概明白了。”

    “……”她腦袋越垂越低,窘迫地咬了咬唇。

    屋子里有須臾的安靜。

    然后朵母忽然笑了起來,說:“我聽棉棉說,你們倆在談戀愛……其實吧,像你們這個年紀的孩子,荷爾蒙分泌旺盛,談個戀愛處處對象,都很正常。不過,我很驚訝的是,你居然會主動提出要跟我見面。”

    對于這次所謂的見家長,朵母其實并沒有太上心,這個社會,二十來歲的小年輕談戀愛,再正常不過,談一段時間就分手,也再正常不過。

    這個年齡段的年輕人,大部分連什么是真正的愛情都不明白。

    不必當真。

    “你們先坐。我去買點菜,中午一起吃飯吧。”說完,朵母便站起了身,準備離開。

    就這樣?

    朵棉有點錯愕地抬起頭。

    突的,一個低沉嗓音很平穩地響起:“阿姨,您請留步。”

    朵母身形微頓,轉過頭,似乎有些驚訝。

    朵棉的目光也看過去。

    靳川站起了身。他那張向來冷淡散漫的臉,此時,難得多了一絲名為“認真”的表情。他平靜地交代:“我叫靳川,老家在北方,十幾歲的時候就跟著外婆來到了J市。我是一名職業電競選手,目前主攻的游戲是PUBG,在MYS戰隊擔任隊長,從業近四年,國內賽事拿過三次冠軍,國際賽事,代表中國拿過兩次冠軍,在圈子里小有一些成就。”

    聽完這些話,朵母落在這個年輕人身上的目光,逐漸筆直。開始真正認真地聆聽。

    朵棉微微瞪大了眼。

    這是她第一次,聽見他用這種語氣,如此完整而正式地闡述自己的過去。

    “我父母很早就沒了,家里親人就一個外婆。”靳川笑了下,“小時候家庭條件不好,所以我比同齡人要早熟,其他人還在滾鐵環的時候,我已經開始想法子幫外婆賺錢了,在不違法的前提下,我什么事都肯干,什么苦都肯吃。”

    “一直以來,我做任何事都有明確的目的性,從來不在任何無關緊要的人或事上浪費時間和精力。所以我認定的,就不會變。”

    “……”朵母有些被震住了,微皺眉,好一會兒才說:“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我認定了您的女兒,就是一輩子的事。我希望您能認可我們這段感情。”

    “我是打心眼兒里喜歡她。”他視線落在朵棉身上,目光深邃如海,繼續:“勝過所有。”

    “……”她眼眶微濕,抬手,捂住了嘴。

    那首歌名是《遙不可及的你》的歌,里面有句歌詞,怎么唱的來著?

    “我從前相信,

    這世上有一個溫暖的人,

    只為我悲喜,

    為我阻擋著人間的鋒利。

    為了找到你,我從未放過任何蛛絲馬跡……“朵棉忽然覺得自己何其幸運。這世上,多少愛情無疾而終,多少故事有頭無尾,而她在少年時,就找到了那個遙不可及的人。

    將來的事誰也說不清,但至少她可以確定,自己的青春無比璀璨。

    PGI給中國區的決賽名額只有兩個,國內各大戰隊為了這兩個名額,全都拼盡全力。春節剛結束,MYS的全體成員便已歸隊,全神貫注,心無旁騖,開始了為期四個月的全封閉式集訓。

    就連剛和女友訂完婚的SHEN,也拋下了未婚妻,搬入基地,和隊員們同吃同住,共同應戰。

    認真備戰的結果,是中國區預選賽中,MYS獲得了第一,不負眾望地拿下PGI決賽名額。而另一個拿到決賽名額的中國隊伍,則是老牌戰隊CRI。

    七月中旬,兩支戰隊代表中國,在各自經理和教練的帶領下乘上了往德國柏林的飛機,參加PGI全球總決賽。

    柏林,位于德國東北部,是德國的首都和最大城市,也是德國政治、文化、交通及經濟中心。鳥瞰柏林,整座城市被森林、湖泊環繞,仿佛沉浸在一片綠色海洋中,施普雷河從南面緩緩流過市區。

    經過近三十個鐘頭的飛行,MYS乘坐的航班終于在泰格爾機場降落,隊員們身著印有顯著五星紅旗標志的MYS隊服,走下飛機,坐巴士去取托運來的行李。

    朵棉把遮陽帽摘下來,搓搓胳膊,“怎么有點冷。”

    “之前不是讓你帶一件薄外套么?”森森數落她,“柏林這個月的最高氣溫只有23攝氏度,你都不看天氣預報么?”

    朵棉囧,“忘了。”

    “真不知道說你這天然呆什么好。”大山翻了個白眼,把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扔給她,“接著。”

    “謝啦阿山!”朵棉笑著,舉起手就去接。

    然而,這件外套被人攔截在了半空中。

    靳川面無表情地抓住那件衣服,頓都沒頓一下就扔還給大山。然后脫下自己的,抖開,隨手搭在朵棉肩上。

    她臉微紅,小聲說:“謝謝。”

    他沒說什么,只是側頭,冷冷淡淡地看向大山。后者知道自個兒犯了蠢,吐吐舌頭,縮著脖子跑一邊兒去了。

    晚上在酒店,朵棉洗完澡,穿著小兔子睡裙躺在床上看手機,一會兒刷刷朋友圈,一會兒刷刷微博。

    她ID名為“MYS-Apple”的賬號,粉絲已經有一百二十萬。這些粉絲,三成和她跟靳川的CP粉重合,余下的七成,就是她這幾個月打大賽小賽預選賽吸來的。

    粉絲們有男有女。女粉絲喜歡她,大部分是因為她長得可愛,男粉絲喜歡她,則是佩服她在突擊手位置上的造詣。

    在PGI中國區的幾場預選賽上,她甚至在其中一場,對敵方的傷害量超過了靳川,拿到了全隊MVP。

    這件事在當時又上了一次熱搜,標題為“Apple MVP”。

    經此一役,朵棉徹底靠實力擺脫了“Broken女友”這一尷尬的身份,當初罵她、造謠她走后門靠男人的黑粉們被啪啪打臉,贊美掩蓋過了詆毀。

    朵棉一邊吃棒棒糖,一邊刷評論。

    “Apple你好可愛,我好喜歡你【大哭】我要娶你嗷嗚!”

    朵棉想了想,敲字:我也喜歡你哦【愛你】“柏林天氣比J市冷哦,你一定要多帶點衣服!讓Broken照顧好你啊。怎么辦好怕我家呆果感冒【流淚】”

    朵棉干咳了聲,敲字:……嗯,好像已經有點感冒了……不過我已經吃了藥啦!別擔心【愛你】隨即翻了幾個牌,朵棉棒棒糖也吃完了,放下手機,看看洗手間。嗯?進去蠻久了吧?怎么還沒有出來?

    她跳下床,光著腳過去敲了敲門,“砰砰”,“老大?”

    “嗯。”里面傳出靳川的聲音。

    “你洗完了么?”她問,“我吃完糖了,想進來刷牙。”

    “嗯。”

    朵棉擰開門把就進去了。

    寬肩窄腰大長腿……嗯?沒穿衣服沒穿褲子,連毛巾都沒圍一塊兒……

    她臉“唰”的一下紅得底朝天,手一抖,趕緊捂住眼睛噔噔噔撤退,嘴里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洗手間的地上有水跡。

    朵棉撤退的途中,悲劇了——她光禿禿的腳丫打了個滑,低呼一聲,整個人瞬間往后栽倒下去。

    靳川一驚,飛快伸手接住她,然而她后栽的勢頭太猛,直接帶著他也往地上摔。他怕她摔疼,在落下的瞬間拿身體當肉墊,整個把她托住。

    短短幾秒鐘,兩人以一個極其滑稽曖昧的姿勢摔在洗手間地。

    “受傷沒有?”靳川垂眸在她臉上打量。

    “……沒有。”朵棉臉還是紅的,視線不經意往他腹肌往下一掃……!!!長針眼長針眼……她趕緊閉上眼,窘得話都說不利索了,手忙腳亂從他身上爬了起來,結巴道:“你、你先穿衣服,我……我等下再來刷牙。”

    說完就又準備開溜。

    半步都沒邁出去,腰間一緊,被兩只手臂從背后抱住。

    靳川抱住她,大手握住她纖細的腰,往上一提,把她放到了洗臉臺上。他勾起她滾燙的小臉,貼近她,低聲:“剛吃過糖?”

    他身上清爽的沐浴露味道熏得她腦子暈乎乎的。

    呆呆地點頭。

    然后下巴被抬起,她眨眨眼,他咬住了她粉軟的唇瓣。

    過了幾分鐘。

    “等一下。”小家伙整個人都要熟透了,手推著他,聲音也軟軟的,“過幾天就是比賽,不要那個吧……會不會影響你狀態。”

    靳川親她下巴,嗓音低啞:“不會。”

    她眼睛霧蒙蒙的,“真的嗎?”

    “身心愉悅,狀態才好。”

    “……@#¥”說得好有道理,她竟無言以對。

    總決賽正式打響的當天,比賽前二十分鐘,SHEN在后臺最后一次跟大家開會。

    “一定要記住在三分鐘內完成初高級物資過渡,高級物資(空投)在確保安全的情況下盡可能爭取,決賽圈之前一定不能有任何人員損失。記住沒?”

    大家點點頭。

    SHEN神色嚴肅:“還是那句話,戰術是死的,比賽是活的,全程嚴格執行Broken安排的所有任務,隨機應變。”

    “嗯。”大家鄭重點頭。

    “OK。”SHEN笑,把口香糖分給四位隊員,“各就各位。”

    朵棉深呼吸,努力讓自己的心跳趨于平穩,拆開糖紙,把口香糖放進嘴里。然后跟著靳川大山森森一道,走向了前臺競技區。

    門一開,一個偌大的暗色空間映入視野。

    數十臺頂級電腦設備四臺為一組,由隔音玻璃隔開,陳列在開闊的電競區域,此時距離比賽開始還有最后五分鐘,不少來自全球各地的戰隊都已就位。

    朵棉心跳如雷,視線掃過一張張陌生的年輕面孔。

    這次總決賽的隊伍組成,歐洲3支,北美3支,亞洲(除中日韓)3只,獨立國家聯合體2支,韓國2支,日本2支,南美拉丁美洲1支,澳洲1支,中東北非1支,中國2支。

    突的,她視線落在了一個戰隊座牌上:Silence。

    前年由Broken、大山、森、Hunter組成的MYS,在PGI上拿到的名次是第二,就是輸給了來自北美的Silence。

    朵棉抬眸,四個金發碧眼的男孩子坐在電腦后面,說說笑笑,輕松自如,平均年齡不超過17歲。

    “怎么了?”大山見她半天不落座,問道。

    “……”朵棉搖搖頭,彎腰,坐在了靳川身邊。微轉眸,看見他正面無表情地調試著耳機和鼠標靈敏度。

    朵棉視線下移,看向他的胸口。一枚紅色的蘋果胸章別在國旗標志旁。

    她彎了彎唇,深吸一口氣吐出來,集中注意力。

    游戲開始。

    進入候場區,靳川打開地圖觀察航線,不到五秒鐘,迅速選取好指定降落點,并作出標注。

    四人同時跳傘。

    ……

    兩個德國解說員開始用英語對現場觀眾進行解說。

    “砰砰砰”一陣密集槍響后,朵棉蹲下來,躲在巨石后面打藥。

    屏幕上彈出幾行英文字:您使用【M16A4自動。□□】淘汰了【GK-Pgott】【M16A4自動。□□】淘汰了【GK-PgSixP】……

    “還有人么?”她問。

    “就這一隊,全死。”森森和大山迅速舔包,對裝備物資進行更新,然后說:“Apple你需要哪些子彈?這隊人很肥,你可以過來看看。”

    朵棉手指飛快地敲著鍵盤,打開幾個盒子搜尋自己需要的裝備。

    靳川打好藥包,把車開到了幾人跟前兒,冷冷道:“倒數第二個圈兒的毒很痛,快點。”

    話音落地,其余三人立刻拿好槍跳上了車,裝上彈藥。

    靳川換了個位置,專門負責開車的森森發動了汽車。

    朵棉盯著屏幕,往上方放掃了眼——剩余人數:19

    也就是說,現在除了他們以外,還有至少4隊人。

    朵棉咬了咬唇,深呼吸,迅速調整視野觀察四周,忽然驚道:“南165有一輛車過去。”

    “掃。”靳川說完,舉起重機。槍就是一陣掃。射。

    子彈密密麻麻,一直從車胎掃至車頂,汽車引擎蓋開始冒煙。對方反應已經極快,迅速在車上舉槍反擊,朵棉的血量瞬間少了一半。

    她穩住神,沿著對方車胎到車頂又是一通猛掃。

    “轟隆”巨響,汽車被引爆,翻滾著落下山崖,與此同時,屏幕上的剩余人數瞬間變成15。

    進入安全區,森森把車停在了地圖上靳川標注出的反斜坡。

    四人從車上跳下來,各自找好掩體進行埋伏。

    突的,一陣槍聲從某個方位傳來。

    “北30,重狙。”朵棉臉色冷靜,迅速向其余三人爆出方位和敵方使用槍。支,“……AWM。”

    偵查手大山道:“川哥,要不要過去看看?”

    “不用。”靳川說,“那隊在圈內,我們先清圈外。”

    話音剛落,一陣消。音器掩蓋下的槍聲緊接著響起,大山臉色驚。變,“有人在狙我。”

    剛要轉移,又是“砰”一聲悶響。

    【Silence-Joker使用【98K狙。擊槍】命中頭部擊倒了MYS-Mountain】“臥槽,又是‘寂靜’這幫小子。別急我封煙。”森森直接爆了句粗,迅速往大山倒地的位置投擲出□□。

    不多時,濃白色的煙霧升起大團。

    森森迅速沖進煙霧,去扶大山,然而就在這時,又是一聲槍響‘砰’。

    【Silence-Joker使用【98K狙。擊槍】命中頭部擊倒了MYS-Sen】森森和大山同時倒地。

    “操!盲狙啊。”

    朵棉一下有些慌了,左右環顧一番,道:“你們的東北方向有一顆大石頭,往那兒轉移,我來救你們。”

    她剛要動,靳川的嗓音卻響起了,道:“別去,那邊架了槍。”

    “……不救了么?”

    “……”靳川沒說話,在倍鏡視野內搜尋者什么,突的,眸光驟凜,笑容淡而譏諷:“Got you。”

    扳機一扣,“砰”。

    【MYS-Broken使用【98K狙,擊槍】命中頭部擊倒了Silence-Joker】。

    又是一槍。

    【MYS-Broken使用【98K狙,擊槍】命中頭部擊倒了Silence-Kass】。

    他切成步。槍,正要封煙救人,卻有人拿了步。槍對著之前大山和森森倒地的位置一陣猛掃。

    兩人都進行了一定程度的轉移,但仍被對方掃中,瞬間成盒。

    “Damn!”朵棉猛地砸了下桌面。

    這時,觀眾區響起了解說的聲音,用英語道:“非常遺憾,MYS戰隊損失了兩名隊員,現在剩下的是Broken和新人Apple,情形不容樂觀。眾所周知,在PUBG中,決賽圈的對決一直是最精彩也最危險的,稍有不注意就會出局。”

    另一名解說接話:“這里值得一提的是Broken。Broken是中國的PUBG職業選手,也是MYS的現任隊長,在亞服的天梯排名是第一,據說是一名天才少年。在亞洲地區包括歐美,知名度都非常高。他在前年也曾率隊代表中國出戰PGI,當時是輸給了來自北美的Silence,不知道今年他們的運氣如何,冠軍之路,會不會又一次終結在Silence手上呢。”

    “兩名老將已經全都出局,剩下的這個Apple是PGI去年才招入的新人,而且,是圈內難得一見的女孩子。希望她和Broken能有不錯的默契。”

    “Silence這邊……”

    ……

    “……”朵棉心涼了大半,閉了閉眼,道:“只有我們兩個了。剩余人數12,還有至少3隊。”

    靳川神色極冷也極專注,道:“能贏,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

    “……”她抿唇,幾秒才用力點了點頭。

    國內各大直播平臺,彈幕幾乎把所有決賽現場的直播畫面完全淹沒:【天吶,森森和大山全都涼了……】【還有整整三隊,都不說戰術配合了,正面剛槍都沒有贏的可能吧……】【老子早說大山是傻。逼,媽的18歲比28歲反應還慢!還到國外丟人現眼。】【某些腦殘粉快出來維護你家肯神了,看看你家肯神能不能拯救世界唄】【前年也是被寂靜滅,今年又是?】【希望Broken力挽狂瀾,我反正不對那女的抱任何希望……】【能進前四已經不錯了好嗎】【MYS的出現彌補了中國在FPS上的空白,這幾年他們的努力我們都看在眼里,Broken、SHEN、大山、Sen、Hunter、Apple、BlessU、GoFly……無論如何,他們都是我們的英雄】【你行你上】【腦殘粉的自我催眠真可怕……】德國柏林。

    朵棉趴在安全區的邊沿位置,看了眼地圖,皺眉道:“寂靜那隊應該已經占了那棟房區了。”

    如果最后的安全區縮在房區,對方四個人,他們兩個,要攻進去可以說是毫無勝算。如果安全區是在他們這個位置,還有一搏的可能。

    緊接著就是一陣此起彼伏的槍響。

    屏幕上的剩余人數變成了6。

    時間按秒流逝。

    靳川冷冷盯著電腦屏幕,看著地圖上的毒圈縮小,顯露出最后一個安全區位置——房區。

    “……”朵棉心瞬間沉到谷底。

    場下的SHEN也扶住了額頭。

    大山和森森也是同時爆了句粗口。大山低罵:“媽的,前年就是天命圈縮在他們那兒,今年又是。咱們運氣什么時候能好一回?”

    森森拉住他,低聲:“別說了。”

    這時,靳川忽然語速極快道:“你那兒□□、手。榴。彈、震。爆彈分別還有多少?”

    朵棉定定神,飛快打開背包瀏覽物品,答道:“□□2個,手。雷4個,震爆1個。”

    “嗯。”靳川很冷靜,“進圈。”

    兩人一前一后,悄無聲息地往房區靠近。朵棉最后檢查了一次幾把槍。支的子彈是否裝滿,屏息凝神,精神高度集中,等著靳川的下一步指示。

    卻忽然聽見耳機里的聲音說:“蘋果。”

    “……嗯?”她有些驚訝。他在打游戲的時候向來專注,除戰術部署外,幾乎不會跟任何人有任何交流。

    靳川淡淡地說:“我這人,打出生開始就倒霉。能有今天,從來都沒靠過任何運氣。”

    “……”朵棉眸光微閃。

    他語氣很冷靜:“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朵棉聽完,原本慌亂不安的心情不知怎么就平靜了下去。她說:“我明白。”

    人們平時所謂的運氣,不過天意。

    但是在靳川的思維,包括他這二十幾年的人生當中,一直都是人定勝天。他從來不信命,也不會任命擺布。

    兩人很快潛入決賽圈房區,確定了一棟三層高的建筑物。

    朵棉站在墻角邊,卡在樓上敵人視野里的盲區位置,道:“他們就在里面。”

    靳川閉眼聽了會兒腳步聲,道:“二樓兩個,三樓兩個。”

    “……”朵棉點點頭,退開幾步,往二樓窗戶里扔了一顆手。雷,爆炸,仔細聽腳步聲撤離的方位,緊接著再扔,爆炸。

    突的。

    【您使用【手榴彈】擊倒了【Silence-Kass】大山和森森同時驚呼:“Nice!”

    解說也高呼:“這個手。雷扔得非常有技巧!她是根據前一個雷爆炸后Silence一方的撤離腳步聲往撤離方向預判扔出的第二個雷,可以說是PUBG賽場上相當有技術含量的一個操作!這是來自中國MYS的選手,Apple。”

    “在這里說一個小八卦。”另一名解說笑起來,“Broken和Apple是一對情侶,中國的很多PUBG玩家都很喜歡他們。”

    下一瞬,靳川直接往二樓窗戶里扔出一枚震。爆彈,直接跳窗進了房間,“走。”

    “……”朵棉破門緊隨其后。

    震。爆彈剛好爆炸,剛要往三樓撤離的Joker視野里一片芒白,只能憑著記憶往樓梯方向跑。

    忽然一陣□□掃。射聲。

    【MYS-Broken】使用【M416突擊□□】擊倒了【Silence-Joker】。

    【MYS-Broken】使用【M416突擊□□】淘汰了【Silence-Joker】。

    “還剩最后兩個人!”大山激動得聲音都變了調,“二打二!”

    偌大的PGI觀賽區鴉雀無聲,來自全球膚色各異的人們全都懸著心,屏息觀看著最后幾分鐘的冠軍之爭。

    “丟個震。爆直接沖么?”朵棉把體能打滿,道,“二打二,應該沒什么問題吧。”

    靳川忽然說:“閃開。”

    一枚□□從三樓樓梯扔了下來,朵棉匆匆閃開,依然被炸掉一半血量。她咬咬牙,用掉最后一個藥包。

    靳川換上子。彈,道:“震爆用完了。扔燃。燒瓶。”

    朵棉點點頭,面無表情地判斷了一下,將燃。燒瓶正對樓道墻面扔了出去,叮一聲,瓶子被反彈,剛好落進三樓房間。

    樓上的腳步聲凌亂響起。朵棉站到樓梯口,拉開引線準備扔第二個。

    卻在這時,又一枚手。雷扔了下來。

    “砰——”

    朵棉臉色大變,驚呼出聲:“糟了!”

    【Silence-Vitas】使用【手。榴。彈】擊倒了您。

    “法克!”大山和森森瞬間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形勢急轉,瞬間從最初的二對二變成一對二,Silence剩余的兩名隊員迅速從樓梯口沖了下來,舉槍一陣亂掃……

    短短零點幾秒,朵棉只聽見一陣密集的槍聲在耳畔響起,頭頂子。彈亂飛。

    緊接著屏幕上彈出一句話:

    Winner Winner Chicken Dinner(大吉大利,晚上吃雞)!

    朵棉怔愣半秒,眼眶瞬間就濕了。

    吃雞了。

    贏了。

    “臥槽!臥槽臥槽!”大山和森森抱在一起跳起來,喜極而泣,“媽的嚇死老子……吃雞了吃雞了!”

    整個會場寂靜兩秒鐘,然后,炸開了鍋。

    解說激動得聲音都在發抖,不可置信道:“天吶,剛才最后幾秒的對決,中國選手Broken的手速實在是太快了……本屆PGI的冠軍已經誕生!恭喜MYS!”

    “這是中國在全球FPS領域拿下的第一塊金牌!恭喜!”

    話音落地,場上觀眾們紛紛站了起來,笑著送上掌聲。

    會場掌聲雷鳴。

    音樂聲中,主持人笑容滿面,用流利的英語,請冠軍隊伍上臺領獎。

    國內最大直播平臺的彈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哭了哭了……第一枚金牌!】【恭喜MYS!恭喜Broken!恭喜Apple!】【就問黑粉臉腫了沒?】【第一枚金牌啊……我的MYS……有種自己的孩子終于長大成人的感覺】【決賽圈巔峰對決真的很精彩,夫妻檔太默契了!】【Broken那個反應,那個手速……簡直是可怕……】【恭喜啃果夫婦在柏林締造史詩級扔雷+史詩級剛槍】大山和森森高興得又哭又笑,兩個大男孩勾肩搭背,迫不及待地跳上了頒獎臺,沖其他人招手!“川哥!朵朵!SHEN叔,快來啊!”

    朵棉不停地抹眼淚,視線迷蒙中,有人握住了她的手,微用力,牢牢扣住。

    靳川有點好笑地盯著她,挑眉,“贏了還哭什么。”

    “……我也不知道。”她抽泣得上氣不接下氣,“我、我就是忍不住,我最后的時候失誤了,我以為會輸……”

    “傻不傻。”靳川說,“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朵棉繼續抽泣。

    他逗她:“這可是現場直播,哭得那么丑,當心掉粉。”

    “……”朵棉卡了下,咬緊嘴唇,憋著。小臉漲得通紅。

    靳川捏她臉,淡淡地說:“笑一個給我看看。”

    “……”朵棉沖他擠出一個笑。

    MYS奪冠之夜,注定被全球FPS界、全球電競圈載入史冊,永遠銘記。很久以后,久到PUBG已經成為歷史,被新的FPS類網游代替,久到締造過史詩的Broken和Apple都已退役,久到MYS的隊員已經更新換代不知第幾次,人們依然對當年那個晚上記憶猶新。

    賽后,有當地媒體對冠軍隊伍進行了賽后采訪。

    記者問Apple,“在取得如此成就之后,你最想說的是什么呢?”

    Apple的回答是:“我是個天生的幸運兒,走上電競道路至今,不到一年,但卻拿到了這么高的榮譽,我十分感謝我的教練,隊友,還有父母。另外,我最要感謝的人,是我的男朋友Broken,是他教會我,‘人一定要成為自己想成為的,而不是成為別人所希望的’。”

    記者也問了Broken同樣的問題。

    Broken的回答是,“You are the Apple of my eye。”

    ……

    “……”外國記者怔住了,有些莫名,不太懂他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然而,朵棉聽完,臉驀的紅透。

    國內各平臺的彈幕,也全都沸騰——這句話對于了解這對的人粉絲來說實在再熟悉不過。

    記者想了想似乎明白過來什么,有些驚訝地笑了,說:“請問這是……在對您的女友告白么?”

    靳川說:“對。”

    記者:“為什么要選這個場合對她告白呢?”

    靳川的目光看向身旁已經熟成蝦子的小姑娘,說:“因為我要她知道,我所有的榮譽和輝煌,都比不上在十九歲那年,愛上她。”

    這個故事概括起來,不過寥寥數字,他卻像已過完半生。

    小蘋果,你知道么。

    我一生最幸運奢侈的事,就是途中與你相遇,然后相濡以沫,共聞花香。

    未來很長,愿與子偕老。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