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那年微風正好 > ☆、第40章 17.9.17
    王書生出門, 看到安歌后, 眼睛一亮,摟著倪南的脖子,笑嘻嘻地問:“喲, 這誰啊?”

    “我同桌。”倪南笑著拉開王書生的胳膊,走到安歌跟前, 對身后的那些同學們介紹道:“給大家介紹一下啊, 這是我同桌,安歌。”

    “你好你好。”大家紛紛笑嘻嘻地和安歌打招呼,安歌見這么多人, 有些手足無措,點頭說著你們好。

    “行了, 我們先走了啊。”倪南介紹完安歌后,并沒有給安歌介紹那些同學,或許是因為人太多介紹不過來, 或許是因為他們眼睛里的八卦還有壓抑不住的起哄聲。倪南拉著安歌, 臉頰微微紅著,兩人出了教學樓。

    “你怎么不等我去接你?”畢竟一周沒見, 倪南挺想安歌的。見了安歌, 除了興奮就是興奮。

    “我先出了地鐵站,就自己先過來了。”安歌也挺高興的, 兩人一前一后地走著,路上有些同學,都在有意無意地看著他倆。

    倪南長得好看, 剛來新楊中學的時候就被各路女同學給扒了個底朝天。本以為他和丁旖關系好,沒想到現在竟和另外一個女生在一起。

    倪南到哪兒都是焦點,安歌也順帶著成了焦點。

    “餓了吧?走,帶你去吃好吃的去。”倪南并不在意那些目光,大大方方地帶著安歌出了校門。

    天漸漸黑了,學校門口大小的攤位都已經出了。倪南拉著安歌去了一個烤魷魚的攤位前,要了兩串烤魷魚,倪南點了以后,對安歌說:“這家烤魷魚特別好吃,你先嘗嘗,墊墊肚子。”

    到了這個時間,安歌也確實有些餓了。這家烤魷魚的攤位挺火的,聞著也很香,安歌看著老板嫻熟地添著炭火刷著醬汁,有些期待魷魚的味道。

    烤魷魚攤位上聚了一堆穿著運動服的體育生,倪南已經排好隊了,就拉著安歌先從人群中出來了。他看著體育生,對安歌說:“體育學校是封閉式訓練,一個月才回家一次,所以周末這里學生也挺多的。”

    一個月才回家一次嗎?

    安歌看著一個個高高壯壯的體育生,眨了眨眼。

    “小帥哥,你兩串魷魚好嘞~”老板將兩串魷魚裝進紙袋,笑著叫了倪南一聲。

    “謝謝老板~”倪南胳膊越過人群,將魷魚接了過來。體育生雖然挺高的,但倪南相比著更高一些。

    倪南將魷魚從紙袋里拿出來,遞了一根給安歌,笑瞇瞇地說:“吃吧。”

    聞著香味,安歌笑了笑,也沒客氣,接了過來。咬了一口魷魚,滿嘴都是香味,她眼睛微微一亮,轉眼看向倪南。

    倪南看著她小動物一樣的目光,心里別提多滿足了,將另外一串魷魚裝好,笑嘻嘻地說:“好吃吧?”

    “好吃。”安歌點點頭,看了一眼倪南,說:“你怎么不吃?”

    “我隨時都能吃,這串也給你留著。”倪南說著,抬頭看了看附近,喃喃道:“光吃這個也不飽,去那家韓國料理店吃烤肉吧。我和王書生過來吃過,挺好吃的。”

    安歌雖然瘦,但挺喜歡烤肉火鍋這種高熱量的食物,她點點頭,咬著魷魚就跟著倪南走。

    兩人并排走著,倪南“哎”了一聲,手指伸過來,抿了一下安歌的唇角。少年指尖微熱,碰到安歌的唇角,安歌一愣。

    “吃得滿嘴都是。”倪南眉頭微皺一下,又給她擦了一下,說:“沒有了。”

    安歌腦子嗡嗡響,唇角留有少年指尖的溫度,她伸舌頭舔了舔唇角,臉微微一紅。

    “這魷魚很大,我咬不過來。”安歌解釋道。

    倪南一樂,笑嘻嘻地說:“那當然,老板認識我,每次都給我挑最大的。”

    聽了倪南的話,安歌笑了笑。她真是由衷地佩服倪南,到哪兒都能認識人。

    兩人到了倪南說的那家韓國料理店,倪南像是怕安歌吃不飽一樣,呼啦啦點了一大堆。炭火一旺,倪南擼起袖子開始烤。

    韓國烤肉和日本烤肉不太一樣,韓國烤肉味道重,烤出來的肥牛蘸著烤肉醬,再包一片生菜解膩,吃一口簡直能上天。

    安歌不大會烤,她吃完魷魚后,就眼巴巴地看著倪南烤。等一塊肥牛烤熟,安歌視線停在肉上,只見倪南夾著肉,遞到了自己的嘴巴。

    安歌:“……”

    倪南就想逗她一逗,看著她的眼神,倪南哈哈笑起來,將肉放進安歌的盤子里,笑瞇瞇地說:“給你給你,都是你的,不跟你搶。”

    安歌笑起來,將肉吃進肚子里,熱乎乎香噴噴,安歌滿足地瞇起了眼。

    倪南烤肉技術還是不錯的,不但能供上安歌吃,后來自己也能邊烤邊吃。兩人閑聊著學校里的事,吃了個七七八八的時候,安歌問了一句。

    “你下周末回去嗎?”

    將雞翅翻了一下,倪南搖搖頭,說:“周六去夏城,周天物理競賽,得周一才能回去了。”

    夏城離著川烏不近,需要坐飛機,等考完試回來估計也很晚了,兩人見不了面。想到下周見不到倪南,安歌心里像是空了一塊,她“哦”了一聲,接過了倪南遞過來的雞翅。

    安歌沒說什么,但倪南能感受到她不怎么開心。倪南心里挺高興的,他看著安歌,問道:“想我啊?”

    啃著雞翅的安歌目光一滯,她抬眼看著倪南,眨巴眨巴后,將雞翅放下,舔了舔燙到的唇角,說:“就是不太習慣。”

    說起來,暑假分開了兩個月的時間,都沒有現在這么難熬。

    安歌也不曉得自己這是怎么了。

    倪南心里一甜,看著安歌吃得嘴巴鼓鼓的樣子,他將烤架上的肉遞給安歌,像是承諾一樣,說。

    “那我以后不跟你分開那么久了。”

    安歌笑了笑,嘴巴里的肉還沒咽下去,鼓著腮幫子,像一只河豚。她沒有回答,抬眼看著倪南,看了半晌后,才動了動嘴唇,問道。

    “你說,我去學體育怎么樣?”

    吃過晚飯就已經七點多了,安歌再不回去,阮白芷該擔心了。安歌本想坐地鐵回去,卻被倪南拉住了。

    “我媽讓我家司機給我送了些東西過來,等他來給我送了東西,回去的時候剛好帶著你。”

    既然有順風車,安歌也沒有拒絕,兩人站在學校拐彎的大路上,邊閑聊邊等著倪南家的司機。

    兩人等車的地方,學生比較少,路燈亮如白晝,拉長了兩人的身影。安歌踩著馬路牙子來來回回走著,想緩解一下自己心中因為要和倪南分開所產生的不舒服。

    “你想學嗎?”倪南跟在安歌后面,手臂微微張開,以免安歌不平衡一下摔了。

    安歌“啊”了一聲,腳下一歪,倪南連忙伸手扶了她一把。兩人身體碰在一起,皆是一僵,很快就分開了。

    心跳有些快,安歌站在馬路邊,沒有繼續往上走,她認真想了想,說:“我想試試。”

    倪南就站在安歌身邊,他在新楊中學集訓一周,也算是見識了體育學校的訓練。他對安歌說:“體育生訓練挺苦的。”

    “有你們集訓苦嗎?”安歌抬眼看著倪南問道。

    倪南笑了笑,說:“我有物理天分,所以不覺得集訓很苦。”

    抿唇看著少年,安歌低頭看了看腳尖,說:“我也挺有跳高天分的。”

    聽了安歌的回答,倪南哈哈一笑,說道:“那我們倆都是天才。”

    笑完之后,倪南還是覺得不解,問道:“你怎么突然想學體育?”

    其實倪南也搞不懂,安歌怎么今天跟他提學體育的事兒。他心里沒有譜,也不敢給安歌什么建議。

    安歌剛要說話,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了他們兩人面前。司機從車上下來,拎了一袋子東西遞給了倪南。

    “這是張叔叔,我家司機。”倪南接了東西過來,介紹了一下后,對司機說:“張叔叔,這是我同學,今天來看我的。你回去的時候把她送回家。”

    司機點頭表示知道了。

    看著倪南拿著司機給他的東西,安歌也想起來,她來時給倪南買了一堆吃的。她打開書包,將書包里的東西拿出來,說:“我也給你買了點東西。”

    說完,安歌看了一眼倪南手上的東西,揉了揉眼睛,說:“都是些糕點,你能吃得了嗎?吃不了分給同學,不然就變質了。”

    “吃得了。”倪南笑嘻嘻地接了過來,說:“我今晚回去就吃。”

    “你別吃壞了肚子。”安歌哭笑不得地說。

    倪南笑嘻嘻地,說:“吃不壞。”

    書包空了,人也看了,安歌轉身走到車前,對倪南說:“那我走了。”

    倪南笑容頓了頓,將東西都堆到一只手里,給安歌打開了車門,說:“快回去吧,不然阮阿姨該擔心了。”

    “嗯。”安歌應了一聲,沒有上車,她看著倪南,說:“你考試加油啊。”

    倪南一樂,笑著說:“考好了有獎勵嗎?”

    安歌抿抿唇,說:“考好了你能直接進青川了,還要什么獎勵啊?”

    “那不一樣。”倪南笑著說,“我更想要你給的。”

    安歌沒有回答,她拉開車門上了車。倪南站在馬路邊,看著安歌將車門關上了。

    車門一關,車子就開了。

    安歌坐在車上,她回頭透過車窗看向車外,倪南仍舊在路燈下站著。少年身材頎長,站在那里望著車子,像一棵小白楊。

    “地址是哪里?”司機問了一句。

    “哦。”安歌趕緊回頭,和司機說了家里的地址后,道了聲謝。

    再回頭時,已經看不到倪南了。安歌坐在車上,第一次體會到了離別的感覺。像是膠帶貼在肉上,一點點撕扯開,膠帶粘著肉,又疼又癢的。

    要下下周才能見面了。

    倪南回到寢室,王書生正在看書,見他大包小包拎著過來,“嗖”得一下跑到了倪南跟前就要搶。

    他搶得,恰好是安歌給的那袋。

    倪南趕緊拿走,皺眉說:“不給。”

    王書生嘖嘖兩聲,笑著說:“這么多你吃得完嗎?吃不完就壞了。”

    倪南一笑,將司機遞給他的兩包放在了桌上,說:“你吃這個吧。”

    “我就想吃那一袋。”王書生指著倪南手里的說。

    知道王書生在開玩笑,倪南一樂,說:“不給,安歌辛辛苦苦背來的,怎么能給你吃?”

    王書生哈哈一笑,打開了桌子上的兩袋,拿了塊餅干塞進了嘴巴里,笑瞇瞇地問道:“那就是你未來女友啊?長得挺好看的。”

    “說什么呢?”倪南抬著下巴,糾正道:“什么挺好看?是特別好看。”

    “哎喲臥槽!”王書生可是被倪南給虐到了,湊到跟前問道:“我看那女生對你也挺有意思的,大老遠來看你,你倆怎么不在一起啊?”

    倪南拉了椅子坐下,打開袋子看著安歌給他買的東西,都是些這里買不到,而且是他愛吃的。還沒吃,倪南就從嘴巴甜到了心里。

    “高中生不能早戀。”倪南塞了一塊面包說道。

    雖然只認識了一周,但深知倪南尿性的王書生又是一聲“臥槽”,不可置信地鼓了鼓掌說:“我們南哥什么時候這么遵守紀律了?”

    倪南挑眼看了看王書生,一笑,說:“我可以不遵守紀律,但我得尊重她。”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