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那年微風正好 > ☆、第43章 17.9.20
    那人目光盯在安歌身上, 盯得格外緊。安歌抬眼看了看他, 點點頭,說了個“嗯”。回頭拉著劉莎,說:“我們走吧。”

    安歌帶著劉莎出來, 心里的慌亂也鎮定了幾分。而劉莎則像是剛反應過來,問道:“你怎么認識他們?”

    這一群人, 是體校有名的小混混, 打架斗毆不說,還和社會青年有接觸。學校的老師都放任不管,要是被纏上, 真的只能自認倒霉。

    “以前認識的。”安歌說。

    “你以后離著他們遠點。”劉莎說,“都不是什么好東西, 不能跟他們有瓜葛。”

    安歌當然不想和他們有瓜葛,她點點頭后,就和劉莎回去。

    但她不想找麻煩, 麻煩卻會找上她。安歌抬眼看著面前站著的那個人, 他笑得眼睛瞇成一條線,比起小學的時候, 現在眼睛更小了。

    壓下情緒, 安歌想了一下,這個人好像叫張進, 是她的小學同班。

    “你現在過得不錯啊。”張進看著安歌。安歌的穿著,看著就不一般。說完后,他又是一下, 眼睛又瞇了起來。

    “你想怎么樣?”安歌開門見山地問。

    “不想怎么樣。”張進笑了笑,說:“咱們學校,學體育的同學,都比較正義,要知道你以前干得那些事情,你猜會怎么樣?”

    安歌定定地看著張進,心中像是刮了一陣寒風。

    “你想要什么?”安歌問。

    聽了安歌的話,張進一笑,頗為受用安歌的聰明。

    張進嘖一聲,說:“我特別缺錢。”

    “缺錢自己去賺。”安歌說。

    張進冷笑一聲,說:“我現在就在自己賺錢啊,你給我錢,歐文閉嘴,什么事情都不跟別人說。”

    “不可能的。”安歌喉嚨一顫,回頭朝著寢室走。

    “哎。”張進叫住她,說:“我見過你一次,上次和一個很帥的男生在一起,那個男生,是誰啊?”

    安歌一下回過了頭。

    嘈雜的網吧內,張進拿了一條煙,分給大家。他所在的小幫派里,一共十二個人,這么一分,盒子很快空了。

    張進今天分的煙不便宜,幫派里為首的男人名叫尹慶龍,叼著煙問道:“你小子今天怎么這么大方?”

    “有錢了嘛。”張進笑嘻嘻地,給尹慶龍點了煙。

    尹慶龍眉頭一抖,問道:“哪兒的錢?”

    張進動了動嘴唇,說道:“自己賺的。”

    經過一周的訓練,安歌已經漸漸適應了體育學校的節奏。周六的時候,阮白芷來看得她。周天的時候,倪南來了。

    倪南是坐著自家司機的車來的,所以他晚上玩兒到很晚也沒有事。兩人一個星期沒見,倪南想安歌,也擔心安歌,找了個店坐下后,倪南就問她最近過的怎么樣。

    “挺好的。”他們進的是包廂,二樓可以看到大路,安歌用水沖了一下碗筷,說道:“文化課學習老師教不透,不過馬上就學完全部課程了,以后只要復習就好了。”

    安歌說話的時候,倪南就看著她笑。安歌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回了個笑容,說:“怎么了?”

    “做了體育生還是更關注文化課,真是喜歡學習。”倪南說。

    安歌一愣,還真是。她之所以更想談文化課,一來是倪南也不懂跳高,二來……

    “你們訓練的高度你都能直接跳過去?”倪南吃驚道。

    點了點頭,跳高大佬表示:“糾正跳高姿勢后,我跳的高度在183左右,不用考級了,是國內頂尖水平。”

    “厲害了!”倪南為安歌高興,“那不是很容易就被保送青川了?”

    “還要有成績。”安歌回答道,“國內大賽拿金牌。”

    “那不是很簡單。”倪南挑挑眉。

    安歌笑笑,說:“也沒那么容易。”

    她說話的功夫,側眸看向了窗外。窗外看到一樓,有一伙人正往店里走。安歌唇角一斂,回過頭來問倪南。

    “你成績什么時候下來?”

    “應該很快。”菜上了,倪南給安歌夾了一筷子。

    安歌看著面前的小酥肉,沉默半晌后,夾著小酥肉咬了一口說:“你以后好好學習,不用每周都來找我。”

    夾菜的動作一頓,倪南問道:“怎么了?”

    “啊?”安歌楞了一下,笑了笑說:“沒什么,高二下學期該忙起來了。”

    “周末的時間不耽誤。”倪南說,“你不讓我來,我能控制得了自己的腿,也控制不了我的心啊。”

    安歌表情一頓,抿抿唇,笑了笑。

    倪南待到很晚才走,安歌送走他后,就回了宿舍。剛到宿舍,原本被今天的訓練虐到殘疾的施婷萱“嗖”得一下就從床上爬了起來。

    “哎哎哎,我看到你和你男朋友去小南風吃飯了。臥槽,真帥啊啊啊啊!”

    施婷萱是個比較夢幻的女孩,和以前的肖苒苒比較像。她也是唐輒的小迷妹,理想就是有朝一日能和唐輒一起比賽,進國家隊,被唐輒叫小師妹。

    然后,再和唐輒談戀愛。

    安歌靦腆一笑,說:“不是男朋友,是以前的同學。”

    “你快拉倒吧。”劉莎指了指自己的火眼金睛,說:“我閱情侶無數,你倆的眼神哎喲喂……”

    被這樣調侃,安歌有些無措,她只能干笑兩聲,心里還夾著一絲甜。

    大家打鬧的時候,外面有人敲門,一個女生進來,問道:“安歌是這個宿舍么?樓下有男生找。”

    “臥槽,不會是男朋友吧?不是走了嗎?這是戀戀不舍了?”施婷萱驚喜道。

    劉莎說:“今晚還回來睡么?”

    安歌:“……”

    胡說八道什么呢?

    被兩人起著哄,安歌下了樓,剛到樓門口,看到站在那里等著的張進,安歌腳步一頓,轉身要往回走,但被張進給叫住了。

    “安歌。”張進往宿舍樓前走了兩步,笑著說:“別走啊,我找你。”

    張進來找她干什么,安歌心知肚明。這樣的人貪心,一兩次根本糊不住他的嘴。在安歌第一次給他錢的時候,就預料到了。

    “要多少?”安歌將手機拿了出來,她面色平靜,“支付寶轉賬,我沒有多余的現金。”

    安歌剛見完倪南,沒穿運動服,穿著平時的衣服。她護膚做的好,就算這樣的訓練下,也不和其他的女生一樣曬得黢黑。仍舊白白凈凈的,又高高瘦瘦,一雙長腿,挺有女神氣質的。

    張進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先將手機拿出來,和安歌說了支付寶賬號。他說:“你看著給吧,給多了我晚點來找你,給少了我早點來找你。”

    安歌抬眼看他,轉了兩千過去。

    “嘖嘖。”張進看著進賬的兩千,真是感慨。想起以前安歌的模樣,再看看現在。真是有錢了就是不一樣啊。

    “我還記得你以前,早飯都沒錢買,現在兩千塊錢轉過來,眼都不眨一下。”張進一笑,眼睛又成了一條縫,他笑著說:“錢也到賬了,我準備和兄弟們去喝酒。他們都帶著女伴,我這也沒有。你看你們宿舍的有沒有單身的女生啊,介紹給我認識認識。”

    “沒有。”安歌說著,轉身就走。

    “哎!”張進在安歌走前,一把拉住了她。

    衣服被拉,安歌渾身一緊,她一甩手,將張進的手甩開了。張進顯然沒料到她會反抗,愣住了。回過神來時,眉頭已經擰成了一個疙瘩。

    “你現在脾氣長進不少啊,不是以前那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安歌了。”張進冷笑道:“怎么著?自己臟成什么樣不知道啊?現在裝什么清純?”

    喉嚨一抖,安歌看著張進,只道:“錢我給你了,其他的我管不了。”

    安歌往前走了一步,張進聲音變大,吼道:“你敢走一步試試!”

    這句話,像是魔咒一樣,根深蒂固在安歌的印象里。以前,她曾經被無數人喊過這一句。她下意識間,就停住了腳步,像是條件反射一樣。停住腳步的同時,她回過了頭。

    張進見自己的話好使,瞬間又是一聲冷笑,他指了指外面,說:“走,陪我喝酒去。”

    他說得太理所當然,像是他說出來,安歌就需要按照他說得做一般。

    安歌靜靜地看著他,搖了搖頭說:“我不去。”

    被拒絕的張進氣血上涌,揮手沖著安歌的臉打了過去。安歌一下躲開,張進罵了句:“草你媽,現在還敢躲了!”

    罵完以后,伸腳就去踹!

    而在體校,男生打女生這種事情是不允許發生的。張進的腳一踹過來,教學樓前有來送女朋友的男生就過來攔住了張進。

    “男生打女生要不要臉!”男同學一下將張進推開。

    張進個子不高,被推開后,臉都氣紅了。他不可思議地看著站在安歌面前的學生們,指著安歌說:“你們幫她?你們幫這個婊、子?你們知不知道她媽是妓、女,為了上位生了她!她幫她媽一起上位,找到她爹的原配,把原配逼得抱著她的兒子跳樓自殺了!”

    安歌渾身的血液,變得冰涼。

    作者有話要說: 很快的,劇情我迅速走完,最后倪南肯定來救安歌的,大家放心。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