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記憶深處有顏色 > 第54章 求婚
    一直以來,包養男神都是顏色最大的愿望。

    她坐在那里思考了三秒鐘, 沖霍正希伸出手:“成交。”

    霍正希沒跟她握手, 只輕輕在她掌心里拍了下。那樣子特別隨便。

    “我認真的, 你不會是開玩笑吧。”

    “不, 我也是認真的。我賺的沒你多。”

    顏色湊過去在他臉上輕輕吻了一下:“那你以后得聽我的,當我的小狼狗哦。”

    話沒說完, 人直接被霍正希拽進懷里, 嘴就被封了起來。

    顏色被吻得暈暈乎乎, 都沒發現自己什么時候已經離開沙發, 被挪到了床邊。霍正希把她摁在床上, 拿胡茬磨蹭她的額頭。

    “好,那我就讓你見識一下, 什么是真正的狼。”

    霍正希說到做到, 第二天早上, 顏色差點沒能下得了床。

    兩人收拾了出門, 霍正希說要帶她去見一個人。

    “什么人, 很重要嗎?我時間有點緊,總決賽馬上要開始, 我這歌還沒定下來呢。”

    “幫唱人選挑好了嗎?”

    “還沒。”

    本來一早就說定了,結果她請的天后突然懷孕, 說有流產跡象, 無奈只能另換人選。

    “這兩天必須定下來,再不行就只能陸續上了。”

    自家公司老板,顏色倒也不是太怵。陸續咖位不算小, 要真上場倒也好看。

    他跟鄧軒一向是王不見王,幾乎沒有同臺過。

    霍正希微微一笑不說話,最后把車開進了某高檔小區。

    顏色一直到進門,才知道對方領她見的是誰。

    王崧,如今樂壇泰斗級的人物,常年處于半神隱狀態,是創作兼歌神一般的人物。

    一般人見他一面都難,更別說邀歌。陸續那樣的大咖,有一次在一個酒會上見了王崧一面,回來吹了半個月。

    “想找他給我的歌編個曲,比登天還難。”

    顏色清楚記得陸續說這話時的表情,既崇拜又不甘心。

    可霍正希和他似乎關系十分親近,王崧年近五十的人,管霍正希叫弟。見了顏色還開玩笑:“這位我該怎么稱呼,弟妹?”

    霍正希回頭看她一眼,意味深長道:“快了。”

    王崧哈哈大笑,把兩人迎進了自己的茶室。

    坐下后有人過來上茶,霍正希則說明來意:“她過兩天總決賽,到現在幫唱人選還沒找到。想請崧哥出山幫個忙,好歹別讓她被淘汰了。”

    總決賽過后還有巔峰會,只有前五名才有資格參加。顏色現在這成績,不上不下。

    王崧親自給霍正希倒茶,又拿眼打量顏色:“霍老弟你親自來找我,這個面子我不能不給。不過我得先聽聽她的聲音。”

    霍正希就沖顏色一揚頭。顏色有點吃不準,小聲問:“我該叫什么啊?”

    “叫崧哥。”

    “這不大好吧。”

    這樣的大人物,她管人家叫哥,叫不出口啊。

    “沒事兒,叫吧。”

    王崧也笑瞇瞇望著顏色。顏色猶豫了半天,小心翼翼叫了一聲:“崧……哥。”

    “嗯,你跟我進來。”

    說著王崧起身,把兩人帶進了工作室,指導她發聲。

    顏色不是科班出身,陸續也給她找過聲樂老師,但在王崧面前她還是跟個小學生一樣,大氣不敢出。

    跟王崧一比,她覺得自己簡直不會唱歌。

    一直到離開王家,她還覺得自己像在做夢。

    “他真要給我當幫唱嘉賓嗎?”

    “你們不是都約好時間,明天見面了嗎?”

    “可我還是覺得很奇怪。王崧哎,收視率能破七吧。”

    “收視率無所謂。不過決賽之后,應該會有不少人來抱你大腿。”

    那個曾經答應顏色又反悔不給寫歌的創作人,一定會悔青腸子。沒辦法,這個圈子就這么現實,年紀無所謂,人脈最重要。

    “那都是靠了你的關系。霍正希,我怎么覺得我自己跟開了外掛似的,就算贏了,也是勝之不武啊。”

    霍正希坐進車里,替她系安全帶:“你想多了,就算有王崧,總冠軍也不會是你。你當鄧軒是吃素的嗎?”

    “也是,那我拿個前三名就好。”

    “有志氣。”

    霍正希拍拍她肩膀,把車開出了地下停車場。

    他開車送顏色去了錄間棚。車到了之后顏色要下車,被霍正希伸手拽住。他從身上掏出個盒子,遞到顏色面前。

    “這什么東西?”

    長方形的盒子,看起來價格不菲,讓她一下子想到了一樣東西。

    “手鏈?”

    “打開看看就知道。”

    顏色接過來打開盒子,發現是一支筆。她松了一口氣。

    手鏈這東西讓她有心理陰影,當年為了那條鏈子,鬧出多少事兒。她曾跟霍正希開玩笑:“你送我什么都行,就是別送手鏈。”

    她把那支筆拿出來看:“怎么想起來送我支筆?”

    “你收好,過兩天我們去領證,你就用這支筆簽上自己的名字。”

    顏色吃驚地說不出話來。

    霍正希這是在求婚嗎?

    “是,我在求婚,你要不要答應?”

    “是不是有點太……隨便了?”

    “有嗎?”

    仔細一想好像又不是。這男人平時看起來一本正經,浪漫起來居然能這么與眾不同。

    “你這又是從哪里學來的梗?”

    “沈繼教的。”

    顏色恍然大悟。就說她的希希不像是玩這種花樣的人。

    ☆討女孩子歡心這種事兒,還得沈繼來。那時候他為了追陳麗娜,可是沒少費心思。聽霍正希的意思,沈繼這是打算趁此機會正兒八經追求人家了。

    “可陳麗娜喜歡的是你不是嗎?”

    “所以沈繼才要追。”

    “那你覺得他能成功嗎?”

    “試試吧,不試怎么知道。”

    結果沒過兩天,顏色就知道沈繼失敗了。

    那天林琳下課回來,手里拿了個盒子。顏色覺得眼熟,拿過來打開看。

    “這跟我幫沈繼挑的那條一模一樣啊。”

    那條手鏈她印象深刻,店員還說是限量版。

    “男朋友送的?”

    林琳大口喝水,不住搖頭:“不是,沈繼的。”

    “那怎么在你這兒?”

    林琳喝了整整一杯水,才算緩過神來。

    “就剛剛樓下,陳麗娜又來找霍正希。沈繼叫住她送她手鏈,她不要。不要就不要吧,話還說得挺難聽,我氣不過罵了她一頓,把這東西拿來了。”

    顏色目瞪口呆。

    林琳罵人,林琳居然也會罵人?她不是一向脾氣最好的嘛。

    “看不過去。一想到陳麗娜整天糾纏霍正希,我這心里氣的啊。一時沒控制住自己。回頭你幫我把手鏈還給沈繼吧。”

    她剛才太沖動,手鏈是自己搶過來的。沈繼大概受了打擊沒反應過來,也沒阻止她。這會兒冷靜下來,林琳有點后悔。

    顏色把盒子合上:“你這都交男朋友了,怎么還對霍正希念念不忘啊。”

    “我這可不是為了自己,是為了你啊顏色。陳麗娜大言不慚,說她一定會跟霍正希在一起,還嘲笑沈繼。沈繼哪點不好,不喜歡就不喜歡,干嘛這么說人家。”

    “喲,你這是怎么了,人家也就輔導了你一回功課,你就這么維護他啊。”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要不是她,我這回期中考肯定過不了。”

    “你不是交了男朋友嘛,讓他教你啊。”

    林琳翻了個白眼:“他還不如我呢。”

    林琳最近跟一個學長在交往。學長長得不錯,奶油小生臉,就是性格不大好。顏色每次見他,總覺得他那一雙眼睛不懷好意。

    可她也不能跟林琳直說,只能偶爾暗示兩句。

    閨蜜的感情,是最難摻和的事情。

    她有意躲著那個男的,結果這人還老是自己找上門來。嘴上說是找林琳,可一來就總跟顏色沒話找話。

    那天又說要請她吃飯。

    “你總照顧林琳,我得謝謝你。”

    油嘴滑舌的樣子,顏色一看就討厭。

    偏偏林琳天真單純,完全沒看出這人的司馬昭之心,還在那里附和:“是啊,我們正好出去吃飯,一起去吧顏色。”

    “我不去,我才不當你們的電燈泡。”

    “不會不會,到時候我們一起走,讓洪進跟在后頭給我們提包。我們去買東西吧。”

    洪進連連點頭,討好地沖顏色笑。

    顏色拗不過林琳,幾乎是被她硬拽出去的。出門的時候碰巧撞見霍正希,她就跟看見根救命稻草似的,直接就湊了上去。

    “希希你去哪兒,吃飯嗎?”

    那聲音甜的,霍正希抖落一身雞皮疙瘩。

    “你呢?”

    “我們也去吃飯,一起吧。”

    背對著林琳和洪進,顏色沖霍正希眨了眨眼。對方思考了兩秒,點頭同意。

    “好吧。”

    三人行成了四人行,總算沒那么尷尬了。

    四月底天氣還算暖和,顏色幾個人上了霍正希的車。洪進大概受了點刺激,一上車就解釋說自己的車送去修理,過兩天就能拿回來。

    “到時候請你們出去玩。”

    總而言之一句話,干什么都得帶上顏色。

    顏色在心里暗暗比了個中指。

    幾個人去了市中心,吃完飯就在附近的情人港逛。洪進有意無意總往顏色身邊湊,林琳低頭玩手機,根本沒察覺。

    還是霍正希看不下去,把顏色往自己身邊拉了拉。

    力氣有點大,一不小心直接把人拉進了自己懷里。

    氣氛有點微妙。
黑龙江省11选5开奖结果