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那年微風正好 > ☆、第22章 17.8.29
    抱喜歡的人的又不是抱她的, 安歌眼波動了動, 還沒說話, 感覺一陣風從身邊竄過,抬眼看時, 晁凱肉彈戰車一樣沖進了倪南的懷里,兩個男生抱成了一團。

    周圍的學生發出喝彩聲, 倪南回過神來, 猛拍了一把懷里的晁凱,罵道:“牲口, 起來,倆男人抱一起你基不基啊?”

    晁凱比倪南要矮, 身材也稍顯瘦弱些,他被拍了一下,蘭花指一捏, 扭扭捏捏地從他懷抱里站起來,說:“死鬼,你張開胳膊不抱人家,難道抱安歌嗎?”

    兩人皆是一愣。

    安歌尷尬一下, 笑了笑說:“沒有,他在擁抱清風。”

    “這時候有什么清風啊?”晁凱恢復正常,感受著寒風的凜冽,說:“只有西北風。”

    “抱西北風也比抱你強。”倪南說。

    “討厭!”晁凱撒嬌。

    安歌抖落一身雞皮疙瘩時,顧虞在不遠處叫她,她和肖苒苒上完廁所了。安歌起身往那邊走, 走了兩步后被倪南叫住了。

    “剛才打的賭你別忘了啊。”

    安歌回頭看了一眼倪南,少年依然笑得清新溫暖,安歌淺淺笑了笑,說:“嗯。”

    望著安歌小跑著去找顧虞和肖苒苒的背影,晁凱看了一眼還沒收回視線的倪南,問道:“你倆死對頭走得越來越近了啊。”

    輕掃了晁凱一眼,倪南說:“死對頭怎么了?鲇澤美咲和碓氷拓海剛開始不也是死對頭么?”

    “哇噻~”晁凱不可思議地看著倪南,“你竟然看少女漫。”

    倪南乜了晁凱一眼,問道:“你不看?”

    晁凱:“看。”

    倪南看少女漫是涉獵廣泛,只要劇本好的漫畫他基本上都看過。而晁凱則是真愛少女漫,沉浸在少女漫中無法自拔的死宅。

    “歸亞到時候帶安歌一起去。”倪南和晁凱隨著學生流往前走。

    這個計劃,倪南第一次提,但倪南這么一提,晁凱就覺得倪南這是要把安歌當成他們小團體的第五人了。

    “她同意么?”晁凱問道。

    “跟她打賭了,我贏了她就得同意。”倪南倒是信心滿滿。

    看倪南的表情,晁凱“哦”了一聲后,補充了一句。

    “我說的是丁旖同意么?”

    倪南腳步一頓,回頭看著晁凱問道:“她不是上寒假雅思班嗎?”

    “不上了。”晁凱摸了摸鼻子,說:“和家里說不出國了,要考青川。雅思班也取消了,她爸媽還和她吵了一架呢。”

    倪南收回目光,看著洶涌的學生流,說:“她要不愿意,我就單獨帶著安歌去玩兒。”

    陳姣住院一周后出了院,安歌去接她,陳姣看著就只有安歌一個人來,有些失落。倪南當時和安歌一起送她來的,她還想著出院了他也能來呢。

    陳姣問了安歌一句,安歌知道她又在想著談戀愛。陳姣出院,她借了兩千塊錢給她。既然陳姣把她當朋友,那安歌說她的時候也變得有了些底氣。

    “還有不到三周就期末考試了,你要想著學習,不要再想著談戀愛了。校規都寫了,不讓同學之間……”

    “啊……”陳姣生無可戀地聽著安歌的嘮叨,半晌后說:“行,那我不想他了,好好學習。”

    安歌開心了一下,抬頭問她:“真的?”

    “真的。”陳姣笑嘻嘻地說:“你讓倪南周末的時候一起輔導我功課唄!”

    安歌:“……”

    畢竟是讓倪南給輔導,安歌還是要詢問一下倪南的意見。在課間活動的時候,安歌和倪南提了這個提案。

    倪南正在做題,安歌話一說出來,他抬眼掃了掃她,就否決了。

    “不行,她是帶著私心來的,肯定不能帶著她去圖書館。”

    “她已經改邪歸正了,想要好好學習,才會讓你輔導的。”安歌替陳姣辯解道。

    聽了安歌的話,倪南將筆一放,沖安歌輕笑一聲,說:“我現在一心一意只有你,你非給我塞個小三小四干什么?”

    說完,倪南拿著筆在安歌的頭上敲了一下。

    安歌:“……”

    不就是單獨輔導么?說得那么曖昧干嘛?

    聽著倪南的“小三小四”論,安歌總覺得哪兒不對,但她沒仔細品味,最后掙扎了一下說:“陳姣也是想好好學習。”

    “那把我筆記借給她。”倪南頭也不抬地給了解決方案。

    這下安歌再也沒有話了。

    期末考試越來越近,不光教室,就連寢室里也彌漫著一股肅殺之氣。熄燈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安歌開著臺燈將倪南今天給他整理的錯題筆記看了一遍,準備關臺燈睡覺。

    她都要睡了,而她的舍友涂臻臻卻絲毫沒有要睡的意思。

    在安歌的印象里,涂臻臻才是真正的學霸的樣子。上課認真聽講,下課認真鞏固,每天晚上回宿舍還要學上兩個小時,這樣的學生,想學習不好都難。

    安歌心里對涂臻臻還是挺欽佩的,因為她也是挺愛學習的,可也仍然沒有涂臻臻的成績。學霸不但要求愛學習,還要求腦子聰明。

    洗漱完畢,安歌準備上床了,涂臻臻突然來了一句。

    “倪南的筆記是不是在你那里,能借給我看看么?”

    涂臻臻平時尤其看重成績,她是個獨來獨往的人,鮮少主動找安歌說話。這次,也是為了筆記才跟她說的。安歌當即從床上坐了起來,她抱歉地說:“晚上放學的時候,我借給陳姣了。”

    涂臻臻“哦”了一聲,問道:“倪南同意你借給她了?”

    “嗯,我問過倪南了。”安歌回答道。

    聽到這個回答,涂臻臻輕笑了一聲,笑聲很短,安歌卻聽出了些嘲諷。

    “她能看懂么?真是白瞎了那么好的資源。”

    涂臻臻這話,說的安歌心里一扎。她抿了抿唇,看著涂臻臻學習的身影,對她說:“你可以這樣說我,但不能這樣說我朋友。”

    手上筆尖一頓,涂臻臻沖安歌笑笑,說:“我沒說什么啊,我也不會說你。誰都看得出,你在學習上很努力啊。”

    最后這一句話,涂臻臻應該是沒有惡意,但安歌聽在心里,卻翻來覆去有些睡不著了。

    她是挺努力的,但努力好像并沒有什么用。

    她的數學、英語還有理科三門,一竅不通,她怎么學習,都鉆不進去。她不怪這幾門的太硬太難鉆,只怪她的腦子笨,鉆頭不好使。

    倪南明明剛給她講過這道題,她也能聽懂了,但自己做的時候,又無從下手。她覺得自己這是被倪南養出來的惰性,完全不肯自己動腦子。

    “我去洗把臉。”安歌看得腦袋都要炸了,他和倪南說了一聲,起身下樓。

    洗手間在六樓,安歌走著樓梯下去的,去洗手間洗了把臉后,拍了拍自己的腦袋,重新從樓梯往七樓走。

    往上走的時候,迎面下來一個人,那人看到安歌,沖她笑了笑,叫了她一聲。

    “安歌。”

    “啊?”安歌輕輕應了一聲,抬頭后,看到了站在臺階上的唐輒。唐輒手里拿了一本書,似乎是來借書看的。他穿著一件淺灰色的大衣,里面是件白色的毛衣,這樣穿著,絲毫看不出他是學體育的。

    唐輒有一種很優雅溫柔的氣質,雅人深致,讓人看著就覺得親近。

    “學長好。”安歌禮貌的和唐輒打著招呼。

    “來這里學習么?”唐輒垂眸看著安歌,眼光中盡是溫柔的笑意。看著安歌臉上的水珠,唐輒笑了笑說:“遇到不會的題了?”

    學長就是學長,竟然連這個都知道。

    安歌驚訝地看著他,半晌后說:“嗯,遇到好多不會的題。”

    “慢慢的就會了。”唐輒寬慰道,看著面前略顯瘦削的女生,他拿了張紙巾遞給安歌,說:“擦擦臉吧,冬天天氣干,這樣對皮膚不好。”

    “謝謝學長。”安歌趕緊接了過來,感激地道了謝。

    她擦著臉,漸漸覺得有些別扭。唐輒沒有要走的意思,而她又不能先走。兩人一上一下站著,不說話又很尷尬。

    “這個。”在安歌慢吞吞擦完臉的時候,唐輒遞過來一管紅色的東西。見安歌抬頭看他,唐輒說:“這是木瓜膏,我留著擦手的,拆封了還沒用呢,給你用吧。”

    在安歌要拒絕的時候,唐輒溫和一笑,說:“可以擦臉。”

    “那我給你錢吧。”安歌說著開始掏口袋,一掏后想起來,錢還在書包里。安歌把手訕訕一放,有些尷尬。

    “沒多少錢。”唐輒看著安歌,笑意漸漸加深。這個小姑娘,看著有些呆呆的,但自己心里一桿秤,該要的就要,不該要的就給錢。

    這種分明的性格,女生少有,還挺可愛的。

    “謝謝學長。”安歌雖然嘴上謝著,但心里還覺得有些過意不去,心里暗暗想著到時候給唐輒個什么東西抵消一下。

    在腦子里亂想的時候,安歌抬眼看到了唐輒手里的書,一本《基因X》

    生物學方面的書啊。安歌隱隱覺得頭疼。

    “學長你學的理科么?”安歌說,“理科好難啊。”

    “難嗎?我覺得挺有意思的。”唐輒手上的書,純粹是個人愛好,他看著安歌愁眉苦臉的樣子,笑著說:“高一下學期就填文理志愿,高二分科。你不擅長理科,就去學文科。”

    看著手上的書,唐輒說:“擅長文科還是理科,算起來,也有些遺傳學依據。你爸媽當年是學文還是學理?”

    心臟漏跳一拍,安歌抬眼看著唐輒,沒有說話。

    安歌回去坐下,倪南抬頭看她,問道:“怎么這么長時間?”

    “碰到唐輒學長了。”安歌擠了點木瓜膏往臉上抹了一點,說實話,木瓜膏就算是冬天抹,也挺油的,安歌輕涂了一層。

    “他沒去訓練么?”倪南說:“過幾天好像有省內的游泳比賽。”

    提到這個,安歌點點頭,說:“對,在川烏市奧體中心,期末考試后兩天。他來借書了,說是空閑時間看的。”

    倪南眼神一瞇,問道:“你怎么知道的這么清楚?”

    安歌將木瓜膏扣好蓋子,淺褐色的眼睛看著倪南說。

    “他讓我去看他比賽。”

    倪南:“!!!”

    “你答應了?”倪南問道。

    “嗯。”安歌點點頭。期末考試后,她要等著阮白芷放假后才回老家。她比阮白芷要提前放假一個周呢,反正在家閑著也沒事兒。而且,安歌自己心里也有想法。這次是青少年的游泳比賽,不少都是體育學校里選□□的,她想去看看。

    “我邀請你出去玩兒,還得幫你前進五個名次你才答應。他邀請你去看比賽,你就這么輕易的答應了啊?”倪南挑眉看著安歌問道。

    被倪南這么一說,安歌有些愣住了。她眨眨眼,看倪南低著頭翻書,好像有些不太開心,安歌一下沒了主意。

    她思索了半晌,小心翼翼地看著倪南,輕聲說。

    “他比賽只有一天,我陪你玩兒一個周呢。你要覺得吃虧了,那……那我再陪你多玩兒一天。”

    低頭看書的少年,唇角微微勾起,輕聲笑了出來。他抬起頭,黑又亮的眸子閃爍了一下,倪南拿著筆輕敲了一下安歌的頭,他說。

    “你這么自信你能前進五個名次?”

    “不自信。”安歌撓撓頭,看著倪南笑了笑說:“可是為了讓你開心,也得努力前進五個名次啊。”

    作者有話要說: 統一說一下啊,看過我小說的人都知道,我的風格就是一路甜到底,也就是說,就算有男配女配,男女主也不會因為誤會怎么樣,詳情請參見上次陳姣送的圍巾,我不會把感情的事兒,弄得誤會過來誤會過去的,只會甜_(:з」∠)_

    不好意思啊,今天突發性感冒,躺在床上嗓子疼頭疼渾身難受的,就碼了這些_(:з」∠)_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