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那年微風正好 > ☆、第7章
    “嗨,安歌。”倪南先說的話。

    到哪兒都能碰到倪南,安歌有點相信他們倆確實是孽緣。

    “你同學嗎?”阮白芷問安歌,沖倪南一笑說:“你好,我是安歌的母親。”

    看阮白芷年輕,倪南剛開始還沒好意思叫,聽阮白芷一介紹,倪南趕緊禮貌道:“阿姨您好,我是安歌的同班同學。”

    說到這里,倪南說明來意。

    “阿姨,安歌眼睛近視。她第一次配眼鏡,可以去大名城那邊的新華書店里配。那邊有個叫呈遠的眼鏡行,配鏡師傅和設備都是日本的,質量比較好。大名城的地址,您知道在哪兒嗎?就是水渡路和海北路交叉……”

    “近視?”阮白芷看了安歌一眼。

    “看不太清黑板。”安歌回答道。

    阮白芷眸光一動,沖倪南一笑說:“我知道大名城,紫川市本地人都知道在哪兒啊。”

    倪南一愣,說道:“阿姨是本地人啊?我看安歌不知道,以為你們是外地過來的呢。”

    “謝謝你啊。”阮白芷挺感激少年跟她說安歌近視的事兒。

    “不客氣。”倪南說,“我是安歌的數學小組長,負責她的數學成績。她近視度數不小了,不戴眼鏡影響學習。她個子高還不好往前面調位置。”

    阮白芷看了安歌一眼,又是一笑。

    正事兒說完,倪南沒再打擾,他沖安歌道:“那我先走了,周一見。”

    倪南三言兩語,將安歌愁了一天的事兒解決了。她羨慕倪南的交流能力,也感謝他的負責。

    安歌一開始就沒想麻煩阮白芷,她覺得自己已經麻煩她夠多了。可在一個陌生的城市,她絲毫沒有安全感,心里其實還是想讓阮白芷陪她去的。

    “周一見。”安歌和倪南揮了揮手,后者已經騎著單車走了。

    發動車子,阮白芷邊開車邊笑著說:“你同學真熱情。”

    “嗯。”安歌說,“班上的同學人都挺好的,各科老師和班主任也對我很好。”

    “那我呢?”阮白芷問。

    安歌一愣,抬眼看了阮白芷一眼,阮白芷笑著與她對視。

    “您也……”

    “安歌。”

    阮白芷打斷了安歌,安歌剩下的話沒說出來,她微張著嘴,看著阮白芷,然后應了一聲。

    “以后需要什么,直接跟我提。你既然叫我媽,我也會對你負責到底。”

    安歌聽著阮白芷的話,胸腔內漂浮的情感,像是漸漸被歸攏了起來。從未有過的安定,讓她不明白自己為什么會這么高興與心酸。

    “知道了。”

    “好。”阮白芷說:“那咱們先去吃飯,吃完飯我帶你去配眼鏡。”

    “謝謝媽媽。”安歌看著阮白芷,唇角牽起來。

    阮白芷瞟了安歌一眼,將視線收回后,淡淡一笑,說:“應該的~”

    吃過飯后,阮白芷帶著安歌去了大名城的呈遠眼鏡店。查了安歌的度數,有三百度了。但因為第一次配鏡,先配了275度。

    挑選鏡架的時候,安歌想挑個便宜的,但阮白芷眼光精準的挑了兩副最貴的。給安歌試戴后覺得不錯,索性兩副都要了。

    “不用那么多。”安歌看著價格有些慌張。

    “配一副備用,萬一這副摔了呢。”阮白芷說。

    配完眼鏡后,阮白芷和安歌回了家。阮白芷自己住了一套復式公寓,裝修得簡約又現代。安歌沒來時,她是自己住,家里只有保姆每天做飯和打掃。

    安歌的房間在阮白芷隔壁,雖然阮白芷家的整體裝修顏色偏向暗色系,但安歌的房間,卻是暖色系。一進門,仿佛就能曬到陽光。

    把書包放在書桌上,安歌將臺燈打開,拉開書桌的抽屜,拿了一個筆記本出來。

    翻開筆記本,上面清清楚楚地寫了從6月20號第一次見到阮白芷開始,她在她身上花得每一分錢。

    安歌不太喜歡一句話——你對我好,我日后一定好好報答你。

    這句話十分空泛,沒有任何意義。真正的感恩,就要記得清清楚楚,而不是這么一句模棱兩可的話就能將這份恩情報答。

    安歌將這幾天的賬目記清,收了筆記本后開始學習。

    她用了兩周的時間整理了她的高中課程,期間參加了一次月考。經過月考測試,安歌發現,她能跟上的課程只有語文、歷史,勉強能跟上地理、政治、化學。而數學、物理和生物,則完全脫節。

    就月考成績來看,她以后是要選文科的。可高一的成績,也不能不管。她想報答阮白芷,最直觀的方式就是好成績。

    然而,這只是她自己的想法。

    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安歌發現阮白芷似乎并不在意她的成績。第一次月考成績要拿回去給家長簽字,安歌考了班里的倒數第五。阮白芷看了一眼成績單,夸獎安歌語文考的不錯,還領著她去吃了一頓牛排作為獎勵。

    阮白芷不給她任何壓力,她卻不能放縱自己。

    周一開學的八點到八點半的時間是升旗儀式,一個班按照高低個子分列男女兩排。安歌個子高,排得比較靠后,老師一般看不著。一到班級代表講話的時候,后面就聊成一團。

    “丁旖長得可真好看。”安歌旁邊站著的男生說。男生名叫侯川,因為有點尖嘴猴腮,人送外號“猴子”。

    侯川說的丁旖,是七班的體育委員。現在就站在七班隊伍的首端,和他們班的體委倪南站在一起。

    “別想了,人家長得好看學習好,又是跳芭蕾的,聽七班的人說平時在班里十分高冷,就算主動搭話,都未必理你一下。”安歌身后的褚麗麗說。

    “高冷嗎?我剛看她和倪南聊得挺開心的啊。”侯川不以為意。

    “你跟倪南,能比?”安歌前面的顧虞毒道。

    “那怎么不能比?”侯川嘴硬道,“好歹,好歹我倆都是男的。”

    “噗——”褚麗麗和顧虞笑出聲。

    侯川被兩人笑得漲紅了臉,委屈地看著安歌說:“紀律委員,你也不管管她倆,升國旗這么嚴肅的時候,她們還笑那么歡。”

    “不笑了不笑了。”顧虞趕緊收起笑來,回頭看著安歌說:“安歌求放過,一會兒散了,請你喝奶茶。”

    顧虞和肖苒苒同寢,是個假小子模樣的女生。早上安歌去找肖苒苒,三個人一起吃飯去上課,一來二去就熟了。

    “兩杯。”安歌說。

    “這么多?”顧虞癟嘴。

    “給肖苒苒一杯。”安歌笑起來。

    “成交!”

    等升旗儀式最后一項結束,主席臺上體育老師拿著話筒說了一句:“結束后大家自行散開,各班體委到主席臺前開會。”

    原本整齊肅穆的隊伍,瞬間哄散而開。肖苒苒從隊伍前跑了過來,和安歌顧虞三個人挎著胳膊橫走在散場的學生群中。

    “你們剛在聊什么呢?笑得我都聽見了。”肖苒苒嘬著白來的奶茶問安歌。

    “嗨,猴子說丁旖漂亮,褚麗麗讓他別想了,說人家是高冷女神。猴子不服氣,說丁旖對倪南怎么不高冷。我就說了一句,你能跟倪南比?猴子說他跟倪南都是男的。”顧虞三言兩語將事情說了個大概。

    “噗——”肖苒苒噴了一口奶茶。

    “他這是自取其辱!”顧虞總結道。

    安歌給肖苒苒紙巾擦干凈,肖苒苒佩服道:“你嘴巴也太毒了。不過,他倆確實走得很近誒。你說,他們倆是不是在……”

    肖苒苒挑著眉毛,將手指曖昧得對在了一起。

    安歌聽兩人閑聊,像是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

    她看著肖苒苒,問道:“高中不是要好好學習,為未來奮斗嗎?”

    “哈哈哈!”顧虞和肖苒苒笑成一團。

    肖苒苒捏了捏安歌的臉,笑著對她說:“高中既有奮斗未來,也有情竇初開~”

    安歌聽得懵懵懂懂,但相比情竇初開,她更要奮斗未來。她現在成績這么差,更要利用所有時間學習,不能分心。

    安歌剛做了兩道題,就感覺到身邊竄過一陣風,想也不用想就知道倪南回來了。果不其然,后背被筆帽戳了兩下,安歌皺眉,回頭看倪南。

    倪南喝完水,沖著安歌一笑,說:“就知道學習,也要勞逸結合一下啊。”

    安歌作勢要回頭,倪南卻把她拉住了。

    “體育老師剛開會,兩周后舉辦秋季運動會,規定班委每人必報兩項。”

    安歌眨眨眼,問:“誰規定的?”

    倪南嘿嘿一笑,說:“我。”

    安歌:“……”

    你,你規定的不算。

    作者有話要說: _(:з」∠)_好冷清啊嚶嚶嚶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