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那年微風正好 > ☆、第13章
    校運會的記錄并不太好破,有時候經常會好幾年才破一個。所以,一聽到高一女子組跳高有人破了記錄,呼啦啦的人潮就往跳高區涌,瞬間將小小的跳高區擠了個水泄不通。

    “加到1.83可以嗎?”唐轍拿著紙筆,望著站在助跑區的安歌問道。

    女生還是一副呆呆的神情,剛剛她就是用這個表情破的記錄,果然大神都不一般。

    安歌看著被架得高高的橫桿,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跳過去的。當時倪南說只要拿前三名就能繼續跟她同桌,繼續給她講題。她覺得自己充滿斗志,前幾次高度都很輕松的跳過去。

    就這樣一輪輪跳下來,其他的女生都被刷了下去,只有她還在一個勁的加高度,然后又輕輕松松跳過去。

    最后,負責記錄成績的學長直接將成績調到了校記錄1.81,安歌也跳了過去,不過費了點力氣。

    這是記錄后第二次加高度。

    安歌對高度沒概念,她現在就是瞎跳,聽唐轍這么說,她也沒拒絕,點頭說:“好的。”

    唐轍示意橫桿兩側的同學加一下高度。

    “讓讓,讓讓啊,這女生我們班同學。”侯川帶著倪南,從人群中殺出一條血路鉆了進來。

    安歌回頭一看,倪南站在那里正看橫桿高度。她破了記錄,已經超出倪南給定的前三的目標,安歌心里挺放松的,她還沖著倪南一笑。

    笑容里,竟然有點小得意。

    倪南本有一肚子話,可看到安歌這個小得意的笑容,話就被堵在了嘴里。他現在只覺得,安歌剛才笑的蠻可愛的。

    “可以跳了。”唐轍說。

    安歌聽到指揮,猛提了一口氣,然后放松下去。她盯著橫桿,加速起跑,最后后背躍起。

    在安歌身體騰空后,圍觀的同學們又發出了一聲驚嘆。安歌身體很輕盈,她能跳過這個高度。

    結果,臨近掉下去的時候,安歌沒收好的手打在了橫桿上。

    伴隨著一聲可惜,橫桿掉了,安歌也掉在了墊子上。

    “還有兩次機會。”唐轍看著在墊子上有些茫然的安歌,笑著和她說道。

    “安歌,起來繼續跳,把雙手收好。”倪南喊了一句。

    安歌回神,她從墊子上站起來,和倪南說了個“好”,然后開始跳。

    第二次,收起了手后,輕松越過。

    跳高區的驚嘆聲,一波強過一波,人群一波又一波的圍了過來。

    等安歌1.84的高度第三次跳躍失敗后,人潮中皆是一陣嘆息,隨后爆發了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

    安歌最后的記錄是1.84,比五年前學姐破下的記錄高了4厘米。

    “這個記錄,能破全市的女子跳高記錄了吧?”人群中有人驚呼了一句。

    “全市跳高記錄是1.87。”唐轍說,“越往上越難跳,所以記錄不好破。”

    “安歌以高了4厘米的成績破了學姐的記錄,那很厲害了。”倪南說。

    安歌還在喘,她看著倪南,倪南沖她眨了眨眼睛。

    “很厲害。”唐轍笑著說,說完開始謄抄記錄,破了記錄要交給學校做統計。

    “你叫安歌?”唐轍抬眼看著安歌問道。他長得很好看,和倪南的好看不太一樣,他有點像古代的書生,舉手投足都是帶著些穩重的優雅。

    見安歌點頭,唐轍說:“單看名字,看不出你力氣那么大。”

    被唐轍說的一愣,安歌看著他,說:“跳高不需要力氣。”

    “嗯。”唐轍應了一聲,笑道:“剛才你抱起了那個摔倒的女生……”

    在他說話的時候,安歌聞到了一股熟悉的茶香。這時她才認出來,剛才她踉蹌要倒的時候,是他拉了她一把。

    安歌有些窘迫,只是笑了笑。

    看得出安歌的性子不太外向,唐轍也沒有多說。將跳高場地整理好,男子跳高開始。

    男子跳高開始,但安歌仍舊是跳高場地上的焦點。倪南看她有些不安,過去拉了她一把,說:“走,回咱們班。”

    安歌走回去的時候,主席臺正播報她的成績。周圍的人都在議論,目光也始終在安歌身上,安歌

    被盯得有點緊張。

    “記錄挺不好破的。”倪南和安歌說,“咱們學校體育不錯,這個記錄一破,你都可以去體校了。去了體校,有了系統的訓練,說不定能拿全國冠軍。全國冠軍以后,就可以參加奧運會選拔了。這樣四舍五入一下,我就是奧運會冠軍的同桌了。”

    安歌聽著倪南的話,心里被他說樂了。她牽了牽唇角,也沒開始那么緊張。

    “你四舍五入的太大了。”

    “說不定真像我說的呢。”倪南突然認真地說,他神色有些復雜地看著安歌:“你可以去試試。”

    倪南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復雜什么,他想讓安歌去學體育有更好的發展,有想她這么內向的人去體育學校肯定受人欺負,還想著……

    “不去。”安歌低著頭拒絕了。她抬起頭看著倪南,笑了笑說:“學體育的都是些學習不好的才去學。”

    倪南眼睛一瞇,笑嘻嘻地問:“你學習很好?”

    安歌被問的臊了一下,她臉紅道:“不太好。”

    說完,她盯著倪南看了一眼,說:“不是有你么?”

    安歌最后的一句話,將倪南說的笑容斂起又綻開。他覺得他心里像是有一朵花一下子就開放了。

    倪南看著安歌淺褐色的眼睛,心跳有些加快。他將目光一別,笑著說:“那可不是,我厲害死了。有我在,你就是年級第一。”

    安歌:“……”

    這次四舍五入的比說她得奧運會冠軍還大。

    運動會結束,安歌周末被接回家。阮白芷不知道從哪兒聽了她運動會破記錄的消息,作為獎勵,帶她去自駕游了一圈。

    期中考試結束后,老師在運動會和周末加速批卷,周一的時候,班里成績就出來了,貼在了教室的公告欄。

    安歌剛進教室,就看到一圈同學在看,有人歡喜有人憂的。

    她站在外圈,抬眼掃過成績單,心里也漸漸緊張起來,她掃的第一眼就是第一名。

    仍舊是倪南,雷打不動。班級第一,年級第一,雄霸整個蘇木。

    他學習怎么能那么好?

    安歌順著他的名字往下找,找了四分之一,安歌覺得自己從下往上找會比較快,又開始從下往上找。

    等從下往上第十七個的時候,她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安歌心下一抖,看著她穩穩的上升了十二個名次,一下有些興奮了。

    她的興奮不動聲色,并沒表現出來。只是笑了笑,牙齒都沒露出來。

    在她笑不露齒的興奮時,安歌覺得肩膀被人敲了一下。她回頭一看,看到了陳姣。

    侯川告訴她,那個女生叫陳姣。

    陳姣穿著粉色的襯衫和白色的裙子,頭發染回了黑色。雖然仍舊沒穿校服,但是穿衣打扮看著格外規矩。

    “幫我叫一下倪南。”陳姣靠在門框上,對安歌說。

    安歌盯著她看了一眼,半晌后才應了個“好”。她不好意思大聲叫,小跑著回到座位前,對正在看題目的倪南說:“有人找你。”

    倪南題沒做完,頭也沒抬地說:“等一會兒。”

    兩人同桌有些日子,安歌知道倪南做題的時候不喜歡被人打擾。她回到教室門口,對陳姣說:“等會他就出來。”

    在安歌和陳姣說話的時候,班上所有人的目光似有似無地都在看陳姣。而陳姣似乎并不在意,該干嘛干嘛。這一點上,安歌挺佩服陳姣的。

    安歌繼續看成績單。

    “考的怎么樣?”對于安歌這么喜歡看成績單的行為,陳姣有些不理解。

    “挺好的。進步了。”安歌不動聲色地說。

    陳姣一笑,看著這個呆呆的女生說:“我問的是倪南。”

    “啊?”安歌訝異了一下,回頭看著高高在上的第一名的名字,說:“他成績很穩定,一直第一,沒有進步。”

    陳姣笑了一聲,笑的格外好聽。

    安歌聽著她的笑,覺得這個女生心真大。不管前幾天發生了什么事兒,現在該高興高興。

    “你腿沒事吧?”安歌低頭看了一眼,沒看到。

    “什么事兒?”陳姣問。

    “上次跑步,你跑道上摔了。”安歌說。

    陳姣笑容一頓,她看著安歌,問到:“你當時也笑話我了?”

    “她當時把你從跑道上公主抱起來了。”倪南不知道什么時候走到了安歌的身邊。他一只手抬起,手指指著成績單上的名字,順著往下滑。他的胳膊將安歌和陳姣隔開,而胸膛正對著安歌,像是將她圈在了懷里。

    安歌回頭想要逃開,倪南換了另外一只手將她攔住,邊攔邊說:“別動,看成績單呢。你進步了十二名啊,多進步了倆名次,準備怎么感謝我?”

    “你別……”安歌有些急,她抬眼看著倪南:“有人找你呢。”

    “誰?”倪南笑著將手松開,沒有繼續逗她。

    “我。”陳姣笑著舉起了手。

    倪南認得陳姣,畢竟把她從安歌的懷里接過來時,他是那么的震撼。

    “有什么事兒么?”倪南問。

    “有事。”陳姣笑嘻嘻地說。她一把拽住倪南的胳膊,像是抓著自己的男朋友一樣,她抬眼看著倪南,眼睛里像是含著水。

    “我喜歡你,做我男朋友吧。”

    作者有話要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對不起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