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記憶深處有顏色 > 第25章 沖動
    顏色覺得, 今晚的霍正希很不一樣。

    隨興、放縱, 那種長期束縛著他的規則, 都被拋棄了。

    他原本靠在椅背上, 按著自己的太陽穴。不知什么時候, 腦袋卻歪到了顏色的身上。

    顏色的身體一下子就僵了。

    她挺直背脊, 努力伸出一根手指, 想把那腦袋推開。可力氣太小,不管用。

    醉酒的男人, 總是顯得特別重。

    司機似乎挺有經驗,還在那里教她怎么醒酒:“你男朋友喝多啦, 你回去找點酸奶給他吃就行了。”

    顏色還是頭一回聽說酸奶能解酒。

    “要不拿個橙子連皮榨汁, 再不行弄點葡萄汁也可以。我成天拉醉酒的客人, 都研究出一套方案啦。”

    顏色扯扯嘴角謝過對方, 小聲問霍正希:“你家有這些東西嗎?”

    “沒有。”

    “那蜂蜜呢?”

    “不喝那玩意兒。”

    “茶葉?”

    “有咖啡。”

    顏色氣得推了他一把, 總算把他給推開了。

    快到家門口的時候她讓司機把車開到一家便利店門口,自己下車去買東西。

    便利店里東西有限, 她挑了半天只買到了酸奶。想起家里好像還有小半瓶蜂蜜, 又順帶買了瓶檸檬汁。

    拎著東西重新上車,霍正希看起來都快睡著了。

    他今天這是怎么了,喝這么多酒。

    車開到樓下, 顏色推了推霍正希。對方看起來睡得沉,可她一推立馬睜開眼睛,好像從沒睡著的樣子。

    他主動付了車費,叫顏色下車。

    這個時間點, 大樓里很多人都睡了。站在樓下往上望,只有零星幾家還亮著燈。

    顏色看了兩眼,低頭的時候發現霍正希不見了。

    她傻眼了,拎著袋子在那里吹冷風。腳又有點疼起來,她邊往樓廳走邊摸手機給對方打電話。

    樓廳里壞了幾個燈,本就不亮的環境更顯昏暗。她下意識往電梯方向走,沒走幾步黑暗里伸出來一只手,一把將她拽了過去。

    顏色嚇壞了,尖叫了一聲。還想再叫,嘴卻發不出聲音。

    有一雙唇吻住了她的嘴,將尖叫的聲音都堵了回去。

    是那個熟悉的感覺,同樣的人,同樣的唇,一如往昔美好的滋味。可顏色卻想掙扎。

    理智告訴她,這個男人喝醉了,她不應該附和他。

    可霍正希醉起來霸道得要命,把她強摁在墻上,用胸口緊緊壓住。她那兩只手也不知道被對方怎么一弄,就全攏在身后動彈不得。

    她忘了,她可是掰手腕兩只手也沒贏過對方兩根手指頭的啊。

    時隔數年,在這樣的環境里接吻,顏色心情復雜,也并不享受。到最后她有點害怕,身體也被墻面硌得生疼,只能可憐兮兮地求對方。

    “希希,別這樣好不好?”

    那個稱呼最叫人無法抗拒,被酒精搞得有些失控的霍正希一下子清醒過來,慢慢放開了顏色。

    他啞著嗓子道:“你答應我不亂叫,我就放過你。”

    “好,我不叫。我剛剛以為是壞人。”

    借著頭頂一點燈光,顏色看到了霍正希的笑,有點邪。

    他摁了電梯鍵,停在一樓的電梯門很快就開了。他走進電梯時扭頭看了顏色一眼:“你說得沒錯,是壞人。”

    他剛剛可不就是個壞人么。

    顏色面紅耳赤,撿起東西跟著他進電梯。到了十二樓兩人分道揚鑣,她拿鑰匙的時候看到手里的袋子,趕緊又遞給他。

    “酸奶記得喝了,檸檬水沒有蜂蜜就算了,別空腹直接喝。”

    霍正希背對著她隨手接過來,看都不看她一眼。顏色看他進門的背影有些疲倦,也不知道他聽沒聽進去自己的話。還想再多說兩句,對方直接把門關了。

    什么意思啊,剛剛摁著自己吻得熱情如火的男人難道死了嗎?

    有點生氣。

    進屋后顏色給沈婷打電話,問她到哪兒了。對方說路上塞車:“有個連環車禍,你到了嗎?”

    “嗯到了。”

    “那別等我了,趕緊睡吧。”

    明天還不知道怎么忙呢。

    顏色卻睡不著,到廚房里倒水喝,看到冰箱的門猶豫了幾秒,還是拉了開來。

    她明明記得有半罐蜂蜜的。

    一通亂找后,總算在角落里找到了。打開一聞沒壞,又去敲隔壁的門。

    敲了好一會兒霍正希才來開門。

    像是知道是她,門開了后他轉身又走了。顏色這才注意到他上半身沒穿衣服,下半身已經換了一條居家的褲子。

    她要早點來敲門,是不是還能看到更多內容?

    霍正希進房片刻,再出來的時候上身也套了件運動衣。

    他打量顏色:“干嘛?”

    “酸奶喝了嗎?”

    “還沒。”

    “就知道你不會聽話。”

    顏色看著餐桌上的袋子,把蜂蜜放下,拿出來里面的盒子開始撕蓋子。霍正希走過來拉開把椅子大喇喇地坐下。

    顏色把酸奶和勺子遞給他,他卻不接。

    “快吃啊。”

    “手酸,沒力氣。”

    顏色想罵他,看他那臉色確實不大好,只能咬咬牙,舀了一大勺酸奶喂他嘴里。

    霍正希皺著眉頭咽下去:“太冰了。”

    “常溫的賣完了,你就將就一點吧。”

    顏色覺得,自己像在哄個鬧別扭地小孩子。

    剛才霍正希在樓下強吻自己的樣子,就像一個青春期沖動暴躁的少年。

    他這人怎么倒著來?

    十幾歲的時候少年老成,長著一張天使般少年英俊的臉,性格卻穩重得不像話。

    到了二十幾歲,成了一檔大熱節目的總導演,手里管著那么多號人,卻突然幼稚起來了。

    等他酒醒了,知道自己做過的事后,會不會很想笑。

    霍正希不怎么情愿地又喝了幾口酸奶,搖著頭把顏色的手推開了。

    她就不再逼他,轉身進廚房燒水給他泡蜂蜜檸檬水。

    霍正希還真是“家徒四壁”,連滴熱水都沒有。單身男人過得就是粗糙,還不如他留學時候呢。

    那時候好歹有華三多幫著買菜。

    泡完蜂蜜水出來一看,霍正希躺在沙發上睡了。顏色有點心疼他,猶豫著要不要叫醒他。想著夜里涼,不能讓他睡這里,還是過去推了推他。

    還跟剛才一樣,霍正希根本沒睡著。她一推他就醒了,接過蜂蜜水,一口氣喝完了。

    “你今晚跟誰喝酒,喝這么多?”

    “廣告商。”

    “拉贊助嗎?”

    “嗯。”

    “節目是不是不好做?”

    “你們唱成那樣,你覺得能好做嗎?”

    顏色撇撇嘴:“也沒很差吧。”

    “上周你是第一。你自己覺得你這第一唱得怎么樣?”

    平心而論,顏色覺得不算特別好。節目過半,大家都很累。每周一次的比賽太密集,所有人都進入了疲軟期。

    難怪霍正希沒有阻止馮璐拿他炒新聞,光靠他們十張嘴唱,真的帶不起話題來。

    “既然這么難,干嘛回來做這個。你本來學的也不是這個。”

    “你學的也不是唱歌,一樣做了歌手。”

    “我不一樣,我從小就喜歡唱歌。你喜歡當導演嗎,以前沒覺得啊。”

    霍正希笑了:“沒想過卻做的事情多了。我以前也沒想過會跟你談戀愛。”

    “什么意思嘛,看不起人啊。”

    “天天吵個不停,每天早上哼哼唧唧,真是煩人。”

    “大哥,是你睡覺的時間不對。早上九點多,有點動靜是正常的好嘛。”

    說起這個,顏色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來。

    主要是今晚的兩個小插曲提醒了她。

    “霍正希,問你個事兒。”

    “說。”

    “你這人睡覺是不是很淺?”

    她那時候唱歌聲音不大,她特意問過林琳,對方都很少感覺到。有一回碰到沈繼她也問了。沈繼說沒什么,不影響他們休息。

    可霍正希總是被她吵醒。

    當年沒留意這個,光顧著舔顏了,今天才想起來問。

    霍正希雙手抱胸,斟酌了片刻才道:“基本上每次你一唱歌,我就會醒。”

    “是因為我唱得特別好聽?”

    “不,是因為你特別吵。”

    “沈繼說一點兒不吵。霍正希,這真的是你自己的問題。你這人是不是一有動靜就醒?”

    霍正希捏捏眉心:“有點兒,家族遺傳。”

    得到答案的顏色愣住了。她想起了那次在醫院里偷吻他的事情。

    那時候他們還不是戀人關系,充其量就是朋友。

    不,連朋友都算不上,也就是個鄰居關系。

    如果霍正希真像他說的那樣,那種環境他不可能睡著。那她吻他,他怎么沒有反抗?

    顏色懵了。

    霍正希推推她:“怎么了?”

    “我第一次親你,你是不是知道?”

    “知道。”

    “你當時沒睡著啊。”

    “醫院里那么吵,怎么可能睡得著。”

    “那你怎么由著我親啊。”

    霍正希撫著額頭笑出了聲:“那我應該怎么樣,把你推開嗎?”

    “你好歹動一下,讓我知道你醒著啊。”

    “你既然懷了壞心思,就總會找到機會的。與其天天防著你,倒不如讓你得逞算了。”

    顏色覺得這個說法太新鮮了。

    “那你就是為了滿足我?”

    “也不全是這樣。一定程度上也是為了驗證一件事情。”

    “什么事兒?”

    “我那時候想,我鼻子腫成那樣,你要是還親得下去,那大概就是真愛了。”

    后來他知道了,顏色是真的愛他。

    作者有話要說: 謝謝yaya妹子扔的手榴彈,么么。

    妹子們,有沒有被這章甜到?不許說沒有。我們希哥這么主動,大家應該給他鼓勵。

    明天還是白天更,愛你們。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