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記憶深處有顏色 > 第37章 放肆 (2)
    錢,其實沒必要。”

    “所以你是在心疼我?”

    “我只是心疼你的錢包。萬一餓出病來,搭進去的錢更多。”

    不用還賬單后, 顏色發現自己的錢一下子就多出來不少。

    錢一多心思就活絡了。又得知霍正希正在當游泳教練,顏色就厚著臉皮跟沈繼打聽了他工作的游泳館, 巴巴地跑過去報了個成年班。

    林琳聽說后覺得很不可思議:“顏色,你不是不喜歡游泳嘛, 說怕曬黑。”

    “室內的,沒關系。”

    “可你哪有力氣游泳啊。”

    顏色摸摸自己瘦得跟什么似的小胳膊,默默給自己鼓勁兒。

    沒關系, 運動過后飯量會增加,多吃點就會長肉, 然后就有更多力氣游泳。顏色覺得這是一個良性循環。

    更何況, 有霍正希這樣的美色當前, 有沒有力氣游泳已經不再是重點。

    可現實總是教做人。

    進了游泳班才知道, 她根本連讓霍正希教的資格都沒有。

    館里一共開了初、中、高三個班級, 霍正希負責的是其中一個高級班。換句話說,即便顏色的水平能達到學員的最高水準,能不能進霍正希的班,也得看運氣。

    何況她就是一只超級大菜鳥。

    那一刻顏色真心覺得,自己這身漂亮的泳衣, 算是白買了。

    負責教她的是個鬼佬教練,又高又壯,為人有點嚴肅,話不多表情嚴厲,每次一瞪眼睛,顏色就忍不住哆嗦。

    她都不能好好偷看霍正希了。

    一堂課一個小時,顏色很少有休息的時間,被魔鬼教練驅趕著練習憋氣、拍水,像灘爛泥似的扶著泡沫板努力地往前飄移。她覺得自己這朵鮮花就快要夭折了。

    簡直花錢找罪受。

    訓練結束后,顏色可憐兮兮地趴在泳池邊,連爬上岸的力氣都沒有。

    偏偏池里霍正希還在指導兩個女學員,身體偶爾還有接觸,看得她慪氣得要命。

    她是來吃豆腐的,不是看她喜歡的男人,被別的女人吃豆腐的。

    顏色有點灰心喪氣,恨不得立馬就去退了這個游泳班。可錢都交了,不學完既浪費又不符合她一往無前的性格。想了想,只能咬牙忍著。

    調戲什么的,多看看就會習慣了吧。

    顏色在水里趴了很長時間,覺得緩過來了一些才撲騰著要上岸。

    水不深,她站起來也就剛過腰。

    教練很看不起她,一直帶她在兒童區晃蕩。

    顏色抹了把臉上的水漬,正要起身,旁邊多了一個身影,靠在泳池壁上盯著她看。

    霍正希表情真是欠抽啊。

    “你干嘛來了?”

    “學游泳啊。”

    “能學會嗎?”

    “當然可以,別小看人。”

    霍正希失笑:“你課結束挺久了,怎么一直不走?”

    “累,休息一下總行吧。”

    顏色心情不好,說話語氣就有點沖。說過又后悔,巴巴地湊過去討好霍正希:“不是針對你,我的教練太兇了,我被他搞得都快沒信心了。”

    “才上一節課,說信心還太早了點。”

    “那你能不能教教我?”

    霍正希笑得更歡了。他靠在那里,胸膛來回起伏,微微晃動的池水時不時拂過他胸前的兩個敏感點,看得顏色面紅耳赤。

    她突然覺得這學費交得還是很值的。

    “你要不愿意就算了。”

    “你那教練不錯,你跟著他認真學,一定可以學會。”

    顏色氣得抬腳踢他,忘記了自己還在水里這個事兒,腳底一滑人往前傾,下巴差點磕岸沿上。

    霍正希用力拽住她的胳膊:“別生氣,爭取趕緊升班。等你到了高級班,我親自教你。”

    到底還是不肯松口。

    但顏色已足夠滿足。

    剛剛霍正希拽她的時候,她人撞到了他懷里。手臂碰到他的胸口,那是真正的肌膚接觸,美得她整個人都快飛起來了。

    男神的豆腐果然嫩,吃了還想吃。

    霍正希卻不肯再給她這個機會,放開她上了岸。顏色看他要走,趕緊叫住他:“你不上班了嗎?”

    “我已經下班了。”

    “那你等等我啊。”

    霍正希沒理她,大步往后頭的沐浴區走去。顏色氣鼓鼓地手腳并用,好容易才爬了上去。

    洗澡擦衣服換衣服,等她收拾完一切后再出來,哪里還有霍正希的影子。

    太不仗義了,就這么扔下她自己走了。

    拎著大大的包,顏色走出了游泳館,準備搭電梯下樓。

    正準備摁鍵,聽到旁邊有人叫她的名字。她扭頭一看,霍正希正靠在自動販賣機邊上,表情略顯不耐煩。

    “你這動作可是夠慢的。”

    顏色心花怒放,哪里還理會他話好不好聽,喜滋滋地和他一起下樓。

    電梯里還有其他人,顏色把想問的話咽了下去,一直到走了游泳館的大門,才忍不住問:“你剛剛是不是特意等我?”

    “不是。”

    “口是心非。”

    “那你就是明知故問。”

    他在游泳館里也不認識其他人,關鍵是,別人也沒她這么軸。

    霍正希有時候很不明白,自己到底有什么魅力,值得顏色這個小姑娘這么真情實感地追求他。

    兩人一同走到了霍正希的黑色SUV前,顏色一點兒不客氣,直接就上了副駕駛。

    “鄰居嘛,你帶我一程吧。”

    霍正希啟動車子,問顏色:“餓嗎?”

    “很餓。你要請我吃飯嗎?”

    “可以。”

    他們連家都沒回,霍正希直接把車開到了附近的一家西餐館。

    兩人各點了一份套餐,顏色要的是烤小羊腿。東西端上來的時候,她覺得自己能一口就把這小腿兒給吞了。

    霍正希只要了一份意大利面,相比顏色斯文很多。

    兩人邊吃邊聊,霍正希喝了口水,突然問顏色:“吃完飯你有沒有時間?”

    一口羊腿肉堵在顏色的嗓子眼,差點噎著她。

    霍正希把她那杯水遞過去:“你慢點兒。”

    “希希,你剛剛是在約我嗎?”

    “不是,有件事兒想找你幫忙。”

    顏色這才明白,他突然好心請自己吃飯,原來是有求于她啊。

    無所不能的霍正希,也有搞不定的時候?

    “有空,你要我干什么?”

    她特別想告訴他,干什么都行。但這話太難以啟齒。

    “是這樣,”霍正希叉了一叉子面條,“下個禮拜是陳麗娜的生日,我想……”

    就像一盆冷水兜頭澆在顏色頭上,她一下子就沒了食欲。

    “好吧,我明白了,你要我幫忙挑禮物是吧。”

    “是,我是打算……”

    “你不會要求婚吧?”

    霍正希難得翻了個白眼。

    “對哦,你們年紀都還小。不過送女生禮物這個事兒嘛,彈性挺大的。保守一點呢就送點閃的亮的,她們一般都喜歡。大膽一點就送內衣嘍。”

    霍正希掩嘴輕咳,提醒顏色收斂一點。

    顏色滿不在乎。她這會兒是破罐子破摔。反正男人都讓別的女人搶走了,她索性成人之美算了。

    再說她講中文,老外也聽不懂。

    內衣算什么,這么點他就受不了了。顏色心想,她還沒讓霍正希把自己打扮打扮,裝盒子里送給陳麗娜呢。

    他倆有過實質性接觸了嗎?一想到那畫面,顏色就特別沮喪。

    哪怕后來跟著他學游泳被罵成狗,顏色也從沒像這一刻那樣情緒失落。☆

    一想到那天的情景,顏色在水里就笑了起來。人一笑更沒力氣,最后幾乎是被霍正希給生生拖上去的。

    泡了水的顏色特別沉。

    霍正希一副頭疼的樣子,還在那兒一本正經甩手,仿佛拉顏色上岸,能把他的手給廢了。

    這個人,怎么變得這么愛演。

    比賽結果不出所料,明星隊在冠軍的禮讓之下大獲全勝。觀眾里有姑娘激動地大聲沖霍正希表白,還說要給他生猴子。

    顏色也是頭一回知道,霍正希游泳居然這么棒。

    以前的他,深藏不露。

    雖說有被放水的嫌疑,但贏了比賽的顏色還是異常興奮。回去的路上突然說要買幾瓶酒。

    “我們慶祝一下。”

    除了沈婷,白霜也在車上。

    “要不叫上陸續?”

    白霜笑她:“你這是得意忘形,準備不醉不歸?”

    誰都知道陸續喝酒是高手,她認識他多年,還從沒見他被誰喝倒過。

    顏色聳聳肩,一臉無所謂:“反正自己家里,怎么都行啊。”

    難得陸續那天晚上也沒工作,一個電話被白霜叫到顏色家里。幾個人從網上訂了各色美食,中式西式日式,擺了滿滿一桌。

    男生只有陸續一個,女生還加了個魏雁,人數四比一,陸續看著她們四個,有點頭疼。

    “能不能找個男人來陪我喝啊,跟你們喝,太掉價。”

    這話一出,被群起而攻之。女生們瘋起來嗓音分貝高得驚人。很快就驚動了隔壁的鄰居過來敲門。

    霍正希站在那里,和顏色面對面。

    “還有兩場比賽,這么快就……”

    話沒說完,被突然躥出來的陸續拉進屋里。

    “霍導你來得正好,過來喝一杯。咱們今晚玩點大的。”

    霍正希挑眉看顏色,那目光仿佛在說,你們還真會玩。 么么。

    下面是提問時間。

    提問:希哥不解釋一下禮物的事情嗎?

    霍正希:不解釋。

    提問:為什么?

    霍正希:你們女人都一樣。

    提問:怎么說?

    下面是表演時間。

    霍正希:顏色,你聽我解釋,聽我給你解釋。

    顏色:我不聽不聽不聽!

    霍正希:好吧。

    顏色:你什么意思,你給我把話說清楚。

    霍正希:好,我給你解釋。

    顏色:我不聽不聽不聽!

    霍正希:……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