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那年微風正好 > ☆、第9章
    倪南為了給安歌補課,拿出了他所有的誠意。課余時間也不和后座的晁凱和王澤楓聊NBA了,抱著各個科目的課本給安歌把所有的知識點串聯了一遍。

    不但犧牲了課余時間,甚至連周末的時間也犧牲了。

    周六安歌吃完早飯,準備回房間學習。阮白芷比她起得稍晚些,正在喝牛奶,在安歌臨走前,叫住了她。

    “回房間學習?”阮白芷問道。

    經過上次配眼鏡的事后,安歌對她比以前要放開了些。但仍然有些拘謹,不太像母女倆的樣子。

    “嗯。”安歌回頭,和阮白芷解釋道:“還有一個周就期中考試了。”

    “上了一周的課就夠累了,周末也該好好休息,跟同學出去玩兒玩兒什么的。”阮白芷說完,咬了口三明治,問安歌:“沒同學約你嗎?”

    阮白芷不關心她的學習,但卻關心她在學校除了學習以外的一切。比如和老師的關系,和同學的關系,有沒有交到朋友,要不要和朋友一起出去玩兒……

    學校里,與安歌交好的只有肖苒苒和顧虞,肖苒苒是擇校生,家在隔壁城市,顧虞家離著她家又遠,所以三個人從沒約著出去玩兒過。

    再說,即使她們約她,安歌也不會出去玩兒。她現在最應該做的事情是學習,不是玩兒。

    “我不想出去。”安歌笑了笑,不想讓阮白芷擔心她,“在家挺好的。”

    安歌話一說完,桌上的手機就傳來了震動聲。安歌看了一眼手機,又看了一眼阮白芷,拿起手機接了電話。

    “喂。”屏幕上顯示的是陌生號碼,安歌也不知道是誰打來的電話。

    “喂,安歌,是我啊,你吃過飯了么?吃完飯后,來川烏圖書館。”倪南說。

    安歌聽著倪南的安排,沒反應過來,她問:“去那兒干什么?”

    “學習啊。”倪南說完,笑起來道:“周末的時間你打算繼續自己閉門造車么?”

    倪南要和她一起學習,安歌自然是一百個樂意。倪南對她學習這么上心,安歌心中充滿了感激。

    掛了電話,安歌猶豫一下,抬頭看著阮白芷。還未等她說話,阮白芷沖她一笑,說:“去哪兒?”

    “川烏圖書館。”安歌老老實實地說,“我們組長,要給我補習。”

    安歌在蘇木中學上了幾個周的學,每個周末都是在家學習。現在能有同學約她,這是很大的進步。阮白芷將三明治吃完,喝了口牛奶后說:“你去收拾一下,我送你過去。”

    “不用……”安歌不想麻煩阮白芷,而阮白芷已經小跑著上了樓。

    川烏市是個文化底蘊非常豐富的城市,市政府對圖書館的建立也下足了功夫。圖書館外觀像個倒扣的扇子,由下往上,共八層,可以容納很多人。

    安歌刷了阮白芷的卡進去,倪南在大廳等她,看她進來后,沖她笑著招了招手。

    倪南穿了一身便裝,粉色的連帽衫外搭牛仔外套,下面是深灰色的休閑長褲和黑色的板鞋。

    穿著校服的倪南,在一群穿著校服的學生中十分耀眼。而穿著便裝的倪南,在一群穿著便裝的人群中,更加耀眼。

    長得好看的人,真醒目。

    安歌背著書包過去,倪南伸手想要接過安歌的書包,安歌身體一撤,倪南眉頭一挑,無奈笑道:“我不搶你東西,你書包不重啊?我幫你拿著。”

    “我自己拿就行。”安歌不想把時間浪費在這上面,問道:“咱們去哪兒?”

    知道安歌的性子,倪南也沒堅持,帶著安歌上了電梯后說:“下面人比較多,咱們去五樓。”

    電梯上行,很快兩人到了五樓。剛下電梯,就看到一排排書架整齊肅穆地排列著。書架上面,是介紹牌。

    這一層,都是醫科類的書籍。

    因為圖書館外觀是倒扣的扇面,所以五樓比一樓面積要小很多。這里的人也不多,倪南領著安歌到了個靠窗的角落,倆人對著坐下了。

    閱覽室很安靜,因為書太多,就像是整個空間都被死氣沉沉的書籍感染了,沒有絲毫生氣。安歌有些發毛,她往外拿著書,希望能來個人讓她感受到點生命力。

    剛這樣想完,對面的倪南就問:“周五發的數學測試試卷帶了么?”

    數學測試在周三,劉遠批完已是周五下午了,倪南沒來得及給安歌講。

    “帶了。”安歌將數學卷子拿了出來,上面紅字批的76,讓她無地自容,都沒時間去害怕了。

    當時呂菲發試卷,是她給倪南傳過去的,倪南考了148,就漏掉了一個小步驟。

    “進步了。”倪南拿著卷子,抬頭笑看著安歌道,“按照這個進步速度,下次考的分數就比我分數的二分之一要多了。”

    安歌:“……”

    有這么夸人的么?

    倪南看著安歌的錯題,安歌看了一眼四周。這個地方,倪南經常來么?她不來的時候,倪南就自己在這兒?

    “這題老師上課講過,你步驟都會,怎么數全錯了?”倪南指著一道函數大題,問安歌。

    安歌回神看題,看著那道題,安歌想起自己當時的做題思路來。

    “步驟是背的,數是我瞎寫的。老師當時講題,跨越太大了,我不知道這數是怎么算出來的。”

    “直接套的步驟?”倪南眨眨眼,似乎是不相信的。但安歌的眼神,讓他不得不相信。倪南有些無奈,說道:“你基礎不好,跟不上老師講題的速度,哪個步驟不會,你都標注出來,等匯總后我統一給你講明白。”

    “知道了。”安歌答應道。

    簡簡單單的就只回答了一個“知道了”,讓倪南有些拿不準安歌的心思。他看著安歌,認真道:“你是不是為了讓我以后自習課不說話,所以故意不好好學習,想考差一點?”

    安歌:“……”

    你想多了。

    你也想太多了……

    看安歌一臉震驚地看著他,倪南笑起來,說:“我逗你玩兒的。”

    安歌抿抿唇,沒忍住。

    “我就是想考差一點,這樣你上自習的時候就沒機會逗我玩兒了。”

    倪南臉上的笑一僵。

    安歌嘴角翹了翹,說:“我也逗你玩兒的。”

    倪南:“……”

    上午的時間,倪南給安歌講了一張數學試卷,兩張物理試卷,剩下的時間,讓安歌做作業,有不會的就問他。

    在十一點半的時候,倪南接到了王澤楓電話。倪南拒接后,給他發了條短信問他干什么。不一會兒,王澤楓回了短信。

    中午一起吃飯,丁旖約的。吃完飯,下午一起看電影去。

    倪南、王澤楓、晁凱還有丁旖,初中時就是同班同學,四個人玩兒得比較好。雖然高中丁旖被分去了七班,但也還是經常和他們一起玩。

    倪南看完短信,抬頭看了看對面的安歌,給王澤楓回道。

    好,我給安歌補習呢,過會兒帶她一起過去。

    王澤楓又回了條短信。

    靠,給她補習?你友愛同學友愛成戀愛了?

    回了句“神經病”后,倪南拿筆帽戳了戳安歌的手指,問道:“餓了嗎?”

    看了一眼時間,已經十一點四十,安歌看著倪南,說:“你餓了?那我請你吃飯吧。”

    安歌自然不會主動請倪南吃飯,這話是阮白芷讓她說的。人家大周末還來給她補習,她肯定要請他吃頓飯表示感謝。

    “不用。”倪南不在意地說道,“王澤楓剛發短信說,和晁凱還有丁……七班體委一起聚餐,要拉我一起去,你也一塊唄。”

    “不了。”安歌的拒絕脫口而出。

    安歌的拒絕太迅速,讓倪南一愣。他愣愣地看著安歌,半晌后,問道:“為什么?”

    他和安歌同桌幾天,對他的了解也漸漸加深。安歌其實有一個非常活躍有趣的靈魂,但她卻將它封閉住了。她不愿意交朋友,只知道悶頭學習。

    安歌捏著筆,沒有回答倪南的話。

    倪南說:“你總歸是要拿出些時間交朋友的,你整天學習,就算以后學習好了,但沒有朋友,那還是挺沒勁,會很孤獨。”

    捏著筆的手漸漸用力,安歌盯著物理公式,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反正我已經孤獨慣了。”

    “你說什么?”倪南沒聽清。

    “沒什么。”安歌搖搖頭,低頭繼續做題。

    倪南打車去了王澤楓約定的自助餐廳,高中男生們多是長身體的時候,自助餐吃得飽又劃算。倪南去的時候,王澤楓他們三個已經在那了。看到倪南自己過來,王澤楓調侃道:“你的友愛對象呢?”

    “嗨,她不來,回去學習去了。”倪南說完,與晁凱、丁旖打了個招呼。

    四個人去收銀臺買單,服務員領著他們落座。

    丁旖坐下后,就問倪南:“那個瘦瘦高高的女生?”

    “對啊。”王澤楓搶先回答,“悶葫蘆二號。”

    坐在王澤楓身邊的晁凱說:“我覺得雖然安歌和李子陽都是悶葫蘆,但兩人明顯不是一個品種的悶葫蘆。”

    其實倪南自己也感覺得出來,他還是問了晁凱一句:“怎么個不同品種?”

    “李子陽吧,本性就悶。但安歌,像是個經歷過很長很長的故事的人,是經歷了那些事兒后,讓她變得悶。”晁凱簡單形容了一下。

    “她是不是以前上學的時候有什么事兒啊?”王澤楓問倪南:“你知道她初中在哪兒讀的么?找個她初中同校的同學問問,肯定知道。”

    作者有話要說: 倪南雖然話癆雖然二,但是是個小天使~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